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以利加拿都以双份给哈拿,各城、各村、各家都在谈论这件壮举

九月 12th, 2019  |  故事寓言

逃亡者 67

如山岭之野鸟 68

伯利恒的竖琴手 65

以法莲山地的拉玛琐非,有一个以法莲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苏弗的玄孙、托户的曾孙、以利户的孙子、耶罗罕的儿子。他有两个妻:一名哈拿,一名毗尼拿。毗尼拿有儿女,哈拿没有儿女。这人每年从本城上到示罗,敬拜祭祀万军之耶和华。在那里有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当耶和华的祭司。以利加拿每逢献祭的日子,将祭肉分给他的妻毗尼拿和毗尼拿所生的儿女。给哈拿的却是双份,因为他爱哈拿。无奈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毗尼拿见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就作她的对头,大大激动她,要使她生气。每年上到耶和华殿的时候,以利加拿都以双份给哈拿。毗尼拿仍是激动她,以致她哭泣不吃饭。她丈夫以利加拿对她说:“哈拿啊,你为何哭泣不吃饭,心里愁闷呢?有我不比十个儿子还好吗?”

蒙上帝保守 66

撒母耳记上20

撒母耳记上22:1-5

撒母耳记上16:1-13

他们在示罗吃喝完了,哈拿就站起来。祭司以利在耶和华殿的门框旁边,坐在自己的位上。哈拿心里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许愿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若垂顾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赐我一个儿子,我必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

撒母耳记上17:55-18:9

   
“我犯了什么错?我哪件事做的不对?我到底在什么事上惹你父亲生气?他为什么非杀我不可?”大卫伤心地说。

   
亚杜兰在以色列境内,离非利士的迦特不算远,走路要几个小时。亚杜兰附近的山里有个大洞,叫亚杜兰洞。大卫离开迦特就逃到那儿去。

   
来啊!小朋友,我们一起到伯利恒去。伯利恒在耶路撒冷南边,大约一小时的路程。城外的田野曾是波阿斯的田产,随从婆婆拿俄米从摩押来的女子路得,曾在这里拾取麦穗。

哈拿在耶和华面前不住地祈祷,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来哈拿心中默祷,只动嘴唇,不出声音,因此以利以为她喝醉了。以利对她说:“你要醉到几时呢?你不应该喝酒。”哈拿回答说:“主啊,不是这样,我是心里愁苦的妇人,清酒浓酒都没有喝,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不要将婢女看作不正经的女子。我因被人激动,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以利说:“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愿以色列的上帝允准你向他所求的!”哈拿说:“愿婢女在你眼前蒙恩。”于是妇人走去吃饭,面上再不带愁容了。

   
当大卫英勇的事迹传到以色列各地之后,举国欢腾。各城、各村、各家都在谈论这件壮举。

    大卫与约拿单两个好朋友站着谈心。

   
他独自一人坐在洞里,像个逃犯,悲从心来。为什么?哦!为什么这么多灾难临到我身上呢?……

   
你听!……那里传来这么悦耳的音乐,是一个少年的声音,清晰地唱着:“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

次日清早,他们起来,在耶和华面前敬拜,就回拉玛。到了家里,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华顾念哈拿,哈拿就怀孕。日期满足,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说:“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

   
上帝藉着大卫拯救以色列国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从此,大卫的名字在以色列国无人不知。

   
大卫得到上帝的保护躲避了扫罗在拉玛的伤害之后,决定告诉约拿单,或许好友约拿单能助他一臂之力。

   
忽然听见人声,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群人走进洞里。这些人是朋友还是仇敌呢?看清楚了才知道是他的哥哥们和年老的父母。扫罗常找他们麻烦,使得他们不能平安地住在自己的老家。扫罗抓不到大卫,就迁怒他的家人,后来,有许多困苦的人也逃到大卫那里。

   
唱诗的是谁?弹琴的又是谁呢?我们过去瞧瞧。图片 1

以利加拿和他全家都上示罗去,要向耶和华献年祭,并还所许的愿。哈拿却没有上去,对丈夫说:“等孩子断了奶,我便带他上去朝见耶和华,使他永远住在那里。”她丈夫以利加拿说:“就随你的意行吧!可以等儿子断了奶,但愿耶和华应验他的话。”于是妇人在家里乳养儿子,直到断了奶。

