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不管是身为祭司的奈武普利温还是当事者达夫南,现在月岛内使用的魔法

八月 31st, 2019  |  小说散文

月女王啊,请您俯视,替我们做主,请您守护我们。达夫南愈走愈靠近,身体也渐渐变成半透明,变成和祭坛同样的色调。在围观人群的骚动下,他沉着冷静地走上前,把第二个银色骸骨放到第一个旁边。那一瞬间,达夫南的身体已不在这里,而是去了遥远的树林,真正的雪飘在他的肩上,积了薄薄的一层,耳际回荡着树林之声。月女王欣然接受这份谦逊的献品,要赐予你一个名字。从现在开始,你是月女王亲临见证之人,你是-预备者,霍拉坎-,与你的巡礼者名字同样位于荣耀之位,这是你的第二个名字。场中响起一阵窃窃私语。霍拉坎这名字对达夫南而言相当陌生,岛民们却似乎因为这新名字而引起了一阵骚动。就好像是突然有人出现,再次对他们强调一个被遗忘已久的义务那般。当初来到月岛时,达夫南曾经从阿尼奥仕那里听说过巡礼者的三大义务。以前在制定义务的当时,甚至还要选出一些指挥者。这些指挥者被称为拘束者,他们各有特别的封号,其中与第三义务为复兴古代王国做准备相符的,正是预备者,霍拉坎。所以这名字来自于古代王国的爵位名称;不过,霍拉坎这几个字原本的含意也是等待时机的风。到了现在,虽然巡礼者的义务并没有消失,却比当初定居月岛时减弱了许多拘束力,甚至连是谁最后拥有这名称的,也已经不得而知了。很久以前,当伊利欧斯祭司还是少年,第一次把银色骸骨带回来时,岛民全体颁给他第一拘束者的封号——复兴者,裴坎达勒,表扬伊利欧斯的成就,稍有复兴古代王国荣耀的意味。但是达夫南与伊利欧斯不同,他还仅是个见习巡礼者,甚至连血统都相异。真的有必要赐予达夫南这么大的封号吗?而且若是要让他与第一次带回银色骸骨的伊利欧斯享有同等礼遇,为何要跳过第二拘束者的称号,而封给他第三拘束者的称号呢?这恐怕只有祭司们才会知道其中缘由吧。说得更正确一些,恐怕只有戴斯弗伊娜祭司一个人才明白。岛民与大陆人不同,他们没有家姓这种东西。因此,除了到大陆时所使用的假名之外,一个人一生只使用一个名字,直到死为止;如果拥有两个以上的名字,则代表着极大的荣耀。对岛民来说,对于值得称赞的特殊丰功伟绩给予最高荣耀的方法,就是赐予第二个名字。即使是眼前这六个祭司,也没有任何人拥有第二个名字。达夫南转过身,突然将目光投向距离他很远,正注视着他的人群。成群站着的人们,简直就像是雕刻在冰壁上的雕像一般。仪式结束那晚,达夫南和奈武普利温静静地面对面而坐,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回到月岛以后,两人一直各自忙着报告成果和准备仪式,不管是身为祭司的奈武普利温还是当事者达夫南,都没有机会聊一聊在大陆发生的事,抒发一下心中的想法。比其他的小孩还要更晚,达夫南与伊索蕾是在月岛的初冬才回到岛上的。由于达夫南与两名刺客打斗时背上所中的毒,比预期还不容易痊愈,所以花上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疗伤。不过,岛民们早已经从那些先回月岛的小孩口中,听说了达夫南拿到银色骸骨的好消息,因此大家都一直殷殷等待他回岛的日子。这一天,他们两人感受到的喜悦格外显著。获得霍拉坎封号这件事,比起达夫南,奈武普利温更加了解其中含义,自然更是高兴不已。而达夫南由于是使用奈武普利温的剑,等于是代替奈武普利温,为他争光,因此也感到自豪。两人之间就算不说出来,也非常了解对方的想法。屋外静静地飘着雪。岛上的冬天总是像今天一样,突然狂飘雪花,然后冬天就这样开始。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大陆可真不是适合人住的地方!我到大陆去,不在月岛的这段期间,我们的祭司大人有没有按时用餐,谁来清扫、谁来洗衣,唉,我一直很担心,早也担心,晚也担心,所以当然会变瘦了。