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家琪妈回头对家琪爸说,家琪爸说小诺气色好多了

十月 13th, 2019  |  小说散文

家琪眼睁睁地看着出租车离开,转弯,然后从视野里消失。
他回到家,开始收拾他的东西。 家琪妈问小诺呢。
家琪抬起头,说:妈,你若真想对我好,你就对小诺好一点吧。你若对小诺好一分,就相当于对我好十分,我也会感觉幸福十倍的!
家琪妈脸一沉:我对她还不够好吗?
家琪抬头,想了想说:在她的角度为她想一点,比如,她流产,是不得已,她撒谎,是为了不想你生气……你儿媳是高校老师,是研究生,总比下岗在家让你脸上有光吧?
你有了媳妇就不把妈放眼里了?才结婚一年呢,她就给我看脸色,而你,却来说我对她不够好?家琪妈愤愤地说。
家琪本想好声好气地对老妈讲,老妈,同我生活一辈子的是我老婆,不是老妈,以后你就少管一点我们的事吧。可老妈没给他机会,她转身进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甩手重重关上了门。
家琪叹口气。
收拾好东西后,家琪对老爸说,老爸,我要赶下午的车去小诺父母家,妈现在的脾气也越来越犟了,你多劝劝她,必要时候……必要时候,你真不能让她乱来,不然你怎么工作?家琪暗指老妈对老爸疑神疑鬼的事。
唉……家琪爸叹了口气。
既然你想去追赶小诺,那现在就去吧,也不用等到下午,走吧,我陪你出去打个车。家琪爸又说。
父子俩走在小区里。
走了一阵,家琪说:爸,小诺说的一句话也是有道理的,妈现在的脾气不好,但是总不能老由着她这样吧,你看她疑神疑鬼的程度,别说知识分子了,就连一般人也比她强了,又那么相信算命的话,有时候你也要对她说不的。
家琪爸说:我有数的……以前都是她撑着这个家,还帮我照顾着那么多弟弟妹妹,现在,我也该补偿补偿她了,尤其在她病时,更要对她好点。
老爸这么说,家琪也不说什么了。
家琪啊,我们都是老的一辈,吃了很多苦,虽然受过大学教育,但都有很传统的想法,我也承认,有时候我们是与年轻的一代谈不起来。像上一回,你的小叔,一次与你妈闹别扭,说她观念老土,限制了他的发展,说我们给他找的工作就是让人饿不死也活不下让人对生活没指望的那种,你妈气不过,因为那工作她觉得很稳当,但他就是想辞工去闯荡,你妈说了几次后就摔了椅子说再也不管他了。我逼着他来我家向他嫂子道歉。自从那次吵架后,你小叔立马辞了工作与人合伙开了个小工厂,然后就再没上门来过,平时只是打打电话联系,连这次你妈生病也是叫他孩子代替他来。当然我也知道他现在那工厂开得很不错,收入比我这个当校长的多多了,你妈当初是不该管得太多……家琪爸一路对家琪说。
家琪,你是没有经历过最艰难的时代,而你小叔,经历那时代时不过是个孩子,不懂什么饥荒,贫困,没钱,缺衣少食,更不懂家庭分居的苦,我是老大,你妈也是老大,上面是生病老人下面是一大堆孩子,这种担负起家庭重担的任务不是我们扛还有谁来扛?现在你们可以只考虑把自己一个小家的生活搞好就行,但当时我们不行,虽然两人都有工资,可每个月都不够用,你知道缺钱的滋味吗,简直要疯了……现在生活好了,但是一想起以往的苦,就忍不住有害怕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时刻都在的危机感一样。这种辛苦,同你说,你真的是不懂啊,所以,你妈总想手头存一笔钱……她做不到你们的“今天花明天钱”。她永远只会“今天花昨天的钱”,不用欠人家钱,这样心理踏实。
所以,就像你不懂你的妈一样,你也不会懂我为什么总是迁就她,因为,我亏欠她很多。在人情上,我们都是传统守旧的人,为了责任,可以牺牲自我很多,所以对你妈只能用这种方式弥补了……妈说了让小诺不高兴的话,你去同她解释解释,就说我代替妈向她道歉,好吧?
家琪点点头,说不出其他话来。
家琪爸替儿子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一把零钱塞给他,嘱咐他立即去追赶小诺,说弄得好的话两人还能同一辆车去小诺的父母家呢。
但是,最终家琪没赶上他老婆。
当家琪坐上去小诺父母家的大巴时,小诺在去杭州自己家的车上。
小诺在瑶瑶家,诉说婆婆家的遭遇。
当时小诺甩下家琪时,她也期待家琪会追赶上来,可是她在客运中心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到老公的人影,想着他肯定是被婆婆留下了,小诺心里酸酸的。婆婆自己已经有个好老公了,还想来抢她的老公,到底是什么心理?
