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都会好起来的,心里全是惭愧

四月 24th, 2020  |  小说散文

  我第一次看见小曦是在刚进公司的第二天,她迟我一天应聘,那天她踩着高跟鞋,穿一袭淡蓝色长裙,知性优雅。公司里好多同事开始躁动:看,来美女了。

那一晚,小曦的电话很安静,她也很安静。关于离婚,关于以后的打算,我没敢问她。

  那天大家喝酒聊天闹腾了一下午,小曦喝得脸蛋红红的,走路摇摇晃晃。晚上便索性住我房子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世上哪有如果的事。

  那家面的确很好吃,可我却隐隐约约感觉小曦吃得很艰难。

小曦在兰州待了一晚,住我房子里,晚上我看到她胳膊上后背上有家暴留下的痕迹。

  楚宁跟其他人一起离开。只是没一会儿他又折返回来对小曦说:“给我打车钱。”

小曦望着人群,淡淡地说:“兰州车站,这个地方,我希望自己是后一次出现在这里。”

  小曦指着她的包:“自己拿。”

候车室外,我问小曦:“以后,还会回来吗。”

  楚宁一年之内前前后后换过七份工作,跳槽成瘾,导致严重的眼高手低,最后干脆不上班窝在出租屋,打麻将成了他的日常。

小曦勉强憋出一抹笑容,没说话。

  我只知道,楚宁是甘肃的,甘肃哪里的我不清楚。他们恋爱四年,感情有多深我不知道。他住很远的地方,所以小曦每天早上起很早挤公交来上班。

结婚一年,小曦的朋友圈是千篇一律的悲调:

  她告诉我她是在兰州读的大学,我说我也是。

7月6号晚上小曦在朋友圈写到:

  “碗你都洗了呀,我还想着帮你收拾呢,怎么一下子睡着了。”小曦揉着惺忪的睡眼说。

我一时语塞。该说什么呢?没事,你还有我们?时间会治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或者,恭喜?

  说完这句话楚宁就上了出租车,留下我呆在原地一脸的疑惑与不解。

小曦每次发完朋友圈我都会打电话过去确认一下她没做傻事。同事叹息说小曦被楚宁毁了,已经无药可救了,至少在心理方面是这样。我说:靠她自己,自救。

  我沉默了好久没说话,想象着电话那头的小曦可能正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衣角,脸上满是无奈,心里全是惭愧。

✍2016年7月5号:关于回忆,心如刀割。再见,再也不见。

  我想不通小曦的执迷不悟,也搞不懂他们之间明明不爱了却还在一起的坚持。

——小曦怀孕了,她迎来了一个女人一生中的特殊时期,可她并没有像其他孕妇一样被呵护被照顾。相反地,她的生活更糟糕了。她开始食欲不振,嗜睡,头晕乏力,呕吐。楚宁一脸愤怒地骂她看着好恶心,影响自己食欲。

  毕业后小曦没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留在了甘肃。小曦说其实她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没办法,这里有楚宁。

✍2015年8月22号:活着真累,那死呢?

图片 1

“那如果有一天你碰见了楚宁,记得替我转告他我这辈子失败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早点离开他。”

  05

“不接吗?”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问她。

  “小曦,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说完我有点儿后悔了,我知道我极有可能不会去。

——楚宁出去打麻将彻夜未归,小曦给楚宁打电话,楚宁因为输了钱隔着屏幕歇斯底里吼小曦:去死吧你,晦气。

  楚宁嘴里塞满菜,一边开啤酒一边说:“这是我在兰州这么长时间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桌菜了……”

“小曦,你的行李呢?”我盯着她好奇地问。

  03

——新婚没几天,小曦就写了这样凄惨的心情。我问她原因,她只简简单单说了两个字:家暴。

  那天晚上我们几乎没睡觉。小曦第一次掏心掏肺跟我说了所有一切,关于她,关于楚宁,关于他们。

——小曦说不喜欢就不要选择,喜欢了就要坚持,可她的坚持始终是个笑话,她曾以为楚宁是她这辈子戒不掉的瘾,可这世上,哪有戒不掉。她说她想放过自己,饶了自己,她说她要离婚了,这一次,没的商量。

  “人家说那个颜色他不是很喜欢。”小曦轻描淡写。

我看着这条消息往回走的路上,猛然想起一件事,小曦曾经告诉我恋爱的时候楚宁说:我希望将来嫁给我的那个姑娘,能在好多年后,甚至在要闭上眼之前,对我说:“我这辈子成功自豪的事情就是嫁给你,失败后悔的事情是没有早点儿认识你。”

  两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很快成了最好的朋友。

快要进站的时候,小曦突然拉着我的手嘱咐我:“和,你以后千万别远嫁……”

  04

✍2016年3月7号:我输给了你,输的一败涂地,可你未曾心疼过。如果还有下辈子,不要让我遇到你。

  我们一起吃饭,楚宁点了很多菜,要了三碗白皮面。我突然想起小曦说过她爱吃米饭,几乎不怎么吃面。

小曦双手互攥着看着远方若有所思,我看了看她,才偶然发现她跟以前很不一样,除了憔悴,除了沧桑,更多的是让人心疼的少年老成。

  大我们六岁的女同事立马举起酒杯招呼大家:“来来来,干杯,别辜负了美食。”所有人举起酒杯,碰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又开始说说笑笑。一杯酒下肚,似乎已经没人记得楚宁刚刚说了什么,也没人再去关注小曦脸上读不懂的表情。