你不要老是吹嘘,以为所有事情都是你在做,你不在,我一个人一样可以过得很好。那你现在穿的衣服为什么皱巴巴的?冬天来临前,床套、被套早就该清洗过放在太阳底下晒干了,可是现在都已经开始下雪了,阳光根本不够强,还有……这也许就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对话模式吧。两人短暂地互望一眼,不禁露出微笑。你平安回来啦。您也平安无事。两人面前放着的是一盘冬夜里人们喜爱的烤榛果,还有岛上最奢侈的点心之一——葡萄干。看到这些东西,达夫南似乎想到什么,站了起来,拉来他从大陆背回来就丢着不管的背包。背包装得相当饱满,奈武普利温开玩笑地说:你也到大陆去买了各种土产品回来了吗?你曾经在大陆上生活过,这小子,怎么和岛上的乡巴佬做出同样的事来,这怎么成啊?达夫南停止了打开背包的动作,转过头去嘻嘻笑着说:我可是挑选了曾在大陆生活过的人才会怀念的东西回来喔,什么,要是不好的话,那我就留着自己用好了。唉,真是,有了一个事事都不认输的学生真累,你这臭小子让我的生活变得真麻烦,快点拿出来看看是什么。

奈武普利温靠近一步站住,达夫南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因为月光的关系,散发出浅蓝光的脸孔,恰如那墓地所立的雕像一般。要是出岛,就去雷米那些你还记得的人们那里吧,上次你因为银色精英赛要前往大陆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他们啦;他们会给你一份工作,以你的程度,基础都已经学会了,如果再努力一点,光靠一把剑,也足够你糊口过活了;要是有更多抱负的话,也不用再流浪了,连土地都可以得到吧!只是大概没办法再回到故乡……知道吗?我会再帮你写介绍信。那些光只是看到奈武普利温的剑,就会款待达夫南的人,当然应该都会接纳他;只要他躲避过也许还存在的奇瓦契司追踪者,说不定还可以长长久久过着平和的生活呢。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吗?有谁可以爱,有谁可以真心倾诉呢?喜欢伊索蕾喔?忽然,奈武普利温提出这话题。达夫南被这问题问住了,不知所措。没想到这问题是这样被直接问出来,让他连之前已经想好的回答都说不出来。不是吗?应该回答说伊索蕾单纯只是老师而已,却一点也开不了口。这不是件坏事啊,你已经十五岁了,喜欢少女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从以前就知道了,现在才支持你的决定,要不然,应该会劝你再给莉莉欧佩多一些时间看看。可是,假如你今天轻易接受莉莉欧佩的要求,搞不好我会对你大发脾气;太容易被左右心情的人,是没有用处的。不管怎样,在你拒绝接受净化仪式、离开大礼堂以后,我们召开了紧急会议,虽然摄政与祭司们全部集合讨论,终究还是没有出现对你有利的结论。连可以申诉的机会也没有——现在达夫南终于明了为什么奈武普利温会是那么精疲力尽的样子。他为了达夫南的权利和许多人争吵辩论一直到晚上,最后还是无法成功,于是回来跟他转达有关要他离开的事。只给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摄政阁下说你如果改变心意,会在你与莉莉欧佩订婚的那天再次举行你的净化仪式。你要是选择留在月岛上,就必须在数日之内和莉莉欧佩订婚,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悔婚,因为这是决定摄政接班人配偶的问题,甚至即使是莉莉欧佩也不能改变心意。摄政阁下还说,十九岁就要让莉莉欧佩结婚喔。摄政阁下自从他的夫人离开去大陆后,就不信任女人了,即使是自己的女儿要治理月岛,也不认为完全合适,所以你如果成为他的女婿,以后说不定会成了月岛的实质统治者。