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安铁、瞳瞳和李海军上葡京官方网站、卓玛一行四人爬上了游泳池,瞳瞳高兴地看着安铁说

九月 23rd, 2019  |  小说散文

就在瞳瞳的Rx房刚刚顶在安铁的小弟弟上时,安铁全身一阵酥麻,心里又小小地复杂了一下。瞳瞳此时也有点慌乱,手一松,一下子掉进了水中。
安铁愣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瞳瞳已经看不见了。安铁赶紧蹲下身,用手在溅起的水花下面一捞,一把抓住了瞳瞳的胳膊,用力把瞳瞳提了起来。
刚出水面,瞳瞳一阵咳嗽,大口喘着气,很明显瞳瞳刚才肯定喝了几口水。
看见瞳瞳脸憋得通红,安铁有点尴尬地赶紧问:“是不是呛着了?喝水了吧?”
瞳瞳喘着气说:“嗯,还行,喝了一口水,没事。”说着用了抹了一把脸,头发披散在脸上,一副狼狈却装着没事的样子。
看着瞳瞳,安铁突然开心地笑了。瞳瞳最近在很多事情上的主动积极和坚强应对的态度让安铁感觉很安心。
瞳瞳正在长大,正在从各种事情上表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态度,这很好。在和瞳瞳的相处之中,安铁觉得自己也一直在矛盾,一直在犯错,一直在摇晃。
安铁感觉自己其实是在和瞳瞳一起成长。想到这一点,安铁的内心突然有一种很深的震动,一种影响深远的波澜在安铁内心荡漾开来。
是的,一起成长,和瞳瞳一起成长,而不是别人。这种成长里那种隐秘的、欣喜的、孤独的、恐惧的、烦恼的生命波澜只有自己和瞳瞳两个人知道,这种成长中的生命痕迹有时候用语言根本无法表达,甚至也不会明确察觉,但确深深刻在你内心的深处,在你生命中的每一个日子的每一个时刻,这种痕迹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抓着你的心。
安铁傻傻地笑看着瞳瞳,看了很长时间,看着瞳瞳姣好无暇的脸,想起瞳瞳刚来时脏兮兮的脸和手,安铁感觉生命真是奇异而又温暖。
“叔叔,你笑什么呀,我都喝水了,你还笑。”瞳瞳在轻声抗议,刚才身体接触的尴尬已经一扫而空。
安铁此时也是心无杂念。笑着拉起瞳瞳的手说:“继续学蛙泳?还能行吗?”
瞳瞳笑了一下,又用手抹了一把脸说:“怎么不行呀?!行,继续学。”
安铁又开始手把手教起瞳瞳蛙泳,这一次瞳瞳学得非常快,学会了扎猛子,用蛙泳也能游出几米远了。
就在瞳瞳渐入佳境时候,就听卓玛喊了起来:“瞳瞳!瞳瞳!快来看!那里有许多人在玩那个从上面滑下来的东西,好刺激啊,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瞳瞳随着卓玛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应了一声:“好啊!”
安铁也顺着卓玛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巨大的游泳池的另外一端,有一条长长的滑道,足300米长,从游泳馆的二楼一直延伸到一楼。滑道只能容纳一人滑下来,滑道内有水一直在流,人顺着水流一直漂到一楼的游泳池内,速度非常快,很是惊险与刺激,许多人大叫着落入游泳池的时候,总是会溅起很大的水花。
安铁、瞳瞳和李海军、卓玛一行四人爬上了游泳池,转了一大圈,来到这个滑道的游泳池的一端,也就是入从上面滑下来的入水处。卓玛和瞳瞳看着那些滑水的人从二楼滑下来,一路尖叫着直到冲进游泳池里,她们两人也一直跟着这些滑水的人一起尖声大叫。
看了老半天,卓玛终于开始蠢蠢欲动,拉着李海军的手道:“海军,我也想去滑水。”
李海军笑着说:“你敢吗?” 卓玛白了李海军一眼道:“有什么不敢的?!”
李海军说:“要敢你就上去试试。就怕你不敢!”
卓玛看了看二楼滑道顶端站着一排人,那些人本来也是上去滑水的,但一到二楼的滑道顶端就开始打退堂鼓,就开始站在旁边看,不敢真正去滑;一些人鼓了好几回勇气,还是不敢滑,就又开始返回一楼入水端观看。
卓玛看了看二楼,期期艾艾地说:“那些刚上去的人怎么都又不滑了啊?”
看得出来,卓玛有点心虚了。 李海军哈哈大笑,说:“怕了吧?”
被李海军一刺激,卓玛拉着瞳瞳的手道:“瞳瞳我们走,上去滑给他们看看。”
瞳瞳缩了一下说:“这么高,太危险了,你看那些刚上去想滑的人都回来了,肯定都是被吓回来的。”瞳瞳显然也有些害怕。
卓玛说:“你不去我去。”说着就要往二楼走。
李海军一看卓玛真要往二楼走,马上拉住卓玛的手说:“刚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去,太危险了,别玩这个了,我们去玩点别的。”
这时候,就听瞳瞳说:“好像挺好玩的,哎,你看,又一个人滑下来了。”
显然瞳瞳和卓玛都被这个滑梯迷住了。
卓玛此时又在一旁催促道:“瞳瞳你想不想上去滑啊?”
瞳瞳说:“要不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叔叔你说滑这个危险吗?”