小诺想她总不能这样一个人回家吧,爸妈没完没了地问起来怎么回答,刚好杭州的车即将出发,于是买了张去杭州的票。她没想到她上了杭州的大巴后家琪就来了。小诺心里郁闷加愤怒,一上车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瑶瑶一边给小诺微波炉热饭热菜,一边试着安慰:比起你,动不动拿八千八的红包,我不过才得一个八百八的红包,你的零头,不过,我家婆婆不也明的暗的要求我好做准备了?所以,天下婆婆都一样!
小诺觉得瑶瑶一点都没听懂她的意思,郁闷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思想上管束与控制的问题,解决不好,这问题远比婆婆期待一个孩子更加可怕。因为婆婆期待孙子是正常的,但她的控制与占有欲望是不正常的!
见瑶瑶不说话,小诺接着说:你设想一下,本来你有一个很宽松的环境,从十来岁开始,自己的事情全都自己决定,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考什么大学,生你养你的父母对你都不会指手画脚,你活得自由自在。但是,某一天起突然出来一个女人,看起来似乎也是衣着得体神情端庄,甚至还能说温文尔雅,但她就是可以对着你指指点点,什么被子不能白的,旅游不能去泰国的,黑色的衣服不能穿的,头发不能剪的……可我何时受过这样的约束?而这个女人在自己20岁之前根本与她没关系,无非因为她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妈,所以得理所当然接受她的种种管制,这让不让人发疯?
你当她的面时装得百依百顺一点,背地里就我行我素,不就行了?对了,你平日不也常说你公公如何如何好,老派知识分子,既明理又好脾气,能争取到你公公吗?瑶瑶出主意。
小诺想了想说:但是她家现在处在一种很奇怪的旋涡中,她就是旋涡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公公说是亏欠她的,所以要迁就她。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的很多奇怪的想法就是针对我的呀,他亏欠是他亏欠,我可从来没亏欠她什么呀,他迁就她为什么就必得要牺牲我的意愿?我不是平白成了个牺牲品?所以我真的很搞不懂,郁闷死了。
当小诺与瑶瑶使劲探讨婆媳问题时,她不知道,家琪已经快要把她的手机打爆了。
杭州家里没人接,手机关机。家琪在丈人家里,不知该怎么圆谎。他本以为小诺已经在娘家,嘟着嘴同老妈发泄对他的不满,只等他出现,一切不高兴都变成喜剧的大团圆,那时他肯定骂不还嘴打不还手,可事实上,等他急巴巴地赶到家,却发现小诺根本没出现!
终于,瑶瑶家的座机响了,瑶瑶接后一听,立马给小诺:追踪过来了。
小诺,你怎么不开手机啊,我担心死了!
是家琪,语气简直快要哭了。小诺听着那种发自内心的着急,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娇纵和自私。她掏出手机,才想起手机关着,一打开,十多个未接电话。
话筒里的声音换成了小诺爸,疼爱里透着威严:小诺,你怎么能这样做?连个电话都没有,想让一家人都为你急啊?快点过来,家琪等着你,没大巴的话就打出租过来!

本打算去商场的顶层美食厅吃饭。两个女人,再加一个孩子,还有大包小包,有点狼狈,而且那里的椅子带把手和靠背,无法让宝宝躺下,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把东西放车上,然后去对面的麦当劳。
阳阳已经在靠墙的长椅上睡着。小诺妈仔细地往他身上盖了块毯子。小诺问她吃不吃得惯这洋快餐,小诺妈说:“以后要经常陪外孙吃,要学会早点习惯吃。”
小诺不满地说:“妈,首先我不会让小孩吃太多汉堡包,这东西哪比得上你烧的菜?第二,你不要委屈自己去迁就小孩,知道吗,你要对自己好一点,你要对自己最好!你若老是委屈自己对我们好,我会有心理压力的,懂不?我不喜欢这种压力的!”
小诺妈吸着一瓶奶昔,说:“不过这味道是蛮不错的,我蛮喜欢吃。”
“那老妈你多吃点。”小诺抬着张脸,脸上是动人的笑。
“小诺,不到一周就要过年了,年三十打算怎么过?”
要是以往,小诺肯定会说:“去饭店吧,饭店多省事啊。”
但现在,她不敢提饭店。年三十的团圆饭,最普通的一桌,哪怕才4人,没800元拿不下来,算了,还是自己在家整吧。整什么呢?想起以往经常与瑶瑶他们一起去火锅店吃火锅,吃得好开心,于是小诺想想后说:“我们在家吃火锅吧,弄个好点的锅底,多买些辅菜,不也蛮好的吗?”
“好的,那你想想,你们喜欢吃些什么,我来准备。”
小诺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小便签,认真地写下想吃的东西。嗯,大年三十,大年三十的团圆饭……
该回家了。小诺站起身,想给家琪打份汉堡包回去,于是去排队。小诺妈在给阳阳穿外套。
掏钱包时,小诺感觉钱包有异样。打开一看,里面厚厚地塞了一叠钱。她转过脸,看到老妈正在亲着阳阳。
家琪接到老爸电话,老爸说既然他们不回家过来,那他们决定来杭州过年,过年总要团聚的。
家琪把话转达给小诺。小诺说,你去车站接一下吧,把他们安排在那个空着的房子里。
家琪爸妈坐着大巴来杭州,手里依旧是大包小包的。
坐上小钢炮,家琪爸说:“按理,应该你们带着孩子回家过年的,这是礼节。不过,你们年轻人忙,我们空闲,那就我们过来凑热闹吧,你妈呀,想孙子想得实在厉害!”
