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这个先进给周老师是不是合适上葡京官方网站:,十来个处室领导和八个副校长副书记终于把马二炮马校长等来了

十月 22nd, 2019  |  小说散文

  浑水塘教育局划拨给浑水塘中学一个“先进教师”名额,要求周末前上报。按照惯例,马二炮马校长把这个事情交给学校考核组来办。
  考核组加班加点,周一晚结果就出来了。
  “你们再考虑考虑,这个先进给周老师是不是合适?当然了,周老师教学踏实,认真负责,上学年就他一个人的考试成绩达到县平均分,按理说给他是可以的。不过嘛,学校几十号教职工,你们再好好把把关,看给谁更恰当。”马二炮马校长一本正经地对考核组长黄二水说。
  “那……”黄二水有些摸头不着脑。
  “你们再考虑考虑,还有时间,还有时间。”马二炮马校长亲切地拍着二水瘦削的肩膀。
  考核组加班加点,周二晚结果又出来了。
  “不错不错嘛,这么快结果就出来了。不过嘛,这个先进给王老师是不是合适,你们再考虑考虑。当然了,王老师都快退休了,还坚持任班主任。这两年,就他那个班打架斗殴还少点。你们再看看,学校几十号教职工,这个先进给谁更恰当。”马二炮马校长仍然是亲切地拍着二水瘦削的肩膀。
  “那……”
  “不要怕,还有时间,还有时间。”
  考核组加班加点,周三晚结果又出来了。
  “哦,这么快,辛苦了辛苦了。不过呀,小黄,你看这个先进给小魏到底合适不合适?当然了,小魏带病工作,上学期就她还写出点论文交到教育局,要不是她,我们学校又要挨点名了。不过嘛,学校几十号教职工,你们再看看,这个先进给谁更合适。”马二炮马校长照例拍着二水瘦削的肩膀。
  “那……”二水的神色很无奈。
  “你们再考虑考虑,还有时间,还有时间。”马二炮马校长把二水送出烟雾缭绕的办公室。
  考核组加班加点,再次逐一梳理,周四晚结果终于出来了。
  “哦,辛苦了辛苦了。这就对了嘛,工作要细,才不出纰漏嘛。学校把这么大的担子交给你们,是对你们的充分信任,你们做得好,做得好。这样吧,明天早上按时上报,你们把先进材料准备好,明天晚上我请客,慰劳慰劳你们。”马二炮马校长照例拍着二水瘦削的肩膀。
  “校长,我,我……我昨天才知道这个贺老师是您的亲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二水唯唯诺诺地搓着手。
  “没事没事,你们工作做得好,其他的不要紧,再说了,学校几十号教职工,做事要讲原则嘛,何况是上报先进呢!”
  马二炮马校长再次拍着二水瘦削的肩膀。

  春暖花开,天气转暖。
  浑水塘中学寥寥几处毛桃子花开放了,给沉闷的校园带来了些许生气。高兴之余,让人闹心的是,校园里的蚊子苍蝇也多起来了。本来就下不去脚的学生厕所,大头绿苍蝇扑头盖脸,煞是嚣张。
  晚七点,学校领导开专题会,准备再一次落实学生厕所的卫生问题,尤其是消灭苍蝇的问题,因为听说下个月那个虎头虎脑的朱副局长要来检查。
  七点二十八分,十来个处室领导和八个副校长副书记终于把马二炮马校长等来了。
  “形势逼人,你们先说说咋办?特别是学生厕所苍蝇的指标问题,要放在学校当前大事的重中之重。我们宁可自己辛苦一点,也不能让孩子们遭受折磨。”马校长说完,照例瞟瞟右手边浓妆艳抹的工会主席。
  “我说说吧,”总务主任田大宽喷着酒气说,“学生厕所里的苍蝇不得超过两百个。”
  “嗤!”角落里的的小刘笑出声来。“两百个,只有你这样从来不讲卫生的人才说得出来。”
  “那就两个。”刚把梳妆镜收回小坤包的团委书记张丽说。
  “那怎么行!这不是明摆着为难我!”分管卫生的李副校长一脸怒气地说。
  “算了,工作要做,但是也不能走极端。苍蝇的出现是正常现象,我看不要定什么指标不指标的。”教导主任扶了扶眼睛沙哑地说。
  一阵沉默。
  又是一阵沉默。
  “马校长!”“马校长!”大概十五分钟的沉默后,办公室主任小苟一边给马校长添水一边轻轻地叫唤。
  “哦。”马二炮马校长从沙发里直起身来,放下刚刚猛玩的手机,一本正经地问:“大家扯的怎么样了?”
