上葡京官方网站

六月里的雷阵雨 ———— 来得猛上葡京官方网站,小柴虾烧豆腐 ———— 性命攸关

一月 12th, 2020  |  故事寓言

雷神食醉酒 ———— 乱霹乱打

阴阴雨天的霹雳 ———— Daihatsu雷火

关着门炒黄椒 ———— 够呛

买白狗花了个肉价钱 ———— 上当不浅

赤虾撞桥脚 ———— 不以为

八哥啄红柿雷神打水豆腐 ———— 拣软的欺

光雷暴不降雨 ———— 虚张声势

吃窝窝头就杭椒 ———— 图耿直

水豆腐进灰堆 ———— 不能整理;无法收拾

十三样头里大虾 ———— 缺不得

捷胜雷王 ———— 十十四日响壹回

鼻头上安雷管 ———— 祸在前面;急在前面

秫秫面喝来调杭椒 ———— 吃出看不出

四季葱烧水豆腐 ————
青是青来白是白;豆蔻年华青二白;清二白;青二白;一清二自;生机勃勃青二自;一清二白;青铅色白

卖虾的不拿秤 ———— 抓瞎(虾)

吃雷神屙火闪 ———— 胆大包天

灵柩里放雷管 ———— 害死人

杭椒炒黄连 ———— 又辣又苦

豆豉拌水豆腐 ———— 爱憎分明

虾子掉在麦子上 ———— 忙(芒)上加忙(芒)

床下下躲雷王 ———— 无用;不中用;没用途;没得用;没用

四月里雷雨 ———— 风流倜傥阵头

大臣天吃杭椒 ———— 嘴辣心热

尼龙绳捆水豆腐 ———— 不可能提

跑了虾公捉到花鱼 ———— 理越来越好

醉雷王上灶台 ———— 胡霹风流倜傥锅粥

半天云里响炸雷 ———— 石破惊天

吃辣的送海椒(黄椒),吃甜的送草莓蛋糕 ———— 阿其所好

萝卜干炖豆腐 ———— 没点血色

跑了虾子捉到朝仔 ———— 极其好

雷王劈城隍 ———— 以上压下

雷声大,雨点歇—名高难副;虚晃一枪;讲得多,做得少 ————

鸭吃黄椒 ———— 直摇头

傻小子不识得水豆腐 ———— 白费;白肺

二斤肉换个虾米 ———— 不值;不直

雷王躲进土地庙 ———— 天知地知

床的底下下躲雷神 ———— 无用;不得力;没用途;没得用;没用

砒霜水里浸杭椒 ———— 毒辣通透到底

扛着牌坊卖水豆腐 ———— 货囊架子大

捞出水的鱼虾 ———— 没啥蹦头了;扑腾不了几下

雷王噼水豆腐 ———— 稳软噶来虾

保险柜里安雷管 ———— 暗藏杀机

雷神劈海椒(杭椒) ———— 火辣辣的秉性

水豆腐房丢了磨盘 ———— 没得推了

出水烂的小虾 ———— 臭货

雷王吃酒 ———— 胡劈;胡批;胡劈乱打

旗杆上挂地雷 ———— 空响

戴近视镜榷黄椒 ———— 破着澎;破着烹

八哥啄红嘟嘟雷王打豆腐 ———— 拣软的欺

旱地鱼虾 ———— 活不下来了(比喻生活苦,不佳活下去)

嗟光业另 ———— 雷神嘭天

爽朗雷暴 ———— 空喊;古怪;太奇怪

吃黄椒屙不出 ———— 三头受罪

僧人不吃水豆腐 ———— 怪斋;怪哉

刚起水的江虾 ———— 一朝鲜

雷王菩萨屙稀屎 ———— 泻天泻地;八面驶风

七月时的台风雨 ———— 来得猛,去得快

杭椒戴帽子 ———— 红人

奥兰多人卖狮子花 ———— 完

瑰雷鱼吃麻虾 ———— 远远不足塞牙缝

狗咬雷王 ———— 惹天祸

东交民巷的麻雷子 ———— 洋爆儿

烂屁眼吃杭椒 ———— 上下难熬

树皮绳系水豆腐 ———— 提不得;别提了;无法提

大虾炒鸡爪儿 ———— 蜷腿带拱腰(比喻插躬屈膝、唯唯诺诺的榜样。)

