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飞过溪流上葡京官方网站:,南宫陌不想惊动这些奇怪的僵尸

五月 15th, 2020  |  小说散文

  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护在你身边,但不再是以妹妹的身份,而是你的枕边人……

房间里那根蜡烛还点着,发出昏黄的光,影影绰绰。南宫陌回到桌前坐下,把佩剑放在手边,有些忧心忡忡地分析眼前这样奇怪的情况——很显然山脚下的这个扶风寨是遭遇了可怕的杀戮,居然没有一个人幸存。那么……山上的试剑山庄呢?是不是同样也遭遇了不测?叶天征那家伙死活拖着、不肯完成婚约,难道是因为天籁早就……那样不祥的猜测让他出了一身冷汗。那个瞬间他有些沮丧地吐了口气,终于承认自己还是很想念那个凶霸霸的丫头的——这门婚事被一拖再拖,自己对外表露出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把叶天征揪出来打一顿,逼问他为什么迟迟不肯把妹妹嫁过来。但毕竟少年成名后,他心气越来越高,轻易不肯低头,哪里能拉下面子。父亲也是知道儿子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气,此次才会逼令他一定要前去试剑山庄面对面向叶天征问个清楚吧?却不料,一来就见到了如此诡异的情形。蜡烛快要燃尽了,宛如红色的眼泪一样流了下来。南宫陌在榻上睡下,刚除下外袍,就看到手腕上那个伤疤,愣了一下。揉着经过力战而有些发疼的手腕,神思恍惚之间,眼前闪现出少年时在罗浮山上的岁月——南宫家和罗浮叶家是世交,他自小就经常和长辈一起来罗浮山拜访老庄主,渐渐也就和叶家的两兄妹熟了。叶夫人在生下女儿不久就亡故了,而叶庄主全副精力都用在武林事务上,叶二小姐天籁生下来除了哥哥就没有人再管教她。那丫头精力旺盛、骄横霸道得很,经常借着“学武功”的名义对天征和自己拳打脚踢。叶天征比妹妹大了六岁,性格温良稳重,母亲死前曾要这个懂事的哥哥照顾小妹,他从小兄代母职,将叶天籁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习武上当然是逆来顺受,挨了打还要夸“天籁进步好快”;而南宫陌那时候少年气盛,从来不肯让人,骂她“臭叶子,烂叶子”,次次天籁打他他就非要打回去,两人厮打成一团,经常闹得不可开交。后来父亲南宫言其入主鼎剑阁,成为中原武林的盟主,便和试剑山庄老庄主定下了亲事。那一年他十六岁,叶家二小姐天籁十二岁,而叶家大公子十八岁。婚事定下的那一日可不得了。他尚在为此郁闷不已,就见那个小丫头冲了过来,一言不发就动手打人。因为心里也窝火,他一点不客气地还手了,轻而易举地扭住了天籁的手,也是恨恨:“你叫什么?我才要叫呢!——你以为我愿意娶个老婆回来天天打架啊?”十二岁的女孩子愣了愣,虽然还不明白娶妻的意义,却扁了扁嘴大哭起来:“我才不要嫁给你!我要嫁给哥哥——爹坏死了,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要嫁给哥哥!”“呃?”十六岁的少年提着孩子,本来也是满心怒气,听得那样的话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抬起头就看到了追出来准备拉开暴怒妹妹的少庄主,不由得脸莫名一热。听得那样的话,叶天征也愣在那边苦笑。小丫头玉箫也跟着追了出来、站在少庄主身后,忍不住掩着嘴笑。叶家这个刚买进来的丫头只不过比天籁大一岁,但因为出身贫寒,颇经历了一番困苦,已经比天籁不知懂事多少。叶庄主怜她孤苦,又见她平日里言语伶俐,办事得体,就叫她跟着少庄主打点山庄日常事务。