  “意见还没有统一,等你拍板呢。”小苟把水晶杯挪到马校长面前。
  “我看这样吧。高扯低拉,还是综合大家的意见比较符合实际。太高了落实不了,太低了应付不了检查。小苟你在会议记录上记好了,学生厕所的苍蝇指标就定为三点五个,明天国旗下的讲话时李副校长把会议精神通告全校。散会。”

上葡京官方网站 1

  巩彪和马千里关系不一般,是因为那次公开教学课考核的时候,马千里帮了巩彪一个大忙。
  他俩同时招聘进了这所当地知名的学校,五年之后同时面临晋升中级职称问题,晋升之前照例要进行一次公开教学考核。中级职称嘛又不是高级职称,都说公开教学只是个形式,参考者都能通过的,但巩彪为慎重起见,还是下了十二分的苦功作准备,尽管教学内容已烂熟于心,还是认认真真备课。公开教学那天,除了正常的班级学生之外,还有几个被考核的待晋升老师,还有给待晋升老师打分的安校长、教导主任、各科资深老师,黑压压坐满了阶梯大教室。马千里是政治老师,上台讲课随便应付一下就完事了,被那些评委老师和安校长指出了不少问题。巩彪上场,从容应对,重点的把握、顺序的安排、语言的表达等等,都发挥得恰到好处。课讲完了,安校长和评委老师给巩彪打分,打分之后轮到安校长讲话了,安校长转着头朝周围看看,似在征求意见,没有征求到不同意见,就笑了。
  细心的巩彪发觉,安校长的笑似乎与刚才给马千里点评时的笑有些不一样,更加生硬一些,更加勉强一些,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公开教学之后,巩彪就一直沉浸在等待晋升通知的喜悦与焦灼之中。半个月过去了,马千里等人都按时晋升了,他还没有结果;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仍然没有结果;再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肯定是出问题了,而那次公开教学也没有出什么状况呀,平时也很尊重领导和同事,没得罪什么人呀,问题出在哪里呢?巩彪百思不得其解,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中午从食堂吃好饭出来,往集体宿舍走,不期碰到了马千里。马千里也住集体宿舍,与马千里斜对门。这个时候巩彪不想碰到任何熟人,更不会主动打招呼,何况现在是有天壤之别的马千里,说不定马千里看自己的笑话呢。巩彪加快脚步正要擦肩而过,马千里一把拽住了巩彪的衣角:“慢走,聊聊。”
  巩彪只得慢下脚步陪笑:“马老师,我正烦着呢,找我有事吗?”
  “我知道你烦,找你聊聊。”
  “哎,命苦啊——”巩彪深深地叹口气,“为什么你能晋升,我就不能。”
  “不瞒你说,我有一个法子,包你晋升。”
  “真的?”巩彪如得到救命稻草一样情绪一下高涨起来,“该到哪座庙拜菩萨,快说快说。”
  “晋升之后你可得请客呕!”
  “请客是一定的了,你不放心的话今天就请,晚上到哪家饭店你定。”
  “我没说现在就请,我是说你晋升了再请,我这办法不灵你不请我,而是我请你,咋样?”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巩彪迫不及待地说,“那你说说我该咋办,那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错就错在你没有做错任何地方。”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就听不懂了。”
  “你不需听懂什么,只需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怎么做?”