雷神劈水豆腐 ———— 稳软的来虾;揾软嘅嚟虾;揾软慨来虾;专找软的欺

鼓岭打雷 ———— 击猴儿;急猴儿

砒霜拌黄椒 ———— 毒辣;又毒又辣

扁菜煮水豆腐 ———— 风流倜傥青二白;一尘不到

出锅的大虾 ———— 卑躬(背弓)屈膝

雷王打听而不闻 ———— 差天远;闹得天崩地塌

风姿洒脱雷天下响 ———— 随处皆知

不吃杭椒不脑仁疼 ———— 何必心虚

水豆腐师傅捋胡须 ———— 搭僵;搭浆

画上的大虾 ———— 望着拥戴,到不停嘴里

雷王殿里求子 ———— 找错了庙门

阵下雨天降雨夹雪 ———— 人命危浅

高山头种杭椒 ———— 红到顶了

关爷挑水豆腐 ———— 人硬货不硬

走了虾公得红鱼 ———— 更加好

雷王打水豆腐 ———— 拣软的欺;危如累卵

火神庙里出了雷王爷 ———— 老子和幼子同样

歪嘴巴吃黄椒 ———— 正经不常

水豆腐拌胡葱 ———— 纤尘不染;意气风发青二白

绿豆芽炒小虾 ———— 两不直;两不足;低头的迁就,弯腰的弯腰

吃了雷王的胆 ———— 天不怕地正是

雷神和土地公亲嘴 ———— 差天远

炒粉吃进鼻眼里 ———— 呛人

卖豆腐置下河湾地 ———— 浆里来,水里去

大虾炒鸡爪 ————
蜷着腿,拱着腰;弓腰蜷腿;蜷着腿弓着腰;蜷腿带拱腰;抽筋带弯腰

雷神劈海椒 ———— 火辣辣的性子

哲人遭雷击 ———— 好心不得好报

口吃黄椒 ———— 图嘴爽

圣上卖水豆腐 ———— 人强货不硬

蚂虾搂着绿豆芽睡 ———— 各受各的勾头罪

毛脸雷神嘴的和尚 ———— 骇然

雷管性子 ———— 意气风发碰就炸

怀里揣着滚开的花椒油 ———— 又烫心,又呛人

无齿吃水豆腐 ———— 适逢其时

河里捞不到鱼 ———— 抓虾;抓瞎

雷神打芝麻 ———— 专拣小的欺

出了架的导弹 ———— 迅雷比不上掩耳

房梁上杭椒 ———— 少年老成串风流倜傥串的

水豆腐渣上车 ———— 不是好货

蜡鱼钩钓虾米(小虾) ———— 大惊小怪

雷神进庙堂 ———— 百般聊赖

夜里雷暴心不跳 ———— 言之成理

拳头舂黄椒 ———— 辣手

水豆腐嘴,刀子心 ———— 口善心恶

海龙王的喽哕 ———— 枯木朽株

雷公放屁 ———— 与众不同

含了雷管在喉腔里 ———— 生机勃勃碰就响

花椒命,姜桂性 ———— 越老越辣

吃豕肉熬水豆腐 ———— 白揩

臭鸡蛋拌虾酱 ———— 臭上加臭

雷神劈海椒(杭椒) ———— 火辣辣的心性

埋下的地雷 ———— 千钧一发

挨着火炉吃海椒(辣椒) ———— 里外脑仁疼

红花椒炒水豆腐 ———— 外面辣,里面软

河里的虾米 ———— 估不透

雷王拉肚子屎 ———— 八面玲珑;泻天泻地

夜半里雷暴心不惊 ———— 气壮理直

花椒拌老姜 ———— 辣对辣

新北水豆腐干 ———— 一心

龙王爷的武力 ———— 枯木朽株

绿头鸭听雷王 ———— 莫名其妙

吃雷王屙火闪 ———— 胆大如袖手观望

孩儿拿黄椒 ———— 辣手

豆腐王洒地上 ———— 难整理;不断如带

天井里捉鱼虾 ———— 没来路

雷王劈蚂蚁 ———— 大的欺侮小的

