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听到妈妈和大姐的话上葡京官方网站,平时不爱喝酒的人

一月 20th, 2020  |  小说散文

琼的声音停止了,男人和女人的眼里,都有了晶莹的泪花。

“啊!”听到了妈妈的话,索加愕然张大了嘴巴,呆呆的道:“你们想什么呢?我建这个木屋可不是用来住人的,我要在这里开美容园的!”
听了索加的话,妈妈没好气的白了索加一眼:“你这孩子,有时候聪明的可怕,有时候又笨的吓人,我问你,就这么大的地方,你怎么容纳那么多人?你让大家等在哪里?”
“这……”听了妈妈的话,索加不由的朝周围看了过去,工地的位置,一面是人工湖,一面是假山喷泉瀑布,另外两面,分别是草地和人工林,房屋正好建在这几处景观中间的空地上,除了房子外,确实没有多大的位置了。
看着索加尴尬的表情,妈妈继续道:“你仔细想一想,算你在内,咱们一共就八个人,而那栋白楼那么大,这么几个人住,多冷清啊,住起来特别不舒服,而且也太浪费了。”
说到这里,妈妈的眼睛亮了起来:“白楼的一层,全部都是大厅,足以容纳四五百人,然后二层呢,又有十个房间,以及一个大的会客室,正好可以用来给你当工作室,这简直就是专门为你设计的嘛。”
说到这里,大姐接口道:“我也比较赞同妈妈的说法,除了一楼的大厅外,还有两侧的花园也可以容纳客人,就算五百人,也不会显得拥挤,也就是说,如果用白楼做办公楼的话,我们的接待能力将达到1000人!”
“哇!”听到妈妈和大姐的话,索加兴奋的叫了起来:“这真的太好了,这样一来,我的客人就不成问题了,一天我最少可以滋润1000个病人,每天都可以有1000金币的收入,天啊……发财了!”
“呵呵……”听了索加的话,大姐微笑着摇头道:“少爷,我有一些建议,不知道可不可以说给你听?”
“建议!”听了大姐的话,索加的眼睛迅速的亮了起来,对于大姐的能力,索加可是非常佩服的,他毕竟还小,经验不足,见识也不够,既然大姐肯提建议,肯定是有想法了。
在索加的催促下,大姐微笑着道:“以少爷的天分和能力,以及现在的身份,再加上少爷与温雅小姐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少爷将来必然辉煌腾达,早晚要进入贵族圈!”
大姐的话声刚落,索加的妈妈便喜滋滋的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的宝贝儿子,将来肯定是很了不起的!”
恭敬的对妈妈点了点头,大姐继续道:“既然这样,那么少爷既然有这么多别人所没有的神奇本事,我建议,我们美容园的格调就要定的高点,没必要每天都接待一千多个客人,事实上,我们不应该把目光放在平民身上,要挣就挣贵族的钱,在挣钱的同时,还可以顺便和贵族的太太们搞好关系,为少爷将来进入贵族圈,打下良好的基础。”
说到这里,大姐的眼睛越来越亮,忘呼所以的继续道:“这个园子,是很出名的,园子里的景观,更是圣光一绝,就算只是进来观赏,也足以收门票钱了,所以能够进入这里的人,一定要非富即贵!”
听到大姐的话,索加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道:“大姐,这样会不会太势力了一点啊?”
“势力?”听了索加的话,大姐傲然一笑:“如果你硬要认为这是势力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只不过,在商言商,我只是为了生意考虑,我只负责提意见,至于接受与否,由少爷决定!”
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吐了吐舌头,没有再出声,同时示意大姐继续说下去,接到索加的示意,大姐继续道:“总之,我的意见是,这里不该成为菜市场,这里应该成为圣光城最高雅,最昂贵的所在,这里将成为达官贵族们的聚会场所,能够进入这里,将是身份和权利的象征,等闲之人,连踏进门槛的资格都没有。”
说到这里,大姐的信心越来越足,自信的道:“只要我们竖立起这里的形象,那么少爷在贵族圈内的地位也就竖立起来了,只要能和你的客人们搞好关系,那么在这圣光城内,你就可以为所欲为,风光无限了!”
说到兴奋处,大姐犀利的看着索加道:“钱,权,势力,你要什么有什么,只要是你想办到的事,就都可以实现,难道这样不好吗?“
“这怎么可能!”听到大姐的话,索加不由惊叫了起来,即便是索加的妈妈,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看着索加和妈妈不可置信的表情,大姐微笑着道:“我小时候接受培训的时候,反复被灌输的一个理念,这个天下,是由男人来控制的,而女人则控制着所有的男人!”
“这不可能!”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剧烈的摇头道:“女人怎么可以控制男人?如果可以的话,那么爸爸为什么会离开?
听到索加的话,妈妈黯然低下头去,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可是大姐却丝毫没有动容,不动声色的看着索加,大姐平静的道:“就算妻子无法控制丈夫,但是我问你,你妈妈能不能控制你?你要不要听妈妈的话?”
听了大姐的话,索加怒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要听妈妈的话了,可是这和女人控制男人有什么关系啊?”
听到索加孩子气的话,大姐微笑着道:“你的意思是说,妈妈不是女人?”
“这……”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忽然意识到,控制着男人的女人,可并不只有老婆,还有妈妈,还有女儿,还有奶奶……
看着索加恍然的表情,大姐继续笑着道:“你想一想索加,如果你的妈妈,求你帮助一个人,给他一千个金币,你会拒绝吗?”
听了大姐的话,索加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确实……这个天下,是男人控制的,可是男人,却终究是女人控制的,老婆不成有妈妈,妈妈也不成的话,还有女儿,没有绝对不受女人控制的男人,真有的话,那也不算是人了。
见到索加终于恍然,大姐继续道:“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平民的话,那么一个人我们只能收一个金币,十个金币就封顶了,这样的话,我们一天忙个半死,也挣不到多少钱!而且也没有任何附带的好处,可是如果以达观贵族为服务对象的话,就没这个问题了。
在最好的黄金地段,雇最好的设计师,装就得装最高档次的工作间,马车直接进院,工作间最小也得一百平米,什么真皮座椅啊,贵族靠床啊,能放的全给他放上。
楼边有花园儿,花园旁边有游泳池!门口站几个圣光侍女,头戴侍女帽,特青春漂亮的那种!客人一进门儿,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人家说“欢迎光临!”一口地道的圣光腔儿!倍儿有面子!
建几间娱乐室,建材用最好的,五金用纯金的,进一次,光小费就得给几十金币。再建一座厨房,二十四小时供应食物,就是一个字儿——贵!吃个面包就得花几个金币,更别说什么豪华大餐了。
进来的客人,首饰不是白金就是紫晶的,你要是带一金项链,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美容园,一次滋润术得收多少钱?
我觉得怎么着也得十个金币吧。
十个金币?那是成本!100金币起,你还别嫌贵,嫌贵也不打折。你得研究达观贵族的好胜心理,愿意掏10个金币入门费的主,根本不在乎再多掏90金币。
什么叫达官贵族你知道吗?达官贵族就是买什么东西都只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美容园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小慧见大姐同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她又心里又万般无奈,命运啊!一切都是命!看着铃儿已经哭的不能自己,她自己也有点心力交瘁了,她们都无法跟这强大的势力抗争啊,妥协吧,妥协于命运的安排吧!