  “马上就有一次公开教学课,是安校长专门安排给你补考的,你不要备课,想到什么说什么,说得越错越好,说得越乱越好。”
  “这叫上课吗?这不误人子弟吗?”
  “但是,你上的课是给安校长听的,不是给学生听的,安校长要的就是这样的上课。”
  “啊?”巩彪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但马千里课讲得并不好却通过了考核,而且打包票他的法子可行,就照办呗。
  又是一次公开教学,安校长、教导主任、各科打分老师又都来了,仍旧坐在教室后几排。巩彪登上讲台:“本人从师范毕业来校工作时间不是很长,没有教学经验,肯定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有什么讲错的地方,请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毫不客气地指出来。今天上的课是《项链》,这是高尔基在1928年革命低潮期间……”
  台下学生和老师爆发出哄堂大笑,巩彪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安校长也笑了,浅浅地笑,心满意足地笑,瓜熟蒂落地笑,笑过一阵,就站了起来,以一校之长特有的宽容姿态,摊开双手向下压了压:“大家不要笑,巩老师是我们学校引进的人才,年轻人出点差错是难免的,关键是要以客观的姿态评价一个人,诚恳的姿态帮助一个人。哎,小巩老师,据我所知《项链》是法国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的作品,高尔基是前苏联无产阶级文学家,再说1928年苏联无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中国革命才处于低潮。当然,你的态度是诚恳的,我相信,经过努力你一定会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好了,我建议大家给巩老师加油鼓劲。”安校长带头鼓起了掌,打分的评委教师和听课的学生也都憋住了笑鼓起了掌。
  不到一星期,学校的文件下来了,巩彪晋升。有惊无险,马千里的法子还真灵。当然,巩彪也没有食言,花了半个月的工资,在当地还算高档的酒店请了这位指点迷津的马千里和几个邀好的同事。
  从此,巩彪视马千里为神人,工作生活上有疑问,都向马千里和盘托出,马千里吩咐的事,巩彪立刻照办。
  
   二
  把马千里视为神人的又岂止是巩彪,安校长也对其念念不忘呢。
  安校长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好不容易坐到一校之长这个位置上,一不贪财二不懒惰三不徇私,俨然是一个克己奉公的公仆形象。但是,他有一个强烈的欲望:当着下属的面滔滔不绝地部署工作,手舞足蹈地下达指示,眉飞色舞地指出不足肯定成绩,下属一片掌声,或是一片唯唯诺诺,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领导才华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示,一校之长的威信得以稳扎稳打地树立,他感觉飘飘飞飞,感觉很受用,感觉特别有面子,感觉校长没有白当。只是才华的展示和威信的树立都离不开一个平台,安校长需要这样一个平台又不好明说,暗示给下属,多数下属不能心领神会。就说巩彪,讲课讲到不让人家找到一个漏洞,叫安校长如何批评指正?不能批评指正,叫安校长如何展示高人一等的才华?如何在师生面前树立威信?你挣足了面子,叫安校长的面子往哪搁?这就是没有提供给安校长想要的一个平台。还好,安校长这不便明说的欲望,竟然被马千里这小子看出端倪,既救了巩彪,也成全了安校长!这样一个对安校长的意图能心领神会的下属,安校长怎能不挂念于心呢?