家琪说:“不这样,你们怎么会来杭州玩呢?这次多住一段时间吧,反正,那房子空着。”
“多住也就算了,我们就过个寒假。主要是想阳阳了,想与孙子多待几天。”
家琪把两老带到三居室,家琪爸妈对着空荡荡的房子,一愣:“怎么电视音响冰箱都没了,连空调也拆了?”
“是的,为了省点钱买家电。”
“现在家电那么便宜,所有置办好也就万把块钱,你们不至于连这点钱都没了吧?”家琪爸感到奇怪。
家琪让他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去厨房间用电茶壶烧开水。好在客厅里的大空调没拆,家琪开了空调。这是底层,冬天冷得像冰窖,不开空调实在有点吃不消的。
给两老倒了热水,然后家琪说:“小诺妈支援了一笔钱作为首付,他们按揭买了个新房子,每月要付三四千的按揭款,都在我的工资上扣,所以,口袋空了。”
家琪爸妈面面相觑。儿子从没同他们说过。 “那房产名字呢?”家琪妈问。
“是小诺和小诺妈的。” “怎么没你的名字?”
“哎,你急什么,婚后房子,有小诺的名字就行了,她的也就是我的!”
“有好好的房子不住,小诺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子,要欠半辈子的债,弄得生活那么拮据……”家琪妈不满地在嘀咕。
“妈,你有你的想法,人家有人家的想法,你干吗什么都要按你的想法做呢?”家琪忍不住为小诺辩护。
“好好,说到底,你们就是看不上我们给你们买的房子,嫌我们眼光不行,嫌我们给的不够好!”家琪妈一脸怒气。
“算了算了……”家琪爸帮老婆消火:“安淑,干吗呢,刚刚来,热水都没喝一口,就开始发愁孩子的事情,儿孙自有儿孙福的,去吧,先把东西拿出来,很多是阳阳的玩具呢。”
家琪陪了父母一会儿,然后说要回家吃饭。
“你怎么不在这里吃啊?”家琪妈奇怪。
“我得赶紧回家去,保姆回老家了,小诺和小诺妈又带孩子又烧饭还要做家务的,很累。”
“那什么时候带阳阳过来呀?” “这个,我回去同小诺商量一下吧。”
“连这个也要商量啊?我们帮你们带带孩子,你们也好轻松点呀!”
家琪觉得一时无法与老妈说清楚,老妈好操心,到哪里都当自己是女主人,家琪也习惯了,笑笑,说,回去再和你们打电话。
家琪走了。家琪妈回头对家琪爸说:“都是小诺在指使!我们不同意他们换房子,她就用阳阳来对付我们,你看着,她肯定不让我们带孩子!”
说着,家琪妈突然哭了起来。

6月,随着夏季到来,非典带来的恐慌气息逐渐淡弱。该出现人的地方,又开始人头攒动,该有声音的地方,也开始人声鼎沸。公交车,超市,商场,菜市场,大街,饭店,这些地方的人气越来越旺。人们的脸上已恢复正常平静的表情,嘻笑的,温和的,愉快的,明媚的,灿烂的,似乎那曾经可怕到让人有冰冻之感的灾难经历已经彻底过去。
曾大批撤离城市的民工又回来了。小诺他们那停顿了一个多月的装修重新开始,但是小诺已经对装修没有了任何兴趣。她现在很少对有东西能产生兴趣,家琪说愿意陪她去逛逛街,她没兴趣,去杭州特色的饭店吃饭,也没兴趣,去西湖边拍照,留几张孕妇照,还是没兴趣。她甚至连给未来小宝宝买小衣服小物件的兴趣都没有,只是神情寥落地呆在家里,有时还会悄然落泪。张姝和瑶瑶都来看过她,安慰她要振作起来,都要当妈妈的人了,这时不坚强什么时候才要坚强。
小诺摇头,痛苦道:你们不知道,我也想振作,但是,我就是振作不起来啊,我觉得什么都毫无意义,我对一切都没兴趣,我常想,人是多么无常的啊,今天永远不能预测明天的事,干嘛还要去追求那么多,得到了又能怎样?得不到又会怎么样……
这是心病,张姝和瑶瑶都没办法,叫家琪多带小诺去看看心理医生,看来只有心理医生能开导她了。
小诺把装修的事情完全委托给了张姝。设计,预算,采购,结算,监理,与装修工斗智斗勇等等,小诺说要给张姝5千块钱作为监理工资,被张姝一掌打回去:装修就是俺的超级Hobby呀,我只要求你百分百放权,然后在最后结束时带着好心情去检验新房,看到漂亮房子后若愿意给我个拥抱和亲吻,我就满足了!
小诺终于能笑了笑:你是超人呀,你做的装修,我怎么可能不满意?