然而此刻听得二小姐的话,玉箫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却也忍不住调皮,一边走过来,一边却眨眨眼睛:“小姐,别闹了,未来姑爷看了多不好。”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刚见了哥哥而稍微安静一些的叶天籁更加暴跳起来,又骂又抓,南宫陌费了好大力气才不让她踢到自己。“天籁脾气不好,你以后还是要多担待一些。”虽然是童年的好友,此刻转眼成了姻亲,叶天征却是第一次郑重地对那个飞扬不羁的十六岁少年叮嘱。南宫陌脸上一红,看着手底下如同一条泥鳅一样不停蹦跳想挣脱的叶天籁,发现女孩挣得脸红红的,居然很是好看。那样一分心,叶天籁就挣脱了他的手,忽然扑上去恶狠狠咬了他一口。“啊呀!”他痛得捧着手腕叫了起来,怒极,顺手就想去揪叶天籁的头发。然而耳边风动、却是叶天征立刻出手架住了他的手,他一愣回头,看着好友。试剑山庄少庄主依然温雅,但眼神却是凝重的:“天籁是个好孩子,以后你不许欺负她。”“什么?你搞错没有,现在是谁在欺负谁啊?”那一口咬得狠,南宫陌只觉得手腕上都要断了——若是真的伤到了筋脉,以后这只手不能练剑,那岂不就是废了?越想越气恼,他冲口骂:“我才不要她!”“我才不要你呢!我要嫁给哥哥!”一口命中,孩子犹如一条鱼般溜了出去,跑到玉箫身边,回头瞪了那个自小欺负她的少年一眼,恶狠狠做了个鬼脸,“哼!”“好啊!”南宫陌气极反笑,捂着手腕横肘捣了叶天征一下,“喏,你看,你这个妹妹我消受不起,还是自己留着吧。”“还好,没伤到筋脉。”叶天征不似他这般说笑,拉过好友的手看了一下,淡淡道,“虽然现在时日尚早,但你也要学着怎样制住那丫头,不然以后两人天天打架也不是个事儿。”“我才不要嫁给他!”女孩儿柳眉倒竖,发怒,然后蹭过来拉着兄长的袖子,撒娇,“我要嫁就嫁给哥哥!哥哥最好了……这样我就能留在山庄里陪着爹和娘了。爹爹说,如果我要嫁人,他要花很多钱的——这样连钱都省了呢。”孩子那样认真的打算,听得两人目瞪口呆。南宫陌捂着手腕看着这个毛丫头,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天籁啊,”叶天征苦笑着俯下身摸着妹妹的头,“胡说什么,你终归要嫁人的。南宫哥哥其实是个好人呢,他一定会对你好的。”“我才不嫁给别人!别人都没哥哥对我好!”叶天籁牛脾气又上来了,怒。“就算天籁不嫁,哥哥也要娶妻的啊。”叶天征的脾气一如既往的好,抱起了孩子,微笑“你看,再过几年你及笄了,哥哥连抱你都不方便了呢——你如果不找到一个好的夫家,哥哥怎么放心呢?”“哥哥……要娶妻么?”后面的话仿佛都没听见,孩子扯着兄长的衣襟,“娶妻——就是说要和她呆在一起,不要天籁了是不是?难道有别的女孩子,比天籁更漂亮更讨人欢喜么?”“更漂亮不见得,比你更省心是一定了的。”没好气地,南宫陌包好了手腕回了一句,“呵,哥哥再好也是嫂子的——你以为天征可以一世陪你啊?”然而这一次这个小霸王没有如同往常那样跳起来打他,叶天籁低着头,似乎有些发楞,安安静静。叶天征舒了口气,以为她终于乖了,正准备将她交给侍女玉箫去照管,低头之间却看见怀里娃娃般可爱的女孩眼里含着泪水,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忽然间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不许不许不许!哥哥不许要嫂子!不许把我嫁出去!”“啊啊,天籁不哭了,当然天籁最漂亮最可爱。”叶天征自小就疼爱这个妹妹,连忙哄,“哥哥不要嫂子了,一世陪你好不好?”“嗯……可不许赖!”叶天籁终于破涕为笑,伸出小手抱住了哥哥的脖子,回头胜利般地瞪了一边的南宫陌一眼,哼了一声,“我要哥哥,才不要嫁给你!”泪珠还挂在睫毛上,女孩的脸上却绽开了蓓蕾般的笑容。