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艾维尔看看米莉娅,灵灵也想对泥泥说很多话

三月 26th, 2020  |  故事寓言

“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半天才能取呢。”邮递员高兴地说。

“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做鞋吗?”

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沼泽里,生活着两只小鳄鱼,一只是鳄鱼哥哥,一只是鳄鱼妹妹。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沼泽真是很美丽啊,那里有很多泥水可以玩,风是又湿又软的,把岸边的深草吹得绿油油的,把那些花儿吹得鲜艳欲滴的,就连鸟雀的歌声也被湿软的风,吹得水灵灵的。
小鳄鱼哥哥泥泥和小鳄鱼妹妹灵灵都很喜欢他们的沼泽。每当傍晚,泥泥和灵灵就爬出沼泽,在岸边碧绿的草地上看落日,红红的、圆圆的落日,该是又软又甜的吧?泥泥和灵灵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他们看蝴蝶跳舞,听鸟儿唱歌。鸟儿的歌声真好听,他们想靠近一点听,那些鸟儿看见他们,都吓得拼命地飞走了。
唉,我们太丑了呀!灵灵叹气说。 唉,我们太可怕了呀!泥泥也叹口气说。
于是,他们拖着长长的身影走进深深的沼泽里去了。
每天傍晚,他们照样欢欢喜喜地爬上岸,因为每天傍晚天空和周围的风景都是那么新鲜,泥泥和灵灵永远都看不够呢。
那是一个没有风的傍晚,泥泥和灵灵又一块爬出沼泽。哎呀,周围为什么这么静呢?泥泥觉得有点奇怪,灵灵有些不安。他们朝四周看看,似乎有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正朝他们包围过来。灵灵害怕地说:我们回到沼泽里吧,我的心在咚咚地跳。
泥泥说:怕什么,我们才是最可怕的呀。来,我们好好看落日,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
泥泥刚说完这句话,他的两眼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泥泥是在疼痛中醒来的,他看见自己在一个繁华的大街上,而且他的身体和头不在一起。啊呀,怪不得那么痛啊,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挤掉眼里的泪,才看清身边有个白头发老鞋匠,他正往一根很长很长的针上穿线。
老爷爷啊,快把我的头和身子缝在一起吧!泥泥哀求道,成串成串的泪水从他的眼里掉下来。
老鞋匠看着泥泥的眼泪,他一点也不同情地说:我费了很大很大的劲才用锯子把你锯开,你的皮可真厚呢,我不会再把你缝到一块去的。
你为什么要把我锯开呢?我从来没有吓唬过你呀。泥泥不明白老鞋匠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鞋匠说:我要用你做一双鳄鱼皮鞋,穿在脚上会很气派的。我这辈子还没用过这么好的皮子做过鞋呢。
啊,那样我的爸爸妈妈会想我的,还有我的朋友灵灵。灵灵,老鞋匠,你知道灵灵在哪儿吗?
是另外一只小鳄鱼吗?她也许在另外一个老鞋匠那儿,那是个女鞋匠,她只做女人穿的皮鞋。
你能带我去看看我的朋友吗?
不能不能,我得马上把你缝在鞋底上,要不了几天,那个年轻人会来拿他的鞋的。到时候,你愿意去哪儿,年轻人的脚就会带你去哪儿。
老鞋匠说着话儿,用穿着长线的针狠狠地朝泥泥身上扎去,泥泥眼前一阵发黑。
等泥泥又一次醒来时,他已经被制成一双皮鞋,身上缝着线,还钉着钉子,他浑身痛得没有一点力气。老鞋匠见泥泥醒来,拿来一面镜子让泥泥看。
瞧,你多漂亮啊!小鳄鱼,你遇到我这样巧的鞋匠,应该感到幸福哟。今天,那位年轻人就来拿走你,你这么漂亮,我真有点舍不得你。老鞋匠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小鳄鱼。
泥泥在镜子里认不出自己来,都是老鞋匠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多么可怕呀!灵灵现在怎么样了呢?她被做成鞋时,会痛得流好多好多眼泪吧?多可怜的灵灵,她一定很想我,想我快去帮帮她。可是泥泥盼望那个年轻人快点来把他带走。
那个年轻人终于来了。
年轻人穿着一身光闪闪的皮衣,那是用谁的皮做的呢?泥泥看了浑身直打颤。他骑着一辆摩托车,车后坐着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她好看得让泥泥吃惊。