家琪爸妈想来看看儿子儿媳。前段时间非典一事闹得人心惶惶,哪都不敢出,现在终于可以走动了。家琪爸说我们得去看看小诺,然后去趟小诺妈那,并带篮白菊花去看看小诺爸。
于是周末时间他们来杭州。
家琪已经告诉他们,杭州那福利房在装修,并说明了原委:新房子楼上那居民实在太过分,家庭作坊搞得小诺不得安宁,以后可能会去装修好的福利房去住。
家琪妈一愣:你们以后去那里住啊?……不好的,你告诉小诺,新房子有股味道,对婴儿的健康不好的,你们现在住的大房子,难道不好吗?
妈,我们买的材料,都是环保的,再说,现在正抓紧装修嘛,打算结束后开窗开个一个月再入住的,没问题。
家琪妈还想再说什么,被家琪挡住:妈,我们有数的,你就不用多操心啦。
周六上午,一辆车子开进小区,在狭窄的通道上停下,家琪爸妈从车子里拿出大包小包,然后车子退出小区,去外面找停车地方。
夏天了,家琪爸妈都穿得很清凉,家琪爸是短袖长裤,家琪妈是短袖裙子丝袜。家琪出门相迎,手里接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把他们带进大厅。
小诺坐在沙发上,穿着个棉布蓝格子睡衣,见公公婆婆进来,淡然一笑,问好之后去了卧室,肚子已经很大了,她总觉得累得慌,总想躺下。
家琪妈这次带来了很多婴儿用品,从小衣服到小梳子,从保育书到婴儿油,本来想展示给儿媳看,可是儿媳去休息了,于是拉住家琪的手,一样一样把东西展示出来,铺满了茶几。
对于老妈的细心,家琪很感动:好的好的,到时候我给小诺看,你看这小衣服,多可爱,这么好看的浅黄色,她肯定喜欢……爸妈,你们歇会吧,坐了两小时的车,也累了。
不累不累,心里高兴呢。我又给你们带来了土鱼土鸡,我放去厨房冰箱里了,都剖好洗干净的,你们加点调料煮煮就行了。
然后拉住家琪的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说:你们不是装修嘛,我担心你们钱不够,给你们带来了1万块钱,待会你交给小诺,好吧?
妈,我们钱够用……
再怎么挣钱,你们还是挣不过我们的,我们的资历职称高,我看了工资单,我们这样职称的,比那些刚大学毕业的,每月多了一两千呢。还不包括年底的奖金什么,差距就是这样拉出来的!……当然,我们也就这一年的好光景了,下半年你老爸就要退二线,我也要退休,不过这时间正好,刚赶上给你们带孩子!家琪妈看起来美滋滋的,但声音里还是有些不舍。退休抱孙子,对很多有过一官半职的人来说,都是别有滋味在心头的。
家琪拍拍老妈的肩膀:你们自己快要退了,所以更要留点钱下来呀,到时候出去旅游什么的,刚好可以享受生活了。
我们留的钱,还不都是你们的!家琪妈说。
家琪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卧室,卧室门关着,估计小诺听不到。他知道,小诺最反感他妈说这样的话,并被列为“公公婆婆的N大谎言之一”。
对了,小诺这样虚弱,你又要上班,你们怎么搞装修啊,要不要我来帮你们弄?家琪妈问。
不用,我们有朋友替我们全权搞定,你放心吧。
有朋友给你们搞?那朋友是不是有回扣的?我装修过的,什么回扣佣金之类的,我也明白一些的。
家琪哭笑不得:妈,那是小诺最好的朋友,全是免费帮我们搞的,人家可精明啦,与装修工麽嘴皮子,装修工都快趴下了,所以,你放100个心好啦……要不,待会我们开车去那装修房看看?
家琪妈说好的,去看看。我就是最中意那个位子,还有那个小花园.