当然,这么一来,杰洛的愿望可以毫无遗憾地实现了……但是同时,包括达夫南、伊索蕾,以及莉莉欧佩在内,都将会无法幸福。如果你坚决拒绝接受净化仪式,虽然不需要和莉莉欧佩订婚,但是必须在数日之内离开月岛,并且再也不能回来,即使在大陆上偶然和岛民碰面,也不能相认。而且,你也知道的,离开月岛的人要在青石碗中留下头发,那是防止月岛的秘密向大陆人泄露的魔法装置。因此,离开的人一定要完全忘掉月岛的一切。至于我嘛……我大概没有机会再去大陆了,所以说会再见面就太勉强了。那一瞬间,达夫南的感情全部涌上来,大声说:我,不想离开啊!我不想去没有你的地方!真的,这几年因为有你,让我好幸福……你为何不说宁可让我留下来……留下来,你就无法再想伊索蕾了,知道吗?达夫南的嘴唇一直发抖,却无法回答。奈武普利温劝导似地说:到时,连她的影子你都不能拥有,结果你和伊索蕾都会不幸。你不会希望那样吧。达夫南突然抱住奈武普利温,因为他的个子还小,头才碰到奈武普利温的下巴。没办法活很久的事……我知道。这一刻,达夫南感觉到奈武普利温的肩膀瑟缩了一下,但是接着听到的却又是过于平静的回话语调。什么话呀?是你吗?难道会是我?不要假装不知道!奈武普利温……你,在很久以前伊利欧斯祭司去世时,曾经被那怪物造成的伤口嘛……那是无法痊愈的伤口,伊利欧斯祭司为您治疗,因此才可能大约多活十年,我知道啦,当时之所以不跟伊索蕾说,是因为那是伊利欧斯祭司的失误,对吧?不是,不是失误,是故意的吧?那时十岁的伊索蕾如今已经十九岁了……剩下来的时间……倏然,奈武普利温推开达夫南,捧住他的两颊,直接俯视他的眼睛。这种话是从哪里听来的?不,这不是可以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话啊,因为当时只有我和伊利欧斯当时在场,没有别人,而且我从不曾对谁提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是谁那样猜想吗?我之前从幽灵们那里回来的事,记得吧?那时,奈武普利温看到达夫南在木块上所写下的句子,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成功保守秘密直到他回来。这时,奈武普利温的脸庞才显露出惊慌的神色:你是说幽灵们告诉你这种事吗?为什么?你那时去他们那里不是因为欧伊吉司的事吗?不是幽灵们告诉我的……去见他们的路上,有座奇怪的树林,那是个过去的人们随时会出现又消失的地方,我甚至会看见和我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幽灵们称那里是内心森林,在那地方,我看到伊利欧斯祭司和您,尽管只是影子……奈武普利温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又过了一会儿时间以后,突然噗哈哈地放声大笑;那不是自嘲或是自暴自弃的微笑,而是真正的啼笑皆非。

可是,在岛上怎么会以不曾见过的树名来作为人名呢?之前我听说过有祭司的名字是-无花果树-的意思,但告诉我这个的男孩却说他不知道什么是无花果。据说我们原本居住的地方不但有月桂树,也是无花果树茂盛生长的地方。但是现在几乎已经没人记得了。我们是远离故乡的流浪者啊。如今连根也很薄弱了。那是在哪里呢?不知道。或许不是完全没有人知道吧。也许摄政阁下或者在木塔内的贤者能知道。但是普通人,甚至像我,只能说不知道了。反正也毫无意义了,因为如今只剩我们和过去的王国共通的极小部分了。奈武普利温……那么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呢?航海者。航海者……这跟奈武普利温实在太相配了。航海的意思,可以只局限在船只方面,也可以看成是流浪远方的意思。