安铁心想,这个滑梯安全系数到是很高,基本是有惊无险,但要是滑水的人心里素质不好,说不好也会出事,走平路还有摔跟头摔死的呢。安铁想了一下,说:“最好别滑,上去看看还行。”
卓玛说:“那我们就先上去看看。”
安铁对李海军说:“你到上面去看着她们,最好别让她们滑,看看得了,我在下面看着,她们实在要滑的话,你在上面照应着,我在下面接应。”
李海军说:“这样行,我就领她们上去看看。”
李海军领着卓玛和瞳瞳上了二楼,安铁在下面一直看着二楼滑道的顶端。
不一会,三个人就出现在安铁的视线之内。瞳瞳兴奋地向安铁挥着手,卓玛也向安铁挥着手,安铁也举起手向三个人挥了几下。
李海军看着两个女孩子,笑了笑,然后把她们领到滑道二楼的入口处,又盯着她们两个人,那表情似乎在说:“看你们还敢不敢滑。”
卓玛把头伸在滑道的入口处看了好几遍,伸着舌头,又把头缩了回去。
瞳瞳也把头伸到滑道的入口处仔细观察了几次。
安铁在下面紧张地看着她们,生怕这两个丫头心血来潮真的滑了下来。
就在安铁一愣神的功夫,安铁突然发现瞳瞳已经躺在了滑道入口处,工作人员正在替她摆正姿势。
安铁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
接着,一道水柱从滑道里冲了出来,安铁的眼睛紧紧盯着从滑道极速下滑的瞳瞳,手心里全是汗。

当瞳瞳终于滑到游泳池的时候,安铁马上冲了过去,一把把刚刚沉到水里的瞳瞳抱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搂在怀里。
瞳瞳又用手抹了一下脸,咳嗽了几声,然后看着安铁,一脸惊悸地说:“叔叔,我滑下来了!我成功了!”
安铁长吁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丫头,你成功了,我却被你吓死了。”
瞳瞳笑了笑说:“叔叔别担心,没有想像中的可怕。”
安铁忍不住捏了一下瞳瞳的鼻子,终于笑了,说:“看不出来你胆子还这么大,不过,你还是很了不起,丫头很厉害!”
瞳瞳羞涩地摇了一下头,说:“我胆子本来就不小啊,你不知道而已,你以前晚上不在家的时候开始我本来很害怕,可是时间长了我就不害怕了,后来我还经常在晚上出门到小区门口看你回家没有呢。”
看着瞳瞳自然率真的脸,想像着这张美丽平静的俏脸后面那颗一直在努力使自己坚强的热烈的心,安铁的心开始就痛,这么多年来,自己是如此粗糙地忽视着瞳瞳那美丽而敏感的心灵。
安铁满心惭愧地抱着瞳瞳,恨不得当众在瞳瞳的脸上亲一口,但安铁没有这么做,安铁想为什么我在内心总是在某些时候对瞳瞳产生一些肮脏龌龊的想法,却不敢真正当众亲一下瞳瞳呢?难道我真的是一个肮脏龌龊的人吗?
“叔叔,放我下来吧!”瞳瞳轻声提醒着,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散,看起来非常妩媚动人。
“哦,好,好!”安铁有些笨拙地应道,把瞳瞳放了下来。
“瞳瞳好棒啊!”卓玛在游泳池二楼挥手大声叫着,引得一楼游泳池里许多人都抬头看着卓玛。
一会,李海军和卓玛就下来了,卓玛一下来就抱着瞳瞳转了一圈说:“瞳瞳太棒了!你好厉害撒!”
瞳瞳也笑着说:“我也是一时冲动才上了滑道。”
这时,李海军在一旁笑着对卓玛道:“就你叫得厉害,一上去就害怕了吧,还是瞳瞳胆子大,这下没电了吧?”
卓玛吐了吐舌头,冲李海军做了个鬼脸,不好意思的说:“我实在是不敢撒,太高了,还是瞳瞳厉害。”卓玛由衷地说。
李海军大笑起来,道:“还有比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更高的吗?”
卓玛有点不服气地说:“那不同,爬山瞳瞳肯定爬不过我。”
李海军摸了摸卓玛的头,对安铁说:“有时候,我常常觉得她跟瞳瞳差不多大。”
这时,瞳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哎呀,我们把小斌和小叶子忘了,我们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安铁说:“好,我们就去那边玩,你和卓玛也好躺在充气艇上休息休息,刚才一通折腾累了吧?”
瞳瞳说:“还好!” 四个人朝着那帮残疾孩子走去。
小斌还是和小叶子在一个艇上玩,其他的孩子好像不太喜欢跟他们在一起。
“小斌,小叶子,我们回来啦!”瞳瞳老远就喊,卓玛牵着李海军的手,笑着跟在瞳瞳身后。
小斌和小叶子看见瞳瞳和卓玛回来,也十分高兴,尤其是小叶子,一看见瞳瞳就笑得喜笑颜开,使劲地招手让瞳瞳和卓玛到艇上去。
瞳瞳和卓玛又兴高采烈地爬上了充气艇,卓玛年龄最大,开始当人不让地掌舵划桨,不一会,充气艇就被他们划得离岸越来越远。
李海军对着游泳池喊道:“卓玛,别划得太远。” 卓玛随意答道:“知道了!”
李海军看着安铁说:“也不知道累,年轻真好。”
安铁笑着说:“操!难道你老了?”
李海军笑了笑道:“在瞳瞳和卓玛跟前,我们都是老头子咯!”
听了李海军的话,安铁心里无端的有些失落,然后笑笑对一旁的马老师说:“马老师领着这些孩子很不容易吧?”