    这为他将来当王做了妥善的准备工作。

   
约拿单安慰他说:“当然不是,大卫。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父亲并非想杀你,否则他肯定会告诉我的,他什么事都不瞒着我。”

   
你还记得百姓坚持要一个王的时候,撒母耳如何警戒他们吗?他说王会勉强他们的儿子服役,勉强他们的女儿服事他,还会强夺他们的土地和葡萄园。当时他们不肯听劝,认为有了王一切都会顺利。不料,撒母耳言中,百姓失去所拥有的,自然心中不悦。

   
哦,我们找到他了。山坡上坐着一个少年人,两颊透红,两膝中间有一个竖琴,手指熟练地在弦上弹着,放怀高歌着。

既断了奶,就把孩子带上示罗,到了耶和华的殿,又带了三只公牛,一伊法细面,一皮袋酒。那时孩子还小。宰了一只公牛,就领孩子到以利面前。妇人说:“主啊,我敢在你面前起誓,从前在你这里站着祈求耶和华的那妇人,就是我。我祈求为要得这孩子,耶和华已将我所求的赐给我了。所以我将这孩子归与耶和华,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于是在那里敬拜耶和华。

    大卫杀了歌利亚之后,回到扫罗跟前。王问他:“孩子啊!你是谁的儿子?”

   
大卫摇摇头,不同意约拿单的看法,难过地说:“你父亲晓得我们是朋友,怎么会让你知道。说真的,我离死亡不过一步之远,我的性命没有一点儿保障。”

   
扫罗一开始表现的很谦卑,可是现在变得残酷、暴燥、任意妄为,他想送朋友礼物,就向老百姓索取。这种行为太不诚实了,对不对?的确不诚实。可是,扫罗随心所欲,不讲理。

   
他牧放的一群羊在附近低头吃草。四周是那么地平静。哦,大自然即使受到罪的破坏,仍然是那么美丽。

哈拿祷告说:“我的心因耶和华快乐,我的角因耶和华高举。我的口向仇敌张开,我因耶和华的救恩欢欣!只有耶和华为圣,除他以外没有可比的,也没有磐石像我们的上帝。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语,因耶和华是大有知识的上帝,人的行为被他衡量。勇士的弓都已折断,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素来饱足的,反作佣人求食;饥饿的,再不饥饿。不生育的,生了七个儿子;多有儿女的,反倒衰微。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阴间,也使人往上升。他使人贫穷,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贵。他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得着荣耀的座位。地的柱子属于耶和华,他将世界立在其上。他必保护圣民的脚步;使恶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动;人都不能靠力量得胜。与耶和华争竞的,必被打碎;耶和华必从天上以雷攻击他,必审判地极的人;将力量赐与所立的王,高举受膏者的角。”

    大卫回答说:“我是你仆人伯利恒人耶西的儿子。”

    约拿单心里明白,大卫说的与事实差不了多少。

   
许多穷苦的以色列人都逃到大卫那里,不久,跟随他的人就增加到四百,他自然成了这些人的领导。

   
这个青年是哪家的孩子?……他名叫大卫,是耶西的小儿子。摩押女子路得早已不在人世,她的后代仍然住在此地。这青年人就是她的后代,是她的曾孙。

以利加拿往拉玛回家去了。那孩子在祭司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

   
这个回答非常中肯,对不对?大卫不骄傲,也不自大。他很清楚知道上帝是这次胜利的主要原因,而不是他本人,所以,尊荣理当归给上帝。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他仁慈地问:“只管告诉我。”

   
现在,大卫不再孤独一人,如果有必要,他可以保卫他自己。但是,养活这么多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用什么养活他们呢?再说,大难临头的时候,一个人总比这么大群人容易躲。

