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画中的九只麻雀,又在1975年春参加了灵台遗址的发掘

十月 22nd, 2019  |  小说散文

  时间的跳蚤驻足在民国初期,兵荒马乱的年月。话说晋中阳泉有户姓柳的人家世代耕读,家藏一幅精美绝伦的《九雀图》,到了柳青云这辈儿已经传了五代人。他虽饱读诗书,却报国无门,年过半百只得留在乡里做个启蒙先生教小孩子读书识字。有时候也替人写写书信和对联,日子过的也算悠闲有味。每当金秋时节,皓月当空。柳青云就会拿出祖传的《九雀图》小心翼翼地挂在书房的墙上,净手点燃一炷香,神情肃穆,心中默默念着什么。画中的九只麻雀,忽飞忽落,眉眼传神。四只大麻雀,羽毛晶亮,倾耳细听仿佛是在呼唤同伴:唧唧、喳喳。那五只小麻雀就落在一棵粗矮的苹果树上歇脚,黄色的嘴丫儿,短短的尾巴。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此画取:雀保平安之意。
  这年五月,晋中大旱。整整六十天滴雨未下,眼瞅着就要收割的麦子焦糊在地里。土地庙前跪满了求雨的乡亲,人们的嘴唇干裂出血口子,无数的牲口倒毙在骄阳下。老柳树的叶子都黄了,有气无力地庇护着靠在它脚边的一条母狗。恐慌就像瘟疫,肆无忌惮地漫延到十里八乡。柳青云夜夜观看星象,雨啊雨!你还有多远的行程呢?孩子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来学堂上课了。唉!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急得满嘴都是大火泡。可冒了烟儿的黄土地,早就龟裂成一个个大大的甲骨文。绝收已成定局,成千上万的父老乡亲如何才能度过天灾之年呢?好多人不得不卖儿卖女卖妻。仅有一点赖以生存的耕地只能换来几斗活命的秕谷。
  城东,马老三的老婆上了吊。没钱买棺材下葬,地主管家刘武说老东家发了善心,出钱收了他的三亩麦田。毕竟,人要入土为安呀!马老三禁不住老泪涟涟。
  城西,李大郎也把两亩旱田抵给了发善心的老东家,换了五斗荞麦。三个娃饿死了一个,没办法呀!他哆哆嗦嗦的在地契上按下了红红的手指印。
  城南,王老汉……
  城北,赵四海……
  阳泉有七成的土地都归在了“铜公鸡”毛老财的名下,这些日子他和管家刘武一直在四处转悠。他们一边坐在阳伞下喝着凉茶,一边逐个盘算着周围还有多少农户的土地没有收上来。一个媚笑着:嘻嘻!嘻嘻!一个朗笑着:哈!哈哈!哈哈!
  深夜,柳青云又把《九雀图》挂在书房的墙上。香烛冉冉,他跪在画前默默祈求着。忽然一阵微风吹进房间,只见风动烛摇。九只麻雀相继从画中飞了下来,穿过窗户,精灵般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墙上只剩下一株晃动的树影儿。他心中暗想:是时候了!
  九只麻雀每晚都不停地从毛老财的粮仓里飞进飞出,一捧捧金黄的谷粒一夜之间就会出现在穷苦人家的院子里。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一个又一个山沟坡顶,一缕一缕的炊烟温暖地飘过灰色的黄昏,一碗碗热粥救活了不少濒危的生命。人们虔诚地跪拜和祈祷着:菩萨显灵啦!菩萨显灵啦!
  城东,马老三每天清晨都会在自家院子里收起一升谷粒。
  城西,李大郎在门缝里发现一只老麻雀在不停地往他家叼麦粒。
  城南,王老汉……
  城北,赵四海……
  大家都很惊奇,表情神秘,窃窃私语。
  秘密最终还是被发现了。“铜公鸡”恼羞成怒,命令家丁封住所有粮仓的出口。四只大麻雀拼命啄开天窗,五只小麻雀顺利脱险。毛老财恶狠狠地说:烧死它们,烧死它们!家丁们拿起火把点燃了粮仓,此时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刹那间四只大麻雀就葬身火海。然而大火并没有停下来,无数的火蛇东窜西窜,铜公鸡和他的整座老宅转瞬间就陷入熊熊大火之中。一阵阵凄厉的鬼哭狼嚎不绝于耳,又在半天的红霞里销声匿迹。
  柳青云神色黯淡地坐在书房里,空空的墙壁上只有一株老树的影子。突然,唧唧喳喳,几声雀鸣。他心里一阵狂喜急忙推开窗户,五只小麻雀满身烟灰飞了进来。两行热流滑过脸颊,从此,《九雀图》上只有五只小麻雀陪伴着他。

又东过州县北,县,故州也。《春秋左传》隐公十有一年,周以赐郑公孙段。韩宣子徙居之。有白马沟水注之,水首受白马湖,湖一名朱管陂,陂上承长明沟。湖水东南流,径金亭西,分为二水,一水东出为蔡沟,一水南注于沁也。