  学校旁边的那条江,因为近两年砂石商的乱采乱挖,造成河床坑坑洼洼,水情较为复杂,出了几起游泳溺亡事故之后,河道管理部门禁止市民下河游泳。可前不久,本校一个叫郑振华的中年教师还是冒险下河游泳,再酿溺亡事故。虽说私自下河游泳,当事人负主要责任,但学校难脱“安全管理不到位”之干系,主持全面工作的安校长也难脱“负有领导责任”之干系。下个月市教育局的考核组要进驻学校,对学校的全面工作作出评价。这起事故瞒是瞒不过去的。如何不让考核组抓住把柄,如何变坏事为好事,安校长经过一番冥思苦想,终于有了自己的打算。只是这打算吧,不好在工作会议上明说,怎样将自己的意图落到实处呢,安校长立即想到了马千里。
  按说,马千里再有能耐,学校管理建设方面的事,安校长也不至于跳过学校其他领导班子成员,越过中层干部环节,去直接找一个普通老师商量对策,但安校长觉得现在是非常时期,全校这么多中高层干部都不值得托付,只有马千里能把这事办好,所以,屈尊下躬,把马千里叫到了办公室。一番寒喧之后安校长说:“小马呀,咱就开门见山啦,市教育局近期要对我校进行验收考核,我校教学科研工作、思想政治工作、行政管理工作等等,总体形势很好,但我们也要看到个别方面,比如安全管理,还有进一步完善的地方。小马呀,你来我校工作也有六年了吧,对改进安全管理工作有什么建议呀?”
  弄虚作假糊弄考核组,这种话安校长不会在任何场合对任何人明说,只能由听者揣摸。马千里迟疑了一下,终于明白“个别方面”指的是什么,“进一步完善”指的又是什么,答道:“安校长,依我看郑振华溺亡事件不是坏事是好事,与其被动接受调查,不如主动出击。”
  “怎么个主动法?说说看。”
  “安校长,在您的领导下,我们学校的教学工作,行政管理工作,各项工作都出现了很好的局面,思想道德建设更是一年上一个台阶,教职工的思想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安校长心里甜滋滋的,但嘴上谦虚道:“不要再提成绩了嘛,我每一项工作都离不开广大教职工的支持,包括你呀小马。”
  “安校长,郑老师不顾自身安危下河救人,是舍己救人的英雄行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典型表现,是我校思想道德建设的突出成果啊,应该尽快组织材料上报,应该号召全校师生向他学习……”
  这正是安校长的所思所想啊,安校长心说,马千里你真行啊,我的意图又被你揣摸到了,我没看错你嘛。但嘴上仍然不咸不淡地说:“你这个想法是好的,我看就这么办吧。眼下教研处长位置缺着,你就大胆把这个重担挑起来,为学校分忧啊!”
  马千里知道“你就大胆地把这重担挑起来”意味着什么:只要把郑振华事件摆平,教研处长这个位置非我莫属了。自己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人人眼热的教研处长的位置,那是祖坟上冒青烟的好事啊。马千里的心在胸腔里扑扑狂跳,好像就要从喉咙里崩出来。但是,要摆平这起事件,决非马千里一人能为之的,这一点,马千里很清楚。马千里咳嗽两声,好不容易才把扑扑跳的心摁回胸腔,脸上摆出一付很为难的样子说:“安校长,我才疏学浅,恐怕难以担此大任,有负您的期望。我思虑再三,向您推荐一个人,他能胜任。”
  安校长知道,马千里除了擅长领会自己意图之外一无是处啊,把这事托付他肯定坏事,但学校里又少了像他这样懂得自己心思的人,办事还真离不开他;而巩彪虽然不谙领导意图,但那次公开教学,平心而论,讲课讲到这个水平,老教师都望尘莫及;只要他的呆脑瓜在马千里点拨下开点窍,就凭他的认真刻苦劲,凭他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教学论文和文艺作品的文笔,把写材料的事交给他,成事就八九不离十了;要办成这事,他俩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啊。安校长明知故问:“谁?”