    音乐突然停止。他父亲的一个仆人赶来叫他立刻回家。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当时,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也在场,他也是个英雄,曾经救自己的国家脱离非利士人的手。我们在六十三课提过这件事,你还记得吗?如果记的不清楚,不妨再读一遍。虽然约拿单没有胆量接受歌利亚的挑战,可是大卫却接受了。然而,约拿单并不因此嫉妒大卫,相反地,他羡慕大卫,乐意与他为友,向他学习。

   
“这样好了。”大卫说:“明天你们家有筵席,通常我会去,不过现在我不敢参加。你看行吗?我想到伯利恒去,我父亲家有事。如果王问到我,你就说我回伯利恒去了。他若说好,不生气,就表明他不再生我的气。他若发怒,就表明他还想杀我。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大卫尤其觉得对不起年老的父母,他们怎么能跟他到处流浪,他们肯定受不了,会累死的,若有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他们就好了。

    大卫纳闷地问:“叫我?……什么事啊?……”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或作“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从此,大卫和约拿单成为知己,一直到死为止。他们都敬畏上帝,都是英雄,他们俩在很多事上都相似。约拿单脱下军装给大卫穿上,又把刀、弓、腰带都给大卫,以此表明他们两人结为知己。

    “当然没问题。”约拿单说:“我会照办。”

    他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好极了,有办法了!我把他们送到那儿去安度晚年。”

   
但是,仆人不知内情。大卫立即起身,快跑回去。到家后,看见一位白发老人正在跟父亲谈话,他感到十分惊讶。

那时,撒母耳还是孩子,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他母亲每年为他作一件小外袍,同着丈夫上来献年祭的时候带来给他。以利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说:“愿耶和华由这妇人再赐你后裔,代替你从耶和华求来的孩子。”他们就回本乡去了。耶和华眷顾哈拿,她就怀孕,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扫罗为这场莫大的胜利高兴,他也喜欢大卫。

   
“可是,我如何得知王的反应呢?我必需知道才行。”大卫继续说。图片 2

   
于是,他带着所有跟随他的人前往……摩押去。他请求当地的王:“我的双亲可以住在此地吗?”

   
这位老人是谁?……他是撒母耳。撒母耳?……他到耶西家有何贵干?他是有目的来的,上帝派他到伯利恒有要事。

以利年甚老迈,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他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然而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孩子撒母耳渐渐长大,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

   
战争已经结束,敌人被赶回自己的地盘,以色列大军凯旋而归。扫罗、约拿单和大卫在前面领头,百姓夹道欢迎,妇女和年轻的姑娘更是载歌载舞。

   
约拿单没有立刻回答,他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们到野外走走,那里说话更方便。”到了田野,约拿单停下来,又说:“我郑重地答应你,无论父亲的反应如何,我都会据实告诉你。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日后你当了王,不可杀我和我的子女。”

   
大卫为什么把父母亲送到摩押去呢?原来大卫的父亲耶西的祖母路得是摩押人、虽然她已过世多年,说不定还有摩押人记得她,所以大卫将父母送到摩押,当地的王也点了头。

   
前面我已经提过撒母耳责备扫罗的背逆后,就回老家拉玛。扫罗没有按照上帝的意思消灭所有的亚玛力人,又容许百姓留下亚玛力人最好的牲畜,故此,上帝厌弃扫罗为王。

有神人来见以利,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仆的时候,我不是向他们显现吗?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我不是拣选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烧香,在我坛上献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将以色列人所献的火祭都赐给你父家吗?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因此,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说:‘我曾说,你和你父家必永远行在我面前;现在我却说,决不容你们这样行!因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 在上帝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干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证据: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为他建立坚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来叩拜他,求块银子,求个饼说:求你赐我祭司的职分,好叫我得点饼吃。’”

   
你听!他们唱的是什么:“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她们心中高兴,随口而唱。

   
小朋友,你听见没有,约拿单知道有一天大卫要做王。我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这个消息,也许是大卫告诉他的,也可能是约拿单从各方面观察的结果,大卫将是下一任国王。总之,约拿单晓得大卫要做王。

   
大卫在摩押住了几天。上帝若不是藉着一个先知吩咐他离开,他可能就此住下去了。

   
上帝想要给以色列人另立一个新王。撒母耳不知这人是谁。他心中闷闷不乐,为扫罗忧伤,不能忘怀。不久,上帝向撒母耳显现。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上帝的灯在上帝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他就去睡了。

   
扫罗听到,很不高兴,说:“这像什么话!怎么说我只杀敌千人,而恭维大卫杀万人呢?”