潩水出河南密县大騩山,大騩即具茨山也。黄帝登具茨之山,升于洪堤上,受《神芝图》于华盖童子,即是山也。潩水出其阿流而为陂,俗谓之玉女池。东径怪山北,《史记》魏襄王六年,败楚于陉山者也。山上有郑祭仲家。冢西有子产墓,累石为方坟,坟东有庙,并东北向郑城。杜元凯言不忘本。际庙旧有一枯柏树,其尘根故株之上,多生稚柏成林,列秀青青,望之,奇可嘉矣。潩水又东南径长社城西北,甫濮、北濮二水出焉。刘澄之著《永初记》云:《水经》,濮水源出大騩山,东北流注泗,卫灵闻音于水上。殊为乖矣。余按《水经》为潩水,不为濮也。是水首受潩水,川渠双引,俱东注洧。洧与之过沙,枝流派乱,互得通称。是以《春秋》昭公九年,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京相璠曰:以夷之濮西田益也。杜预亦言,以夷田在濮水西者与城父人。服虔曰。濮,水名也。且字类音同,津澜邈别,不得为北濮上源。师氏传音于其上矣。潩水又南径钟亭西,又东南径皇台西,又东南径关亭西,又东南径宛亭西,郑大夫宛射犬之故邑也。潩水又南,分为二水,一水南出径胡城东,故颍阴县之狐人亭也。其水南结为陂,谓之胡城陂。潩水自枝渠东径曲强城东,皇陂水注之。水出西北皇台七女冈北,皇陂即古长社县之浊泽也。《史记》魏惠王元年,韩懿侯与赵成侯合军伐魏,战于浊泽是也。其肢北对鸡鸣城,即长社县之浊城也。陂水东南流、径胡泉城北,故颍阴县之狐宗乡也。又东合胡城陂水,水上承皇陂,而东南流注于黄水,谓之合作口。而东径曲强城北,东流入潩水。时人谓之敕水,非也。敕、潩音相类,故字从声变耳。潩水又径东西武亭间,两城相对,疑是古之岸门,史迁所谓走犀首于岸门者也。徐广曰颍阴有岸亭,未知是否。潩水又南径射大城东,即郑公孙射犬城也,盖俗谬耳。潩水又南,径颍阴县故城西。魏明帝封司空陈群为侯国。其水又东南径许昌城南,又东南,与宣梁陂水合,陂上承狼陂。于颍阴城西南,陂南北二十里,东西十里。《春秋左传》曰楚子伐郑,师于狼渊是也。其水东南入许昌县,径巨陵城北,郑地也。《春秋左氏传》庄公十四年,郑厉公获傅瑕于大陵。京相璠曰:颍川临颖县东北二十五里,有故巨陵亭,古大陵也。其水又东积而为陂,谓之宣梁陂也。陂水又东南人潩水。潩水又西南流径陶城西,又东南径陶陂东。

又东北过下博县之西,衡水又北径邬县故城东。《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十年,秦封卫鞅于邬,改名曰商。即此是也。故王莽改曰秦聚也。《地理风俗记》曰:县北有邬阜,盖县氏之。又右径下博县故城西,王莽改曰闰博。应劭曰:太山有博,故此加下。汉光武自滹沱南出,至此失道,不知所以。遇白衣老父曰:信都为长安守,去此八十里。世祖赴之,任光开门纳焉,汉氏中兴始基之矣。寻求老父不得,议者以为神。衡漳又东北历下博城西,逶迆东北注,谓之九。西径乐乡县故城南,王莽更之曰乐丘也。又东,引葭水注之。

图片 1

沁水于县南,水积为陂,通结数湖,有朱沟水注之,其水上承沁水于沁水县西北,自枋口东南流,奉沟水右出焉。又东南流,右泄为沙沟水也。其水又东南,于野工城西,枝渠左出焉,以周城溉,东径野工城南,又屈径其城东而北注沁水。朱沟自枝渠东南,径州城南,又东径怀城南,又东径殷城北.郭缘生《述征记》曰:河之北岸,河内怀县有殷城。或谓楚、汉之际,殷王印治之,非也。余案《竹书纪年》云:秦师伐郑,次于怀,城殷。即是城也,然则殷之为名久矣,知非从印始。昔刘曜以郭默为殷州刺史,督缘河诸军事,治此。朱沟水又东南注于湖。湖水右纳沙沟水,水分朱沟南派,东南径安昌城西。汉成帝河平四年,封丞相张禹为侯国。今城之东南有古冢,时人谓之张禹墓。余按《汉书》,禹,河内轵人,徒家莲勺,鸿嘉元年,禹以老乞骸骨,自治冢奎,起祠堂于平陵之肥牛亭,近延陵,奏请之,诏为徒亭,哀帝建平二年薨,遂葬于彼,此则非也。沙沟水又东径隰城北.《春秋》值公二十五年,取太叔于温,杀之于隰城是也。京相璠曰:在怀县西南。又径殷城西,东南流入于陂,陂水又值武德县,南至荥阳县北,东南流入于河。先儒亦咸谓是沟为济渠。故班固及阚駰并言济水至武德入河。盖济水枝渎条分,所在布称,亦兼丹水之目矣。