年轻人将泥泥做的皮鞋穿在脚上,那位姑娘用鸟儿一般的声音说:多高贵呀,你看上去真帅呢!
年轻人快活地笑了,我也要送你一件高贵的礼物,希望你收下。
漂亮的姑娘笑了,笑得像沼泽西边的红夕阳,像可爱的小鳄鱼灵灵。
灵灵,你在哪里呀? 年轻人带着漂亮的姑娘走啊走,来到另一个老鞋匠那儿。
泥泥看见了灵灵,灵灵被做成一双高跟女皮鞋,她的样子泥泥半天才认出来。她被当成高贵的礼物,送给了漂亮的姑娘。灵灵看着泥泥,痛苦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漂亮的姑娘穿着灵灵做的皮鞋,和年轻人站在一起,他们笑得很开心。
泥泥望着灵灵,灵灵望着泥泥,他们却哭了,他们太痛了哇!泥泥想对灵灵说很多话,灵灵也想对泥泥说很多话,可他们的嘴巴张不开,他们的嘴巴被线缝住了,被钉子钉住了。
再见!
泥泥听见那个漂亮的姑娘说,然后,她穿着灵灵做的皮鞋轻愉地走了。泥泥想喊住灵灵,却张不了口,想追赶灵灵,却动弹不得。后来,年轻人带着他朝与灵灵相反的方向走去。啊,原来老鞋匠说的是假话。并不是他想去哪里,年轻人带他去哪里,而是年轻人要去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
泥泥多么讨厌当鞋子啊,那飞扬的尘土呛得他嗓子痛,那刺鼻的鞋油让他恶心。他每天都在努力挣脱身上的线和钉子。他想念灵灵,每当年轻人带他出门时,他都仔细地看那些来来往往的鞋,希望能看到灵灵。他希望年轻人再去找那位漂亮的姑娘,那样就能看到灵灵了。
年轻人每晚都要去舞厅,他是舞厅里的白马王子,他的舞跳得那么好,每一位姑娘都愿意跟他跳。可是,他并不想跳,常常坐在桌子前,像在等一个人。一定是那位漂亮的姑娘,泥泥猜想,他像那年轻人一样,盼望她快快出现。
那是一个灯光明亮,音乐动听的夜晚,漂亮的姑娘出现在舞厅。泥泥一眼就看见了她脚上的灵灵。
灵灵!泥泥真想马上奔跑过去,可是年轻人没有动,因为漂亮的姑娘在跟另外一个人跳舞。
啊,真坏呀!泥泥马上讨厌起那姑娘来。在姑娘拼命旋转的时候,泥泥看见灵灵那悲伤的目光,泥泥的心都碎了。他使劲挣脱着,想甩去那些线和钉子,他在心里喊:灵灵,我一定去救你!
漂亮的姑娘终于朝年轻人走过来,他们抱在一起,开始跳快三,蓬嚓嚓!蓬嚓嚓!脚步声像在催促泥泥快行动。泥泥使出全身力气一下挣脱了线和钉子的束缚,噢,好轻松啊!他要马上帮助灵灵也挣脱那些令她喘不过气的线和钉子。于是,小鳄鱼泥泥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了过去。
哎哟! 漂亮的姑娘尖叫一声。 怎么啦?年轻人慌忙问。
你把我的脚都踩碎了!漂亮的姑娘委屈地揉着脚。
年轻人不明白,他是舞厅里的白马王子,跳舞从来没有踩过人呀。他忙解释:对不起,我好久没跟你跳舞,有点紧张呢。
漂亮的姑娘原谅了年轻人,他们继续跳舞。年轻人跳得很小心,漂亮的姑娘脚步跳得很慢很慢,泥泥刚才咬的那一口太重了,现在还一阵阵刺痛呢。
泥泥想,只有这会儿才离灵灵最近,得马上救出灵灵,不然就没有机会了。于是,第二口又重重地咬了过去。
啊! 漂亮的姑娘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啦?年轻人吓坏了。
是你故意踩了我,还装糊涂,我再也不愿见到你了!
漂亮的姑娘爬起来,哭着一瘸一拐地跑出舞厅。 灵灵!灵灵!
泥泥大声喊叫,漂亮的姑娘却头也不回地把灵灵带走了。
年轻人像傻了一样,他晃晃悠悠出了舞厅,到酒馆里喝了好多好多酒,醉成了一摊泥。
泥泥趁机逃走了,当然,他没忘带上他的半截身子。
泥泥自由了,他要去找灵灵,他要每家每户地去敲门寻问。如果那漂亮的姑娘不肯放灵灵,他就要用尖利的牙齿咬她的脚,她一定会害怕放灵灵走的。
泥泥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因为灵灵从一个粉红色的窗户里被扔了出来。漂亮的姑娘不再喜欢踩她脚的年轻人的礼物。嘻嘻,她还以为是年轻人踩了她呢!泥泥为自己的行为得意不已。
看见灵灵,泥泥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他三下两下咬去灵灵身上的线和钉,灵灵自由啦!他们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灵灵和泥泥一起去找老鞋匠,让老鞋匠把他们的头和身子缝在一块儿。老鞋匠不敢不缝,他怕小鳄鱼那锋利的牙齿呢。
泥泥又成了真正的小鳄鱼哥哥; 灵灵也成了真正的小鳄鱼妹妹。
他们回到了沼泽回到了家,在沼泽里喝了三天水,洗了六天澡,才感觉舒服点儿。
泥泥和灵灵还爱看夕阳,只是他们不再爬上岸来,只在沼泽里露出他们的头和眼睛。