   
新官上任三把火,通常新王会杀尽前任国王的家属,唯恐旧皇室的人造反,把新王赶下台。这种事经常发生,我们迟些会提到许多例子。为此,约拿单恳求大卫。

   
跟随大卫的四百人中有一个先知,名叫迦得。这人按着上帝的命令吩咐大卫离去。大卫顺从他的指示回到犹大,回到危险和困难当中。可是,他相信上帝会保护他。

   
“撒母耳,我已经厌弃扫罗为王,你为他哀恸要到几时呢?起来,到伯利恒的耶西家去。带着装满膏油的角,我要你膏他的一个儿子为王。”这是上帝的命令。

耶和华又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的儿,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那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也未得耶和华的默示。

   
这时,一个非常卑鄙、丑陋的意念进入扫罗的心。他知道上帝会另选一个王代替他,而这人不是他的儿子。

    “你用不着担心,约拿单,我不会伤害你的家人。”大卫如此回答。

    大卫带着跟随他的人到哈列的树林,暂时住在那里。

   
撒母耳听了恐惧万分,他举出反对的理由说:“主啊!这怎么行,扫罗听见了不杀我才怪。”

耶和华第三次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又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才明白是耶和华呼唤童子。因此,以利对撒母耳说:“你仍去睡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撒母耳就去仍睡在原处。

   
“啊!”他想:“这个新王会不会是大卫?假若真是他……如果这人果真是大卫,何不把他杀了,以免后患。”

    “你发个誓吧。”约拿单要求大卫。

 

    上帝说:“带只牛犊去,在伯利恒献祭,不就没有人会怀疑了吗?”

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撒母耳啊!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

   
他们终于抵达王宫。这时的扫罗已经不再高兴,他心中不满、愤怒,嫉妒大卫。他看出来老百姓爱大卫,尊敬他,把他当英雄对待。可是,对他则不然,百姓个个怕他。扫罗吞不下这口气。

    大卫就起誓要善待约拿单的后代。于是,他们俩立约结盟。

撒母耳记上22:6-23

    撒母耳顺从上帝的吩咐就去了。

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不敢将默示告诉以利。以利呼唤撒母耳说:“我儿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我在这里!”以利说:“耶和华对你说什么,你不要向我隐瞒;你若将上帝对你所说的隐瞒一句,愿他重重地降罚与你。”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诉了以利,并没有隐瞒。以利说:“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

 

   
“你走吧。”最后约拿单说:“三天后回来,躲在路旁的石头后面。我会带仆人来假装打猎,我射箭让仆人去捡。我若对他说:‘箭在后头。’你可放心回来。我若对他说:‘箭在前头。’表明父亲仍然有意杀你。”他们如此说定,约拿单就回城,大卫则前往伯利恒。

   
以色列王扫罗坐在树下,说:“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同情我吗?”他的仆役和朋友站在一旁,没有人敢说话,大家都闭口无言。

   
伯利恒的长老们看见撒母耳来了,都很紧张,以为他来责备、教训他们。老士师叫他们放心,他是来给耶和华献祭的。献完祭后,他随耶西回家,并且告诉耶西他到伯利恒的真正目的。

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

撒母耳记上18:10-30;19:1-8

   
王宫开始热闹起来,人人都欢喜快乐,满屋子都是人,满桌子都是酒菜,大家都坐着等筵席开始。

   
“我很清楚,你们都看重大卫,私下希望我抓不到他。可是,耶西的儿子大卫会像我一样赐给你们田地和葡萄园吗?会让你们升官发财吗?就连我的儿子约拿单也跟这个背逆的人立约,帮助他?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人同情我,肯帮我的忙吗?”他伤心地说。

    “我是为了膏你的一个儿子为王而来。”他说。

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摆阵。两军交战的时候,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他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里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上帝的约柜同来。