又东南过南顿县北,水从西来流注之。

又东北过章武县西,又东北过平舒县南,东入海。清漳径章武县故城西,故邑也。枝渎出焉,谓之水。东北径参户亭,分为二渎。应劭曰:平舒县西南五十里有参户亭,故县也。世谓之平虏城。枝水又东注,谓之蔡伏沟。又东积而为淀。一水径亭北,又径东平舒县故城南。代郡有平舒城,故加东。《地理志》,勃海之属县也。《魏土地记》曰:章武郡治,故世以为章武故城,非也。又东北分为二水,一右出为淀,一水北注滹沱,谓之口。清漳乱流而东注于海。

责任编辑:蔡毅强

洹水径内黄县北东流,注于白沟,世谓之洹口也。许慎《说文》、吕忱《字林》,并云洹水出晋、鲁之间。昔声伯梦涉洹水,或与己琼瑰而食之,泣而又为琼瑰,盈其怀矣。从而歌曰:济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后言之,之暮而卒。即是水也。

郭景纯曰:皆大水溢出,别为小水之名也。亦犹江别为沱也。颍水又东南,径皋城北。郎古皋城亭矣。《春秋经》书,公及诸侯盟于皋鼬者也。皋、泽字相似,名与字乖耳。颖水又东径阳城南。《竹书纪年》曰:孙何取阳。强城在东北,颍水不得径其北也。颍水又东南,水入焉,非洧水也。

浊漳水出上党长子县西发鸠山,漳水出鹿谷山,与发鸠连麓而在南。《淮南子》谓之发苞山,故异名互见也。左则阳泉水注之,右则伞盖水入焉。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为别耳。东过其县南,又东,尧水自西山东北流,径尧庙北,又东径长子县故城南。周史辛甲所封邑也。《春秋》襄公十八年,晋人执卫行人石买于长子,即是县也。秦置上党郡,治此。其水东北流入漳水。漳水东会于梁水,梁水出南梁山,北流径长子县故城南。《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十二年,郑取屯留、尚子、涅。尚子,即长子之异名也。梁水又北入漳水。