马老师说:“是啊,残疾孩子需要更多的精力照顾,一个个性格都很特别,比一般正常孩子的性格稍微突出一些,不过孩子的共性是天真浪漫的,跟他们在一起也很有意思。”
安铁“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马老师,我是报社的记者,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说不定我们还能有事联系联系。”
马老师说:“好啊,欢迎你以后有机会到我们学校看看,我们那经常有记者去采访。”
安铁找服务员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三个人回到放在游泳池边上的白色塑料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然后马老师就回到游泳池边上看孩子去了。
安铁和李海军坐在那里,安铁拿出一支烟,问李海军:“抽吗?”
李海军说:“不抽了,你抽吧!”
就在安铁的烟刚刚点着的时候,突然,就听见游泳池里乱做一团,有人在大喊:“有人落水拉!有个小女孩子掉到水里啦!”
安铁和李海军都是一惊,李海军问:“谁家大人这么不小心,让孩子自己玩。”
然后,安铁和李海军就听见马老师在游泳池恐惧地大声喊:“不得了啦,瞳瞳掉到水里啦!”
听到马老师嘴里喊出瞳瞳两个字,安铁一下子把刚点着的烟全部抓在了手里,茫然地看了李海军一眼,突然,安铁就像想被子针扎了一下似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箭一般冲向游泳池的岸边,紧张地向游泳池里张望着。
这时就听见马老师语无伦次地说:“快!快!快!救人!快救人!”
游泳池边的人很多,安铁越过浅水区的人群向深水区快速搜寻着,马上就看见卓玛在那里大哭大喊着爬在充气艇上,一只手抓着小叶子的胳膊,一只手向游泳池里伸着,小叶子此时的身体全部浸在水中。
安铁再一看充气艇上,小斌还在,而瞳瞳却不见了。
只见水面一圈圈巨大的波纹正在向着充气艇周围散去。
游泳池里的人们乱做一团。 有人在喊:“孩子的家长呢,家长那去了!?”
有的男人在破口大骂:“家长那去了,这家长是吃屎的啊,只顾自己玩!”
更多的人在喊:“快找救生员,救生员呢!”

“水泊烟花”是一家专门经营水上娱乐乐的公司。除了游泳之外,还有许多水上娱乐项目。设施豪华,档次也不错,估计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水上娱乐场馆。
安铁和李海军在男宾区换上游泳裤后,就到游泳大厅等瞳瞳和卓玛。
两个人穿着游泳裤衩坐在一个白色休闲桌子边抽烟。看着一些小孩子在巨大的游泳池里嬉戏,两个人都感觉很愉快。
然后,安铁就看到了瞳瞳,穿着泳装的瞳瞳。
瞳瞳穿着泳装怯生生地站在安铁的面前,羞怯地笑着,卓玛却是自然大方,穿泳装跟穿裙子没有任何区别。
安铁看着穿泳装的瞳瞳有点看呆了。最近瞳瞳总是让安铁惊奇与意外。瞳瞳的确是长大了,是大孩子了。安铁仿佛就在不久前以为瞳瞳还是瘦骨如柴胸部平平聪明伶俐的小丫头,现在,瞳瞳的胸部已经很丰满了,身上的脂肪比以前厚了许多,尤其是肩膀已经是浑圆光滑,泛着诱人的光泽。跟卓玛站在一起,瞳瞳除了稍显单薄之外,与大姑娘基本没什么区别了。
“叔叔!我这泳装好看吗?”瞳瞳见安铁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轻声地叫了安铁一声。
“很好看。”被瞳瞳叫了一声后,安铁有点不自然地说。
这时,卓玛拉着瞳瞳说:“瞳瞳,走我们去游泳。”
这时候,李海军马上说:“卓玛,就在水池边呆着,别到中间去,中间水深,你又不会游泳。”
卓玛应了一声,就拉着瞳瞳往水里走。刚刚进入七月,游泳池里的水还是有些凉。
两个女孩来到泳池边上,卓玛顺着梯子就下了水,一点不适应的反应都没有,瞳瞳则试探地往水里走,下了几个台阶停了一下,有点怕凉的样子,过了一会,瞳瞳看着卓玛在齐腰深的水里直扑腾,又转头看了一眼安铁的方向,终于完全下到了水里。
瞳瞳一下了水,卓玛就要拉着瞳瞳往里走,瞳瞳赶紧说:“等等,泳圈还没套上呢。”
接着,瞳瞳和卓玛拿着各自的泳圈,套在腰上,像两个笨拙的小鸭子,在水边上漂着,不时泼水嬉闹一下。瞳瞳总是不好意思下手扬水泼卓玛,所以总是被卓玛泼得很狼狈,卓玛一看瞳瞳不怎么还手,嘟起嘴说:“瞳瞳,你干嘛不泼我撒?”
瞳瞳笑着说:“没有啊,我泼你了,不过我比较笨罢了,没你那么快,要是过一会我肯定让你成落汤鸡,呵呵。”
卓玛开心地说:“好啊,你来呀,我不怕。”说完两个女孩又在水里面嬉闹起来。
安铁看得出,瞳瞳今天很高兴,似乎与卓玛在一起时,瞳瞳总是能无所顾忌地开心起来,卓玛就像一个能打开瞳瞳束缚的使者,让瞳瞳认识到,快乐是自己释放出来的。
安铁看着这两个性格迥异,却同样可爱的女孩在水里面玩耍,心里突然感觉很快乐,纯真而美好的东西的确是令人愉悦的,这就好比人们看到婴儿所产生的怜爱,总希望自己也是这种纯洁当中的一部分。
这时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只见李海军也在盯着水里的卓玛和瞳瞳看,脸上也带着微笑,便说:“海军,我们也下去吧,看来这两个丫头都是旱鸭子,呵呵。”
李海军笑着说:“好啊,咱们下去教她们游泳吧,看谁能先教会,怎么样?”
