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21耶和华闻了那馨香的气味,从创世纪的第9章开始到第11章结束

八月 16th, 2019  |  故事寓言


洪 水 后

经文:创 8:20-9:29(本次网上提供的版本为新译本。欢迎大家自己使用自己熟悉的和合本,NIV 1984,ESV 或NASB等

8:20挪亚给耶和华筑了一座祭坛,拿各样洁净的牲畜和飞禽,献在祭坛上作为燔祭。21耶和华闻了那馨香的气味,就心里说:“我必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这地(因为人从小时开始心中所想的都是邪恶的);我也必不再照着我作过的,击杀各样的活物。
22大地尚存之日,
播种、收割,
寒暑、冬夏、
白昼和黑夜
必然循环不息。”
9:1
神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对他们说:“你们要繁衍增多,充满大地。2地上各样的走兽,空中各样的飞鸟,甚至地上各样爬行的动物,和海里各样的鱼类,都要对你们惊恐惧怕;这一切都已经交在你们手里了。3所有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我把这一切都赐给你们,好象我把青菜赐给了你们一样。4唯独带着生命的肉,就是带着血的肉,你们却不可吃。5流你们的血、害你们生命的,我必向他们追偿;无论是走兽或人类,甚至各人自己的兄弟,我必要他偿命。6流人血的,人也必流他的血;因为神造人,是按着他自己的形象。7你们要繁衍增多;要在地上滋生、增多。”
8
 神告诉挪亚和与他在一起的儿子说:9“看哪,我现在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10并且与所有跟你们在一起有生命的活物立约,包括飞鸟、牲畜和所有地上的走兽,就是与从方舟里出来的立约。11我要与你们立约:凡有生命的必不再被洪水除灭,再没有洪水来毁灭大地了。”12
 神说:“这就是我与你们,与一切跟你们同在有生命的活物所立之约的记号,直到万代;13我把彩虹放在云彩中,作我与大地立约的记号。14我使云彩遮盖大地时,彩虹出现云彩中,15我就记念我与你们和一切有生命的活物所立的约:
水不再成为洪水,来毁灭凡有生命的。
16彩虹在云彩中出现,我看见了就记念
我与地上一切有生命的活物,所立的永约。”
17 神对挪亚说:“这就是我与地上凡有生命的立约的记号。”
18挪亚的儿子,从方舟里出来的,就是闪、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亲。19这三个人是挪亚的儿子,全地的人都是从这些人播散开来的。
20挪亚作起农夫来,栽种葡萄园。21他喝酒,喝醉了,就在帐棚里光着身子。22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了自己父亲的下体,就去告诉在外面的两个兄弟。23于是,闪和雅弗二人拿了件外衣,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倒退着进去,盖上他们父亲的下体;因为他们背着脸,所以没有看见他们父亲的下体。
24挪亚酒醒以后,知道小儿子对他所作的事,25就说:
“迦南应当受咒诅,
他必给自己的兄弟,
作奴仆的奴仆。”
26又说:
“耶和华,闪的神,
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27愿 神使雅弗扩展,
使雅弗住在闪的帐棚里;
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28洪水以后,挪亚又活了三百
五十年。29挪亚共活了九百五十岁,就死了。


背叛与拯救

前言:此文用于60天通读圣经之情况汇报,主要记录一下自己读了那些章节,略略写一下感受,主要用于自我激励以及与弟兄姊妹共勉。
本人“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因此谢绝“科学原教旨主义者”的指教,谢谢!当然,温和讨论也有助于我对信仰的探索,这个还是欢迎的。
本文定位为介绍而非辩论,鉴于我自己知识储备就很不够,我可能会做一定程度回应,但深究者估计很难满意而归,先行致歉!若因为我的知识匮乏而肆意贬低我大基督教,那…祝你幸福吧…


亚伯兰蒙召
8

感谢各位继续一起来读《圣经》

创世记  8,9,11

研读问题:
  1. 挪亚的祭坛和燔祭代表什么?与我们今日的生活有何相关?比较罗12:1;来13:15,16。
  2. 试思考堕落之后挪亚的光景。神如何鼓励他呢?
  3. 人的生命为何如此宝贵?神为杀人者所定旨(ordained)的刑罚是什么呢?
  4. 关于立约的地方和方式,我们从这里可以学到什么呢?你能想到其他用来印证立约的有形记号(token)和凭证(pledge)吗?

