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他说你比克里斯,他们招募了在美国生活过的一批纳粹间谍

八月 16th, 2019  |  小说散文

六个星期后,我去了纽约,这是我此次出差的第五站。在过去的几年里,托尔雅?拜科夫曾跟纽约,尤其是跟布莱顿海滩区的“赤手党”头目很接近。在莫斯科时,他就是个黑手党头目;到美国后,他又成了最有实力的家伙。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去见他。在一个阳光明媚、异常暖和的日子里,我跟奈德。马霍尼来到了长岛黄金海岸上的米尔?奈克。我们的车行驶的这个区域到处都是丛林,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公路,没有人行道。我们带着十几个特工来到了拜科夫的家——而且是不请自来。我们有许可证。到处都是保镖,我真想知道托尔雅?拜科夫怎么能活成这个样子。也许为了活着,他必须这样。那栋房子本身非常大,是栋殖民时期的三层建筑。它还有一个面朝康涅狄格州的漂亮水景。院子里还有一个带瀑布的喷泉,一个船库和码头。罪恶的酬劳?拜科夫正在他的书房里等着我们。我对他的疲惫和衰老感到非常惊讶。他那张肥硕的痘脸上深藏着一对小而闪亮的眼睛。他的体重将近300磅。他的呼吸很吃力,而且还伴有咳嗽。我被告知他不说英语。“我想了解一个叫‘野狼’的人的情况,”我坐到他面前的木桌对面,然后说。一个来自纽约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给我当翻译,他是个年轻的俄罗斯裔美国人。托尔雅?拜科夫挠了挠他的后脖梗子,然后反复摇了摇头,最后从他那副紧闭的牙齿里低声挤出了几句俄语。翻译听完看着我。“他说你在浪费他的时间,还有你的时间。你怎么还不走?他知道‘皮特和狼’的故事,没有别的。狼群。”“我们不会走。联邦调查局、中情局,我们会拿下拜科夫先生的住宅,还有他的生意,直到我们找到‘野狼’。告诉他。”翻译把这番话译成俄语说给他听,拜科夫笑了。接着,他又说了些什么,好像还提到了克里斯?罗克。“他说你比克里斯?罗克更有意思。他喜欢克里斯?罗克,所有的政治喜剧演员他都喜欢。”我起身对拜科夫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他的书房。我没指望第一次见面就能得到什么资料,这只是个开始。我会回来的,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我现在手头上只有这一个案子。我学会了耐心,非常耐心。

我不能就这么算了,也不会就这么算了。“野狼”闯进了我的家,带走了我的家人,虽然他们毫发无伤地回到了家。但这种事还会发生的。在随后的几周里,我加强了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之间新的合作关系。我让隆?伯恩斯对当前的局势投入了更多的精力。我往中情局的兰利总部跑了十几趟,和从高级分析专家到新上任的局长詹姆斯?窦得的每个人都谈过。我想知道关于托马斯?韦尔和那个他帮助逃出前苏联的克格勃特工的资料。我需要知道他们之间的一切。这可能吗?我怀疑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但这并不能阻止我的努力。终于有一天,我被召到了伯恩斯的办公室。一进门,我就发现伯恩斯和中情局的新局长正在里面的小会议室里等着我。看来有戏看了。要么是件好事——要么就是件非常、非常坏的事。“进来吧,亚历克斯,”伯恩斯说,像往常一样热情。“我们谈谈。”我走进去,坐在两位重要人物的对面;他们都穿着衬衫,看起来就好像他们刚刚度过了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工作日。谈什么?“野狼”?还是一些我不想听的事?“窦得局长想跟你说几件事,”伯恩斯说。“是的,亚历克斯,”窦得说。他原本是纽约一名律师,然后出人意料地变成了中情局的局长。他最早在纽约市警察局工作,然后又在利润丰厚的私人律师事务所干了几年。有传言说,窦得在当律师时干的有些事是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我刚到兰利上班不久,”他说,“说实话,这种锻炼确实挺有帮助。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调查韦尔局长的一切资料。”窦得看着伯恩斯。“资料上的所有内容都是优秀,那真是一份完美的服役记录。