安铁说:“行啊。”说完两个人就下了水。
安铁和李海军刚一下水,卓玛就朝李海军扑了过来,嘴里嚷道:“海军,我要学游泳,像那些人那样躺着游。”
李海军笑道:“你要求还挺高,蛙泳能先学会就不错了。”
卓玛扁扁嘴说:“不,我就要学躺着游的,蛙泳不是很像青蛙撒,不好看了撒。”
这时瞳瞳也扑腾到安铁身边,看了一眼卓玛和李海军,笑着对安铁说:“叔叔,你也教我游泳吧?”
安铁看到瞳瞳的身上全湿了,漂亮的泳衣巾在瞳瞳白皙的皮肤上,把瞳瞳刚刚发育的姣好身段完全显露出来,瞳瞳的泳衣是黄色的,样子很简单,却把瞳瞳衬托得跟一朵娇艳欲滴的芙蓉花似的,看得安铁心中一动。
安铁看着瞳瞳出了会神,才说:“好啊,丫头,你今天要是学会了,咱们以后经常来。”
瞳瞳高兴地看着安铁说:“太好了,叔叔,我今天肯定用心学。”说完瞳瞳看了一眼李海军和卓玛,然后拉着安铁的胳膊说:“叔叔,你看,海军叔叔和卓玛已经开始学了,咱们快点吧。”
安铁感觉瞳瞳的手抓着自己胳膊时,有一种冰凉的柔滑的触感,让安铁微微一震,干笑着说:“好,你先把游泳圈拿下来,然后吸口气趴进水里别动,这样你就会慢慢浮上来。”
瞳瞳把泳圈拿下来,看了看高出自己腰部的水,有点犹豫,安铁笑着摇摇头说:“丫头,你不会是怕水吧?别怕,看叔叔先给你示范一下。”说完,安铁潜进水里任水里的浮力把自己漂上来,然后抬起头做了一个吸气的动作。
瞳瞳看见安铁在水里轻松自如的样子,没先前那么胆怯了,深吸一口气,也潜进水里,可是当瞳瞳刚一浮起来,似乎没有了气了,身子摇摇晃晃地开始往下走,安铁见了赶紧托了一下瞳瞳的身体。慌乱之中一只手托在了瞳瞳的Rx房上,安铁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措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脑子翁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紧接着瞳瞳的身体一歪,从水里站了起来,攀附着安铁的胳膊,一边轻轻咳嗽一边说:“叔叔,我喝了一大口水。”
安铁还在为刚才措到瞳瞳的胸部有些尴尬,一看瞳瞳的心思并没有往这上想,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对瞳瞳说:“学游泳喝水很正常,不喝几次水能学会游泳吗?呵呵。”
瞳瞳看着安铁笑了一下,点点头说:“嗯,叔叔,我们接着来!”
这时,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和卓玛,只见两个人已经跑到深水区去了,在那一头溅起了很大的水花,嬉闹的声音也很大,安铁看了一眼信心十足的瞳瞳,说:“丫头,我看咱们今天有希望啊,你学会了咱们让海军叔叔请客。”
瞳瞳看了一眼深水区的李海军和卓玛,微笑着问:“叔叔,你不会是和海军叔叔比赛呢吧?我可比卓玛笨多了。”
安铁摆摆手说:“错!只有笨师傅,没有笨徒弟。”
四个人在水里扑腾了两个小时,结果瞳瞳已经能抓着游泳圈练习打腿了,而卓玛还在毫无头绪地扑腾,安铁得意地对李海军说:“看看,结果很明显吧?”
李海军苦笑道:“是啊,我以为卓玛很灵活,肯定学得快,没想到我忘了瞳瞳比卓玛乖。”
这时,安铁和李海军注意到瞳瞳和卓玛不见了,两个人紧张地对视了一下,赶紧在泳池里搜录她们的影子。
如果您有余钱,请尽量支持作者:

如果您手头比较紧,可以来本站看看本书:

安铁笑着说:“有啊!” 瞳瞳着急地问:“那你快说啊!”
安铁道:“简单,去租个充气艇就好了,把小斌放在上面就可以了。”
瞳瞳高兴地说:“对呀!这是个好办法呀!”
卓玛也在一边大声说:“对呀!这样就可以去游泳池里了撒!”
李海军也在一旁说:“是啊,马老师,租个充气艇不就可以下去玩嘛!?”
马老师看见安铁他们热心地建议着,面露尴尬为难之色道:“不瞒你们说,我们原来也想过,我们福利院的学校资金非常有限,在学习之外,搞这些活动已经算是很奢侈的了。我们的孩子下水行动都不方便,租充气艇比较贵,一租就要租好几个,能省则省吧。”
瞳瞳在一旁失望地说:“哦,这样啊!叔叔,还有办法吗?”
安铁笑了起来,对瞳瞳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去替他们租几个充气艇,然后,你和卓玛在旁边看着照顾小斌,你说这样行不行?”
“行啊!行啊!”瞳瞳赶紧说,卓玛也表示赞同。
一旁的马老师说:“不用了,别破费了,我们在旁边看看挺好的,是不是小斌?”
马老师说完看着小斌,小斌看了看老师,又看看安铁,然后望了瞳瞳一眼,没说话,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安铁说:“马老师,这样,我给你们租几个充气艇,也不是很贵,你们照看别的小孩子就行,小斌我们给你们照顾一段时间,你看好不?”