   
次日,扫罗坐在宝座上,表情古怪。原来有恶魔来搅扰他,叫他好像疯狂似的。仆人站在一旁担心受怕,没人敢大声说话,只能低声说悄悄话。

    扫罗、他的家人、朋友和仆人全都在场,唯独大卫的座位空着。

    众人静听,无人回答。

    “哪一个?”耶西好奇地问。

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众人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非利士人听见欢呼的声音,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缘故呢?”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非利士人就惧怕起来说:“有上帝到了他们营中。”又说:“我们有祸了!向来不曾有这样的事。我们有祸了!谁能救我们脱离这些大能之上帝的手呢?从前在旷野用各样灾殃击打埃及人的,就是这些上帝。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奴仆,如同他们作你们的奴仆一样。你们要作大丈夫,与他们争战。”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听啊!扫罗说话了。圣经上说他曾经说过预言,可是这时他全是胡言乱语,听见的人可能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小朋友,当人发疯的图片 3时候是相当可怕的。

    王也觉察到,心想:“说不定他今天不来。”当天,王没说什么。

   
忽然,有人开口:“王啊!你可以信得过我,我愿尽力帮助你。请听我说,不久前我在挪伯,大祭司亚希米勒那里看见大卫。亚希米勒帮助他,给他食物,也给他歌利亚的刀,还为他求问耶和华。”

   
“我也不知道。”他回答说:“吩咐你的儿子们来,上帝必指示我。祂要立哪位为王。”

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为上帝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以利听见呼喊的声音,就问说:“这喧嚷是什么缘故呢?”那人急忙来报信给以利。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不能看见。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我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样?”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上帝的约柜被掳去。”

   
门开了,大卫拿着竖琴进来,弹奏美妙的音乐,真好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通常大卫一进来弹琴,扫罗就会安静下来,同时恶魔也会离开。这回呢?……真有帮助。

   
第二天,大卫的座位仍然空着,扫罗沉不住气了。那么他是否问道:“谁知道为什么大卫没来?”不,他不是这么说的。他乃是说:“耶西的儿子在哪里?”他嘲弄地问,带着轻视和生气的口吻。

   
这是以东人多益,王的司牧长。他奉承地回王的话,心想:“说不定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王,他会赏我一个葡萄园或一块地。”

    长子以利押进来了。多么英俊!身材高大,一表人才。

他一提上帝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他年纪老迈,身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

   
扫罗逐渐安静下来,手中拿着枪,坐在那里听大卫弹琴。扫罗看来似乎好些,其实不是。一个坏意念进入他的心。你知道他想什么吗?他想用枪一下刺透大卫,从此除去心中大患。

   
扫罗虽然参加这次的欢宴,可是他的心不正,满腔怒火,巴不得大卫在场,好把他杀掉,这才是他问大卫在何处的主要原因。

    扫罗听见这话,气得满脸通红。

   
“就是这个。”撒母耳心里想。他将以利押和扫罗比较,看哪一个高大,有才干。可是,他错了。

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见上帝的约柜被掳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产。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她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上帝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上帝的约柜被掳去了。”

   
大卫专心弹琴,完全不想其他的事。岂知,扫罗突然起身,用尽吃奶的力量把枪抛向大卫。

   
“我知道,父亲。”约拿单说:“大卫回伯利恒去了,他们全家在那儿献年祭。他问过我,我同意他去。”

   
“什么?”他问:“亚希米勒也帮助这个叛徒?有他受的了!”各式各样报复的手段闪过他的脑海。“去,立刻把他抓来!”他下命令。

    “不是这个!”主说:“你看外貌,我看内心。”

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抬进大衮庙,放在大衮的旁边。次日清早,亚实突人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就把大衮仍立在原处。又次日清早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并且大衮的头和两手都在门槛上折断,只剩下大衮的残体。因此,大衮的祭司和一切进亚实突大衮庙的人,都不踏大衮庙的门槛,直到今日。

    唉呀! ! !