“不嫁就不嫁,谁希罕?”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嘴,转身走开。然而走了几步就忍不住回身看一眼,叶天籁已经被玉箫连红带劝地带着往回走了——他站在走廊上,看着那个女孩儿的背影,忽然就有些发呆。他知道这一次以后、恐怕很难再看见她了……虽然是武林人,但南宫世家和罗浮叶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女孩从订了婚到出闺前,是不能再抛头露面的。那丫头……如果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吧?转身的时候,一个念头忽然在心里跳出,让他不自禁的暗自欢喜。“那丫头……如今是不是长成了美人呢?脾气也该好点了吧?”荒村的孤灯下,南宫陌枕剑而眠,脑子里却翻涌着十年前的往事,想起明日就要上罗浮山去,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蓦然,一个念头跳出他脑海,让他惊得坐了起来——“啊,老是拖着拖着,莫非是因为那个丫头除了哥哥还是不肯嫁别人?”他在半夜里坐起,忍不住苦笑起来:“呃……不可能。十年里那丫头脑子总会长进一些吧?”忽然为自己这样的心神不定感到沮丧,他有些恨自己不争气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翻身重新躺下。“哒”,寂静中,房间某处陡然传来轻轻一声响,在深夜时候比白日更为清晰。这一次南宫陌准确地听出了声音传来的方位,想也不想、立刻抽剑向着旁边的壁橱内刺去!噗的一声,灭魂剑没入了朽木,壁橱里传来沉闷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轰然失去了平衡,压得橱门整扇向外倒下。木屑纷飞中南宫陌立刻点足跳回到了桌边,借着奄奄一息的残灯,看着壁橱里爬出来的东西——又是一个惨白的僵尸。那一剑在僵尸身上刺出一个透明的窟窿,血如同从破裂的皮囊里倾泻般流了出来,满地都是。血泊中那个僵尸倒地抽搐,挣扎着,一寸一寸地爬过来,灰白色的眼球往上翻着,紧紧盯着他,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声音。南宫陌看着那个诡异的僵尸拖着一身的血爬过来,只觉全身发冷。在那只惨白的手抓住自己足踝前、一脚踢在僵尸太阳穴上,因为紧张用力过猛,竟一下子将那颗头颅从腐烂的身体上踢飞出去。“咕咚”一声,人头在墙壁上溅出一朵血红色的花,滚落在地。尸身抽搐了几下,也不再动弹。南宫陌长长出了口气,不自禁地一阵恶心。看着地上那个没有了头的尸体,心中的疑惑却更加浓了:已经见到了两个同样的“僵尸”,但是每一个似乎都僵硬而笨拙、没有太大的伤害力。在被他惊动之前,似乎那些僵尸都是安静地呆着,没有主动伤害人的打算。但这些僵尸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南疆奇奇怪怪的事情很多,桃花瘴,苗人的巫术,幻花宫的司花女史,拜月教的鬼降……这些东西他行走江湖之时早有耳闻。然而却从未听说过有眼前这样的行尸走肉。或者,这里是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瘟疫?他盯着墙上那一滩血迹出神,心里却已经闪电般转过了无数个念头。然而等眼神凝聚的刹那,他忽然不自禁地脱口低呼——花!墙壁上,在方才人头溅上去的那滩血里,居然又快速地开出了一朵鲜红色的花!抽芽,长叶,开花于一瞬之间,快得让人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太奇怪的花……和后院到丛生着的红色野花一模一样。