马老师犹豫地说:“这样太麻烦你们了吧?”
安铁说:“不麻烦,怎么玩都是玩,就这样定了,我去租充气艇。”
说完安铁和李海军一起去前台,不一会就租来3只充气艇。几个人忙着把充气艇放到水中,正在游泳池边玩的孩子们听说充气艇是给他们的,高兴得纷纷过来抢。安铁和李海军把小斌抱到其中一只充气艇上,瞳瞳和卓玛也上了充气艇,卓玛抢着拿起充气艇的小桨不停地划着,由于不得法,充气艇被她划得在原地团团转,根本没动地方。
安铁和李海军还站在岸边和马老师闲聊,正在这时,安铁听到瞳瞳在喊着:“小叶子,上我们的艇上来。”
安铁定睛一看,原来,其他两个充气艇已经被其他大一点的孩子占用了,小叶子人小还没爬上去艇上的人就满了。
瞳瞳一看小叶子在岸边急得快哭了,马上喊着让小叶子去她们的艇,她们的艇上只有三个人。小叶子赶紧高兴地在水中努力地走到瞳瞳他们的艇跟前,努力地往上爬,由于艇沿离水面较高,又滑,小叶子爬了好几次都没有爬上去。
然后,就见李海军赶紧下水,把小叶子抱到了艇上。就在这时候,卓玛已经把划桨的技术要领领会得差不多了,艇已经能稍稍往前走了。
李海军站在一旁叮嘱卓玛说:“就在这里玩玩,别往深水区划,听到没?”
卓玛大声说:“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划了,不会有事的。”
李海军把小叶子抱上充气艇后,又回到了岸上。看着瞳瞳和卓玛跟小斌、小叶子一会把脚从充气艇上伸到水中嬉戏,一会互相往身上撩水,打打闹闹的玩得十分高兴,安铁和李海军会心地笑着,不时跟马老师闲聊几句。
过了不一会,安铁发现卓玛已经很娴熟地驾驭了划桨的技巧,已经能轻松地把充气艇划到到深水区了。
李海军一看卓玛已经把充气艇划到了深水区,赶紧在岸边大声喊道:“卓玛,快点把艇划回来,别出事。”
卓玛也大声喊道:“没事,你放心吧。”
李海军用命令的语气喊道:“快点划回来,听话。别跟小孩子似的。”
卓玛撅着嘴喊道:“好吧!”
卓玛把艇划到离岸边不远之后,就在艇上喊着让李海军下去再教她游泳。李海军对安铁和马老师说:“我们也下去玩一会?”
马老师说:“好!”
安铁和李海军下水来到充气艇旁边,卓玛在艇上说:“海军,把我抱下去。”
李海军把卓玛抱下来后,卓玛对瞳瞳说:“瞳瞳你下不下来啊?”
瞳瞳看了看安铁,安铁说:“要不你也下来我教你再学一会游泳?”
瞳瞳说:“好!” 安铁说:“来,我抱你下来。”
瞳瞳张开双臂,搂住安铁的脖子,从艇上滑了下来。双脚刚刚进入水面,双脚在水中一下没找着地面,然后双脚一缩,就顺势勾住了安铁的腰。
安铁抱着瞳瞳泥鳅一样光滑的身体,身体马上产生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感觉瞳瞳从来没有离自己这样近过。安铁想起那天自己酒后和瞳瞳抱在一起的情景,那种混乱迷狂的情欲使安铁自责了好几天,就是现在想起来,自己还不断地在心里骂自己。
但现在自己抱着穿泳装的瞳瞳,跟那天晚上瞳瞳裸露的身体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现在在自己十分清醒的情况下,瞳瞳真实地被自己抱在怀里,真正的软玉温香抱满怀,瞳瞳的两只小Rx房结结实实放心地贴在安铁的胸口,让此时的安铁感觉清爽而轻松,每一个毛孔都有着一种力量潜伏在里面。
此时,瞳瞳开心地看着安铁,丝毫没有不自然,心无芥蒂地抱着安铁,双脚还在安铁的腰上踢了两下,说:“叔叔,你再教我一会我就会游了。”
安铁笑着说:“那得看你的悟性怎么样了。” 瞳瞳笑道:“我肯定行。”
两个人说笑着,安铁竟然忘了放瞳瞳下来。瞳瞳抱着安铁的脖子,双腿勾着安铁的腰,已经变得浑圆的很有弹性的屁股随着瞳瞳双脚一下一下地踢着而不断往下沉。
瞳瞳的屁股正好不远不近地在安铁的游泳裤上一动一动的,Rx房温暖地贴在安铁赤裸的胸部上。安铁发现自己的小腹一阵暖流流动,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跟充了气似的硬了起来。
瞳瞳也马上感觉到了安铁的变化,身体马上有些僵硬起来,一动不动地抱着安铁,脸红红地不说话了。
安铁马上把瞳瞳放下来,瞳瞳下来的时候,安铁感觉自己的小弟弟从瞳瞳的两腿之间一直滑到瞳瞳的肚子上方,瞳瞳才站在水中。
瞳瞳一到水中,脸色马上就变得自然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充气艇上的小斌和小叶子,又看了看马老师。
马老师笑这说:“你自己玩吧,他们有我照顾。”
瞳瞳对马老师笑了一下,这才放心地回头,看着卓玛的方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对安铁说:“叔叔,你看卓玛!”