老爸回来了,似乎因为工作的关系,家琪爸看起来容光焕发,看来这男人啊,真是离不开事业。家琪爸一回到家就去书房打开电脑,小诺对家琪说:你爸越来越用功了。家琪说:人是该经常换换角色的,以前老让他当爷爷,都当烦了,现在要让他回来继续当老校长!小诺一嘟嘴:别把官僚气带进我们家来哦!为给老爸接风洗尘,一家人去外面吃饭,小诺有饭店的贵宾卡,能打折。小诺现在皮夹里的卡特别多,饭店的,咖啡吧的,西餐厅的,都是广告客户给的,源源不断,已经送了几张给好友了,还能再继续派发下去。家琪问老爸工作累不累,老爸一脸轻松:不累,挺好的,以后每两周回去两天,去大学指导指导年轻人写校志。家琪放心了。然后就说:现在春天了,叫老爸老妈外出旅游几天吧,过过二人世界的日子,孩子由他和小诺自己带,旅游钱也由他们来出。家琪爸犹豫一下:去哪呢?现在天气好,什么地方都可以去,远一点的话,云南丽江,近一点的话,黄山,千岛湖,反正,短至一周,长至半月,想去哪就去哪。听着家琪的游说,家琪妈脸上有点神往,但是家琪爸即貌似不愿意。算了吧,我刚刚接手学校的这个活,这段时间肯定常要找我问些事情,还是等些日子以后吧。老爸这么说,家琪妈也附和说:那算了,旅游有的是机会,反正退休了,天天闲着,以后随时可以去,等明年吧。小诺在一旁说:这机会都要随时争取的,不能等的,一等就没完没了,以后也许没有现在的好天气,或者没有现在的健康了,或者没有旅游的好心情,再说,现在夫妻恩爱呢……小诺话没说完,家琪就在桌子下踢了她一脚,说:乌鸦嘴,老爸今年有事,那就明年吧,他们身体那么好,你担心什么!家琪是担心小诺没遮没拦的话把老妈回想起她的身体,老妈毕竟是得过癌症的人,同普通人不一样。吃完饭,小诺刷卡买单,然后向饭店要了发票。现在小诺的伙食发票都能由公司报销,手机话费也是,这些小福利算是公司给她的小恩小慧。晚上,家琪妈在铺床,知道老伴回来,特意晒了晒被子,不过,家琪爸还在书房里的电脑上忙活,直到家琪妈喊了他两次睡觉。在床上,家琪妈对老伴发着牢骚:我呆在这里越来越没劲了!怎么啦?小诺越来越容不下我,而家琪,已经越来越没有能力了。家琪爸不说话。你看刚才,她说要出去吃饭,有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我都买了你最喜欢的知味观卤味回来了呢。他们觉得买的东西放冰箱,明天我们也能吃吧。还有,去哪家饭店,也不同我们商量,就直接去了什么川味火锅店,我最讨厌火锅店里的一股煤气味道了。那个火锅店,还好吧,里面东西选择也多,似乎是杭州最大的火锅店了。反正现在她越来越做主了,仗着有车,她开车,说也不说一声,就拉着我们去那里去,一点尊重的态度也没有!好了好了,你没看小诺有打折卡嘛,她选这个店,是因为能便宜一些嘛,你就少操一些心,现在孩子大了,能干了,你高兴才对,少管些事,乐得多些清闲,这样不好吗?哼,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她对我的那个态度,哪像我是她长辈,倒像她是我长辈一样地教训我!我那天气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后来家琪回来陪我说说话,总算心里好受一些了,不然,我跳楼的心思都有了。家琪爸愕然:她又怎么招惹你了?家琪马就一五一十告诉老伴事情的经过。听了老婆的描述,家琪爸长叹口气,说:我们都老了,都要退下来的,这是规律,小孩大了,懂事不懂事,看他们自己了,我们反正也不奢望他们什么,都有自己的退休金,怎么都能过好日子的……一些事情么,你放开一些,你自己心里也会愉快一些,别老像以前,当自己是领导,人家烦的,知道吗?现在我去一趟学校都是很低调的,不然人家会说老了不自重的!家琪爸的话里,说不清他的态度是站在哪一边。家琪妈不服气:我没想当《红楼梦》里的老祖宗,但是,必要的尊重,他们总要给的吧,必要的顺从,也是应该的吧,不然,这么多年为家庭默默奉献,图什么呀?不就是教训的儿女,老了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照顾着,关心着,听听老人的唠叨,让人看着觉得一家人团团圆圆很热闹很温暖,对吧?好的好的,有空时我就与小诺谈谈……小诺接老妈来杭州住。本来春节就想接老妈的,后来说太冷了,没来,现在天气正好,西湖边的各种花开得最艳,于是小诺跑了趟老家,把老妈接来住了。按原来的计划,小诺把老妈安排在福利房,那是闹市区,适合老人进出,但是小诺妈说她宁愿与他们挤一块儿,热闹,单独把她放一个地方,不就是与老家里一样吗?小诺一听,没辙了,只得按照老妈的意思。这样,三代四口一齐进了新装修的两居室,阳阳和外婆共住一间。可是,小家伙一直以来都比较多与爷爷奶奶在一起,外婆对他来说还真有点陌生,阳阳不想与外婆睡,于是,小诺只好把阳阳抱进他们的卧室,让他同爸妈一起睡。看着老妈有点尴尬的神情,小诺说:你多陪陪阳阳,去幼儿园多接送几次,小孩子很快就会黏上你了。平常小诺有些应酬,没应酬的话就去家琪爸妈那里吃饭,现在,小诺妈来了,小诺妈自然想自己在家做饭,不愿去亲家那里吃饭。于是,小诺就叫家琪回自家吃晚饭,她也会减少一些饭局,尽量每天回家陪老妈老公吃。