南宫陌心知蹊跷,不敢去触碰那已经结出花籽的奇异植物,想了想,弦月叶默不作声地滑落到手心,微微一扬,薄薄的弯刃向着那脆弱的花茎割了过去。“叮!”那个瞬间,花籽忽然裂开,一个细小尖利的东西弹了出来、打在弦月叶上。那样细微的东西,居然能将他发出的飞刀打得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弦月叶呼啸着转入空气,他却在同时拔剑,立刻急封面前空门——又是一声“叮”的剧响,手腕被震得发疼,黑暗中,有什么细微的东西再度被他拦截住,转了个头,没入黑暗。那个不是花籽……那个东西绝对不是花籽。在后院那个僵尸的颈部血肉里,蠕动着的也是同样的东西:那是有生命、会自己活动的事物,有着奇特而强大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藏在这个黑暗的空寨里!南宫陌盯着墙上那朵枯萎了的花,心中陡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悄然降临了,浓重的邪异气息扑面而来。“哒哒哒”,一连串的敲击声,从各处传出,不徐不缓,仿佛房子内外面有无数人用指节敲击着这座房子的墙壁。南宫陌不敢再呆在这个空房内,干脆拿起了褡裢,提着鸣动不已的灭魂剑跳了出去。跳出去的刹那他倒抽了一口冷气:都是人!这个白日里还是空无一人的寨子,半夜里居然满街悄无声息地游荡着面色惨白的人。这些僵尸一样的人不知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个个表情呆滞,眼球灰白,手脚僵硬,四处走动,似乎在茫无目的地寻找着什么。他跳出去的时候,撞到了窗下一个正游荡到这里的人。那个“人”面无表情地用灰白色的眼球看了他一眼,在南宫陌准备拔出灭魂剑之前,他却径自转过了头,不再理睬,自顾自从窗口探身而入,仿佛伸手去抓什么东西。南宫陌不想惊动这些奇怪的僵尸,按剑悄然退开,沿着墙角走着,眼角扫视着这些满街游荡的惨白怪物——这么多忽然冒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人?还是鬼?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半夜游街么?最后一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他回过头,看见方才那个探身入室的家伙已经出来了,手里扯着那株长在墙上的奇异的花,块茎已经被塞入了嘴巴,不停地嚼着,似乎极为享受。南宫陌诧异地看着这个吃花的怪物,忽然看到随着他咀嚼的动作,他脖子上一个细小的洞里面,似乎有什么在腾腾地翻滚着,几乎要顶破皮肤。是那个尖利而细小的东西!就是方才在黑暗中两度袭击自己的莫名生物!南宫陌忍住了恶心和恐惧,沿着墙踉跄后退,看到满寨子面色惨白的人都四处游荡着,寻觅那种丛生的红色花朵,连着泥土挖起来,塞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嚼。他注意到了每个人的颈部,都有同样的伤口,里面蠕动着同样的诡异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是因为那个东西,才让这些变成那样?在他尚未想出答案的瞬间,夜风里忽然传来了凄楚的笛声,很奇怪的笛音,没有曲调,却仿佛有人幽咽地在空寨的某处哭泣,嘤嘤小孩子般的腔调——那样的诡异而熟悉,让南宫陌刹那间居然忘了身处何处,神思陡然涣散。笛声传来的刹那,所有僵尸的动作都是一顿。无数双灰白的眼球滚动着,最后都投注在这个闯入空寨的年轻中原人身上,喉头发出奇怪的咳咳声,仿佛应合着那个笛声——然后不约而同地、无数双惨白的手陡然伸出、向着那个出神的年轻人身上抓了过去。

