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两颗雨花石(上葡京官方网站:续1)

八月 13th, 2019  |  小说散文

(续1)一天傍晚,由于看书太累,阿西决定到财政局楼顶上去走走。回来将近十天,除了早上爬爬山,很少在外头露面。乐业被称为“小东北”,是一个小山城,四面都是高山。虽然是盛夏,白天山风呼呼的吹,让你觉得不是夏天而是秋天;到了晚上,气温也比较低,让你感到不是秋天而冬天了。

阿西登上楼顶,一阵寒风吹来,让他直哆嗦。楼有五层,是目前全城的最高楼之一,在楼顶,可以俯瞰全城。街灯还没有亮,斑斑点点的灯火散布在四周,远处是朦胧的群山,山峰像一座挨一座的坟墓。在这些“坟墓”中,阿西找到他上大学前工作过的林场的方向,一种说不出的感慨顿时涌上心头: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诗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想起了新近读过的辛弃疾《丑奴儿》的词,感触更深。是啊,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不幸的人,出身柴门,衣食无着,道路曲折,推荐上大学无权无势,招工招干无门无路。要不是打倒“四人帮”,恢复高考,这辈子恐怕在林场“扎根到底”了。当然,应该感谢林场,让我在那里接触到社会的最底层——林场周边的农民,还有谁比他们遭受更大的不幸呢?把自己的不幸凌驾于人民大众的不幸之上,那是何等的自私和渺小啊。“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阿西心里像一个翻倒了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齐涌上来,他带着自身的遭遇进入了辛老先生《丑奴儿》的意境。

“呜,呜,呜——”楼顶一角传来了嘤嘤的抽泣声。是同情心驱使阿西走过去,昏暗里,一个姑娘蜷缩着、掩面而泣。

“姑娘,为什么这样伤心?”他细声细语地问。

“你走,不用你管!”姑娘带着哭腔大声说。原来是玉荷!怎么这样巧?

“玉荷,告诉我,谁欺负你啦。”他想起上小学时,一旦有人欺负她,他总是挺身而出的。

“谁?还有谁?”她不哭了,变成了赌气。

“告诉我,我揍他。”

“你,你揍得赢他么?”

“我不怕!”阿西把胸膛拍得山响,显出少年时的英雄气概。

“你,就是你!”玉荷倏地站起来,两个拳头在阿西的胸膛上像打鼓一样不停地敲打。打得阿西不知所措,他一边后退一边问到底为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玉荷的拳头打得更密了,打累了,最后干脆“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这一哭,就更让阿西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好像玉荷所受的委屈都是因他而起的。他只好像哐哄小孩一样:“玉荷,别哭了,你都是大人了。”

“大人?要是你把我当成大人,我问你,这些年来你为什么老躲着我?这些天来你为什么老躲着我?要是你把我当成大人,你就应该懂得尊重我啦。”她气哼哼地说。

“我哪方面不尊重你啦?”

“哼,你还说呢,”她走上来,突然伸出双手箍住了阿西的脖子,马上换了另外一种口吻,由原来的气哼哼变成了吹气如兰:“阿西哥,你尊重我?好!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敢在这里亲一下吗?”她侧着头,伸出右边的面颊。

“不,不!”阿西没想到玉荷会这样,显得惊慌失措。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敢,胆小鬼!”她放开手,又恢复原来的口吻揶揄道:“还充什么男子汉?!”她头也不回,带着气愤、带着懊恼、带着孩子气消失在暮霭中┅┅

阿西呆呆地站着,一丝反映也没有。

(待续)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