注:
9:13,这节经文并非暗示说彩虹是第一次出现,而是神现在把它用来作为祂与挪亚所立应许之约的记号。
9:22,“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了自己父亲的下体”,这里的看见希伯来语是“ראה
音ra‘ah“ ,意为“see, observe, inspect,
perceive”等,也就是,“看,观察,检查,觉察
等意思。这个词对于看的程度是“仔细地观察”。同时,含告诉闪和雅弗,中文翻译为“告诉”的希伯来语为“נָגַד
音nagath”,有“宣扬,传播”的意思。含的这种行为,很让人不解,有一种嘲笑,甚至轻蔑的含义,也是人罪的体现,儿女的心背离父亲(参
玛4:6)。在v23中,闪和雅弗拿衣服去遮盖对父亲尊敬的态度与含是鲜明的对比。
至于为何含犯罪,而他的儿子迦南受过?这个问题圣经的经文解释不太清楚。一般来说有两种解释,先是迦南看到挪亚赤身,然后告诉父亲含。这表明两人一同犯罪。另外一种是迦南虽然没有参与,但是也与含有相同的罪。这点因为经文没有清楚的指示,对于这个解释应列为不清为宜。但是作为后来迦南人所行的恶行,受到审判。摩西在这里不断地提迦南后代的咒诅也是为了给当时的以色列人交代进迦南,是另一方面出于神在时候满足时,对迦南人审判的旨意。(EZ注)

图片 1

实施情况

主要读了创世记1-13章,原先想跟着ZH大哥一天40章的节奏,这样一个月能过一遍。不过我还有点小私心就是借着读经也学点英语,因此就放着ESV的朗读,然后跟着朗读看ESV中英文对照版圣经中的中文,偶尔对照一下英文单词。如此一来竟然还有一种美剧字幕的即视感…这样,整个进度就比较慢了,作死的我,还花了好久时间把家谱画了一遍,发现画个家谱相当有助于阅读那些枯燥的章节。

创世记  12

今天我们接着上部罪与罚从创世纪的第9章开始到第11章结束。

整个世界成了一望无际的海洋。没有房屋,没有树木,连山顶也见不到。人肉眼能见到的只有水,除了水还是水。浪不停轻轻地拍打着方舟,使它在大水中飘来飘去。挪亚一家和在方舟内的各种动物都在方舟内平安无事。方舟虽然不小,但和大海洋根本无法相比。方舟虽随着风浪前后漂动,但上帝却眷顾着它的安全。

内容概要

有一群牛羊慢慢地走过沙漠。瞧,另外还有几个牧人跟着一群牛羊,照顾它们,免得它们走散。这群牛羊是谁的?你再看,前面不是有两个人领路吗?这些牛群、羊群和牧人都属于那两个人的。其中那个长胡子的叫亚伯兰,年轻的叫罗得。这些人和畜牲在这又干又热的沙漠做什么?他们从哪里来的?要往哪里去?亚伯兰是谁?罗得又是谁?

法制的开始

基督宗教《圣经》分为两部分:新约旧约。这里的“约”可以理解为上帝与人定下的契约。历史上这样的契约有好几份,第一个“约”就记载在创世纪第9章中。

在说契约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之前第三章罪与罚所涉及的关于该隐和大洪水的章节时,不知道会不会有些朋友心中会有这样的疑问:

为什么该隐杀了人却只是被判流放,为什么后世包括婴儿在内许多无辜的百兽生灵,却因为自己未曾犯的罪被洪水淹没呢?上帝的标准何在呢?

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标准,至少,在那时候还没有标准,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抛开复杂的神学,用我们身边的事来做比喻吧。

回想一下,大多数年轻的父母在孩子第一次犯错,哪怕是犯大错时也往往会比较宽容,很少会立刻加以严厉的责罚,一方面当然是因为父母亲的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们知道,孩子之所以做错,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错,所谓“不知者不罪”。

上帝之所以对该隐杀害手足的罪处理较轻,其实也类似于这样的情况。

如果想要孩子从此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家长就应该要让他们明确地知道何者当行,何者不当行,做了错事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但很遗憾,照圣经的文本来看,伊甸园式的上帝与人的直接交流很早就断绝了。想像一下,当地上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犯的错自然也越来越多。没有规则的人类就象是不懂事的熊孩子,在做错事之后,上帝和一些溺爱的父母那样,并没有及时介入,公正地对这些行为进行相应的教育。

当没有相应的规则可以遵守,无序状态中的大多数人是什么状态?看一下没有人监护的幼儿园教室的监控,或者是没有红绿灯时的城市十字路口吧。想像一下,当大洪水发生之前,在那个没有规则的世界里,会是如何地混乱呢?