安铁随着瞳瞳的目光看去,只见李海军正在教卓玛蛙泳,但卓玛却不像只青蛙,倒像只掉在水里的狗似的在水里扑腾着。安铁也哈哈笑着说:“这是正宗的狗刨!”
瞳瞳说:“叔叔我也想学蛙泳。”
安铁说:“好啊!来,我用手托着你的下巴,你先闭上嘴防止喝水,双手伸开的同时,双脚也收拢,然后,双手向两边划,同时腿后蹬,记住了吗?我喊一二三,你的双脚就开始离地。”
瞳瞳说:“记住了。” 然后,安铁就托住瞳瞳的下巴,安铁说:“一二三。”
瞳瞳马上双脚开始离地,双手开始乱划起来,与脚根本配合不到一起,就在瞳瞳脚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感觉脚下没有着落的瞳瞳一下子抱住安铁的腰,Rx房正好顶在安铁的小弟弟上。

安铁的话音刚落,李海军就在电话那头说:“我和卓玛都在呢,你过来吧。”说完,李海军那就把电话挂了。
安铁把车开到李海军酒吧的时候,发现天已经有点黑,不禁后悔刚才没把瞳瞳一起带上,现在想联系又联系不上,只能等瞳瞳给自己打电话,想到这里,安铁决定明天就给瞳瞳买个手机省得找不到瞳瞳自己在这干着急。
安铁一进酒吧大门,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卓玛的说笑声,比里面的背景音乐声音还大,安铁走进去,看到卓玛在吧台里跟李海军学习调酒,把原料弄得到处都是,安铁看着卓玛与李海军的幸福样子,心想,海军这小子还是比我有福气,这小日子过得真舒坦。
这时卓玛最先看到了安铁,开心地说:“安铁来啦!”
李海军赶紧放下手里的瓶瓶罐罐,笑着说:“靠!你小子过来怎么也没个动静,像个幽灵似的。”
安铁笑了笑,说:“操!我不是怕打扰你们嘛。”
李海军从吧台里走了出来引着安铁坐在一个座位上,说:“我可有日子没见着你了,最近忙什么呢?”
安铁扭了扭脖子说:“我还能忙什么,瞎忙呗,我是不敢见你啊,一看你和卓玛粘在一起我嫉妒啊,呵呵。”
李海军道:“你要想找个人甜蜜还不容易,还不是自己穷折腾,对了,你跟秦枫定日子了吗?”
安铁听李海军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说:“没,一直也没腾出空和她商量这事,现在她比我还忙。”
李海军看了看安铁,顿了一下说:“还是抓紧吧,免得夜长梦多。”
安铁琢磨了一下李海军的话,点点头说:“你呢?和卓玛什么时候办事?这么可爱漂亮的姑娘也得抓紧啊,嘿嘿。”
李海军捶了一下安铁,笑道:“你小子又整我身上来了,卓玛才18,怎么也得等两年再说。”
安铁说:“也是,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找个小老婆,哈哈。”
李海军看了一眼还在吧台里折腾的卓玛,若有所思地说:“是啊,我也没想到。”
就在这时,安铁的电话响了,安铁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安铁顿了一下,按下接听键,还没等说话,就听电话里传来了瞳瞳的声音:“叔叔还没回家吗?我刚才往家打电话没人接。”
安铁问:“我在你海军叔叔的酒吧呢,你还没回家吗?要不我去接你吧,你在哪?”
瞳瞳说:“你不用接我了,我一会自己过去,我现在在老师家呢,叔叔不用担心我。”
安铁心想,难道瞳瞳在那个老妇人的家里?便问:“是吗?哪个老师啊?这个电话是老师的吗?”
瞳瞳说:“对,我一会再在跟你说吧,叔叔,我挂了。”说完,瞳瞳就把电话挂了。
安铁一挂断电话,李海军就问:“怎么?瞳瞳过来吗?”
安铁说:“过来,估计得等一会。”
李海军笑了笑,说:“我看见瞳瞳前两天还上报纸了?这丫头还真有心,怎么样?高兴坏了吧你。”
安铁一听,得意洋洋地笑着说:“可不是把我给乐坏了吗,我当时看着都有点意外,这丫头自从学画画以来变了很多,哎呀!真是长大了,有时候都开始教育我了。”
李海军哈哈大笑道:“是吗?怎么教育你的,说说。”
安铁说:“不说了,想起来我就惭愧啊,你这里有啥吃的吗?我都饿了。”
李海军说:“饿了咱们就出去吃点,这儿能有什么,都是酒和小零食,要不等瞳瞳过来咱们四个一起去,给你拿点爆米花你先填下肚子,哈哈。”
安铁说:“操!那玩意哪能当饭吃,甜不拉几的,别等了,我出去点几个菜回来,就在你这酒吧里吃了。”
李海军笑道:“那哪行啊,这是酒吧不是饭店,OK?”
安铁说:“那怎么了,我今天还就给他们来点香味扑鼻的,启发启发你这个酒吧老板,让你也整点创意出来,对了,你说我点个红烧肉,往这桌子上一放,再配合你这酒吧的气氛,那多带样啊,哈哈。”
李海军说:“我看行,今天咱也整点个性的,行,我现在就出去买去。”说完,李海军站起身打算去点菜。
安铁拉住李海军,说:“你呆着吧,我去,我知道你这附近哪家红烧肉好吃,嘿嘿。”
安铁刚走出酒吧门口,就看见瞳瞳正好从一辆白色雪佛莱上下来,一看见安铁正往这边走,开心地叫道:“叔叔!”