如果是指漂泊、不固定在一个地方,对奈武普利温更是适合。还记得,在来岛上的途中遭遇到暴风雨时,阿尼奥仕就曾对奈武普利温说过大哥您真不愧为航海者。这是现在已经去世的前任祭司取的名字。呵,真是令人惊讶。你知不知道,那些名字都不是随便取出来的?那是怎么取的呢?苜蓿草不断被拔起,在风中飘扬而去。被折断的草茎所发出的辛辣味道弄得鼻子痒痒的。奈武普利温伸出手,弄乱了达夫南的短发。以前耶夫南也曾对他做过类似的动作。现在他的头发比离开贞奈曼宅邸时还要短,长度才过耳。刚才仪式中只是用剪刀大致剪过,所以发尾还是参差不齐的。这是先探知未来之后才取的。窥见即将受新名的孩子的未来之后,再取造一个适合的名字。在醒悟到我名字的意义时,就已预示我会出外去流浪过生活了。至于你呢,月桂树对你应该有什么意义呢?我完全不知道。对于月桂树,我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奈武普利温笑着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件事……原本你的名字并不是叫达夫南。权杖之祭司预知到你的未来之后,最先取的是别的名字。可是她似乎又想起什么,所以她来跟我商量。我反对那个名字,认为最好不要用那个名字较好。什么……名字呢?阿塔那陀史。咦,比较长哦!臭小子,不是因为长才反对的。我也不知道阿塔那陀史会变成达夫南。那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奈武普利温有些迟疑了一下,说道:不灭,不死……不会死亡之人的意思。不会死亡?达夫南吃了一惊,奈武普利温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低沉地说:把它忘了吧。那种名字,根本不适合你。月桂树是第二个名字,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含意。不过,最适合你的还是你父亲给你取的名字。你是战士,波里斯这个名字应该是最适合你的。生命的战士,也就是终其一生都在和遭遇到的事物战斗的战士。达夫南一直在想着差点成为他名字的那个陌生概念,因而沉默不语,后来才问道:您会继续叫我波里斯吗?至少,当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这样叫你!听说在古代某处土地上,有月桂树茂绿生长的国家。如今所有人都离开了那里,那么大地上还会有挂着绿叶的月桂树吗?还是已经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荒芜之地了呢?听说我们古代王国的月桂树通常会种在城堡入口。你的名字取为达夫南之后,如果你到了那个地方,会不会成为受欢迎的人呢?奈武普利温似乎有所保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三天后,达夫南被带到思可理。从村庄往北一直沿着缓坡上去,会看到一大片的平坦台地,在那里有一所岛上全部小孩都会去上的学校——思可理。学习的内容包括巡礼者的任务、月女王的教诲,一些古代历史,以及棍棒护身术等等。所谓棍棒护身术,就是只利用一根长约二米的棍棒,就能制服持剑敌人的技术,这算是种传统武艺,岛民都会一点。达夫南现在已经知道月女王指的是挂在天上的月亮。可是称呼月女王时却和一般月亮的性质完全不同。月女王虽然傲慢,但却是美丽的女子,虽然多变,但充满智慧。她的性格有两个内含。一是她喜欢强者,无法忍受看到懒惰或柔弱之人,是属弯月特质,另一种则是她通晓预知和魔法,能长久赐予智慧,属满月特质。而月之巡礼者所追求的就是去了解她的这些矛盾特质,使自己生活得让她满意。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的这两种特质截然相对,有时候被一边特质所牵制,又会不符合另一边特质的要求。