段鹏琦,男,1938年11月生于河南省偃师县。研究员。 学习经历:
1947年—1952年夏,在偃师县段湾完全小学读书,并曾担任校学生会学习委员、少年先锋队大队长。
1952年秋—1955年夏,在偃师第一中学(此校1953年时改名偃师第四初级中学)读书,并担任少年先锋队副大队长,且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55年秋—1958年夏,在偃师县高级中学读书。
1958年秋—1963年夏,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读书,并担任班团支部宣传干事、书记。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后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
工作经历:
自1963年秋至1998年退休一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
1963年—1964年夏赴山东黄县劳动实习。
1965年春在辽宁沈阳郑家洼子发掘青铜时代墓葬。是年秋在元大都队参加后英房大型住宅遗址发掘。
1965年年底—1966年夏,到山西孙常公社郭李大队参加“四清”。
1966年夏回所参加“文革”。“文革”期间,1968年8—9月发掘河北满城二号汉墓,1969年夏参加元大都和义门瓮城城门的发掘。
1970年5月下放到五七干校(河南息县,后迁至明港)劳动,1972年7月回所。
1972年参加河南汉魏洛阳城辟雍遗址(后发掘总水道迟至1981年)发掘。
1973年又在辟雍遗址东北发现汉魏太学遗址,继而对其开展了七次发掘,直到1981年。同时,又在1975年春参加了灵台遗址的发掘。
1977年秋参加偃师二里头二号宫殿的发掘。
1982年我做洛阳汉魏城队队长,是年秋,在偃师南蔡庄、潘屯一带勘探,初步判明晋武帝峻阳陵和晋文帝崇阳陵的位置,并发掘了两座陪葬墓。
1983年春在偃师县城西勘探,发现偃师商城遗址。
1984年三月在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四面各开探沟一条,了解遗迹保存情况;紧接着,在现存东、西、北三面城墙上开挖探沟十余条,从而查明,在汉至晋代洛阳城址下,至少有三个规模不同、时代早晚有异的古城叠压在一起,它们分别建或增扩于西周、东周和秦代;还在北面城墙上发掘了一座始建于魏晋时期的马面遗址。是年秋,勘查发现北魏洛阳城外郭城西墙4000多米,1985年又发现东墙1000多米(19世纪60年代曾发现北墙1000余米),证实外郭城确实存在。在此期间,还对河南巩县宋陵采石场进行了调查。
1985年10—12月发掘洛阳汉魏城北魏建春门遗址。
1987年洛阳汉魏城内发掘一处东汉时期的陵园遗址。
1988年5月配合“207”国道建设中,在洛阳汉魏城北魏东外郭城内清理一批墓葬和窑址。
1989年在北魏洛阳城东、西外郭城内发现三条东西向大道和“阳渠”水道。
1991年6月与洛阳古墓博物馆合作,清理已遭盗掘的北魏宣武帝景陵。
1993年在北魏西外郭城内清理属于洛阳北魏大市的部分遗址,同时,在东汉洛阳城外清理40多座东汉晚期墓葬。
1994年我不再做队长,以顾问身份,参加永宁寺遗址发掘(出土数十件泥塑佛像残块),揭露永宁寺西门的建筑遗址。
自1985年—1996年在北魏大市遗址多次试掘,出土许多中原地区少见的北朝瓷器和釉陶器。
1998年底退休,返聘,撰写中国考古学隋唐卷。 行政职务:
1988年—1998年任第三研究室副主任。1964年至“文革”前任考古所团支部书记。
学术职务:
1988年9月考古所学术委员会确定为硕士研究生导师。1992年—1996年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第一—第三届考古研究系列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成员。
研究方向:汉唐考古。 学术成果: 专著
《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我写有邺城的调查,汉魏洛阳城的调查与发掘,河北、山西、河南的东魏、北齐墓,石窟寺考古的新发现和研究,隋唐两京的发掘,唐代墓葬的发掘和研究,唐代金银器的发现,新疆吐鲁番的高昌和唐代墓葬,渤海上京龙泉府遗址的调查与发掘,渤海墓葬的发掘,共十个题目),文物出版社,1984年。
《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我写有隋唐考古,唐代金银器,阿斯塔那墓葬,前蜀王建墓,河北山西东魏北齐墓,金银器,巩县宋陵,共七个题目),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年。
《北魏洛阳永宁寺》中国大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
《汉魏洛阳故城》,文物出版社,2009年。 《汉魏洛阳故城南郊礼制建筑
1962—1992年考古发掘报告》(合著。我写有辟雍遗址,太学遗址两章),文物出版社,2010年。
《中国考古学•秦汉卷》(合著。我写有东汉洛阳城遗址,汉代刑徒墓两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论文集
汉魏洛阳城的几个问题,载《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年纪念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6年。
汉魏洛阳与自然河流的开发和利用,载《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黄河三门峡邻近地区新发现汉魏漕运遗迹浅议,载《宿白先生八秩华诞纪念文集》,文物出版社,2002年。
我国古代墓葬中发现的孝悌图象,载《中国考古学论丛—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建所40年纪念》,科学出版社,1993年。