躲了雷神,遭了霹雳 ———— 躲了大器晚成灾又意气风发灾;养虎遗患

拳头舂海椒(杭椒) ———— 辣手

豆腐掉在了灰堆里 ———— 吹吹不可,拍拍不得

沙地的虾 ———— 跳不了;掀不起浪了

雷王菩Sara溪—眼观四处 ————

喉咙里安雷管 ———— 一谈(弹)就崩

花椒豆蔻年华行,吊菜子大器晚成垄 ———— 井井有理;有条有理;有条理

水豆腐坊里跳出了个掌柜的 ———— 一股渣气

蚂虾尥蹶子(li ———— o jue zi)

天空霹雳打雷王 ———— 神不守舍;神魂颠倒

雷打芝麻 ———— 专拣小的欺

坌屎虫吃杭椒 ———— 够呛

杀猪作水豆腐 ———— 称不得里手

扒虾子扒到海龟 ———— 好大的老壮壮

八哥吃朱果,雷王打水豆腐 ———— 捡软的欺

七月里的对流雨 ———— 来得猛;去得快

红萝卜拌杂酱面 ———— 吃得出看不出

卖水豆腐置下河滩地 ———— 河里来水里去

吃瓜子吃出虾米来 ———— 哪个人(仁)皆有

雷王劈黄椒 ———— 火辣辣的心性

甩出去的手榴弹 ———— Daihatsu雷火

手剥黄椒 ———— 辣豁豁;辣豁豁的

水豆腐拌牛桃 ———— 有红有白

沙鱼钩钓小虾 ———— 八公山上

雷神动怒 ———— 独树一帜;震天撼地

气象高校结束学业的 ———— 听见正是雨,见闪就是雷

油炸黄椒 ———— 够戗(够受的)

麻草串水豆腐 ———— 车唔得;提唔得

海龙王的喽罗 ———— 残兵败将

雷神打土地庙 ———— 上神压下神

肚脐眼儿安雷管 ———— 心里依旧惊惶

口吃生杭椒 ———— 图嘴爽

美髯公想起卖水豆腐 ———— 忆话当年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爱王八 ———— 志趣相同

醉雷公 ———— 胡劈;胡批;复辟

属雷管的 ———— 碰不得

吃杭椒放屁 ———— 带激情味

臭水豆腐油煎 ———— 闻闻臭,吃吃香

炒了的虾肉 ———— 红透了(①举例已经熟透了。②比喻受信任的人。)

雷神型 ———— 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垃圾堆里安雷管 ———— 乱放炮

秃头上插杭椒 ———— 红人

水豆腐耳朵 ———— 爱听谗言

炒虾等勿得红 ———— 心急

雷公喝了酒 ———— 胡劈乱打;胡批乱打

雷劈粪缸 ———— 恨到死;恨到屎

吃黄椒喝白干 ———— 里外胃疼

石卵子拌水豆腐 ———— 软硬不调治将养;恩威并济

嗑瓜子嗑出虾米来 ———— 遇上了好人(仁)

躲了雷王,遭了霹雳 ———— 躲了生机勃勃灾又风流罗曼蒂克灾;养痈遗患

白娘娘压在雷正兴塔下 ———— 总有人搭救

头上擦黄椒 ———— 红到顶了

关爷担水豆腐 ———— 侬硬货勿会硬

开洋虾米 ———— 曲死;喻外行

雷王和土地婆亲嘴 ———— 差天远

打响雷不降水 ———— 一场虚惊;虚惊

隔墙烧杭椒 ———— 冲头比极小

刀嘴水豆腐腿 ———— 能说不可能行

睡觉不伸腿 ———— 大虾鬼;大瞎鬼

深英里的水雷 ———— 一发千钧

老鼠啃海椒(杭椒) ———— 够戗(够受的)