但她也不是要人走中庸之路。因为,月女王憎恶优柔寡断的人。她的感情表现时而是隐隐若现,时而却是十分明白直接。她偶尔会亲手处罚她不喜欢的人,可大多时会姑息一些恶习长期危害。岛民的祖先在古代王国时期,就信仰月亮宗教。也就说,这种信仰渊源长久,并不简单。透彻地了解月女王的矛盾特质,不是渺小的人类容易做到的事。我们只是一直在不断努力去接近她。我们也只能这么做。在思可理入口处,达夫南遇到一位老人,老人对他说出了这番话。老人曾经是思可理的教师,但现在已经隐退,只在这里做些整理庭院的事。达夫南走过老人身边,进了一个低矮的一层楼建筑物——思可理。沿着窄小的走道一直到尽头,有扇门。他敲门之后,走了进去。你就是达夫南啊。思可理的校长是位修道士,是地位低祭司一阶的巡礼者。在房间里还坐着一名少女,令达夫南吃了一惊的是,她是受洗仪式那天吓他一大跳的莉莉欧佩。可是今天她穿着长及脚踝的端庄长裙,脸上带着和长裙很相配的文静微笑。只有她那绑成两束的头发,稍稍显现出她的顽皮。她真可说是有着数十种面貌的少女。相互介绍过后,校长说道:莉莉欧佩比你小一岁,在学校里呆得比较久,为了让你比较容易适应学校生活,她自告奋勇当你的向导。所以你应该谢谢她,跟她成为好朋友。达夫南看了一下莉莉欧佩,对她说谢谢,莉莉欧佩也高兴地露出漂亮的微笑,对他点头示意。到此为止情况还算不错。你们去走一走吧。今天学校休息,可以慢慢到处参观,明天开始上课。关于上课的教室或需要准备的东西这些事,莉莉欧佩会告诉你的。两人走出校长室,在走道上走了几步。然后事情就开始爆发出来了。我不用叫你哥哥吧?我实在不觉得你像我哥哥,因为你的脸蛋长得太可爱了。呵呵。

两个人虽然像是在说放弃学习圣歌的事,实际上谈论的内容又有些不同。戴斯弗伊娜的眼神,就像奈武普利温找她的那天一般,又再度转为凄然。从眉宇到额头延伸上去的皱纹,就像是古木的表皮,无法平坦舒展。对她来说,生命不可能重来,她已经老了。在帮达夫南取名字时,她所看到的幻影,比月岛还要广远,似乎正暗示着达夫南必须横越大海的未来,所以她才慢慢地开始安排适合达夫南的伴侣。她认定的对象是必须去开创崭新生活的伊索蕾,因为从很久以前,她就觉得,月岛已经无法再带给伊索蕾幸福。如果达夫南注定要到月岛外开拓命运,戴斯弗伊娜希望在遥远的地方,他能和月岛的神圣少女一起幸福地生活,当留在月岛的人们过着宿命生活的同时,他们俩可以找到真正的自由。本来戴斯弗伊娜是如此期待着。我本以为你们两人可以互相给对方幸福……你不这样想吗?达夫南用异样的眼光看了戴斯弗伊娜一眼,眼神中透着不解;仿佛在说,她清楚所有的前因后果,怎么还会说出这种话。不过戴斯弗伊娜接着说:别这样做,那不仅只是对你一个生命造成损害。不如你说说改变心意的理由吧?在大陆,你听伊索蕾说过什么吗?结果,达夫南的回答相当冷漠:祭司您不是比谁都清楚吗?没错,我是最清楚的,不过,你是否也像我一样了解真相,那就不一定了。……小小的房内渐渐暗下来。已经快到奈武普利温回家的时间,达夫南应该也要回家了。戴斯弗伊娜站了起来,将火炉内的火苗移到灯盏这边点火,并把烛芯捻高,一下子就发出了亮晃晃的光芒,映照在近日益形削瘦的达夫南脸庞上,形成红晕。达夫南,这名字是我取的……就是啊,那时我将你当作是奈武普利温的学生。帮他取名字的人是我的父亲,所以他就像是我的弟弟,我也下定决心要帮你取名字。你也知道,在月岛上是没有家姓的,经过了几代后,血脉自然会混乱,因此借着命名来区分种种血脉,或者期许成为某方面的强人。命名者对被命名的小孩,会感到有一辈子的责任,那是要将小孩的人生引入正途的义务。同样地,对你,我也有这样的义务。我对待奈武普利温像亲弟弟,也一直把你当成侄儿般看待。达夫南,你知道你名字的含意吗?到现在为止,达夫南虽然好几次从戴斯弗伊娜祭司这里得到特别的待遇,却从来没想过这其中还有如此具体的理由。达夫南有点困惑地回答:月桂树……听说是这意思,但是具体的意义就不知道了。