汉魏洛阳故城形制浅议,载《洛阳博物馆建馆四十周年纪念文集》,科学出版社,1999年。
读唐崔凝及其妻李氏墓志,载《汉唐与边疆考古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等等。
主要论文: 西安南郊何家村唐代金银器小议,《考古》1980年6期。
汉魏洛阳城太学遗址新出土的汉石经残石,《考古》1982年4期。
偃师商城的初步勘探与发掘,《考古》1984年6期。
河南巩县宋陵采石场调查记,《考古》1984年11期。
河南巩县宋陵采石场题记补遗,《考古》1986年6期。
西晋帝陵勘察记,《考古》1984年12期。
汉魏洛阳城北垣一号马面的发掘,《考古》1986年8期。
汉魏洛阳城建春门遗址的发掘,《考古》1988年9期。
洛阳平等寺碑与平等寺,《考古》1990年7期。
对北魏洛阳城外廓城内丛葬墓的一点看法,《考古》1992年1期。
洛阳东白马寺和庄武李王,《考古》1992年2期。
汉魏洛阳城西东汉墓园遗址,《考古学报》1993年3期。
北魏宣武帝景陵发掘报告,《考古》1994年9期。
隋唐洛阳含嘉仓出土铭文砖的考古学研究,《考古》1997年11期。
洛阳古代都城城址迁移现象试析,《考古与文物》1999年4期。等等。
代表作: 西安南郊何家村唐代金银器小议,《考古》1980年6期。
偃师商城的初步勘探与发掘,《考古》1984年6期。
汉魏洛阳城西东汉墓园遗址,《考古学报》1993年3期。
西晋帝陵勘察记,《考古》1984年12期。
北魏宣武帝景陵发掘报告,《考古》1994年9期。
洛阳汉魏城北垣一号马面的发掘,《考古》1986年8期。
汉魏洛阳城建春门遗址的发掘,《考古》1988年9期。
洛阳古代都城城址迁移现象试析,《考古与文物》1999年4期。
《北魏洛阳永宁寺》,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
《汉魏洛阳故城》,文物出版社,2009年。 《汉魏洛阳故城南郊礼制建筑
1962—1992年考古发掘报告》(合著,我写有辟雍遗址、太学遗址两章),文物出版社,2010年。
汉魏洛阳城的几个问题,载《中国考古学研究—夏鼐先生考古五十年纪念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6年。
汉魏洛阳与自然河流的开发和利用,载《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黄河三门峡邻近地区新发现汉魏漕运遗迹浅议,载《宿白先生八袟华诞纪念文集》,文物出版社,2002年。
主持科研课题:
我曾负责199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课题《北魏洛阳永宁寺发掘报告》的编写工作,现已完成。
所获奖项以及荣誉称号:
《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一届(1977—1991年)优秀科研成果奖。
《北魏洛阳永宁寺》,获第三届夏鼐考古研究成果奖。
《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学术自传:
自进入考古所以来,我立志要为考古学的发展,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但是,怎么做,做什么?一时弄不清,反正我听领导的话,努力做好工作,打好坚实基础。所以让干什么,就干好什么,不管时代早晚,同时,看不同时代的业务书籍。这样,几年过后,初步领略了考古学的深浅,学到了各个时期考古的大概。
1983年汉魏洛阳故城队遇上一项配合基建的任务,到偃师县城西为首阳山电厂选址。在这里进行考古钻探,发现一座年代不晚于二里冈期的商代早期城址,
即偃师商城,并绘制出实测图。该城规模宏大,保存较好,可能是汤都西亳。这也是考古知识面宽带来的好处。为此,考古所专门成立了新的考古队,以接替这项新的考古工作。
自从1972年来汉魏洛阳故城参加发掘工作,直到1998年退休,除因写书或其他事情需短暂离开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汉魏洛阳故城,考察汉魏故城成了我的主要课题。初接触时,实际上只是做了汉晋洛阳城的城南诸礼制建筑遗址,其他外郭城的遗迹,则完全没有涉及。我做队长之后,通过钻探、发掘,找到或确认了东、西、北面北魏城墙,以及外郭城内道路、水道等,才最终使该城成为名副其实的汉魏洛阳故城,其城址范围东西、南北各约20华里,并绘制出汉魏洛阳故城的实测图。之后,又发掘了建春门遗址,试掘了宫城太极殿、金墉城遗址,增添了外郭城大市及诸多窑址的情况。弄清了该城的历史及各个时期城址的大小、位置关系问题。还清楚的划出了全城的七个重点保护区——内城诸城墙、城南礼制建筑区、白马寺及北魏洛阳大市区、城东晋朝马市区、金墉城区、宫城区、城内北魏永宁寺区。从而,打开了汉魏洛阳故城的大门。
汉魏洛阳城西东汉墓园的发现、西晋帝陵崇阳陵和峻阳陵的发现、北魏宣武帝景陵的发掘,也是我们工作成果的一部分。
通过这数十年的考古生涯,我体会到,要想做好一件事,就必须做到以下几点:第一,要方向明确,要干就干好它。比如考察汉魏洛阳故城,一般讲就是主动发掘,而配合基建则不是重要的工作,但事实上这两项工作同等重要。要学会抓住重点,不放一般,统盘考虑,把时间安排好。这样,我们不但收到了偃师商城、西晋帝陵那样的收获,而且得到了北魏大市以及城内诸窑址的重要资料。第二,要有不怕吃苦、肯于吃苦的精神。比如我们在城东发掘砖瓦窑时,眼看窑要挖完了,突然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上大冻,想趁还没开冻把它做完,于是就出发了。当我们干到九点时,天开冻了,但有图还没有画完,怎么办?只有继续干。干完时已经下午两三点了,雪全化了,骑的自行车因被烂泥糊住走不了。直到四点才回到住地。第三,初步探明汉魏城情况以后,在发掘工作上,对一个个遗址,要分清轻重缓急,区别对待。先做现仍突出地面以上的遗址,如城垣、灵台、永宁寺塔基、东汉墓园,后做埋在地下的众多遗址,最后是宫城。第四,考察城址离不开对它周围环境的了解,我们当时的足迹,踏遍了东从黑石关,西到涵谷关,北起邙山黄河,南到南山的整个洛阳盆地。希望后来者也予以重视。