老水豆腐切边 ———— 做嫩

大虾米炒鸡爪 ————
蜷腿带拱腰;弓腰带蜷腿;曲腿带拱腰;曲腿带弓腰;弯腰带蜷腿;蜷腿儿又带弓腰儿;弯腰带抽筋儿;抽筋带弯腰;卷腿带弓腰;转腿又弓腰

雷神饮酒 ———— 胡劈;胡批;胡劈乱打

花椒调独蒜 ———— 受不了

臭水豆腐出海 ———— 装洋

进网的鱼虾 ———— 慌了动作;送死

雷暴不降雨 ———— 虚晃一枪;放空炮

二之日的盖子杭椒 ———— 嘴尖皮厚

烩四两水豆腐耗半斤盐 ———— 贤惠;咸烩

大虾烧三段 ———— 三节挨痛

吃了生龙活虎胃部响雷 ———— 胆大妄为

杭椒烤火 ———— 热得够呛

小青菜煮水豆腐 ———— 没什么油水;青深青莲白;清清白白

龙游浅水 ———— 遭虾戏

张道陵失去了五雷印(听他们说张道陵手中的军器能发雷镇妖) ———— 不可能

猴吃黄椒 ———— 左顾右盼

臭水豆腐的性状 ———— 闻着臭,吃着香

卖完了小鱼 ————
净抓瞎;净抓虾;光剩下抓虾;光剩下抓瞎;尽剩抓虾了;尽剩抓瞎了

爱心遭雷打 ———— 冤枉;太冤枉

热锅炒黄椒 ———— 够戗(够受的)

臭水豆腐上浇芝麻油 ———— 外香骨里臭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 ————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大的欺侮小的;都有个垫背的

打地雷战 ———— 四面开花

拉痢疾吃杭椒 ———— 多头受罪

水豆腐上楔钉子 ———— 基本功差

皮箩里洗虾子 ———— 贰个也走不脱;二个走不脱

东面打雷西方雨 ———— 围魏救赵

蒜地里栽黄椒 ———— 黄金时代茬比大器晚成茬辣

搬块水豆腐垫脚 ———— 白费劲气

鱼大吃虾,虾大吃鱼 ————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雷王劈城隍 ———— 以上压下

吃蝎子吞杭椒 ———— 太惨毒

不吃水豆腐啃骨头 ———— 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软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硬;拣硬的来