取名字的人会看到那小孩的未来幻象。有关你的幻象……其中当然有月桂树,那是……出现在古代文献内的一种……起初我一直认不出那是什么树,后来才认出,那正是我们巡礼者离开的古王国里,守卫在古王国入口的不死之月桂树。听到不死这词的瞬间,达夫南猛然想起奈武普利温说的话。本来最先想出来的名字叫阿塔那陀史,即不灭,不死的含意不是吗?在古老的土地上,月桂树代表胜利者之木,有时候会种在城门的入口处,或者王国的入口;虽然一般都被认为具有亲善的意味,不过真实的意义应该是这样:-我是胜利者,你将要失败,若你待我如胜利者般礼遇,我将会温和地下达处分。达夫南听到那话时蓦然一惊。奈武普利温说过,城入口处的月桂树,是用来欢迎访问的客人;但事实上,警告进入这块土地者要安守本分的意味反而较浓,不是吗?若不遵守和平的规范,必定失败。因此月桂树虽是代表光荣之树,却也是象征战斗的树木,就像是为了激发起人们的战斗力,而摆出高傲自负姿态的敌方将领,召来源源不绝的挑战者。因此,在月岛上,你的人生命运就是必须和那些不认同你地位的岛民们一再敌对。不仅像贺托勒、艾基文、吉尔雷波如此,就连月岛上的其他岛民,也没有人真心地认同你的胜利。而且你看,贺托勒的名字是-抵敌者-,艾基文的名字是-巨蟒之子-,最后,吉尔雷波的名字则是-嫉妒-的含意。那么您的意思是,以后还会是一样的情形?如果我生活在这月岛上,就不可避免要战斗,您是那样的意思吗?戴斯弗伊娜的头微微右倾,看了一眼达夫南之后,说道:你的人生,不是只在这月岛上啊,你的名字,不仅仅达夫南一个而已啊。戴斯弗伊娜所说的不是霍拉坎这个新名字。达夫南虽不曾亲口告诉戴斯弗伊娜,但她还是知道达夫南以前的名字叫波里斯,也知道个中含意。在达夫南答不上来的空档,戴斯弗伊娜用坚定的声音接着说道:因为那样,你与奈武普利温的人生,是两条不重叠的线。虽然你们有一次交点,也因此来到这里,但现在那线又再次各自往不同方向伸展而去,你终将会永远与奈武普利温分离,你希望到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吗?达夫南再也忍不住冲口大声叫出:什么!您怎么还……这样说呢……?祭司您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还要教我硬卡在他们之间,这话……您如何说得出来?我不想那样啊,那是行不通的。既然我是个无法忘怀过去记忆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去破坏别人的回忆……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上伊索蕾。现在即使周围的每个人都变成我的敌人,我惟独不能失去奈武普利温,直到永远……就算有一天会失去他……我绝不原谅自己去做让他伤心的事。

我记起来了,两座大礼堂……给人完全不同的印象。嗯,我知道你去过那座被遗弃的村落。是啊,那里没有月女王这类的雕像,对吧?还有,那里的背景风景也不同,是吧?那里所雕刻的景致就是卡纳波里。相对地,经过几代之后才建立的这座村庄,大礼堂的墙面却不知从何时起,就只剩下月岛的风光了!杰洛接着说明。他说摄政的祖先就是那艘船的船长,他虽然担负了将人民送到新地方的责任,但本身似乎不是什么厉害的魔法师。即使不论官职的卑微,卡纳波里的习惯性思考模式是重视个人的魔法能力,所以像这样例外的人事安排,应该并非一开始的决定。也许是在旅行中途从飞行改为航行以后,魔法能力渐次变弱,具备其他能力的人才因而受到重视,甚至可能是当时他把原来的指挥者给杀了也说不定。摄政如果是以那样的方式取得地位,为了不被夺位,就会认为有必要在新的地方建立一套与卡纳波里不同的全新风俗。于是,就建立了一套受月女王支配的巡礼者概念,原来由七名魔法师组成的会议,变为六位祭司的制度(大礼堂地板上雕刻的圆形仍存在七个),甚至一度还残忍地以活生生的牺牲品作为祭物,并形成一股崇尚剑术胜于学问与魔法的风气。