 父亲的贪污肯定是被人陷害的,花雪颜狠狠的想,等自己出去….

一起参与话题讨论!

02

上葡京官方网站 1

 花雪颜拼经全力大吼道:“你这样做,就不怕侯爷知道吗!侯爷肯定会惩罚你的!”花玉颜好似听到了什么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大笑了一声,说到:“妹妹啊,你知道侯爷为什么娶你吗?你一个恶女,一个胸无点墨的恶女,一个胸无点墨还失了贞的恶女,你知道侯爷为什么会娶你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嫁妆有多少吗?砸都能将天牢杂碎了!我这次来,还是让侯爷送我来的呢,我让你死也死的明白点,侯爷就是为了你的银子!”

门外的下人急匆匆的请来雨诺。雨诺慢慢走进厢房,她站在两人面前沉默不语,她已猜到了所有,不做任何解释。司马智问雨诺:“昨天在后花园,公主崴了脚,你懂医,为什么不立刻给她医治,让她的脚现在肿这么大。”雨诺说:“我是来给秦帅医治的,不是给其他人医治的。”司马智又说:“你为什么让你的狗去咬伤公主,早该把你的狗关进笼子了。来人,把那只狗立刻关进笼子里。”雨诺阻止道:“你不能这么做,要不然…”司马智厉声呵斥打断她,说道:“要不然怎么着,你非要弄出人命吗?。”尧焯蓝公主在一旁偷笑的看着雨诺,雨诺再没有说话。事情就这样被误解的不了了之。

世人以为妖魔无情,其实并不是这样,妖和人一样有七情六欲,看着自己的同胞受苦亦会伤心难过。

  她承认,那日,是她在人世所最开心的一日,即使曾经的自己衣食无忧,但是总究还是一只披着华丽装饰的被囚禁的飞鸟……,他在那日变成了她心目中的太阳。看着他那坚实,挺拔的背影,她笑了,因为她终于体会到了一见钟情的感觉,原来这样的美妙,这样的开心,这样的幸福……

花雪颜苦笑了一声,问道:“我就问你一句,我的婚前失贞,是不是你搞的鬼?!”

上葡京官方网站 2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专注地看着他,眼眸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

  他高傲地坐在树上,吹起他妹妹曾送给他的玉笛,而她坠入婉转的细柔笛声,翩翩起舞,白裙飘飞,美若天仙……

 “贱人,还敢不理我,我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花玉颜扬起手就抽了花雪颜一个巴掌,心中无比舒爽。

说不定会影响剧情走向噢~

而这一切都被一只散发着黄绿色亮光的流萤尽收眼底。

  “嗯?”他纵身跳下,带来一股好闻的檀香,神情平淡地站在她面前,她不禁后退了几步。“很怕我?”他轻声询问?“我,我……”她看着他总觉得心里有种异样的波动。就这样,他和她静静地站在樱花树下。微风撩起两人的长发,在这天地之间宛若两根红绳纠缠不休。“不想说?”他又问。“我,我”她还是紧张。他看了她一眼,正准备拂袖而去,却被她忽然拉住。“我是外族人,但我并无恶意,我是楼兰王女,但被漠北部追杀,所以我才千里迢迢来到中原,公子,不知您可否借我些许银两,他日我定将加倍奉还。”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毕竟曾经的一个堂堂王女,如今却落得如此尴尬境地。他回过头,那双邪魅的丹凤眼紧紧地看着她,忽然,他上前一步,她一惊,抬起头看着他,他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愣了愣。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问到:“姑娘如若不嫌弃,可以和我一起回府,你便是我妹妹。”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她猜不透他。“不愿意吗?”他忽而倾城一笑,那样美,却又那样让人觉得心疼。他正要收回手时,她把手轻轻放在他的那温柔却又隐藏着一份霸道的气息的手心。那样令人安心。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拉着她的手回到了府中。

 
花雪颜浑身一颤抖,钻心的疼又从身体上传来,她苦笑一声,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花玉颜给自己下的慢性毒药每个月都要发作两三次,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雨诺回到房间,憋了一肚子闷气,想发泄一通,但还是憋了回去,因为她不想连累那些可怜的丫鬟们。于是,雨诺问那丫鬟道:“刚才那个贵妇是谁?”丫鬟答道:“她是将军的未婚妻,尧焯蓝公主。小姐千万别得罪她,她可是皇亲国戚,而且马上就要嫁给将军了,小姐见到她还是躲着点好。”雨诺说:“皇亲国戚怎么了?皇亲国戚就能仗势欺人了,我才不怕她”。她缓了一口气讥笑道:“一个蛮横无理,一个刁蛮任性,哈哈哈,两人真是天生一对啊”。丫鬟赶紧给雨诺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声说道:“嘘,小姐不要这样说呀,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的。”雨诺看着丫鬟那个小心翼翼胆怯的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于是,她继续问道:“司马智回来了吗?”丫鬟答道:“将军还没回来,小姐不要着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将军回来了我尽快禀报小姐。”雨诺也无奈只好作罢。