安铁一看,车里好像是自己在海边看到的那个银发老妇人,正想过去打个招呼的时候,那辆车快速开了出去,不一会就连影子都没了。
安铁想:“操,雪佛莱啊,这老太太还这么贵族。”
安铁正看着白色雪佛莱的方向愣神的时候,瞳瞳已经走到了安铁的身边,笑嘻嘻地说:“叔叔,是老师送我过来的,她就是我前几天和你说过的,在海边指点我画画的老奶奶,我刚才还去她家了呢。”
安铁说:“行,我知道了,你先进去吧,卓玛也在里面呢,我去点几个菜,然后咱们在里面吃。”
瞳瞳睁大眼睛道:“在里面吃饭啊?” 安铁笑着点点头,说:“丫头想吃什么?”
瞳瞳想了想,笑眯眯地说:“想吃松仁玉米。”
安铁摸了一下瞳瞳的头说:“知道了,进去等着吧。”
看着瞳瞳背着画夹子走进去,安铁突然有一种感觉,瞳瞳现在的艺术气息越来越浓厚了,看来那个银发老妇人这段日子对瞳瞳的影响很大,想到这里,安铁对这个神秘的人物又开始好奇起来。
安铁点完菜回到酒吧,酒吧里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员工都已经在里面忙碌了,李海军带着瞳瞳和卓玛坐在角落的一个座位上,桌子上面还摆了一些小吃和酒水。
安铁拎着一大堆方便盒,正想往桌子上摆,李海军说:“等会,我让服务生给装进盘子里,这么吃多不舒服啊。”说完,李海军把一个服务生叫了过来。
安铁说:“还是你心细,我把这茬给忘了,这是咱们的地盘啊,呵呵。”
服务生把安铁买来的菜装进盘子端上桌后,四个人闻着馋人的菜香味互相看了一眼,就开始吃了起来,卓玛吃了一口松仁玉米,开心地说:“好棒,在酒吧吃饭有意思撒。”
瞳瞳也笑眯眯地看了看安铁和李海军,说:“我猜这个主意肯定是叔叔出的。”
李海军说:“瞳瞳,你怎么猜到的,为什么不是我呢?”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说:“因为有红绕肉呗,海军叔叔不怎么爱吃肉,呵呵。”
李海军看了一眼安铁,笑道:“看看,还是瞳瞳了解你,我就纳了闷了,你这人这么爱吃肉,怎么也没发展成个胖子,哈哈。”
安铁说:“吃肉怎么了?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才叫爷们,对了,你这里有大碗吗?要不咱们就用碗来喝酒吧,那多有意思哈。”
李海军一听,也来了兴致,叫服务生拿来几个大碗,把啤酒倒进碗里,这时,卓玛拍手叫好道:“好棒好棒!我们那里都这样喝,我也来,瞳瞳,你也要用碗喝酒。”
瞳瞳看了一眼盛酒的大碗,皱着鼻子说:“啊?卓玛,我们也要这样啊,我们又不是爷们。”
瞳瞳刚用她那柔声细语的调调说出“爷们”两个字,在坐的几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瞳瞳被笑得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众人,问:“你们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李海军说:“没错,你们不是爷们,是小女生,呵呵。”
卓玛说:“瞳瞳,你们汉族的女人太小家子气,以后你到我们西藏去看看,那里的女人比爷们还棒,嘿嘿。”
安铁赶紧说:“那不行,女人要都成了爷们,男人还不疯了。”
李海军也说:“是啊,卓玛,你应该和瞳瞳学学,温柔一点,要不哪天我就让你搞疯了,哈哈。”
卓玛嘟起嘴说:“不是爷们,你们,怕女人把你们的风头盖过去撒。”
安铁和李海军一听,又笑了起来,卓玛拿起一个高脚杯,把啤酒倒进杯里,端起来对瞳瞳说:“瞳瞳,我们喝,不理他们。”
瞳瞳也把酒倒进高脚杯里,端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卓玛说:“为女人干杯,呵呵。”
安铁一看瞳瞳和卓玛的样子,对李海军说:“看来男人和女人的战争是永远不会停止的,你看这两个小丫头都知道为女同胞干杯了。来,咱俩为爷们们干一杯,哈。”
四个人在角落里喝得热火朝天的,酒吧里的客人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卓玛这时才注意到酒吧里的人多了起来,站起说:“海军,我要上去唱歌,今天你答应我的。”
李海军想了想说:“去吧,反正今天也够离谱的,你就上去玩吧。”说完,叫过来一个服务生,安排乐队给卓玛伴奏。
卓玛拉着瞳瞳的手说:“瞳瞳,你也上去,给我打拍子。”
瞳瞳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安铁,说:“卓玛,我又唱不好,还是你自己上去唱吧,多不好意思啊,那么多人!”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说:“怕什么,咱们报纸的爱心大使都当了,这是小场合,去吧,丫头,叔叔在下面给你们鼓掌,呵呵。”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心动,再加上卓玛连拉带拽的,总算把瞳瞳也整台上去了,卓玛和瞳瞳一上来,酒吧里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都停在表演台的这对青春靓丽的姐妹花身上,这时,卓玛大声说:“大家好,我和我妹妹给你们唱首歌好不好啊?”