没有红绿灯后的路口

一些父母在养育儿女时,也常犯同样的错误,因为缺乏明确的规则意识,常因情绪而游走于过份溺爱和过于严厉这两端。压力过大时,原本的溺爱分分钟就变成了严厉的惩罚。大洪水时的上帝出于一时的“愤怒和忧伤”,不仅仅灭绝了人,连同走兽昆虫乃至飞鸟,一切同为泥土造出来的造物都跟着倒了楣。

上帝的内心至少还是没有彻底绝望,他多少还是留下了方舟上的余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在洪水之后,他的心里应该是有悔意的。

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创8:21)

抛开宗教感情来读圣经,我们会发现圣经文本里的上帝,并不是那么完美,他绝不如某些信徒理解那样伟光正,也不是形而上学的哲学概念,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形象。从创世纪到新约,整本圣经的字里行间,上帝的形象在时间的河流中不断与人类同行,与人类一起成长。正如那些有智慧能与孩子一起成长的父母那样。

圣经中的上帝和其它的神相比,具具有更丰满的人性,而人性和神性的结合,或许就是基督宗教中最奇妙的奥秘了。

从灭世的狂怒中冷静下来的上帝,放下了至高者的身段,用天空中的虹霓为表记,他与洪水之后幸存的人类立了约誓,这个约誓约定了两件事:一、人类的准则;二、上帝的承诺

人类准则的部分可以说是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刑律条文(创9:5-6)

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这一节经文完全具备了法律规则所需的“假定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这三大要素。

上帝明确规定了人不能流人血害人命,还特地强调,哪怕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而违反这条禁行条例的后果就是“我(神)必讨他的罪……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有了上帝的立法之后,人类从此有了明确的应遵守的行为准则(守法),也明确了审判罪的标准(司法)和执行判罚的标准(执法),这样就成了后世一切法治思想的发端。

水势逐渐下降,挪亚和一家人经常从窗户往外看,希望能见到一点东西。在方舟内,挪亚一家人必须忙碌地照顾各种动物,给它们吃,给它们喝。一个礼拜过去,又是一个礼拜,除了水,什么也看不见。

伊甸园的故事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Genesis1:1

创世记第一章记录了上帝创造整个天地的过程,六天的造物顺序为:1光、2空气、3水和陆地以及植物、4日月众星、5鱼和鸟、6人和各类动物。造人的过程较之于其他生物复杂得多,祂“用地上的尘土”造了亚当,而后,又抽取了亚当的肋骨找了夏娃。不争气的亚当夏娃顺从了魔鬼化身蛇的引诱,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唯一不可吃的果子),结果招致了上帝的诅咒,罪恶也由此进入了世界。

随后,人类历史上的第一起谋杀案发生了。就因为耶和华上帝喜欢亚伯的祭物而非该隐的祭物,该隐杀死了他的弟弟亚伯。亚当到挪亚时代的族谱如下图所示:

图片 2

亚当至挪亚之族谱

上一课我们说过,随着人的口音被变乱了,大家只好被迫分开来住。虽然他们并不想要这么做,然而因为彼此不了解对方所说的,因此不得不这样做。可是,还有些人留在巴别四周。没有完工的巴别塔依然耸立在城中,当地居民根本没法子完成建塔的工程。这个塔是个记号,提醒人,掌权的是上帝,而不是人类。巴别塔所在的地区叫米索波大米。继续住在那地的人开始拜偶像,不再像以前敬拜上帝。他们用木头和石头雕刻偶像,跪拜它们。小朋友,难道你们不认为这些人的行为有多么愚昧吗?当然,在那个时候活着的人还有一些人仍然敬畏上帝,比如说闪和他的后代。他们劝戒人,但人不听。越来越的多的人离开真神,去拜他们自己做的假神。