女儿大学毕业,本来说好进一家单位,该单位正好缺这个专业的人。就要报到了,没想到忽然传话说要再等等。细细打听才知道已经被人顶了!晚上女儿去了朋友家。程先生和妻子提起这个话题,坎坷记忆如开闸的潮水奔涌而来。程先生面对妻子,回顾奋斗的艰难、命运的坎坷,感叹家事不禁泪水涟涟、乃至失声恸哭不能自已。

场景三:月光如水,刘先生正拥着爱妻卧在软软的沙发里给电视当忠实的观众。忽然刘先生扭过身,钻进妻子的怀中:“今天我很累,你给我揉揉腰,这儿,这儿……”妻子笑了,她知道丈夫此时不再是铁汉,而要别人的爱抚了。她搂着丈夫的身子,像慈祥的母亲抚慰着年幼的孩子一样给丈夫揉腰。丈夫在她怀里是那么柔顺那么温情,一副开心舒适的样子。

男人应声开门的时候,不禁怔住了,不期而至的,竟是已有十几年没有谋面的初恋情人琼。琼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打听了好几位同学,才找到你的住处,你还好吗?”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将琼让进了屋里。

小慧进房后,看到铃儿正卷缩在床上,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显然她刚才也听到了外面的讲话了。小慧对着她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大姐来了,要见你,出去吧。”说完便去拉她的手。铃儿想把手缩回去,她不想出去,她害怕!但小慧还是拉住她,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别怕,镇定点,有姐在。”

闻言,张先生更加兴奋,又从沙发上跃起,孩子般地手舞足蹈,抒发着感慨……

丈夫为研究付出了太多,该让他好好高兴高兴。妻子递给丈夫一杯水,微笑着。她知道,此时当一个好观众是自己的福分。

出了门,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男人带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温暖如春的豪华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都陷入了沉默。

铃儿点了点头。

“准是喝酒了!”妻子善解人意,“平时不爱喝酒的人,今天怎么啦,一定有什么喜事!”