   
说完,整个大厅如死一般寂静。众人都瞪着眼睛朝王看,大家都很恐惧,怕扫罗大发雷霆。他恨恨地看着儿子,严严地责备他,说:“约拿单,这是何等的荒唐!难道你不清楚他对你不利吗?只要耶西的儿子活着,你绝坐不上王位。去捉他回来,他是该死的。”

    很快地,大祭司亚希米勒和他的全家都站在王的面前。

   
次子进来了,不是他。三子进来,也不是。耶西的七个儿子一一进来,上帝都没选中,怎么可能?……耶西想不通。

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败坏他们,使他们生痔疮。亚实突和亚实突的四境,都是如此。亚实突人见这光景,就说:“以色列上帝的约柜不可留在我们这里,因为他的手重重加在我们和我们神大衮的身上。”就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聚集,问他们说:“我们向以色列上帝的约柜应当怎样行呢?”他们回答说:“可以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迦特去。”于是,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那里去。运到之后,耶和华的手攻击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惊慌,无论大小都生痔疮。他们就把上帝的约柜送到以革伦。上帝的约柜到了,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说:“他们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我们这里,要害我们和我们的众民。”于是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说:“愿你们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送回原处,免得害了我们和我们的众民。”原来上帝的手重重攻击那城,城中的人有因惊慌而死的;未曾死的人都生了痔疮。合城呼号,声音上达于天。

    发生了什么事呢?……大卫及时躲避,飞枪擦身而过。

    “可是,父亲!”约拿单烦恼地说:“他为什么该死?他犯了什么错呢?”

    王狠狠地看着他,说:“亚希米勒,从实招来!”

    撒母耳接着问:“你的儿子都在这儿吗?”

耶和华的约柜在非利士人之地七个月。非利士人将祭司和占卜的聚了来,问他们说:“我们向耶和华的约柜应当怎样行?请指示我们用何法将约柜送回原处。”他们说:“若要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送回去,不可空空地送去,必要给他献赔罪的礼物,然后你们可得痊愈,并知道他的手为何不离开你们。”

    小朋友,上帝保护大卫,否则他肯定一命呜呼!

   
扫罗轻蔑的一嘘,忽然站起来就……哦!……他对准自己的儿子约拿单掷出一枪。还好他对得不准,没打中。

    “什么事,王啊!”是他的回答。亚希米勒为人正直,他诚心地看着王。

    “不!”耶西回答说:“最小的儿子在田里放羊,不在这儿。”

非利士人说:“应当用什么献为赔罪的礼物呢?”他们回答说:“当照非利士首领的数目,用五个金痔疮,五个金老鼠,因为在你们众人和你们首领的身上都是一样的灾。所以,当制造你们痔疮的像和毁坏你们田地老鼠的像,并要归荣耀给以色列的上帝。或者他向你们和你们的神,并你们的田地,把手放轻些。你们为何硬着心像埃及人和法老一样呢?上帝在埃及人中间行奇事,埃及人岂不释放以色列人,他们就去了吗?现在你们应当造一辆新车,将两只未曾负轭、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使牛犊回家去,离开母牛。把耶和华的约柜放在车上,将所献赔罪的金物装在匣子里放在柜旁,将柜送去。你们要看看:车若直行以色列的境界到伯示麦去,这大灾就是耶和华降在我们身上的;若不然,便可以知道不是他的手击打我们,是我们偶然遇见的。”

   
扫罗的仆人看见这事,吓得脸色发白。他们想扫罗真够残忍,怎么这样对待大卫。

   
小朋友,你看出来了吧,扫罗有时是疯了。正常的人不会杀自己亲身的儿子,只有疯了的人才会。

   
王激动地说:“亚希米勒,你为何帮助耶西的儿子?你给他饼和刀,还求上帝保护他。难道你不知道他反抗我,是个叛徒吗?”

    “立刻差人叫他回来。”撒母耳命令说。

非利士人就这样行,将两只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将牛犊关在家里,把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老鼠并金痔疮像的匣子都放在车上。牛直行大道,往伯示麦去,一面走一面叫,不偏左右。非利士的首领跟在后面,直到伯示麦的境界。

   
扫罗看出仆人对他的行为不悦,就想:“下次我得小心,否则人人都会不喜欢我。”他表现得非常无辜。假冒为善的扫罗啊!你存心要杀大卫,为什么装模作样?

