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说还剩下能做两身衣服的布,那些精华且流传下来的歇后语

一月 12th, 2020  |  故事寓言

买布不带尺 ———— 存心不良;存心不量

卖木脑壳被贼枪——大丢脸面

茅根竹──借(蔗)水

从前,有这么一户人家,生了两个儿子都傻,不仅不认字,连数也不识。父母在世时靠父母,父母去世后,没有依靠了,只能什么事都是自己干。这不,二傻的衣服坏了,只能自己去买布。
布店老板一看是二傻,知道自己赚钱的机会来了,明明知道二傻什么也不懂,还装模作样地问二傻:“做身衣服要几尺?一共需要多少尺?是买斜纹布还是买平纹布?”二傻回答,就做一身,其他的,就只会摇头了。布店老板瞄了一眼二傻的身高,一下子扯下做三身衣服还多的布,又加了价,才一边报钱数,一边递过布料。二傻掏出钱袋,把钱倒在柜台上,让布店老板收了,拿起布来,惊喜地说:“这么多啊?”布店老板得了便宜,还逗弄二傻,说:“不多,用不了,可以放在家里下崽。”二傻更惊喜了,问布店老板:“布也会下崽?”布店老板回答:“布下的崽就是衣服。”
二傻带着布,找裁缝做衣服,裁缝一见二傻拿了那么多的布,就知道是布店老板故意坑他,心中一乐,也想趁机赚一把。就问二傻:“一共买了多少尺布?知不知道自己做身衣服需要多少尺布?”二傻自然又是摇头。裁缝乐呵呵地给二傻量了尺寸,把布全部留下,让二傻第二天来取衣服。
第二天,二傻来取衣服,一试正好,穿着新衣服,便乐颠颠地回家了。裁缝拿出剩下的布料,想给自己做身衣服,他这里刚画好,想剪哩,不想,二傻又回来了,裁缝急忙把布藏了起来。二傻是来拿布料的,说还剩下能做两身衣服的布,他拿回去好让布下崽。
裁缝一听,又是想笑,又是生气,就急火火地告诉二傻:“布已经用完了,没有剩下。”二傻拧着脖子说:“有,还剩下两身哩,你不能给俺昧下。”裁缝就问二傻一共买来多少尺布?做衣服用掉了多少尺布?二傻不知道,只摇头。
一听见嚷嚷,街坊们就围了过来。裁缝平时就好沾街坊们的便宜,一星半点的,街坊们爱面子不好说他,这次一看坑得是二傻,就气不过了,纷纷乘机奚落裁缝:“你坑谁也不该坑一个傻子啊。”
这下,裁缝更急了,一面向街坊保证他没有坑二傻,一面追问二傻:“你不知道买来多少尺布,不知道用掉了多少尺布,怎么就知道我昧你布的?”二傻回答,他确实不知道裁缝昧没昧布,他是听人家说的。裁缝的心里暗暗吃惊:莫非二傻来做衣服时,碰到了明白人?可事已至此,裁缝也只好自己给自己壮胆,问:“是谁说的?你把他叫来,我当面问问他。”二傻才开始不说,直到逼急了,才说是他哥大傻说的。裁缝一听,心就落地了,立刻理直气壮地让二傻去叫大傻,他非问出个水落石出不行。
大傻来了,裁缝问他知不知道二傻买了多少尺布,二傻做身衣服要用掉多少尺布?大傻回答说,他不知道。裁缝得理不让人,吼道:“那你怎么说我昧了二傻的两身布?”却不料大傻一点也不害怕,反过来吼裁缝:“你吼什么吼?我没有学问,可是我媳妇有学问,是我媳妇算出来告诉我,我又告诉二傻的。”
大傻的媳妇也是个傻子,但是比大傻二傻强,能识一、二、三,能算清三之内的加减,四以上的就不知道了。裁缝一听,暗自得意:你不就识仨的数吗?几十尺布,凉你也算不出来。于是就不屑地对大傻说:“把你那有学问的媳妇叫来,让她当着大伙的面算清楚。”
大傻的媳妇来了,傻乎乎的,说话也没有顾忌,她告诉大伙,别说是二傻的了,就是她自己的一身衣服用几尺布,她也不知道,她更不知道二傻买了多少尺布,她也不认识尺子上的数,也从来没有用尺子量过布。但是她认识秤杆上的星花,三斤以内的,她都认识,所以她知道裁缝昧了二傻两身布。

卖布的不带尺子 ———— 存心不量;存心不良;瞎扯;闲扯

买帽子当鞋穿——不对头

卖布唔带尺──存心不良(量)

卖布的不带尺 ———— 瞎扯;存心不良;存心不量

买个罐子打了把——再甭提了

在广东的歇后语当中,有一部份是通过谐音的方式来传达其另一层意思。

裁缝不带尺 ———— 存心不良(量)

满巴掌的茧——磨练出来的

卖鱼佬——有声(腥)气

卖布不带尺子 ———— 存心不量;存心不良;胡扯

麦田里撒豌豆——杂种

【卖鱼佬——有声(腥)气】卖鱼佬就是一种职业,卖鱼的商贩。估计去过菜市场的都知道,卖鱼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股腥气,而广东话当中,腥跟声同音,“有声气”是广东话当中的俚语,指事情存在成功的希望,进展顺利。这个歇后语也是相当有意思,用一种职业去表达另一个意思,所以“卖鱼佬”这个歇后语的真实意思是事情进展顺利

卖布不带尺 ———— 存心不量;存心不良;瞎扯;居心不量;居心不良;胡扯

麦芒戮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茅根竹──借(蔗)水】这个歇后语就更逗了,其实它本来就是一个词语“茅根竹蔗水”,这是一种凉茶的名字,主要材料是茅根和竹蔗(甘蔗中的一种)。这个歇后语就是把一个名字硬生生的拆成茅根竹/蔗水,而在广东话当中蔗跟借同音,借水就是借钱的意思,所以一种广东凉茶摇身一变,成了向别人借钱的意思

裁缝不带尺子 ————
存心不量;存心不良

卖瓦盆的——要一套有一套

老婆担遮——阴功(公)

到布店买布故意不带尺 ———— 存心不良;存心不量

卖布不带尺子——胡扯

老公泼扇——凄(妻)凉

卖布里不带尺 ———— 存心不良;存心不量

卖馒头的搀石灰——面不改色

上述的歇后语主要就是通过谐音来传达意思,而且转化的方式也是相当有趣,往往前句跟后句要表达的意思相差十万八千里

买门神不买挂线儿——捉弄自己

【卖布唔带尺──存心不良(量)】大家都知道,以前做衣服都是先要去买布,人们去买布都会带个软尺,来测量布匹的长度,如果不带尺,就是故意不想量了,广东话就是存心不量了,量跟良同音,存心不良的意思大家都懂了吧,就是“不怀好意”。卖布唔带尺的歇后语就是指人心存坏心思

卖米不还升——居心不良

【老公泼扇——凄(妻)凉】/【老婆担遮——阴功(公)】这两个歇后语非常容易懂,老公泼扇就是老公为妻子扇扇子,妻子感觉凉快,简化成妻凉,妻跟凄又同音,所以“老公泼扇”的真实意思是形容人生活悲惨;老婆担遮就是老婆撑伞,为老公遮阴,倒置之后就是阴公,公跟功又同音,在粤语当中“阴功”是可怜的意思,所以“老婆担遮”就是形容人可怜的样子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