上一篇123下一页

琼环顾了一下狭窄简陋的屋子,那种刷着油漆的地板上已开始斑驳,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生活现状的窘迫。琼身着貂皮大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男人给来客倒了一杯水,然后推开虚掩的房门,俯向躺在床上的妻子,在女人耳边低声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同学,出去见见好吗?”女人微笑着让男人抱到轮椅上,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小慧放弃了,她想,今天她能亲自过来,就表示这件事不可能有商量的余地,她不知道她要把铃儿带到什么地方,但她知道她暂时不会伤害她!她定了定神,看着大姐说:“大姐,让我帮她收拾一下东西,告个别吧!”

场景二:年逾不惑的程先生,奋斗半生,历经坎坷,备尝艰辛。

闻言,张先生更加兴奋,又从沙发上跃起,孩子般地手舞足蹈,抒发着感慨……

“这是我的爱人。”男人的神色自然了许多,将妻子介绍给客人。琼注意到女人的膝盖上盖着毯子,虽然屋子里没有暖气,显得有些冷,但女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灿烂。

大姐看着这眼前的小人儿,似乎非常满意,她上下打量着铃儿,轻柔的问:“你,叫张铃儿?”

“喜事,喜事,天大的喜事。”张先生斯斯文文的样子找不到了,一把揽过妻子入怀,跌坐在沙发上,“你猜是什么喜事?我告诉你,我的论文获得一等奖!真好,真好!”

场景二:年逾不惑的程先生,奋斗半生,历经坎坷,备尝艰辛。女儿大学毕业,本来说好进一家单位,该单位正好缺这个专业的人。就要报到了,没想到忽然传话说要再等等。细细打听才知道已经被人顶了!晚上女儿去了朋友家。程先生和妻子提起这个话题,坎坷记忆如开闸的潮水奔涌而来。程先生面对妻子,回顾奋斗的艰难、命运的坎坷,感叹家事不禁泪水涟涟、乃至失声恸哭不能自已。

简单的寒暄后,琼对女人说:“大姐,我在这座城市不会耽搁太久,想跟你丈夫聊聊,能不能将你的男人借给我一会儿,只需要一个小时。”见男人有些迟疑的样子,还有琼的眼眸间闪过的一丝充满期待的目光,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女人深情地对男人说:“外面风大,小心别感冒了。”说着话,女人给俯下身来的男人开始系围巾,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铃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着小慧走出去。

有调查发现,在1000多个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教育背景、不同年龄特征、不同收入水平的家庭中,都有一种有趣的现象:男人在家中撒娇的概率远远超过妻子和孩子。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世界上所有成年男人的脆弱程度及抚慰需要都要高于女性甚至高于孩子。

男性,在社会上扮演着强者的角色。社会在赋予他们更多权力和重任的同时,也给予了他们更多的压力。家,则是男人们温馨、放松的加油港,在这里,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另一面。

男人回到家时,女人还坐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见男人进门,女人笑了,“真准时啊!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小时。”

大姐看了看小慧,只见小慧眼神透着刚毅的坚定,她想了一下,然后对着小慧点了下头,说:“十分钟。”

场景一:张先生喜形于色地推开家门,脸上泛着灿烂的红光。

“准是喝酒了!”妻子善解人意,“平时不爱喝酒的人,今天怎么啦,一定有什么喜事!”

琼愣了一下,悄然穿好半开的衣服。她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一会儿,琼出来了,将一支笔递给男人:“我打算搭今天晚上12点的飞机回去,这支笔送给你的妻子,做个纪念。”

“她好像睡了!”小慧继续镇定的回答,但她此时,心脏都快紧张的炸了。

妻子笑得更灿烂:“我说你行,你看,让我说中了吧。我丈夫的水平我最了解。”

男人爱“撒娇”

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铃儿看了看小慧,又抱着她痛哭。她知道她的无奈,但是她舍不得这位好姐姐,她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走去哪里,她也只能任由这命运摆布了。

丈夫为研究付出了太多,该让他好好高兴高兴。妻子递给丈夫一杯水,微笑着。她知道,此时当一个好观众是自己的福分。

妻子把丈夫的头抱在怀中,一边洒泪,一边轻理他的乱发。渐渐地丈夫平静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不是知心的女人,是没有缘分领略男人悲从中来的那份感天动地的真情流露的。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