  “巩彪。”
  “巩彪?”安校长有些吃惊。这不是装的,而是真吃惊,因为安校长原以为马千里私下独自能把巩彪拉进这个圈子,马千里这样一推荐,实际上就是要安校长亲自出面了。安校长想,这马千里真不简单,在我面前,他要搏取谦逊让贤的好名声,在巩彪面前,他要狐假虎威,借我校长的威名逼他就范,然后贪取他的功劳。安校长权衡了一下利弊说,“你举荐巩彪,行啊,那就让他协助你工作。不过,这事来不得一点马虎,得办扎实喽。把他叫来吧,我有话跟他交待。”
  巩彪听说安校长要找自己,慌了神。马千里拍着巩彪的肩膀说:“是好事,你到时高兴还来不及呢”。巩彪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就跟着马千里,惶惶恐恐地进了安校长办公室。
  安校长满面笑容地从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站起身迎上来和他俩一一握手,让他俩在长沙发上坐下。马千里要去给巩彪倒水,安校长不让,亲自倒了两怀热开水,放在他俩面前的茶几上。在让座倒水的过程中,安校长关切地询问了巩彪个人一些工作生活情况,巩彪受宠若惊,拘束感恐惧感缓解了很多,一再感谢安校长的关怀。客套之后,安校长关上办公室的门,再拉过一把矮椅,隔着茶几在他俩对面坐下。
  巩彪立刻掏出笔记本,翻开铺在自己膝盖上,又迅速取出签字笔摘下笔帽,静等安校长发话。
  安校长阴了脸,严肃地看着巩彪。
  马千里见状,立刻抢下巩彪的笔记本和笔,附在巩彪的耳朵边说:“安校长找我俩谈话,带个耳朵听听就可以了。”
  安校长又换回一副谦和的笑脸,简单地部署了他俩下一步要做的工作,并提要求说:“对郑振华同志要注重闪光点的挖掘,要有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
  马千里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巩彪:“听到没有,写郑振华老师的先进事迹材料要把闪光点写出来,只要一小点闪光点就夸大写,不是闪光点坚决不能写,要有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在安校长面前极力保荐你——”说着求证似地看了一眼安校长,安校长呵呵笑了一下算是对马千里的回应,马千里继续开导巩彪,“是不是事实你不要管它,如果有人要去查证,你不用担心,我会堵住人家的嘴的,上级追查下来,我会负责的,我也有办法控制局面……”
  巩彪想了想说:“闪光点嘛,再平凡的人也有闪光点,何况郑老师是我最敬重的老师。”
  看来,巩彪上路了,就像那次公开教学考核一样。马千里的点拨稍嫌直白了点,而巩彪在马千里的点拨之下已经开窍,安校长频频颌首表示赞赏。片刻之后,安校长又说道:“小巩老师如还有地方不明白的,问问马老师就可以了。我经常说人心齐泰山移,希望你俩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也希望你俩取长补短,相互配合。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要拿你俩问责的啊。”与其说是对他俩的交待,不如说是对巩彪一个人的警告。
  
   三
  马千里带着礼品和巩彪到郑家慰问。郑妻听说溺亡的丈夫因为舍己救人受到表彰,还可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抚恤金,即刻找来几个远房亲戚充当被救人和见证人,声泪俱下地叙说救人经过,握着马千里的手一再感谢学校领导的关怀照顾。

经历了实习、论文答辩、毕业分配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我终于来到了我熟悉的一中报到。因为从小家庭不富裕,我一直接受中小学很多老师和政府的补助,使得我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下定决心要报考师范院校,好歹,皇天不负有心人,我顺理成章地在省城的师范大学就读历史系。