我听得很难过很揪心。

  “你只是不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可明明是你一直在照顾他啊,你不相信离开他你就可以甩开这个糟糕的自己,不相信没有爱情你依然可以活,更不愿意承认一直以来的坚持其实一点都不值得啊。小曦,你怎么这么傻。”我越说情绪越激动。

“那个声音,是我心头一把刀,算了。”豆大的泪水突然从小曦眼眶中滑落,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像在水里浸泡着,小曦紧紧咬着下唇,咬到渗出一缕血痕,她带着哭腔说了很多话:“那个时候我爸妈,你们,还有好多人,都很不乐意我嫁给楚宁,所有人都知道他其实就是个人渣,可却偏偏除了我。我听不进你们所有人的劝,毅然决然从沈阳嫁到了甘肃。我一直期待着他会变好,可期待才是漫长的绝望。现在想想,真可笑。我真蠢,非要遍体鳞伤才选择抽身离开。那时打赌说要是嫁给楚宁就一辈子不幸福,现在真的应验了,这是债,是孽缘……”

  “小曦,给你来一碗米饭吧。”我说。

——小曦说她好想回一趟沈阳,然而她也只能是想想。从甘肃到沈阳,她不怕一个人回去,她怕的,是没有一个人允许她回去。

  同事嘀嘀咕咕骂小曦傻,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嫁给那样一个人,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去车站接小曦,本以为她会大包小包一大堆,结果她只背了一个小书包。

  小曦跟楚宁大吵后没回家,在我房子住了两天。我问她:“小曦,你为什么不跟楚宁分手?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2016年5月22号:曾经一直憧憬着未来,却忽略了这糟糕又差劲的现实,我以为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我以为一切都将变得美好和甜蜜,我以为我会改变你,就算我不能,新生命应该可以,可是我错了,错得离谱。

  小曦订婚那天给我打电话:“和,我结婚的时候你会来吗?”

✍2015年7月3号:像是吞下了一枚刀片,心里被揉进一把碎玻璃,千沟万壑的心脏表面,穿针走线地被缝进悲伤。

  “我自己选择的人,就得自己受着。等以后结婚了,有了小孩,他有了压力,自然就会努力上进了。”小曦说完就走了。

小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咬着嘴唇:“重要的,其实是个累赘,一出生就会没有爸,没有家,一开始就会是个悲剧。”

  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我感觉空气都要凝固了。小曦扒拉着碗里的菜,脸色很难看。

“小曦,努力让自己早点走出来。都会好的。”我弱弱地安慰她。

  端午节之后小曦跟楚宁举行了婚礼,我没能去参加。我给她发了红包,写了一句话:所有爱都该被祝福,新婚快乐。

小曦说:“来,明天就来,然后回沈阳。”

图片 2

“别这么说,有你啊。还会有疼他爱他的外公外婆。”

  是我预料中的答案。“那赌注只是个玩笑,你别太在意。对了,祝福你。”

7月8号兰州气温32度,送小曦去火车站的时候,我热的满头大汗,脸蛋红红的,可小曦的脸色却是煞白煞白的。

  那是一场我压根儿不想看到的婚礼。

小曦坐上车之后给我发消息:你会一直在甘肃吗?

  春节之后小曦跟楚宁回他的老家订婚了。我死活说不出恭喜。订婚那天她给我打电话,说了不到十分钟,她说楚宁跟一帮朋友打麻将去了,她说她现在已经麻木了,心死了。

小曦苦笑着:“你看,很可笑吧。恋爱五年,结婚一年,我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也好,什么都不带,省的睹物伤情。况且,重要的在我肚子里。”

  北方的冬天说来就来,小曦上淘宝给自己买了100多块钱的厚外套,却拉着我去专卖店为楚宁买了800多块的羽绒服。我看着那样的她哭笑不得。

我问小曦:“来兰州吗?”

  楚宁还是不断跳槽,找的工作干不到三天就辞职,原因五花八门:工资太低了,环境太差了,老板太抠了,经理太傻了,主管太严了,晋升太难了……

我瞬间想起第一次看见她那天,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穿淡蓝色长裙,高跟鞋,长发披肩,温文尔雅,美得像是刚从画里走出来。可惜那样一个她,如今再也看不见。

  她说:“我离不开楚宁。我知道他就是个混蛋,没有任何责任心。我知道我们在一起很累,结婚后可能会更累。可我没办法,从沈阳到兰州,我只有他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生活。”

——小曦的公公婆婆出外打工,留下小曦和楚宁在家,小曦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工作早出晚归去上班,楚宁窝在家好逸恶劳不务正业。小曦说她很累,心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你说,如果我当时没嫁给楚宁,或者,我早早地就离开他了,现在,我会是什么样子?”小曦答非所问。

  她说她男朋友是甘肃人,我说恭喜你以后成为西北媳妇儿。

——小曦跟楚宁吵架,楚宁一气之下甩门出去好几天没回来,小曦一个人窝在家哭肿了眼睛。

  我瞪大了眼睛。小曦从来没跟我说过她男朋友帅地无边无际,也没给我看过任何楚宁的照片。

“小曦,后天叔叔阿姨会到车站接你吧?”我问她。

  第三天楚宁给小曦打电话:“回来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痛。小曦说从爱到恨,她用了一整个青春。楚宁这两个字,可能一开始就是她生命里的劫,她没躲得过。

  周末我叫了很多同事来家里聚餐。楚宁也来了,作为小曦的家属。

我心里一颤,拨通她的电话:“小曦,你怎么了?”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