    整个屋子又静了下来。欢乐声消失地无影无踪。

   
亚希米勒惊讶万分。“大卫是叛徒?”他怀疑地问:“你的女婿大卫是个忠臣,即使你说的是事实,我也不信。我没听说他在什么事上背叛你,你不能凭白怪罪于我。”

    为此,仆人急忙到田野找大卫回家。

伯示麦人正在平原收割麦子,举目看见约柜,就欢喜了。车到了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就站住了。在那里有一块大磐石,他们把车劈了,将两只母牛献给耶和华为燔祭。利未人将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物的匣子拿下来,放在大磐石上。当日,伯示麦人将燔祭和平安祭献给耶和华。非利士人的五个首领看见,当日就回以革伦去了。

   
后来,扫罗立大卫为千夫长,天天领兵出去与非利士人作战。上帝与大卫同在,使他无往不利。没有多久,他手下的士兵都爱他、尊敬他。

   
约拿单吓呆了。虽然他很生气,却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这时和父亲无法理论。于是他起身离去,他实在待不下去了。他终于了解,知道父亲已经定意致大卫于死地。当夜他辗转不能成眠。他为好友的性命担忧,却又爱莫能助。

   
扫罗更是气愤,根本不听亚希米勒的话。他变脸大怒,说:“亚希米勒!你真该死,你的全家都该死。你明明知道大卫逃跑,竟然不告诉我。”

   
图片 4大卫一进门,上帝就对撒母耳说:“起来,膏他,他就是你要膏的王。”

非利士人献给耶和华作赔罪的金痔疮像就是这些:一个是为亚实突,一个是为迦萨,一个是为亚实基伦,一个是为迦特,一个是为以革伦。金老鼠的数目是照非利士五个首领的城邑,就是坚固的城邑和乡村,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耶和华约柜的,到今日还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

   
消息传到扫罗耳中,他更害怕大卫了。他不高兴见到百姓恭维大卫,可是,他也不敢公开伤害大卫。

   
离扫罗王居住的基比亚不远,有一大块鹅卵石。有位青年躲藏在石头后面,没人发现。他不时抬头左右观看,再低头躲起来。

    扫罗的护卫侍立在他左右,他们总是在旁保护他。

   
撒母耳马上照着行。他将角内的膏油倒在大卫的头上,膏他为以色列的王。耶西全家看见这事,非常惊讶。

耶和华因伯示麦人擅观他的约柜,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人,那时有五万人在那里(原文作“七十人加五万人”)。百姓因耶和华大大击杀他们,就哀哭了。伯示麦人说:“谁能在耶和华这圣洁的上帝面前侍立呢?这约柜可以从我们这里送到谁那里去呢?”于是打发人去见基列耶琳的居民说:“非利士人将耶和华的约柜送回来了,你们下来将约柜接到你们那里去吧!”

   
一天,大卫有事来见扫罗。王对他说:“大卫,你还记得我曾答应把长女米拉许配给征服歌利亚的人吗?既然你已杀死歌利亚,可以娶米拉为妻。不过,你得奋勇与非利士人作战,行吗?”

   
这位青年是大卫。他刚到伯利恒父家吃献年祭的筵席。家人个个欢喜快乐,唯有他面带愁容,担心的念头不时把他带到遥远的王宫。

   
扫罗下令:“杀死这些祭司,他们知道大卫的行踪,知道大卫是叛徒,却不报告。”

   
什么?……大卫会是以色列人的王?……他们根本没把大卫放在眼里。他的哥哥们小看他,因为他年纪最轻。没想到不起眼的大卫居然被膏为王。哥哥们是又嫉妒、又羡慕。

基列耶琳人就下来,将耶和华的约柜接上去,放在山上亚比拿达的家中,分派他儿子以利亚撒,看守耶和华的约柜。

    扫罗真有心。你是否也这么认为呢?