但这种挖掘旧记录的事可不会受到弗吉尼亚那帮子‘老英雄’们的欣赏。坦率地说,我才懒得理会他们会怎么想。“一个名叫安顿?克里斯特亚科夫的前苏联人曾被中情局招募,并在1990年被带出了前苏联。这个人就是‘野狼’。这一点,我们可以非常肯定。他被送到了英国,在那里他见过几名特工,其中就有马丁?洛奇。然后,他又被转移到了华盛顿郊区的一栋房子。他的身份只有几个人知道。但现在这些人多数都已经死了,包括韦尔。“最后,他被转移到了他自己选择的城市——巴黎;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的家人:父亲、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一个9岁,一个12岁。“亚历克斯,他们住在离卢浮宫两个街区远的地方;住在一条几星期前刚刚被炸毁的街上。他所有的家人都在1994年时被杀了,除了克里斯特亚科夫自己。我们相信那起袭击是由俄罗斯政府组织的,但是我们没法确认。但肯定是有人把他的藏身之处泄露给了那些不想让他继续活下去的人。那次袭击可能就发生在塞纳河上那座被摧毁的桥上。”“他认为那是中情局和韦尔干的,”伯恩斯说,“他还责怪我们的政府参与了那次行动。也许从那以后他就疯了——谁他妈知道。后来,他加入了黑手党,然后迅速地崛起。地点是美国,可能就在纽约。”伯恩斯顿住。窦得也没有再补充什么。他们俩都看着我。“也就是说,不是克拉拉。关于这个克里斯特亚科夫,我们还知道些什么?”窦得举起双手,手心向上。“我们的记录中还有一些注释,但非常少。个别黑手党的头目认识他,但他们也都死了。没准儿布鲁克林区的现任黑手党‘老大’知道些什么。巴黎可能还有一些线索。我们在莫斯科的人也在多方努力。”我摇了摇头。“我不在乎这会花多长的时间。我要抓住他。告诉我还有什么。”“他跟他的儿子关系很好。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放过你的家人,亚历克斯,”伯恩斯说,“还有我的家人。”“他放过我的家人是为了表明他的力量,证明他比我们都更厉害。”“他喜欢在手里捏一个橡皮球,”窦得说,“一个黑色的手球。”一开始我没听明白。“对不起,什么?”“他的一个儿子在死前送给他一个橡皮球。一个生日礼物。我们手头掌握的一个情况是,克里斯特亚科夫生气的时候,就会捏那个球。据说,他还喜欢胡子。有传言说,他现在还是独身。都是些零碎的资料,亚历克斯。我们就知道这些。对不起。”我也是,但没关系。我会抓住他的。他挤捏橡皮球。他喜欢胡子。他的家人都被谋杀了。

“野狼”现在正在纽约。不是为了他那像天文数字一样的赎金,而是为了不错过最后期限到达的时刻。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谈判现在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美国总统、英国首相、德国总理——当然,他们都不想和“野狼”进行交易;结果,这也正好暴露了他们的怯懦本质。绝对不能跟恐怖分子进行交易,是吧?这会开创什么样的先例?得再施加更大的压力、提供更多的证据,他们才会妥协嘿,他能做到。他很乐于强迫并折磨这些笨蛋。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可以预见的。他在曼哈顿半岛的东侧散了很长时间的步。锻炼身体。他觉得自己就是这场游戏的大赢家。这些受威胁国家的政府怎么能跟他比?所有的优势都掌握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政治、媒体流氓、官僚、法律或是道德能够阻挡得了。谁能打败他?他回到了众多公寓中的一栋。这是一栋非常漂亮的高级公寓,从这里可以俯瞰东河。进屋后,他打了电话。他在手中轻轻地挤压着他的黑橡皮球。跟他通电话的是纽约市联邦调查局办公室的一名高级特工,一名高层管理人员,一个女人。那个特工告诉了他联邦调查局所知道的一切,以及他们为了追捕他而采取的各种行动,不过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相比起来,他们要想找到本?拉登可比找到他要容易得多。“野狼”冲着话筒大喊道:“我付钱给你就是为了听这些废话?为了听这些我已经知道的东西?我真该宰了你。”可随后,这个俄罗斯人又笑了,“开个玩笑,朋友。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我也有个消息要告诉你:纽约很快就会出大事。离桥远一点。桥是非常危险的地方。这是我过去的经验告诉我的。”