“你确定要成人吗?”魔尊还是当年的魔尊,但他却不想像当年一样让她变成人。

  大婚当日,他被放回中原,抱着他的娘子,很和谐,很幸福。他走得很坚决,甚至不曾看她一眼,直到最后,他骑着高头大马走了几步后,回眸一看,她满心欢喜,却发现,他的眼神里没有关心,更没有怜惜,而是她这辈子也没想到的他对她的那明显的仇恨……她木然地转过身,然后,笑了,笑得那样凄美,那样刺眼……

 靠在柴房的墙壁上,花雪颜想着,为什么嫁入了侯府,一切都变了……

晚饭后,月色正美,雨诺想弹琴以解烦闷的心情,于是,让丫鬟们在后花园准备好古琴。雨诺收拾妥当后便走出房门去了后花园,她来到玉亭,跪坐在古琴前,震趴在一旁,四个丫鬟各司其职也站在旁边守候着。

而慕秋光起初对她硬是要留在他家中一事很不满,但慢慢地却被这个欢乐的女子所感染了。她天真烂漫,纯真善良,无忧无虑的就像一个百灵鸟,和她在一起,好像就能无忧无愁,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可是,事实终究是事实,无法改变。那之后,不时听见银铃般的笑声从远处传来,还有他的宠溺的话语,而她独自一人坐在高台楼亭心痛万分,她曾认为他是自己一生的明灯和全部,而如今这个全部早已成为别人的世界……

 “夫人,打死了不好吧,她的哥哥还在打仗呢,玩意有立了军功,可就不一样了呢。”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说

(当月光刚照全匕首时,蓝色投影瞬间投射在空中,秦帅的影像深情的吹奏着玉笛)

他去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地大喊着她的名字,却始终找不到她。他像疯了一样找了她几天几夜,却一无所获,最后他想起了她说过的那句话,吹起了玉笛,却依旧不见她的踪影。

  时年,他十六,她十三。他迎娶他的娘子,而她整整几天把自己关在闺阁之中,不吃不喝,最终因悲伤过度,气结积心而吐血晕倒在冰冷的地上。最后还是他强行破门,抱起她,回到了她的床上,找来大夫为她诊治。

 从小开始,她就什么都不如这个妹妹,就是因为她不是大房出生的吗,一个出身,压了她十几年,现在终于可以发泄了。

赶紧留言吧!!

“喂,这是什么东西?”琉萦伸手指了指男子手中的玉笛。

  她一直爱他,却被他误会。想嫁他为妻,却早已被别人抢走了她的全部。想护他一世周全,却换来他仇恨一视……

 哐的一声巨响,门被人砸了开来,伴随着女子的娇笑,一个身影频频婷婷的走了过来。

03

五百年前。

  但后来听府中管家说,那日,是他唯一的妹妹的忌日,而她,恰巧与他的妹妹长相最为相似……

 “什么?!”花雪颜的脸瞬间苍白无血色,严重的生机迅速的消失,眼中再也看不到一丝希望。哥哥也死了,世上最后一个对我好的人也死了……

震蹭的站起来呲牙咧嘴起来。雨诺起身,向尧焯蓝公主行礼,同时说道:“小妹不知公主驾到,还请公主恕罪。”
尧焯蓝公主气急败坏的吼叫:“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弹什么琴,吵死人了。”她一脚踢翻了古琴,琴弦绷断,飞出几尺远,因为用力过猛,尧焯蓝公主一脚踏空,崴了脚翻躺在地上,贴身丫鬟们迅速跑过去赶紧掺扶着,雨诺站在一旁装傻充愣一言不发。尧焯蓝公主痛苦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雨诺,尴尬的被丫鬟们扶着走出了后花园。