几天下来,家琪妈那里显得冷清了,儿子儿子不来,孙子孙子也不来,全部都被引到亲家那边去了,家琪妈向来是个闲不住的人,现在一空下来,就格外不习惯。下午接到儿子一个电话,单位里发东西,什么鸭舌啦笋干啦海鲜啦之类,家琪说要搬一些过来。家琪妈立马留儿子到时在家吃晚饭,家琪说不一定,叫老妈不用特意准备,很可能晚上和小诺她们出去吃饭。下班后,家琪打车过去,分了一半的东西给老妈。家琪妈端了杯泡好的参茶给儿子,说你老爸去书店了,他这段时间不是书房就是书店。家琪说:你看,若不是老爸忙,你们这段时间出去旅游多好。家琪妈说:旅游啊,也就是花钱买累,我可不想乱花钱,在家休息也好的。这时候家琪的电话响,是小诺,小诺刚从幼儿园接到了阳阳,说要过来拿走些阳阳的衣服,因为衣服大多都放在爷爷奶奶家。家琪说那正好,他们一道回家。小诺很快到了,阳阳从车上跳下来,小花狗一样地欢蹦向爷爷奶奶的家,家琪妈高兴地一把搂住他,好几天不见,想死她了。阳阳,想不想奶奶?想。阳阳,这几天晚上和谁睡觉的?爸爸妈妈。那晚上有没有做梦到爷爷奶奶?有。家琪妈疼爱地在阳阳脑门上亲了一下,这个时候,是她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外婆呢,阳阳?外婆在家。外婆好吗?好。外婆给阳阳买礼物吗?有。阳阳这两天不跟外婆睡觉吗?嗯。外婆好还是奶奶好?奶奶好!……小诺听到家琪妈这样带着“诱导”性的问话,不高兴:妈,不要问孩子这样的问题嘛!家琪妈看了儿媳一眼,把阳阳带进房间,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没打开包装的汽车玩具,阳阳一阵欢呼,抱住奶奶又是在她脸上一阵猛亲,亲得家琪妈眼睛都闭上了。小诺在卧室柜子里翻阳阳的衣服。阳阳的衣服不少,但她发现,穿的洗得比较多的,都不是她买的,她买的,都比较新,有很深的折痕,甚至,一些她买给阳阳的童装连价格标签都还没撕掉,显然没穿过一回。小诺越翻越恼火,她拿着一些衣服去找家琪妈,问到:妈,小孩子衣服要穿的,不穿很快就会不合身,你为什么不给阳阳穿我买的衣服?家琪妈说:你买的衣服,只是好看,设计一点都不舒服,你看那牛仔裤,布料已经够厚了,还在腰边那里轧进去两三层,阳阳穿着根本不舒服!你们年轻人,只顾着洋气呀,帅呀,却丝毫不考虑实用效果,阳阳不舒服,我心疼!小诺说:这衣服是好牌子,都是经过设计的,幼儿园里男孩子穿牛仔裤的多着呢,怎么就阳阳穿着不舒服啦?你看你买的裤子,一点男孩的阳刚之气都没有……家琪妈说:我把阳阳带得好端端的,怎么你才带两天,就发现有很多的不舒服呀?家琪一听房间里有女人的吵闹声,赶紧过来劝。你妈根本不给阳阳穿我买的衣服,这是什么意思?小诺抖着手里还有标签的衣服,继续说:我知道你妈的想法,她就是想占着阳阳,她就是看不上我买的衣服,总是有理由说我买的衣服不好,她的目的就是一个:独揽阳阳的教育权!家琪妈一听气倒不过来,带着哭腔说:家琪,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带孩子,而且带得很不错,怎么你的老婆对我们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却全是指责呢?小诺说:妈,你不要矛盾升级!对于你们帮我们带孩子,我感谢的话说了很多了,我也尽量给予了回报,但是,我们就事论事,刚才我们在谈论孩子衣服的事情,我在柜子里找衣服时发现了很多我买的衣服你不给阳阳穿,就这个事情我们要说清楚,你为什么不愿意让阳阳穿我买的衣服,你心里是不是对我有想法,难道就是觉得衣服不好的问题吗?衣服,不就是衣服吗,小孩子穿什么衣服也值得这样争吵吗?家琪不明白,这不是以前争吵过的话题吗?怎么又拿出来了?但他还是努力让两方熄火。小诺说:第一,你妈不让阳阳穿我买的衣服,不是因为我买的衣服不好,而是因为是“我”买的,她不喜欢的一个儿媳买的。第二,她老是给阳阳穿没有男性化的衣服,这个幼儿园老师已经说过了,穿性别不明确的衣服会对孩子的性格脾气有影响,但你妈,就是不改!家琪,这两个问题,你看着怎么解决吧……就在两个女人吵闹的时候,家琪爸回来了。怎么回事?家琪爸尽量平和地问。让她自己说吧……反正,给有的人做事,做的再多也是白搭,没用的!到头来还是我们带孩子没带好,孩子性格脾气不好的原因全在我们!家琪妈铁青着脸,坐到了床上。小诺定了定神。公公回来了,公公回来,显然婆婆有撑腰的了,自己更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好,说话一定要有理有据有节。公公是块硬骨头,不像婆婆那么容易攻破,自己一定要小心,特别不能进入他设定的圈子,更不能被他的话题拉得团团转然后被扯进他的理论里去,公公绵里藏针以及化骨绵掌的功夫都很好的,多少年官司场里修炼出来的,一定要小心了!我刚才只是与婆婆谈论孩子的衣服的事情,本想就事论事的,结果婆婆无缘无故就把它定性为“给有的人做事做得再多也是白搭”这么一个说法,我也纳闷着。既然要解决问题,那我们还是回到就事论事的层面上来,尽量不要夸大,夸大以及乱定性对于解决问题没任何意义。家琪爸点点头。