目标建筑里到处是人质解救队和纽约市特警队的队员。楼里的地板上满是破碎的门窗碎片。“闯入然后大喊”的行动到此结束,不过在我看来,这个突袭计划进展得相当不错。只是没有抓住谢弗。那个混蛋跑哪儿去了?就像前几次一样,他又一次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了。那个跳出顶楼窗户的女人已经死了。要知道,不管是谁,脑袋冲下从三楼跳到人行道上,都会是这个下场。我边挤过顶楼的人群,边向参与行动的人质解救队队员表示祝贺;他们也向我表示祝贺。我在楼梯上见到了迈克?安斯利。“华盛顿方面要你参与审讯,”他告诉我,看上去他不太高兴。“一共有6个人。你想怎么处置?”“谢弗呢?”我问安斯利,“有他的消息吗?”“他们说他不在这儿。我不敢肯定。我们还在找他。”我不由感到一阵沮丧,但我克服了这种沮丧。我走进一个半公寓式的工作间。木制地板上散布着一些睡袋和几块脏兮兮的垫子。5名男子和1名女子坐在一起,他们的双手就像战犯一样被铐了起来——在我看来,他们就是战犯。起初,我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然后,我指着一个面相最年轻的男子:又矮又瘦,戴着金边眼镜,胡子拉渣。“他,”我边说边往屋外走去,“我要那个人。把他带出来!”那个年轻人被从主客厅带到隔壁的小卧室后,我又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囚犯。我指着另一个长着黑色卷发和大胡子的年轻男子。“那个人,”我说;于是,他也被带了出来。没有任何解释。然后,有人向我介绍了一名联邦调查局的翻译,他叫瓦西德,会说阿拉伯语、波斯语和普什通语。我们一起进了隔壁的卧室。“他可能是沙特人,他们可能都是,”翻译边走边告诉我。不管那个瘦小的年轻男子来自哪里,反正他看起来非常紧张。有时候,伊斯兰恐怖分子宁可去死,也不愿被捕,接受“恶魔”的审问。这是我对此的比喻:我就是那个恶魔。我示意翻译跟那个恐怖分子聊聊他的家乡以及他在纽约这个魔窟的困难生活。我希望他能明白,我是个很好的人,而且是为数不多的联邦调查局的非恶魔特工之一。“告诉他,我看过《可兰经》。那是本精彩的书。”与此同时,我坐了下来,试着模仿揣摩这个恐怖分子的动作。他向前躬着身坐在椅子上。我也一样。如果我能成为他相信的第一个美国人,也许慢慢地,他会透露出什么。起初,这法子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他回答了几个关于他老家的问题;他坚持说他来美国时用的是学生护照,但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护照。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纽约任何一所大学的校址,更别说纽约大学了。最后,我站起来,气愤地大踏步走了出去。我去看了第二个嫌疑犯,重复了刚才进行的这个程序。然后,我又回到这个瘦小子面前。我把怀里的一堆报告扔到他面前的地上。文件落地时的声音着实吓了他一跳。“告诉他,他在撒谎!”我大声对翻译说道,“告诉他,我相信他。告诉他,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的人不全是笨蛋,虽然他可能听过这种说法。不停地跟他说话。最好是大喊大叫。除非他有情报给我们,不然他不许开口。然后,不管他说什么,都对他大喊大叫。告诉他,他快死了,而且我们会在沙特找到他们全家人!”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不停地来往于两个房间。我学过多年的心理学,所以很擅于读懂他人的心思,特别是在对方心绪混乱的情况下。我又挑选了第三名恐怖分子,把唯一的那名女犯人也拖进了这潭浑水。每次只要我离开一个房间,中情局的官员马上就去追问里面的囚犯。没有折磨,只有接连不断的审问。在匡恩提科联邦调查局训练基地受训时,他们把审讯的原则称为RPM:R即阐述,P即影射,M即最小化。我的阐述就像是个疯子:“你是个好人,艾哈麦德。你的信仰是正确的。我也希望自己能拥有你那样的坚定信仰。”我向他们影射责备:“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个年轻人。美国政府有时是有些邪恶。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受到惩罚。”我把后果最小化:“到目前为止,你还没在美国犯下任何实际罪行。我们脆弱的法律和司法体系会保护你。”然后,我再谈到正事:“告诉我那个英国人的情况。