“姑娘,你独自一人走入这片森林怕是不大安全,还是早点回家吧。”

  她,最终还是答应了。而他醒来后却认为她一直以来是敌人派来的奸细。

 自从父亲被关入大牢,她在府里的地位一落千丈,高高在上的二小姐早已变成了侯府中的奴婢,她想,加入侯府后,自己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自己更是从侯府夫人,变成了三等丫鬟。

玉亭月下被欺负,忍气吞声只为震

01

  她还是日夜兼程地赶赴敌人战营。

 “你走吧,我不用你在这里假好心。”花雪颜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堂姐,心中一阵心酸。姐姐与她在同一天,嫁与了同一人,后来就在暗地里使绊子给自己,看着自己身上的棕色粗麻布衣,又看着花玉颜身上的织金凤凰蜀锦裙,花雪颜讽刺的笑了一声,别过了头。

01

“请问我们认识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男子望着女子缓缓开口。

  清风拂过,吹起潭中落花,我愿付出一切,换你一世倾华。

 花玉颜的瞳孔猛的放大,眼中有着满满的不敢置信,一旁的婆子丫鬟也惊呆了,她们从没想过,有一天,一直温婉秀丽的夫人也会杀人。

震很快被关进了后花园的笼子,它不能再每时每刻陪伴在雨诺旁边了。妖狐雨诺看到震被关在笼子里,被风吹被雨打,受冻挨饿的样子,特别心疼。她决定要为震出口恶气,吓一吓尧焯蓝公主,为秦帅解解气。

魔尊看到琉萦绝望地趴在地上,眼眸闪过一丝不忍,但他别无他法。

  “呲”匕首不偏不倚地刺进心脏,噬骨之痛,但也还是敌不过他仇恨一视带来的心痛。妖艳的鲜血顿时洒在了白皙的墙上,似乎再为这单调的色彩作出一抹最耀眼的点缀。她静静地微笑着,意识渐渐模糊。原来一直,她都在做梦,虽然这个梦很美很美,但还是被打破了,碎的那样彻底,那样清脆……

 “当然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和你一起嫁给侯爷,你爹爹就是为了让我照顾你的!哈哈哈哈哈!现在,我要好好的照顾你了!”花玉颜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那狰狞的样子,好似地狱里的恶鬼。

上葡京官方网站 3

入夜,人世间依旧灯火通明,只是喧嚣声不再,只剩下寂静夜色。世人以为他们主宰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为他们所独有,但在他们看不见的虚幻里,却隐藏了千千万万的未知。

  在梦里,你很爱我,而现实却是我看着你和别人幸福。是你无情,还是我太蠢?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哒”晶莹的泪珠在冰冷的地上绽开了花……

 花玉颜转过身来,讽刺的笑了一声,娇笑道“我的好妹妹,真是上天都不给你活路呢,看来我也不能违背上天的意愿啊。”

尧焯蓝公主回到房间后,各种发怒,摔砸东西,丫鬟们无法阻止也只好胆怯的站在一旁,任由她无理取闹,她决定和雨诺势不两立,要把雨诺赶出司马府。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从后花园方向传来的轻轻琴音,更让她心烦意乱。便冲着丫鬟大喊起来:“哪里传来的琴声,吵死本公主了。”丫鬟们答道:“雨诺小姐在后花园弹琴。”
尧焯蓝公主一听是雨诺在弹琴,越发生气,她气呼呼的来到后花园,向玉亭走去。

慕秋光!原来他就是慕秋光,碧玉珠在他的身上,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功夫。

  他与她相识在樱花树下,那年他十二岁,她九岁。

 如果有下一世,我花雪颜发誓,一定让你们统统给我陪葬!