在说事情之前,我要先提个建议,我有提建议的权力吧?刚才妈说了一句,家琪在旁边也听得很清楚,说你们辛辛苦苦帮我们带孩子,但是我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却全是指责呢。我觉得这话一方面不尊重事实,我没有全是指责。另一方面,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做到十全十美的,你们在带阳阳的过程中,我知道已经是够尽心了,但是其中也会有不科学的小角落遗漏下来,就算是育儿专家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那么我们一起来探讨还可以做得更好的一些事情,这样可以吗?家琪爸又点点头。上次我去接阳阳时,幼儿园老师已经同我说了,阳阳3岁了,有性别意识了,不要总给他穿花花绿绿显不出男性化的衣服,要影响孩子的心理的,这一点,我是赞成幼儿园老师的说话。而且幼儿园老师也同我说了,她们已经转告过阳阳奶奶几次,但是,阳阳奶奶一直没改这个习惯。所以,那次回家时我就同妈说了,叫她注意一下这个问题。当时就引发了争吵,妈的意思是既然让她带孩子,我就不应该操心,不要多管,她能管好一切,我提意见,就是对她的不尊重,是看不上她。但我觉得,幼教不是这么回事,有更好更科学的做法,就要改掉从前的做法。看家琪爸的神情,他在很认真地听。今天,我回来拿阳阳的衣服,发现一个事实,这个事实让我很伤心:我给阳阳买的很多漂亮衣服,都被妈过滤掉了!一些衣服,连标签都没拆,就让它们在柜子里躺着,直至太小穿不上,而穿到幼儿园里的衣服,又被其他小朋友笑话……我不知道妈这样做是什么意思,我怀疑她是故意的,她就是不想让阳阳穿我买的衣服,那样的话,妈的心态就有问题了!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向家琪向妈提出这个问题,想得到一个解释,但是,妈的反应立即就是说我看她不顺眼,没把她放在眼里,不尊重长辈,然后又说她所做的事都是白搭,说我一贯是用指责对待她的努力和好意,整个是以怨报德……我没想到一次就事论事的关于孩子的衣服的探讨,在她那里就可以上升到那样的高度,那简直就是上纲上线,“文革”遗风!好的,关于刚才争吵的事件描述就到这里,家琪可以作证我所说的切都是客观事实,没有任何添油加醋。说完,小诺平静地看着公公。家琪睁大眼睛看着老婆,他第一次发现,小诺有着非常缜密的思维,还有很冷静的表述。这时,家琪妈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小诺的鼻子,说:不是的,她不是的,她在与我争吵的时候,厉害多了!她现在在你的面前是一副很讲理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她对我真的很不尊重的,老何,你不能相信她的话!妈,请你把你的手指从我的面前移开。小诺冷冷地说。安淑,你不能用手指着别人的脸,这样不尊重人家。家琪爸用手挡住了老婆的手指。家琪妈觉得连家琪爸也是在替儿媳说话,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没说话的分量了。那一瞬间,她简直有死的心思了。我说不过她,我辩不过她,她什么都有理……家琪妈喃喃地说,把求助的眼神最后转向家琪。家琪上前,把老妈扶进卧室,边走边说:妈,好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务事里哪么那么清楚的对和错,爸也没辙了。真的,你没错,你做得很好了,小诺也没错,她想做得更好,你们啊,以后就少打些照面,好不?弄得这么不愉快,你也不好受呀!家琪啊,你看见的,刚才,你的老婆,是不是对我不尊重啊!妈,我会回去说她的,好吧?家琪啊,我被小诺欺负也就算了,我担心你以后也被小诺欺负啊,她是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不像话了呀……家琪,你要有点主见的啊!家琪听了老妈的话,有点哭笑不得。他知道老妈对自己好,好得掏心掏肺,可是,这方式……老妈要他防着小诺,简直像防着一个处心积虑要窃取家产的小偷一样。可他的家产,还不就是小诺的家产?但是,家琪还是要安慰老妈,说他知道的,他会回去教训老婆的。家琪妈紧拉着家琪的手,再次叮嘱:你不能被她欺负了……当家琪妈一遍遍地说这句话时,突然,半年前那个梦境出现在家琪妈的面前,那个梦里,有个娇艳又极有心机的小宫女,她吸引人的外表下,包藏着夺取权力的祸心……终于,家琪带着阳阳和小诺走了。这次,家琪爸没说小诺什么,他只是说,你妈啊,老了,不合时宜了,这个时候,要你们年轻人来掌控了,你就让着她点吧。回到卧室,家琪爸对家琪妈说:别太争了,为了个面子,为了所谓的尊严,累不累啊?你越强势,小诺越不让步,你越弱势,小诺越会关照你,知道吗?我现在终于有点明白如今的年轻人了,还有他们说的“狼的精神”。家琪妈尽管被小诺折腾得疲惫不堪,但依旧撑着最后的一股气,说:我还需要她的关照?我有我的位子!我要得到必要的尊重!我不会被她打败的!