  走进一中的大门就见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几年不见,大部分教过我的老师都染上了岁月的风霜,那些我熟悉的花草树木已经长高了不少,不过教学楼这些主体建筑物却没有太大的改变,空气中还是我读书时候那样的味道,让我觉得重温熟悉的校园,是多么开心的事情,特别是能够成为其中一员,在这里放飞梦想,更是让我喜笑颜开,见到任何人,不管熟悉还是陌生,我都开心,我都用微笑表示自己的友好。有人高兴地欢迎我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有人建议我好好复习功课,报考公务员,教师还是太辛苦了。
  母亲担心我一副白面书生样不能适应教学,她听人说教师压力大,怕我吃不消,还说大舅愿意帮忙让我去一个政府部门,母亲说,趁你大舅还有点权利,赶紧改了行清闲,以后说不定还能像大舅一样往仕途方向发展。
  我不怕苦,我从小就会干各种农活,我也不怕教书压力大,我觉得自己还像一个孩子,我也喜欢那些纯真的孩子们。
  我最希望的是能马上有机会站在讲台上,把我的梦想告诉孩子们,把所有的热血都献给教育事业。
  母亲没有阻拦我去教育局和学校递交我的档案,她只是希望我再考虑考虑。
  交完各种报到的手续,我来到教务处,等待排课的通知。
  校长曾经是我的语文老师,他热情地欢迎我回到学校任教,并且非常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要想在教学上迅速成长,必须要听取大量老教师的课,我才回来,自然任何上课的教师都是我的前辈,他希望我不拘一格,尽量听取不同学科的课程,好迅速补充自己的能量,还叫我不要着急,他非常热心地安排了一位老教师带我,这个历史教师以前也教过我,初中和高中我都在他的教诲下成长,也是我比较佩服的一位老师,能够每天跟着他,我也很开心。
  我的任务就是天天听课,除了每天必须保证听带我的老师的课,还要抽空听不同年级、不同类型的课,有时还帮带我的老师批改作业,我的认真和努力他完全看在眼里,时不时地夸奖我,有机会一定要向校长建议,让我尽快上课,也可以减轻一下他的教学负担。
  得到我老师的认可,我更是高兴得眉开眼笑。
  不知不觉,期中考快要到了。
  考前大会,副校长宣布了考试的纪律和规则,希望每个教职工都认真遵守,并且这次要严格制度执行,不能大意,只要稍微出点纰漏,就要非常严厉的扣钱,真正做到杀鸡给猴看,以此来杜绝以往在考试之中出现的各种屡教不改的小毛病。
  开完会,老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是我们最近都忙着奔各自的前程,好久不见了,如今工作已经顺利的分配,也在各自的岗位站住了脚,要好好庆祝一下。
  我说明天早上有监考,不能出来。可他不答应,非要叫我出去聚会,还刺激我如果不出来,以后我们就不是哥们,完全绝交。
  我珍惜同学之间的情谊,我也想好好和他谈谈心,说说自己的梦想。
  几杯酒下肚,我们都有点兴奋,分别谈了自己的工作和未来的计划,他说工作稳定了,以后得考虑成家立业了。
  我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好好地站在讲台上,像带我的老师那样口若悬河地教着学生,把源远流长的中华历史生动地印在学生的脑海里,那是自己渴望了无数次的场景。
  不知不觉我们都喝高了,时间也很晚了,但他还没有回宿舍的意思。
  再接着喝,接着叙说各自大学时候的一切,回忆我们的童年时光。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到凌晨三点了。
  这是为人师表的我第一次这么晚的回校,如果被领导抓住,还知道我喝了酒,那该如何得了?