人们远离书籍与文献记录,埋没了圣歌这类的魔法传统,这一切全都因于政治的利害,进而利用一连串策略达到目的。执政者不想让那些习惯于被伟大魔法师治理的人,看到差劲的魔法而不信服,于是推出真相不明的月女王作为新的崇拜对象,并特别塑造出不明确的旨意;将卡纳波里的名字化为古老王国,魔法王国则变成神圣的王国。由于这些原因,现在月岛内使用的魔法,只有几种能在大陆上发挥应有的力量。那些魔法之所以在大陆不会变弱,部分是因为有些月岛岛民有着卡纳波里的遗传,一出生就带着神秘的力量;另外,像伊索蕾的圣歌,从卡纳波里流传过来之后,因为有歌曲作为媒介,才不致让魔法的传统完全消失。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真相的呢?为什么不将真相告知别人呢?如果叔叔您的话是真的,那么月岛的人们不就要一代代被骗下去了吗?这些事祭司大人们都不知道吗?杰洛先生将肮脏的坐垫慢慢地拉过来,用低沉又结巴的声音说道:祭司,对啊,祭司。最早发现这整件事情的不是我,而是祭司。他曾经是比任何人都能迅速读完繁多的卷宗记录,又天不怕地不怕的剑之祭司,如今已经过世不在的……达夫南立刻就猜出是谁了。伊利欧斯祭司……是吗?没错,伊利欧斯……我的朋友。虽说他是我小时候惟一的玩伴,最后却和我反目成仇;没想到最后都还没和解,他就已经离开这世间了。那个王八蛋朋友,一开始就是他对我说出这件事。达夫南早从奈武普利温那儿听说,杰洛先生是伊利欧斯知心好友,但最后两人反目不合的事,他倒是第一次听到。其实,若说像杰洛先生这样温和的人会和谁吵架,达夫南实在无法轻易相信。不过如果是谈论现在这个问题,倒是有可能会因为意见不合而吵架。而且……最后还为这件事而死去。您说什么?达夫南因为惊讶而不由自主地望向杰洛先生,他从杰洛的表情中读到了事实,因而吓了一大跳。到目前为止,他一直以为伊利欧斯是被那怪物,叫枸莫达的神秘生物给害死的。当然,杀死伊利欧斯的是那被诅咒的怪物,不过摄政之所以要求伊利欧斯为了解决怪物不惜牺牲性命,也是由于他憎恶伊利欧靳,同时又害怕伊利欧斯了解太多卡纳波里以前的历史。是的,伊利欧斯虽然很聪明,却也是个聪明过了头又傲慢的人。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将发现的真相隐瞒,他除了关心自身是否可以从错误的知识中跳脱之外,其他人的感受与反应对他一点价值也没有。当时如果是以获得人们的信赖为基础,慢慢地传播这发现,结果说不定就不一样了。可是他没有那样做,反而每次在摄政面前表达意见时,总是用冷嘲热讽的语调说话。伊利欧斯之所以如此,以他当时身兼最强剑术与最博学者的身分,那种有谁可以和我匹敌?的目中无人态度虽然有错;但也是因为他多次识破了摄政的肤浅计谋,简直不齿到了极点。他如果不用那种嘲讽的方式,可能会完全无法忍受吧!即使伊利欧斯拥有洞烛机先的能力,又能如何呢?他的个性就是明知会伤到自己,却一见到厌恶的事就按耐不住,导致事情演变到最后无法收场,甚至无能自保。他是绝顶聪明之人,但毕竟不是贤者。对伊利欧斯祭司的误解,被一层一层剥掉,渐渐接触到他真实的一面之后,才发现他其实是非常多面的人。起初他给达夫南的印象单纯只是一个既是天才又牺牲自我的人,然后则是个会和幼女一起去海边散步,并且送女儿松球的浪漫父亲;还有被奈武普利温拒绝就生气发火,一个自尊心超强的人;年纪轻轻就夺得银色骸骨,以致于到现在为止,连大陆人都还对他的惊人实力印象深刻。还有,如今听到的……一个不懂得隐藏自身情绪的人。结论是,他不是个贤者,而是个极为自负、会冷嘲热讽的人!虽然他是天才、大学者或强悍的剑师,却对自身的性情莫可奈何;他的一生为何如此令人嗟叹,如此错综复杂啊!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