家琪爸妈很想很想孙子了。拿家琪妈的说法,想得梦里全是他,想得梦里都哭出来了。
他们给家琪打电话,让小诺家琪回去看看他们,也好让两老人与孙子团聚一下。反正现在两老不是退了就是退居二线,空闲时光大把。
小诺在娘家呆了近三个月,觉得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恢复不错,也是差不多该回杭州家了,那么回杭州家之前去公婆家一趟也好。
家琪觉得正好可以找机会与父母谈谈房子的事情。
于是小诺带了些娘家的特色礼物,随老公去公公婆婆家。
老人非常开心,抱过孙子不停地亲。说越来越可人了,漂亮了,小帅哥一个,以后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什么话好听就说什么,小诺虽然听得想笑,但心里蛮得意的。以往的不快似乎都过去了。
晚饭是老人早准备好的,满满一桌,鸡鸭鱼肉都全了。家琪妈不停往小诺的碗里夹菜,说多吃点,带孩子好辛苦的。家琪爸说小诺气色好多了,看来还是自己妈妈照顾地更好,知道该补什么,也知道口味,他们不知道小诺最喜欢什么,让她这几天里,只要想吃的,尽管说。小诺说,菜已经太多了哎,吃不掉了……
等等等等。一家人团聚的气氛很融洽。
第二天,家琪妈就带上小诺和阳阳,去一家商场的儿童区,让小诺自己给阳阳挑东西,她来刷卡。她说本来她早想买好回家的,但爷爷说她买的东西小诺可能不喜欢,就盼着他们来自己挑。
小诺挑了几套秋冬季小衣服,都是清淡的颜色,手感很柔软的棉质;挑了几件婴儿餐具,那种餐具能测试婴儿食物是否太烫,若太烫了,会变颜色,以提醒父母;又选了几个玩具,还有咬牙器之类的。觉得也差不多了,才4个月的毛头呢,还不需要太多东西。
给阳阳买个小车车吧……家琪妈站在一个学步车前,看着一辆红黄颜色的车子,说。
还早呢,而且,带不走的。小诺说。
小孩很快的,学步车就放这里了,不用带走。婆婆说。 那随你吧。
家琪妈挑好一个学步车,然后又在一个婴儿手推车前站住,那是个进口小推车,貌似有很好的防震功能,还有360度自由旋转的车轮子,可很方便地推着去公园散步。
妈,婴儿推车杭州有了。小诺说。 这里也可以放一个的。家琪妈坚持。
最后刷卡时,发现显示金额要近2000块,家琪妈眼皮眨也不眨,刷。
回家时候,丰盛的午餐已经准备好。自从家琪妈生病后,原本只出入书房和厅堂的家琪爸越来越往家居男发展,给他本“新好老男人”的证书毫不过分,看那架势,真要把杭州版的新好男人家琪给比压下去了。
新好男人老何与新好男人小何正在给阳阳泡奶粉。老爸对小爸说:我去听过一个讲座,说婴儿4个月后可以慢慢加点辅食,我们明天一起去超市看看有什么要买的。
家琪说,咳,要买也去杭州买呀。 家琪爸说:这里备一些也应该的。
家琪说,那随便吧。 等阳阳睡着后,一家人围坐餐桌。
吃饭时,家琪妈问小诺什么时候走,小诺说过完周末就和家琪一起回。
小诺……能不能与阳阳在这里多呆一周呢?家琪妈小心地问。 小诺愣了一下。
“小诺,你妈妈很想阳阳,当然我也很想,非常希望你们多留一段时间,小诺你看——”家琪爸也在旁边说。
小诺看了一下旁边的老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家琪也同样看着她,表情惊异,看来他爸妈没事先同他说过。
留下来?她实在没这个思想准备,谁知道这留下来的一周里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留下来?唉,老人的眼神实在太热切,简直能杀人,若拒绝的话,会于心不忍的。
小诺,你想留就留,不想留的话也没关系,我们过两天一道回去。家琪在旁边说。
左右为难啊。接下一周时间里能否与婆婆相处愉快,小诺并没信心。不过,公公也在,而且现在还有个另外的着力点:阳阳。婆婆的一门心思估计都在阳阳身上,不会有精力再来管她这管她那了吧。这样想着,似乎一起相处,也不会有过于明显的争执了吧。
终于,小诺说:那我就再呆一周吧。
这真的是一个让自己觉得妥协的回答。但是,若不妥协,回家后,回忆起老人失神落魄的眼神,她会睡不好觉的,觉得自己冷酷无情。忍耐一点吧,两害相权取其轻,忍耐,总比睡不踏实觉要能够承受一些吧。
最后商谈了一下,小诺多住一周,家琪周一一早走,周五下班后开车过来团聚,一起过个周末后再接走小诺和儿子。
老妈,这几天你多管管阳阳啦,小诺嘛,你就不用管她啦!临走前,家琪嘱咐他老妈。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