卓玛的话音刚落,酒吧里就响起叫好声和口哨声,众人都兴致高昂地期待着卓玛和瞳瞳的表演,卓玛对乐队的人说了几句话,接着,《青藏高原》的乐声就在酒吧里响了起来。
卓玛拿着话筒,一开腔,就引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瞳瞳有些不自然地在旁边打着拍子,虽然没有唱歌,可那乖巧清纯的样子,还是让人看得很舒服。
此时,酒吧里的气氛异常火暴,所有人都仔细聆听着卓玛干净清澈的声音,安铁和李海军开心地看着台上的卓玛和瞳瞳,一碗接着一碗地喝酒。
就在卓玛的歌曲唱到尾声的那个高音的时候,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等卓玛把那个高音唱完,酒吧的气氛一下子就进入了高xdx潮,尖叫声和口哨声震耳欲聋的。瞳瞳也兴奋地拍着手,高兴地看向安铁这边,安铁笑着对瞳瞳点点头,瞳瞳就和卓玛从台上走了下来。
可是,酒吧里的客人似乎还意犹未尽,一起起哄道:“再来一个,两个小美女再来一个!”
卓玛和瞳瞳用探寻的目光看了看李海军和安铁,李海军和安铁笑着对两个女孩点点头,两个人又从新回到台上,这一次,瞳瞳大方多了,微笑着站在台上,和卓玛交谈了一下后,卓玛大声说:“这次由我妹妹给大家唱一个《不想睡》,好不好啊?”
卓玛的话音一落,酒吧里又开始热闹起来,就在乐队开始演奏起清晰优美的前奏时,酒吧里又变得安静下来。安铁看到瞳瞳拿着话筒,对台下微微一笑,然后就开始唱了起来,瞳瞳这一开口,着实把安铁震了一下,安铁没想到瞳瞳唱歌这么好听,时而嘹亮时而抒情,宛若一只百灵鸟一样。
酒吧里的人都静静地听着瞳瞳的演唱:
宇宙中默默自转的星球冥冥之中你要现在遇见我
我看过瞬间燃烧的花火昙花一现之后悄悄的坠落
我醉过真夏冰酿的美酒醒来以后还有你在陪着我
那种微酸的滋味有点微醺的感觉梦做一半比较美 爱我的人还没睡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幸福的催眠天旋地转的晕眩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今天的完美不要明天的幻觉
我看过瞬间燃烧的花火昙花一现之后悄悄的坠落
我醉过真夏冰酿的美酒醒来以后还有你在陪着我
那种微酸的滋味有点微醺的感觉梦做一半比较美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幸福的催眠天旋地转的晕眩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今天的完美不要明天的幻觉
雪花盛开的风中是你紧紧抱着我泪光在闪动一闪一道彩虹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幸福的催眠天旋地转的晕眩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今天的完美不要明天的幻觉
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幸福的催眠天旋地转的晕眩
安铁看着瞳瞳美好纯净的笑容,不知不觉沉浸在这首动听的歌里,这时,瞳瞳从台上一边唱歌一边看着安铁,让安铁的心里砰地跳了一下,然后,安铁不禁想起抱着瞳瞳入睡的那几个夜晚。安铁觉得瞳瞳仿佛就是在唱给自己一个人听的一样,回忆着瞳瞳躺在自己怀里的温馨画面,脸上浮起了宁静的微笑。
就在这时,酒吧里又想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把安铁从回忆中惊醒了,瞳瞳已经演唱完毕,从台上往自己这边走,安铁看着瞳瞳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眼睛里亮晶晶的,似乎被自己唱的那首歌曲也感染了。
卓玛和瞳瞳一坐下来,李海军就高兴地说:“两个丫头唱得太好了!来!咱们一起干一杯。”
安铁笑着说:“好,为瞳瞳和卓玛干一杯!”
四个人拿起酒杯和大碗,热热闹闹地喝了起来,刚喝完,李海军就感慨道:“真没想到,瞳瞳的歌唱得也这么好,太意外了,以前根本没听过。安铁,你不对啊,怎么也不提前跟我们说说,早知道我早就把瞳瞳请过来唱歌了,你看看,这气氛多热闹啊。”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是笑,没说话,安铁说:“何止你意外啊,我这也是头一次听,你没看我都听傻了吗?”
卓玛也说:“瞳瞳,你还说不会唱,你骗人,罚酒!”
瞳瞳笑着说:“哎呀!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这首歌是我刚学会唱的,可能都唱跑调了,你们就别笑话我了。”
安铁赶紧说:“丫头,咱唱得好就是唱得好,别谦虚,这些人的反应就证明了一切,哈哈。”
瞳瞳听安铁说完,脸稍微红了一下,低着头吃东西,也没说话。
卓玛晃了一下李海军的胳膊问:“海军,你怎么也不夸夸我呀?”
李海军笑道:“你唱得也好,不是早说了吗,天天夸你也不腻歪呀!”
安铁也说:“是啊,卓玛最后那个尾音,简直盖了,还有瞳瞳,你们俩往台上一站,就是不唱歌大家也得叫好,呵呵。”
瞳瞳抬起头,看了一眼卓玛说:“都是卓玛,我本来是提议卓玛唱这个的,问她会不会,她说会唱,可一宣布完,她才说她不会,刚开始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卓玛对瞳瞳做了一个鬼脸道:“要不是这样,你才不会唱呢,嘻嘻。”
瞳瞳嘟起嘴看了卓玛一眼,说:“卓玛才骗人呢,快喝酒。”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四个人喝酒的气氛越来越好了,瞳瞳也开朗地和卓玛不时开个玩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让安铁觉得十分快乐。
从李海军那里回到家,已经1点多了,由于瞳瞳也没少喝酒,回到家也还是很兴奋,坐在沙发上对安铁痴痴地笑着,也不说话,把安铁搞得也傻乎乎地笑。
过了一会,瞳瞳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安铁的腿,喃喃地说:“叔叔,我不想睡。”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