我们知道他叫杰弗里。谢弗。他的绰号是‘鼬鼠’。他昨天来过这里。我们有录像、照片和录音。我们知道他来过。他现在在哪儿?他才是我们想要抓的人。”我不停地重复着我的方法:“那个英国人想让你干什么?他是个罪人,可你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这些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们只需要帮我们填上一些空白。然后,就可以回家了。”然后,我又重复那些关于“野狼”的同样问题。然而,这些办法对这些恐怖分子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起到作用,就连那些年轻的恐怖分子也是如此。他们很顽固;受过训练,经验丰富;聪明,而且很显然,动机很明确。为什么不呢?他们有自己的信仰。也许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些什么。

二战之中,战火始终未烧到美国本土,对美国而言这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人宣布参战,不甘示弱的希特勒率先向美国宣战,并决定先下手为强。如果不是德国的帕斯特里欧斯行动败露,相信宁静的美国在那个时候也并不太平。
破坏计划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远在柏林的希特勒闻知此事不无气恼地说:为什么要惹那个美国人?希特勒并不愿意同强大的美国作战,可是美国一旦参战就极有可能成为德国最强硬的对手。一番分析之后,希特勒决定率先向美国宣战,先下手为强。为了给那个远在美洲的巨人一记重创,希特勒责令德国军事情报机构到美国本土搞一些破坏活动,让美国人吃些苦头。于是,德国军事情报机构策划了一个帕斯特里欧斯行动,行动的主要目的是派遣熟悉美国的德国间谍到美国大城市发动炸弹袭击。包括火车站、犹太人商店、化工厂、水电厂以及重要的运输船只等。很快,他们招募了在美国生活过的一批纳粹间谍,并对他们开始了简单的训练课程。该课程名为破坏课,间谍们首先要学会如何隐藏身份融入美国社会、如何使用炸药、如何使用隐形墨水书写、如何炸毁铁轨以及如何驾驶火车等,此外,还要学习各种间谍技巧。他们还被带到德国的铝工厂、火车站、水渠和其他地方进行参观学习,在参观中他们被告知,同类工厂中哪些地方是最易袭击的弱点。最后共有8名纳粹间谍通过了测试,他们分成两组参加了密谋袭击美国的帕斯特里欧斯行动。
行动开始
1942年6月14日,一艘德国U型潜艇载着第一小组的4名纳粹间谍经过19天的秘密航行悄悄驶近美国东海岸,在浓雾的遮掩下,头目乔治达斯奇和3名同伙在纽约长岛的阿马甘塞特海滩悄悄登陆。上岸时他们携带了大量高能炸药、雷管、装有硫酸的水笔,此外还带着9万美元现金。几天之后,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附近的彭特维德拉海滩,第二小组的4名间谍也秘密登陆。
第一小组在上岸后运气不佳,他们刚一上岸就急着把炸药埋在沙地里,刚穿上平民衣服,就被一名在海滩边巡逻的美国海岸警卫队员发现了。当时他们人多势众,巡逻员也拿他们没办法。4名德国间谍飞速赶往附近的一个火车站,并乘坐火车到了曼哈顿。
或许是美国经济的强盛与和平的景象感染了间谍头目达斯奇,在纽约市转了几圈后,他改变了袭击美国的念头,并决定向联邦调查局自首。可是,当他来到纽约联邦调查局分部时,那里的特工们压根儿不相信他供述的话,反而将他当做了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达斯奇决定到位于华盛顿的联邦调查局总部去自首。这个时候,他的另外3名纳粹同伙正在纽约的夜总会中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显然,他们也忘了袭击美国的任务,而将大部分时间消磨在纽约一家妓院里。达斯奇到达华盛顿联邦调查局总部后,一开始总部官员也不相信达斯奇的鬼话,直到他将随身包中的8.4万美元全都倒在桌子上,联邦调查局总部才开始认真对待这个疯子的供述,并最终相信他说的一切全是真的。当时胡佛任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得悉纳粹特工潜入美国本土密谋袭击之后,立即命令联邦调查局特工和美国警方展开了大范围的搜捕行动,到6月27日,另外7名潜入美国的纳粹间谍被一一捕获。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