又东过野王县北,沁水又东,邗水注之,水出太行之阜山,即五行之异名也。《淮南子》曰:武王欲筑宫于五行之山,周公曰:五行险固,德能覆也,内贡回矣,使吾暴乱,则伐我难矣。君子以为能持满。高诱云:今太行山也,在河内野王县西北上党关。《诗》所谓徒殆野王道,倾盖上党关。即此由矣。其水南流径邗城西,故邗国也。城南有邗台,《春秋》值公二十四年,王将伐郑,富辰谏曰:邗,武之穆也,京相璠曰:今野王西北三十里有故邗城,邗台是也。今故城当太行南路,道出其中,汉武帝封李寿为侯国。邗水又东南径孔子庙东。庙庭有碑,魏太和元年,孔灵度等以旧字毁落,上求修复。野王令范众爱、河内太守元真、刺史咸阳公高允表闻,立碑于庙。抬中刘明、别驾吕次文、主簿向班虎、荀灵龟,以宣尼大圣,非碑颂所称,宜立记焉。云仲尼伤道不行,欲北从赵鞅,闻杀鸣铎,遂旋车而反,及其后也,晋人思之,于太行岭南为之立庙,盖往时回辕处也。余按诸子书及史籍之文,并言仲尼临河而叹曰:丘之不济,命也。夫是非太行回辕之言也。碑云:鲁国孔氏,官于洛阳,因居庙下,以奉蒸尝。斯言是矣。盖孔氏迁山下,追思圣祖,故立庙存飨耳。其犹刘累迁鲁,立尧祠于山矣,非谓回辕于此也。邗水东南径邗亭西。京相璠曰:又有亭在台西南三十里,今是亭在邗城东南七、八里,盖京氏之谬耳。或更有之,余所不详。其水又南流注于沁,沁水东径野工县故城北。秦昭王四十四年,白起攻太行,道绝而韩之野王降。始皇拔魏东地,置东郡,卫元君自濮阳徙野王,即此县也。汉高帝无年,为殷国,二年为河内郡,王莽之后队,县曰平野矣。魏怀州刺史治,皇都迁洛,省州复郡。水北有华岳庙,庙侧有攒柏数百根,对郭临川,负冈荫诸,青青弥望,奇可玩也。怀州刺史顿丘李洪之之所经构也。庙有碑焉,是河内郡功曹山阳荀灵龟以和平四年造,天安元年立。沁水又东,朱沟枝津入焉。又东与丹水合,水出上党高都具故城东北阜下,俗谓之源源水。《山海经》曰:沁水之东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水出焉。即斯水矣。丹水自源东北流,又屈而东注,左会绝水。《地理志》曰:高都县有莞谷,丹水所出,东南入绝水是也。绝水出泫氏县西北杨谷,故《地理志》曰:杨谷,绝水所出。东南流,左会长平水,水出长平县西北小山,东南流径其县故城。泫氏之长平亭也。《史记》曰:秦使左庶长王齕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使廉颇为将,后遣马服君之子赵括代之。秦密使武安君白起攻之,括四十万众降起,起坑之于此。《上党记》曰:长平城在郡之南,秦垒在城西,二军共食流水,涧相去五里。秦坑赵众,收头颅筑台于垒中,因山为台,崔嵬桀起,今仍号之曰白起台。城之左右沿山亘隰,南北五十许里,东西二十余里,悉秦、赵故垒,遗壁旧存焉。汉武帝元朔二年,以封将军卫青为侯国。其水东南流,注绝水。绝水又东南流径泫氏县故城北。《竹书纪年》曰:晋烈公元年,赵献子城泫氏。绝水东南与泫水会,水导源县西北该谷,东流径一故城南,俗谓之都乡城。又东南径泫氏县故城南,世祖建武六年,封万普为侯国。而东会绝水,乱流东南入高都县,右入丹水。《上党记》曰:长平城在郡南山中,丹水出长平北山,南流。秦坑赵众,流血丹川,由是俗名为丹水,斯为不经矣。丹水又东南流注于丹谷,即刘越石《扶风歌》所谓丹水者也。《晋书地道记》曰:县有太行关,丹溪为关之东谷,途自此去,不复由关矣。丹水又径二石人北,而各在一山,角倚相望,南为河内,北曰上党。二郡以之分境。丹水又东南历西岩下,岩下有大泉涌发,洪流巨输,渊深不测,濒藻茭芹,竟川含绿,虽严辰肃月,无变暄萋。丹水又南,白水注之,水出高都县故城西,所谓长平白水也,东南流历天井关。《地理志》曰:高都县有天井关。蔡邕曰:太行山上有天井关,在井北,遂因名焉。故刘歆《遂初赋》曰:驰太行之险峻,入天井之高关,太元十五年,晋征虏将军朱序破慕容永于太行,遣军至白水,去长子百六十里。白水又东,天井溪水会焉。水出天井关,北流注白水,世谓之北流泉。白水又东南流入丹水,谓之白水交。丹水又东南出山,径鄈城西。城在山际,俗谓之期城,非也。司马彪《郡国志》曰:山阳有鄈城。京相璠曰:河内山阳西北六十里有鄈城。《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元年,赵成侯偃、韩懿侯若伐我葵。即此城也。丹水又南屈而西转,光沟水出焉。丹水又西径苑乡城北,南屈东转,径其城南,东南流注子沁,谓之丹口。《竹书纪年》曰:晋出公五年,丹水三日绝不流;幽公九年,丹水出相反击。即此水也。沁水又东,光沟水注之,水首受丹水,东南流,界沟水出焉,又南人沁水。沁水又东南流径成乡城北,又东径中都亭南,左合界沟水,水上承光沟,东南流,长明沟水出焉。又南径中都亭西,而南流注于沁水也。