虾公掉进烫锅里 ———— 落个大红脸

雷王菩萨屙稀屎 ———— 泻天泻地;心满足足

黄椒棒敲破头 ———— 无理取闹

清华郎卖豆腐渣 ———— 人穷货次

鸡尾虾进大锅 ———— 不红也得红

早晨打雷心不惊 ———— 强词夺理

娃儿吃杭椒 ———— 被骗贰次;受骗一回

石卵拌豆腐 ———— 嗽硬不调剂

山头找鱼虾 ———— 没影的事;没影儿的事

醉雷王上锅台 ———— 胡霹大器晚成锅粥

高山上的黄椒 ———— 红到顶

卖水豆腐的一点卤 ———— 要起皮

龙王爷的前站 ———— 瞎精;虾精

雷王劈杭椒 ———— 火辣辣的天性

红萝卜调黄椒 ———— 吃得出来看不出来

仓桥水豆腐干 ———— 白大

落了锅的虾公 ———— 钩心;钩身

吃了雷神的胆 ———— 天不怕地正是

拉痢吃黄椒 ———— 多头受苦

利刀破水豆腐 ———— 两边靓

鳗吃湖虾 ———— 笃定

裤裆里面雷暴 ———— 击眼了;急眼了

房梁上挂黄椒 ———— 朝气蓬勃串风流浪漫串的

骨头烧水豆腐 ———— 软硬不均

虾公头上戴大枪 ———— 没人怕

大吕雷暴 ———— 成不了天气

蝎子炒杭椒 ———— 又毒又辣

水豆腐掉在灰窝 ———— 吹掸不得

入网的鱼,进笼的虾 ———— 跑不了的

埋好的地雷 ———— 箭在弦上

朝天杭椒 ———— 又尖又辣;够呛

水豆腐落到灰塘里 ———— 打不能够打,吹无法吹

大虾掉进油锅里 ———— 闹了个大红脸

腰间别雷管 ———— 没人敢惹

雷王劈杭椒 ———— 火辣辣的个性

雷霆打水豆腐 ———— 拣软的欺

漏网之虾 ———— 幸运儿

残冬盼雷暴 ———— 空想;不知世务

披垒秧上长朱果 ———— 越红越狡猾

鸡爪子烩水豆腐 ———— 没多大油水;油水超小

出水的虾 ———— 又蹦又跳;连蹦带跳

颈部上挂雷管 ———— 太悬乎

花椒面捏关爷 ———— 红人

八十下晚吃水豆腐渣 ———— 肚子里没啥

蚂虾顶门 ———— 瞎撑劲

雷神打芝麻 ———— 专拣小的欺

猴子吃黄椒 ———— 左顾右盼;抓耳搔腮;光翻白眼

卖水豆腐担俩戏台子 ———— 生意相当小,架子还十分的大

热锅里爆虾米 ———— 又蹦又跳;连蹦带跳

大麻雷子送神 ———— 才想起来;才响起来

三钱阳春面 ———— 一小撮

黄葱拌水豆腐 ———— 风华正茂青二白

蜡鱼钩钓虾米 ———— 小题大做

裤腰上别手雷 ———— 腰紧圪蛋;妖魔圪蛋

拳头捣黄椒 ———— 辣手

水豆腐落到灰炭里 ———— 吹无法吹,打不可能打

南湖的虾子 ———— 白忙(芒)