契约精神

曾有人说过:西方和东方文化中最明显的差异大概就是“契约”,与东方的“人情”形成了对比。

西方的契约,从一开始,就使双方站在一个相对平等的位置上,因为双方都要被这契约的条文所限制。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或许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国王也要守法,为什么旧约中的先知们往往敢于质疑上帝的权威决定,犹太教的拉比们为什么有着禅宗和尚般“呵佛骂祖”敢于向上帝叫板的勇气。因为他们既是子民也是契约的一方,即使是上帝也要守约,更不要说国王和其它凡人了。

上帝与诺亚的彩虹之约是人类旧约中旧约,在这里上帝做了不再以洪水灭世的单方承诺。

神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便记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记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神对挪亚说,这就是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约的记号了。(创9:12-17)

拥有无限权力的上帝本无需如此降尊向人类作许诺,我们或许能把这个举动理解为,上帝主动对此前冲动灭世行为的一种追悔。即便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上帝也会与民众立约,在契约中自动让渡自己的权力,这也为后世西方的大宪章运动等限制君王的绝对权力,追求平等法治的政治运动提供了道德基础。

对比而言,在东方文化中,对绝对权威的盲从盲信从未消逝。一代代的伟人在未死之前就被造成活生生的神话,祝愿暴君万岁的口号在东方历史的长河里声声不息。在难测的“上意”面前,法治只是个笑话罢了。

有一天,方舟忽然碰到什么东西,震了一下。圣经说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这座山在高加索山脉之南,如果你有世界地图,不妨在上面找一找这个地方。

挪亚的故事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创世记6:5-6

挪亚的时代充满了各种败坏,上帝后悔造人想要灭掉所有人。师弟谈起写代码的时候说:“要是程序老出错,基本上就别想着改来改去了,直接重写可能还快一些。”估计当时也是这么个理儿,也许当时整个人类所犯罪行都达到了死刑标准?法不责众估计对上帝是无效的,祂又不是民选的,害怕这些暴民啊?…其实想想年代不太久的那些古人的野蛮行径,创世初期极为败坏的德行很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范围(这应该算是我对这一“种族灭绝”合理性的一种辩护吧)。这种毁灭不是无差别的,对于当时唯一的义人挪亚,上帝就命令他造一艘方舟,以躲避洪水。我想,造方舟的过程应该也是上帝给人的另一次机会吧,但凡有一点点敬畏之心,总该跟挪亚求张船票什么的吧…

洪水整整淹没全地40天之久,最终,挪亚一家从其所造之方舟出来,之后与神以虹立约,上帝单方面宣布不再灭绝人类。此处上帝规定: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创9:4)。

挪亚生了闪、含、雅弗。某日挪亚醉酒,赤身露体,含看见父亲赤身露体就跑去告诉其他两个兄弟。闪和雅弗倒退着给他父亲披上衣服,因此闪和雅弗受到祝福,而含的后代迦南受到了咒诅。不作死就不会死,典型的坑儿子行径。

挪亚一直到亚伯兰(也就是之后的亚伯拉罕)的族谱如下:

图片 3

挪亚至亚伯兰之族谱

那时,有一个老人名叫他拉。他有三个儿子:哈兰、拿鹤和亚伯兰。他拉是罗得的祖父;哈兰是罗得的父亲,婚后不久就去世了;亚伯兰是罗得的叔叔。这些名字可能有点儿难记,不过你们还是尽量记住,因为我们会常常提起他们的。

迦南受诅咒

创世纪第9章的结尾描绘了洪水之后诺亚一家人生活的小插曲。

洪水退去之后,诺亚夫妇和他的三个儿子及各自的儿妇在大地上重新开始生活。或许是生活安逸又没有外人的缘故,一天诺亚在自己的帐蓬里饮酒大醉,以至于赤身露体地睡着了。迦南的小儿子含进来看见了就到外面告诉他的两个兄弟闪和雅弗,相比起不懂事的小兄弟,闪和雅弗两人做得比较合礼:

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创9:23)

那被称为“义人”的诺亚在醒了之后,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便说出下面的诅咒。

……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迦南是谁呢?就是做错事的小儿子含的儿子,明明做错事的是含,遭到诅咒的却是迦南,而含共有四个儿子,迦南只是其中一个,这个锅迦南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给背上了。