其一者,东南过陈县北。

东过涉县西,屈从县南,按《地理志》,魏郡之属县也。漳水于此有涉河之称,盖名因地变也。东至武安县南黍窖邑,入于浊漳。

又东北过南皮县西,清河又东北,无棣沟出焉。东径南皮县故城南,又东径乐亭北。《地理志》之临乐县故城也,王莽更名乐亭。《晋书地道志》、《太康地记》:乐陵国有新乐县。即此城矣。又东径新乡城北。即《地理志》高乐故城也,王莽更之曰为乡矣。无棣沟又东分为二渎,无棣沟又东径乐陵郡北,又东屈而北出,又东转径苑乡县故城南,又东南径高成县故城南,与枝渎合。枝渎上承无棣沟,南径乐陵郡西,又东南径千童县故城东。《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曰:故重也,一作千钟。汉武帝元朔四年,封河间献王子刘阴力侯国。应劭曰:汉灵帝改曰饶安也,沧州治。枝渎又南东屈,东北注无棣沟。无棣沟又东北径一故城北,世谓之功城也。又东北径盐山东北入海。《春秋》僖公四年,齐、楚之盟于召陵也,管仲曰:昔召康公赐命先君太公履,北至于无棣,益四履之所也。京相璠曰:旧说无棣在辽西孤竹县。二说参差,未知所定,然管仲以责楚无棣在此,方之为近,既世传已久,且以闻见书之。清河又东北径南皮县故城西。《十三州志》曰:章武有北皮亭,故此曰南皮也,王莽之迎河亭。《史记。惠景侯者年表》云:汉景帝后七年,封孝文后兄子彭祖为侯国,建安中,魏武擒袁谭于此城也。清河又北径北皮城东,左会滹沱别河故渎,谓之合口。城谓之合城也。《地理风俗记》曰:南皮城北五十里有北皮城,即是城矣。
又东北过浮阳县西,清河东北流,浮水故渎出焉。按《史记》,赵之南界有浮水焉,浮水在南,而此有浮阳之称者。盖浮水出入,津流同逆,混并清漳二读,河之旧道,浮水故迹,又自斯别,是县有浮阳之名也。首受清河于县界,东北径高成县之苑乡城北,又东径章武县之故城北。汉景帝后七年,封孝文后弟窦广国为侯国,王莽更名桓章。晋太始中立章武郡,治此。浮水故渎又东径箧山北。《魏土地记》曰:高成东北五十里有筐山,长七里。浮渎又东北径柳县故城南。汉武帝元朔四年,封齐孝王子刘阳为侯国。《地理风俗记》曰:高成县东北五十里有柳亭,故县也。世谓之辟亭,非也。浮渎又东北径汉武帝望海台,又东注于海。应劭曰:浮阳县,浮水所出入海,朝夕往来,日再。今沟无复有水也。清河又北分为二渎,枝分东出,又谓之浮渎。清河又北径浮阳县故城西,王莽之浮城也。建武十五年,更封骁骑将军平乡侯刘歆为侯国,浮阳郡治。又东北,滹沱别渎注焉,谓之合口也。
又东北过邑北,水出焉。

东南过其县南。

又东北过阜城县北,又东北至昌亭,与滹沱河会。《经》叙阜城于下博之下,昌亭之上。考地非比,于事为同。勃海阜城又在东昌之东,故知非也。漳水又东北径武邑郡南,魏所置也。又东径武强县北,又东北径武隧县故城南。按《史记》秦破赵将扈辄于武隧,斩首十万,即于此处也。王莽更名桓隧矣。白马河注之,水上承滹沱,东径乐乡县北,饶阳县南,又东南径武邑郡北,而东入衡水,谓之交津口。衡漳又东径武邑县故城北,王莽之顺桓也。晋武帝封子于县以为王国,后分武邑、武隧、观津为武邑郡,治此。衡漳又东北,右合张平口,故沟上承武强渊,渊之西南,侧永有武强县故治,故渊得其名焉。《东观汉记》曰:光武拜王梁为大司空,以为侯国。耆宿云:邑人有行于途者,见一小蛇,疑其有灵,持而养之,名曰担生。长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系狱,担生负而奔,邑沦为湖,县长及吏咸为鱼矣。今县治东北半里许落水。渊水又东南结而为湖,又谓之郎君渊。耆宿又言:县沦之日,其子东奔,又陷于此,故渊得郎君之目矣。渊水北通,谓之石虎口,又东北为张平泽。泽水所泛,北决堤口,谓之张刀沟,北注衡漳,谓之张平口,亦曰张平沟。水溢则南注,水耗则辍流。衡漳又径东昌县故城北,《经》所谓昌亭也。王莽之田昌也,俗名之曰东相,盖相、昌声韵合,故致兹误矣。西有昌城,故目是城为东昌矣。衡漳又东北,左会滹沱故渎,谓之合口。衡漳又东北,分为二川,当其水泆处,名之曰李聪涣。