十5月里打雷 ———— 罕有;空响;空想;少见

胡萝卜放花椒 ———— 未有把你放在盐里;没把您放在眼里

酱瓜煮水豆腐 ———— 有言在前;有盐在先

湖北人吃虾酱 ———— 心里犯病

雷王打水豆腐 ———— 拣软的欺;一触即溃

火烧杭椒壳 ———— 够戗;够受的;够呛;呛人

雷王劈水豆腐 ———— 稳软的来虾;揾软嘅嚟虾;揾软慨来虾;专找软的欺

煮透的大虾 ———— 曲死

雷王劈水豆腐 ———— 稳软的来虾;揾软嘅嚟虾;揾软慨来虾;专找软的欺

秋后的花椒 ———— 特别老辣

水豆腐掉到灰坑里 ———— 拍不得,打不行

臭豆腐干蘸虾酱 ———— 臭上加臭

雷王型 ———— 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吃糠窝就黄椒 ———— 图嘴爽

浮椒豆腐 ———— 外辣里软

出水的小虾 ———— 活蹦乱跳

雷婆找龙王闲聊 ———— 天涯海角觅知音

玉椒水豆腐 ———— 外辣里软

煮烂水豆腐 ———— 没什么嚼头

雷神劈水豆腐 ———— 稳软的来虾;揾软嘅嚟虾;揾软慨来虾;专找软的欺

鼻头上安雷管 ———— 祸在前边;直面点头哈腰而后生

花椒面捏关老爷 ———— 红人

水豆腐放在杀猪锅里 ———— 沾油水;揩油

用小虾钓黄河鲤鱼 ———— 吃小亏占大方便

雷暴充当天打碎 ———— 风度翩翩响天开;胡思乱量

吃杭椒屙不下 ———— 多头受苦

水豆腐渣炒猪毛 ———— 荤素两掺

牛吃虾米 ———— 不懂海味

交民巷的麻雷子 ———— 洋爆儿

花椒意气风发行茄大器晚成行 ———— 井井有条

出水豆腐的点不成脑 ———— 坏了作

皮箩里洗虾公 ———— 多少个也跑不了

旱天雷暴 ———— 空叫嚣

吃酒就黄椒 ———— 爱的正是这一口

吃白狗花肉价 ———— 划不来

窗扇台上拾钱 ———— 不虾腰

雷声中雨点歇—名不正言不顺;虚晃一枪 ————

吃着杭椒训人 ———— 说话带辣味

水豆腐掉在青色里 ———— 拍也拍不得,打也打不行

蚂虾带籽 ———— 皮外货

壁角地雷 ———— 响在屋

偷吃海椒(黄椒) ———— 里外感冒

跳过肉架子吃豆腐 ———— 瞎狗

小户人家有柴烧,岸边人有鱼虾 ———— 靠山吃山,近水楼台

心里安雷管 ———— 心胆俱裂

吃巴椒(细长的花椒)烤火 ———— 周身抢手

水豆腐掉进灰窝里 ———— 吹不得,打不行

落锅里的虾 ———— 跳也死,不跳也死

半夜三更雷暴不担惊 ———— 气壮理直

王八吃杭椒 ———— 麻爪啦

水豆腐掉到灰堆上 ———— 吹不里弹不里;吹不里谈不里

炒了的虾米 ———— 红人(仁)

肚脐眼里安地雷 ———— 人人自危

海椒(杭椒)命,姜桂性 ———— 越老越辣

托钵人吃水豆腐 ———— 民穷财尽

活虾煲光旁 ———— 入窟出窟都以死

雷王打土地庙 ———— 上神压下神

属黄椒的 ———— 越老越红

大白菜煮水豆腐 ———— 一干二净;没油水

出水的虾子 ———— 乱蹦乱跳;活蹦活跳;又蹦又跳;连蹦带跳

雷王动怒 ———— 领异标新;震天撼地

天坑里种杭椒 ———— 阴险毒辣

清澈的凉水烧水豆腐 ———— 淡而无味

搭起戏台卖虾米 ———— 买卖小,架子大

无序雷暴 ———— 没有的事;不恐怕;没听过

隔壁炒杭椒 ———— 有一点呛

买狗牙花了肉价钱 ———— 上当不浅

荤菜嘴边的虾米 ———— 溜不掉

雷神进庙堂 ———— 意兴阑珊

吃辣的送黄椒,吃甜的送千层蛋糕 ———— 阿谀逢迎

马尾系水豆腐 ———— 不可能提

马来西亚虾炒鸡爪 ———— 抽筋带哈腰

八哥啄红柿雷王打豆腐 ———— 拣软的欺

猕猴吃则杭椒 ———— 焦心吧啦

水豆腐垒猪圈 ———— 不是挡头

跑了虾子抓花鱼 ———— 更加好

捷胜雷神 ———— 二十六日响一次

靠着火炉儿吃杭椒子 ———— 里外头痛

雷神噼水豆腐 ———— 稳软噶来虾

虾子掉在盐堆里 ———— 忙(芒)中有闲(咸)

雷王放屁 ———— 独树一帜

砒霜里浸黄椒 ———— 毒辣通透到底

掉进灰里的水豆腐 ———— 吹拍不得

打虾公,买烟抽 ———— 水里来,火里去

法师遭雷打 ———— 自投罗网

炸煳的杭椒拌醋糖 ———— 苦辣酸甜咸样样全

关云长长卖水豆腐 ———— 人硬货不硬

上了岸的虾子 ———— 跳不了何时了

八方埋雷 ———— 八方受敌

鲜姜拌杭椒 ———— 超辣

豆腐嘴刀子心 ———— 口软心硬;嘴软心狠

缺尾巴虾 ———— 掀不起波澜

春天的雷,涨潮的水 ———— 留不住

杭椒炒水豆腐 ———— 外辣里软(比喻人外表强硬而心中怯懦。)