同样莫名其妙被背锅的是闪,诺亚的诅咒中也带上了他,他的帐棚也就是他的产业会被扩张的雅弗占据。

不责备做错事的儿子,却诅咒没有做错事的其它儿孙辈,这确实很像一个酒醉后还处于不清醒状态中的家长会做的事。

圣经中诺亚的三个孩子闪、含和雅弗的后裔生出了洪水之后世上的万国。而有了诺亚的诅咒之后,很多野心家为自己的侵占和奴役找到了籍口。在黑人平权运动中,一些基督教士就将黑人考证为含的后代,以圣经“无误”为借口,为黑奴制度正名。好正他们还无法找到证据将黑人考证为迦南后代,这才让许多黑人基督教学者找到了反驳的理由和方向。

被诅咒应为奴仆的奴仆的迦南人,在后面旧约中的下场却基本上是想当奴隶而不得,大多数都被完全灭绝了。然而中国的部分基督徒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流行“中国人是迦南后裔”的说法,用一些生硬无比的证据,硬生生地把自己列到了该当奴仆的奴仆的地步,对于这种自虐倾向,笔者表示。

创世纪第10章整篇都是家谱,在那么多名字中最值得记的名字有“宁录

在一些西方的文学作品中会提到这个名字,他是那个闯了祸的的孙子,古实之子,是后世英勇人物的象征。

“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俗语说,像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创10:8-9)

除此之外,除非是特别感兴趣研究的人,整个第10章并没有特别可记之处了。

方舟在水上飘荡五个月之后,终于停住了。水慢慢地往下降。有一天挪亚往外看的时候,看见一座山的山顶露出水面。挪亚一家天天看着水势一天比一天低。挪亚和他的家人带着满心的渴慕。最后他们再也看不见任何的水了。不过图片 4地并没有完全干。最后挪亚想要确定地干了没有,就放出一只乌鸦。乌鸦是食肉的飞禽,看到到处都是可吃的食物,就不再飞回来了,所以挪亚也不确定地干了没有。又等了一个礼拜,挪亚放出一只鸽子,鸽子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就飞了回来。原来在低的地方还有很多水。

亚伯拉罕:说走就走的使命之旅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创世记11:4

创世记记载,人类口音的不同源于巴别塔的建造过程。同样的语言给人类无穷的力量,他们看起来变得越来越强大,并开始要宣扬自己的名(而不是他们的造物主)。因此上帝变乱了他们的口音。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
——创世记11:4

亚伯兰和他的侄子罗得离开哈兰,前往迦南。经过埃及期间,因怕妻子貌美而使自己招致杀身之祸,谎称为自己的妹妹,差点让法老把他老婆取了。幸亏上帝出手阻止,才没酿成惨剧。信心之父在其初期,也不过尔尔。

由于场地不够,亚伯兰与罗得分家。罗得选择了约旦全平原,而后逐渐挪至罪恶之城所多玛。亚伯兰则住在迦南地,上帝答应将其目之所及均赐给他,及其后裔。而此时,他还没孩子…预知后事如何,且看我读经进度。

他拉的小儿子亚伯兰的妻子名叫撒莱。亚伯兰和撒莱没有孩子,这事令他们很伤心。有一天,上帝对亚伯兰说话。我们一起来读圣经,看看上帝说了什么。上帝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

巴别塔:为什么大一统难以现实

现在有很多朋友都赶着往欧洲去旅游,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担心,万一欧盟解散就再也享受不了一个签证游欧洲多国的待遇了。而很多媒体在报道欧盟这样一个多国联盟的失败时,都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巴别塔”这个典故。

巴别塔的记录在创世纪的第11章的1-9节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很多朋友读到里时都感到惋惜。这些先祖们团结一心,共同创造的场面很有点“团结战斗,人定胜天”的豪情。但是这第一场集体主义的狂欢却因为上帝的介入而失败了。如果人类可以统一一种语言,人们是否能少一点误解,多一点理解?世界是否会因此而变得更美好吗?

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语言确实能够增进和平,但是,在持同种一语言的地方,难道就没有纠纷,大家就一定能团结一致吗?差异客观存在,私利客观存在,即便没有上帝变乱人的语言,即便通天塔建成,矛盾的爆发也只是早晚而已。上帝变乱人类的言语也只是让这种不团结的因子提前爆发出来而已。

或许欧盟的尝试也是一样,只不过金融危机,难民问题等充当了上帝当年的角色,提前让矛盾激发了。

11章的最后几节中出现了闪族的后裔的族谱,其中“亚伯兰”这个名字将会是我们下一讲的主角。他是包括亚伯拉罕林肯在内所有名叫亚伯拉罕或易卜拉欣的人名字的起源。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