又东北过乡邑南,清河又东,分为二水,枝津右出焉。东径汉武帝故台北。《魏土地记》曰:章武县东百里有武帝台,南北有二台,相去六十里,基高六十丈,俗云,汉武帝东巡海上所筑。又东注于海。清河又东北径纻姑邑南。俗谓之新城,非也。又东北过穷河邑南,清河又东北径穷河邑南。俗谓之三女城,非也。东北至泉州县,北入滹沱。《水经》曰:笥沟东南至泉州县与清河合,自下为派河尾也,又东,泉州渠出焉。

洧水又东南径辰亭东,俗谓之田城,非也。盖田、辰声相近,城亭音韵联故也。《经》书:鲁宣公十一年,楚子、陈侯、郑伯盟于辰陵也。京相璠曰:颍川长平有故辰亭。杜预曰:长平县东南有辰亭。今此城在长平城西北,长平城在东南,或杜氏之谬,《传》书之误耳。长平东南涝陂北畔,有一阜,东西减里,南北五十许步,俗谓之新亭台。又疑是杜氏所谓辰亭,而未之详也。洧水又南径长平县故城西,王莽之长正也。洧水又南,分为二水,枝分东出,谓之五梁沟,径习阳城北,又东径赭丘南,丘上有故城。《郡国志》曰:长平故属汝南县,有赭丘城,即此城也。又东径长平城南,东注涝陂。洧水南出,谓之鸡笼水,故水会有笼口之名矣。洧水又东径习阳城西,西南折入颍,《地理志》曰:洧水东南至长平县入颍者也。

衡漳又东径建成县故城南。按《地理志》,故属勃海郡。褚先生曰,汉昭帝元凤三年,封丞相黄霸为侯国也。成平县故城在北,汉武帝元朔三年,封河间献王子刘礼为侯国,王莽之泽亭也。城南北相直。衡漳又东右会杨津沟水,水自陂东径阜城南。《地理志》,勃海有阜城县,王莽更名吾城者,非《经》所谓阜城也。建武十五年,世祖更封大司马王梁为侯国。杨津沟水又东北径建成县,左入衡水,谓之杨津口。衡漳又东,左会滹沱别河故渎,又东北入清河,谓之合口,又径南皮县之北皮亭,而东北径浮阳县西,东北注也。

又东北过馆陶县北,又东北过清渊县西,白沟水又东北径赵城西,又北,阿难河出焉。盖魏将阿难所导,以利衡渎,遂有阿难之称矣。白沟又东北径空陵城西,又北径乔亭城西,东去馆陶县故城十五里。县,即《春秋》所谓冠氏也,魏阳平郡治也。其水又屈径其县北,又东北径平恩县故城东。《地理风俗记》曰:县,故馆陶之别乡也。汉宣帝地节三年置,以封后父许伯为侯国。《地理志》,王莽之延平县矣。其水又东过清渊县故城西,又历县之西北为清渊,故县有清渊之名矣。世谓之鱼池城,非也。其水又东北径榆阳城北,汉武帝封太常江德为侯国。文颖曰:邑在魏郡清渊。世谓之清渊城,非也。

临颍,旧县也。颍水自县西注,小水出焉。《尔雅》曰:颍别为沙。

清漳水出上党沾县西北少山大要谷,南过县西,又从县南屈,《淮南子》曰:清漳出谒戾山。高诱云:山在沾县。今清漳出沾县故城东北,俗谓之沾山。后汉分沾县为乐平郡,治沾县。水出乐平郡沾县界。故《晋太康地记》曰:乐平县旧名沾县。汉之故县矣。其山亦曰鹿谷山,水出大要谷,南流径沾县故城东,不历其西也。又南径昔阳城。《左传》昭公十二年,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杜预曰:乐平沾县东有昔阳城者是也。其水又南得梁榆水口,水出梁榆城西大嵰山,水有二源,北水东南流,径其城东南,注于南水。南水亦出西山,东径文当城北,又东北径梁榆城南,即阏与故城也。秦伐赵阏与,惠文王使赵奢救之,奢纳许历之说,破秦于阏与,谓此也。司马彪、袁山松《郡国志》并言涅县有阏与聚。卢谌《征艰赋》曰:访梁榆之墟郭,吊阏与之旧都。阚駰亦云:阏与,今梁榆城是也。汉高帝八年,封冯解散为侯国。其水左台北水,北水又东南入于清漳。清漳又东南与轑水相得。轑水出轑阳县西北轑山,南流径轑阳县故城西南,东流至粟城,注于清漳也。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