   
“不知道王宫这时的情况如何?我的事结局又会如何呢?”这就是经常出现在大卫脑海中的问题。

   
没有人敢动手,一时如死一般寂静。扫罗的护卫不敢下手杀耶和华的祭司,他们不肯执行这个疯狂的命令。

   
小朋友,这是撒母耳膏的第二位国王。头一位是扫罗,那时,撒母耳打破瓶子,用瓶内的油膏扫罗。瓶子很容易打破,扫罗的政权亦不牢靠,走向分裂。第二位是大卫,撒母耳用角里的油膏他。角打不破,故此,大卫的政权亦稳固不可破,他的国度是永远的。许多世纪之后,他的子孙主耶稣基督降临,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倾向耶和华。撒母耳对以色列全家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地侍奉他。他必救你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人就除掉诸巴力和亚斯他录,单单地侍奉耶和华。

   
你不会想到扫罗心中真实的念头是:“说不定非利士人会杀了他,我真希望如此。我不能亲自动手杀他,何不藉非利士人的手杀他。”

   
饭后,他回到约定的地方等约拿单,心中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终于,远方出现两个人,人愈来愈近,大卫的心也跟着愈跳愈快。他看清楚来人是谁,其中一个是好友约拿单,另外一位替约拿单拿弓箭。

   
扫罗更是生气,他的双眼被怒火烧得好红。竟然没人听命?……好!……不用他们,他回头吩咐多益去杀祭司。

   
撒母耳办完事后就回到拉玛,大卫继续牧羊。似乎一切照旧,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圣经说:“从这日起,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

撒母耳说:“要使以色列众人聚集在米斯巴,我好为你们祷告耶和华。”他们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当日禁食,说:“我们得罪了耶和华。”于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审判以色列人。

    哦,多么虚假的扫罗啊!

    约拿单突然停下对童子说:“往前走,好看得见我的箭射到哪儿。”

   
多益立刻遵命而去。他觉得何乐而不为呢?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不过是耶和华的祭司而已,他根本不在乎,他心中只希望扫罗为此奖赏他。

 

非利士人听见以色列人聚集在米斯巴,非利士的首领就上来要攻击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听见,就惧怕非利士人。以色列人对撒母耳说:“愿你不住地为我们呼求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救我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撒母耳就把一只吃奶的羊羔,献与耶和华作全牲的燔祭,为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撒母耳正献燔祭的时候,非利士人前来要与以色列人争战。当日,耶和华大发雷声,惊乱非利士人,他们就败在以色列人面前。以色列人从米斯巴出来,追赶非利士人,击杀他们,直到伯甲的下边。

   
然而上帝保护大卫,非利士人杀不了他。所以,扫罗只好将长女米拉许配给大卫。

   
童子听命而去。约拿单拿起弓,放上箭,一拉,就射出去,箭越过童子的头,掉到草地上。

   
真是悲惨。以东人多益一下杀了亚希米勒和他同来的八十五个祭司。多益的刀不停地流着无辜的鲜血。

撒母耳记上16:14-23

撒母耳将一块石头,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间,给石头起名叫以便以谢,说:“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从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内。撒母耳作士师的时候,耶和华的手攻击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所取以色列人的城邑,从以革伦直到迦特,都归以色列人了。属这些城的四境,以色列人也从非利士人手下收回。那时,以色列人与亚摩利人和好。

    婚礼一切准备就绪,人人都期待大卫与王的长女成婚,正如王所应许的。

    约拿单大声说:“箭在前头,跑过去捡!”

   
多益一不做,二不休,又赶到挪伯杀死所有的妇女和孩子。整个挪伯的居民全被杀绝。只有一个祭司死里逃生,这人名叫亚比亚他。他逃到大卫处,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述说。

   
现在,我们到基比亚,扫罗住的地方去。进了王宫,看见扫罗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脑后,满面愁容,不时唉声叹气。什么事呢?……不舒服,有病吗?……不!都不是。

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师。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这几处审判以色列人。随后回到拉玛,因为他的家在那里;也在那里审判以色列人,且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岂知……?我简直说不出口,卑鄙的扫罗突然坚持要米拉嫁给另外一个男子亚得列。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