警长听老鞋匠这么说,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太好了,谢谢你的合作。”告辞而去。

“她在拘留所里。”

“行呀!”老鞋匠满口答应,说,“这样吧,你到街上去溜达一会儿,过半小时回来取鞋吧!”说着,他用尺给邮递员量了量脚,知道了他穿的鞋码。

第二天中午,米莉娅来了。她把新鞋穿上,轻轻跺了跺脚,对艾维尔说:“小鞋匠,你真行,鞋做得不错!”然后她就穿着新鞋神气地走了。

从这以后,邮递员穿着“绿色魔鞋”,过山溪、跨山沟,一点儿也不费力,每天都很快送完邮件,飞一样回到邮电所。当然,他免不了对别人把这双魔鞋夸赞一番。谁知,有一天早晨他醒来发现,放在床边的“魔鞋”竟然不翼而飞,失踪了!

“是的。”艾维尔请那个警察坐下,“您是要做鞋吗?”“不,我是来了解一件事的。你有没有给一个叫米莉娅的女人做过鞋?”

根据邮递员提供的“魔鞋”来历,警长和那个警察一起找到了那家鞋铺。当老鞋匠听说他制作的那双鞋引发了这么多失窃案件,大吃一惊,连声叫苦:“糟糕,都怪我一时心血来潮,试制了这双绿色电子鞋,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再三说明,试制这双电子鞋,原想为那位山区邮递员的工作带来方便,哪想到被小偷撬窃派了用场。不过,他保证:“在三天之内,那个小偷一定会自投罗网……”

市长夫人看着这个还是学生模样的小鞋匠,认真地问道:“那个叫米莉娅的女人,她的鞋真是你做的吗?”

小偷被带到了警署。天亮后,警署的警长和警察们来到了鞋铺,告诉老鞋匠已经捉住了小偷。警长这才问他:“老师傅,您真是神机妙算!能不能给我们透个秘密。您是怎么知道小偷在三天之内会自投罗网的呢?”

两天后,市长夫人请艾维尔到她家一趟。

“难道这小偷真有飞檐走壁的功夫?”警察们都大惑不解,伤透了脑筋,感到这个小偷确实很难对付。

艾维尔摇摇头。

小偷如获至宝,暗自窃喜。他穿上了“绿色魔鞋”,连夜赶到了城里。在一个居民小区,他轻快地越过一道围墙,攀上一户人家的阳台,从客厅里搬走了一台电视机。

艾维尔看看米莉娅,她一身衣服虽然旧了些,倒还过得去,但脚上的鞋实在是太破了,前头的鞋帮和鞋掌已经裂开,像张大的嘴巴。“你别急,米莉娅小姐,”艾维尔说道,“我给你赶做一双鞋。”

在小城的一条大街的拐角处,有一家门面不大的鞋铺。铺子里有位老鞋匠,他的手艺远近闻名。据说,他能用电脑设计,制作出各种式样新款美观的鞋,且经久耐穿。柜台上刚摆出的新鞋,总是很快被抢购一空。为此,顾客们都纷纷来这里定做需要的鞋子。

现在,整个都尔市几乎所有人都想拥有一双艾维尔做的鞋。艾维尔记录订购鞋的本子已经用到了第9本,最近排队的人想拿到定做的鞋,至少要到两年之后了。

就在第三天的夜晚,奇迹发生了。原来,前两天那个小偷得了感冒,躲在他那山村的家里休息。这天,他实在熬不住了,又穿上了那双“绿色魔鞋”,趁夜色朦胧时刻进了城。他来到一个居民区,瞄准了一户人家。当他刚蹦上一堵围墙,两只脚突然失去了控制,竟自动地蹦跳起来,猛地一下使他摔下了围墙,又把他高高地抛起。就这样,他的身子一下蹦得很高,一下摔在地上,上上下下不停地蹦跳着,折腾得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又不敢呼叫救命。可是,他摔在地上连续发出啪啪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居民们。他们起来一看,大声喊叫起来:“抓小偷,抓小偷!”

“米莉娅?”艾维尔想了一下,“我给她做过鞋,有什么问题吗?”

第二天的上午,邮递员背起鼓鼓的邮包,去山区送邮件了。他发觉自己的两只脚下像按了滑轮,行走起来特别轻快。过了一个山村又一个山村,他来到了一条不太宽的山溪跟前。昨天夜里下了一场暴雨,从山上冲下滚滚的洪水,把一块木板桥给冲跑了。他望着哗哗响的流水,心里很着急,因为在邮包里还有好几封重要的挂号信呢!

他讲了米莉娅来讨鞋的经过:“我父亲是个非常仔细的人,他一生都没有记错过一次账。”“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给她做鞋呢?”警察很不解。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