水豆腐掉下灰 ———— 打又不能打,吹又不可能吹

癞虾蟆打哈欠 ———— 口气大;好大的口吻

阳节的春雷 ———— 想得很;响得很

小秃头上插黄椒 ———— 红人

麻子吃辣水豆腐 ———— 辣麻辣麻

炒熟的纯虾肉 ———— 红透了

泥菩萨遭雷打 ———— 粉身碎骨

花椒棵上结矮瓜 ———— 经得发紫

柒分钱开个水豆腐店 ———— 本钱相当小,架子十分的大

近海捞虾 ———— 看时髦

雷打庄稼 ———— 不留情

秃子头上贴黄椒 ———— 毒辣透彻

吊在灰窝里的水豆腐 ———— 动不得

炒虾等不到红 ———— 太性急

嗓子里插雷管 ———— 一谈就崩;一弹就崩

鬼灵精吃杭椒 ———— 无可如何;抓耳搔腮;红了眼;乱抓

丝线捡水豆腐 ———— 提不起来

太湖里的虾子 ———— 白芒;白忙

狗咬雷公 ———— 惹天祸

砒霜浸黄椒 ———— 毒辣

水豆腐店里的阿娘猪 ———— 生机勃勃肚子豆渣

雷王噼水豆腐 ———— 稳软噶来虾

雷王噼水豆腐 ———— 稳软噶来虾

帽辫子绑杭椒 ———— 轮红人呢

梅菜炒水豆腐 ———— 有盐在先;油盐在先;有言在前

黄豆种子芽炒虾米 ———— 两不直;两不足;低头的投降,弯腰的弯腰

雷公躲进土地庙 ———— 密不透风

花椒就利口酒 ———— 辣手对辣手

水豆腐渣掉进井里 ———— 风华正茂松到

上岸的鱼虾 ———— 干蹦干跳

雷锋(Lei Feng卡塔尔(قطر‎送表嫂上车 ———— 乐于助人

火烧黄椒 ———— 呛死人

烂口袋滤水豆腐 ———— 尽是渣子;尽是碴子;净是渣子

捞虾的磕碰条大鱼 ———— 意外

打旱雷 ———— 不兑现

穿了串子的花椒 ———— 挂起来了

肉骨头烧水豆腐 ———— 软硬不均匀;软硬皆有;恩威并行

跳上岸的大虾 ———— 慌了动作;离死不远

雷神食醉酒 ———— 乱霹乱打

隔壁烧黄椒 ———— 冲头非常的小;有一些呛;有一点象

险道神卖水豆腐 ———— 人硬货不硬

落了锅的虾子 ———— 钩了身;钩了心

穷秋雷声发 ———— 大旱一百八

花椒与老姜 ———— 辣对辣

美髯公卖豆腐 ———— 人硬货不硬

旱地的鱼虾 ———— 难活命;性命难保

雷王打不屑一顾 ———— 差天远;闹得翻天覆地

干白就杭椒 ———— 贰个比贰个辣

棒槌划水豆腐 ———— 呒路;无路;路路也呒不

龙王的小将 ———— 虾兵虾将

雷打土地庙 ———— 上神压下神

胡瓜拌杭椒 ———— 各具备好;各人所好

熬糖打水豆腐 ———— 不充老师傅

荤菜嘴边的虾子 ———— 跑不了

地老鼠闻雷声 ———— 直瞪了眼

坡洼热粉吹进鼻眼里 ———— 够戗(够受的)

铁丝穿水豆腐 ———— 提不得

大溜鱼不吃小虾 ———— 看不上眼

患儿遭雷打 ———— 意外之灾

吃糠窝窝就黄椒 ———— 图嘴里痛快

水豆腐掉在灰堆上 ———— 吹打不行;不敢吹,也不敢拍

明虾落油镬 ———— 跳亦死,唔跳亦死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