02

她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凡人,既然长得如此好看。于是她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到了男子的面前。

  “只要你嫁给我,我便放了他们如何?”敌方将军挑着她的下巴,挑逗地说。

“哟,妹妹,你还好吧?”花玉颜状似关心的问道,可眼中一点关心也无。

雨诺摸着折损的古琴,坐在玉亭的长凳上看着冰冷的月亮,她示意丫鬟们退下,她想一个人待一会,丫鬟们看此情景也很识趣,退后到雨诺看不见的地方。雨诺拿出炫龙匕首,抚摸着刻有“秦帅”的文字。当月光刚照全匕首时,蓝色投影瞬间投射在空中,秦帅的影像深情的吹奏着玉笛,那段话又出现在雨诺眼前,她已压制不住内心的苦闷和委屈,眼泪倾泄而下大哭了起来,震在旁边用它的前爪抚摸着雨诺,不知道哭了多久,雨诺转头,带有泪珠的眼睛看着震笑了笑,说:“震,我们回去休息吧!~”

男子笑起来的模样更好看了,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流萤反而有点害羞了,她低着头低低地说道“哦!很好听。”

  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轻轻地在眼前划过,既然他已安全,而她注定不能嫁给他,她便再无活着的追求与支持,不如让自己从此消失在他眼前,那样,他便不会再恨自己了吧?这把匕首是他送给她的,让她防身之用,呵呵,现在伤她之物竟是出自他手。

 “哼,走吧,多看她一眼我都觉得晦气”花玉颜恨恨的转过了身,“明天在来收拾她。”

上葡京官方网站 4

“什么姑娘,我名字叫琉萦,可好听了。”一听到眼前这位英俊的男子乱叫她什么姑娘,她就觉得难听,所以她急切地抬起头说出了自己好听的名字。

  当她身披艳红的嫁衣,头戴七彩霞冠,走进婚房,看见满屋的喜庆红色,无比鲜艳耀眼地成为新娘时,她却讽刺地笑了,她一直想有一天成为新娘然后高高兴兴地嫁给他,但这终究是自作多情一场,结局是她成了新娘,但新郎不是他,而是别人。

 “夫人夫人,不好了!”一个小丫鬟服饰的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花将军战死了!”

上葡京官方网站 5

这一刻,琉萦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人间危险。所谓的人间危险并非指人有多危险,而是去到人间妖也会失心。

上葡京官方网站 6

第一章 背叛的痛

第二天,尧焯蓝公主就派人去请司马智来她厢房。司马智听说公主受伤了,立刻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他坐在床边看见虚弱的尧焯蓝公主,急切的问道:“公主,现在好点了吗?我帮你马上叫太医。”尧焯蓝公主握住司马智的手说道:“将军不必担心,臣妾很好,伤口已经让丫鬟们处理了,就是臣妾的心还很疼。”司马智问道:“我听说你是被雨诺打伤的,这是怎么回事?”
尧焯蓝公主柔弱的手撑住额头说道:“将军不要责怪雨诺,我知道她是无心的,都是臣妾不好,臣妾不该去打扰她弹琴。”司马智继续问道:“公主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尧焯蓝公主撒谎道:“昨晚我和雨诺在玉亭中赏月,她在一旁弹琴,我好心让她休息一下吃些点心,雨诺不理不睬的,我让丫鬟将点心给她送过去,她嫌我们打扰她弹琴了,很生气的打翻了盘子,古琴也被她踢翻了,还推了臣妾一把,臣妾不小心脚一空就跌倒了,她还让那只狗咬我,吓的臣妾趴在地上都不敢起来,臣妾觉得很委屈,很伤心,”尧焯蓝公主抽噎起来。司马智安慰她道:“公主,不要太过伤心,我让雨诺给你道歉。”尧焯蓝公主抽噎的说道:“将军不必如此,而且也是臣妾不对,不怪雨诺。”司马智深深被她的善解人意所感动,但看到她这么虚弱的躺在床上,他将怨恨撒在了丫鬟和随从身上。于是,他厉声呵斥道:“你们是怎么侍奉公主的,让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们是不是都不想活了。”众人早已被吓的瘫跪在地上求饶,尧焯蓝公主说道:“将军,这不怪他们,都是臣妾不好。”司马智继续说道:“马上把雨诺带到这里来。”

沐梓延挂上电话,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写着“客满”的牌子挂在墙上。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