  必须分别,好在我们都顺路,也没有醉得人事不知,可以一道打的回去。
  好幸运,领导都已经睡着了。
  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宿舍躺下,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听见隔壁有脚步声,睁开眼睛,已经七点半,糟糕,定的闹钟不知道是没有响,还是我根本就没有听见,顾不得想那么多,该领卷了,八点考试,必须提前半小时领取卷纸,快速地穿衣,快速地洗脸漱口,快速地向教务处奔去。
  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务处门口,刚好碰上校长鼓着大大的眼睛。
  “教务员,现在是七点三十六分二十秒,认真做好登记,他迟到六分零二十秒。”
  我才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领取试卷的人。
  慢慢地走到敲钟处等钟声,离正式考试还有十五分钟,必须要进教室清点好考生人数,然后把试卷按照人数和份数理好,离开考前五分钟准时发给学生,学校反复要求监考教师要事先把卷纸完全分好,快速地发给学生,尽量不要耽误学生答题的时间。
  一切顺利,交代完考场注意事项,学生就能安静地答题了。
  太寂静了,我的睡意也来了。昨晚也就只睡了三个多小时,实在支撑不住,我坐在讲台上,用手撑住下巴,时不时地假寐一下。
  突然我面前有一个高大的影子。
  完全睁开眼睛,发现是书记来巡视了。
  “年轻人该充满朝气。”
  他在本子上记好了时间和考场,记好了名字和原因就走开了。我的瞌睡也完全被吓醒了,我知道反正是逃不过了。
  盼星星盼月亮,监考语文,难熬的两个半小时过去,终于等到敲钟声。交代学生清理好自己的垃圾和草稿纸,把答题卡整齐地放在自己的桌子上,几个好动的学生飞快地冲出教室,有几个还需要我提醒交卷时间已经到了。
  交卷前反复交代只交答题卡,我开始收学生留在桌子上的答题卡。
  糟糕,这个学生只有试卷,没有答题卡,我在课桌里找,课桌前后也找了个遍,还是没有。只能收好他的试卷回教务处汇报。
  教务处的人不相信我找不到答题卡,叫我回去再认真找找,教务主任还派了一个教务员跟我回去教室找,我们把教室的课桌完全翻了一遍,还是找不到。
  他向教务主任汇报,主任安排打电话通知班主任帮忙找学生。
  折腾了半天,原来,她把答题卡和草稿纸一起装在她的书包里带出了教室。
  找到答题卡,所有的教师都把试卷装定好,其中也有序号弄反的,巡视领导也抓到学生作弊而监考教师没有发现的。我的名字和他们的一起备案。
  校长找我谈话,“小伙子,工作态度要认真。”然后谈了一大堆有铁饭碗的工作是幸福的理由。吸取监考的经验教训,后来终于没有出问题,六场监考终于完毕,这个月也马上结束。
  新的一月来临,意味着领工资的日子也快到了。
  来到财务室签字,我惊得目瞪口呆。我的工资只能领到七百多元,六百元不见了,那天早上,我出的几个纰漏,每次就不见了200元。
  别的教师也有被扣的,人人都是200元。
  我马上成了学校的名人,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对象。
  我想找校长安排给我几节课时,可我每次见到他鼓起的眼睛,话到嘴边又被吞咽了下去。
  一年的听课终于结束。
  新的一年开始了。
  我非常开心地得到了两个班级的课时,即使每周只有四节课,哪怕我教的学生比带我老师教的要小很多,他教高中生,带大学生,我教初中生,甚至在初中部,历史是副科,可有可无,我也觉得高兴,我终于能够站到讲台上了,我相信通过我的努力,学生一定会爱上历史,我雄心勃勃,意气风发,我一定要让很多老师和学生改变自己对副科的看法。
  好景不长,两个星期之后,也就是我上了八节课之后,校长好心好意地安排我外出学习,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有省城以及省外的专家来做报告,他鼓励我好好学习,一定要把外边先进的技术和经验带回学校,还夸奖我年轻有为,一定要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
  我喜出望外地感谢校长对我的栽培,再次踏上了我的学习之旅。
  两个月之后,回到学校,教研组长召开会议,让我分享了学习的经验,我非常详细地讲了学习的重点和难点,交代了专家表明的今后历史课需要改革和发展的方向和观点,传达了专家要求学校实行新课程改革的愿望。
  组长非常客气地夸奖我学习认真,记录详尽,带回的各种资料非常有价值,希望我辛苦学习之后带回来的资料能够给所有组员一定的启迪和智慧,希望我们教研组加大课改的力度,努力向省内外做得好的兄弟学校靠拢。
  我喜滋滋地向校长汇报了学习的情况,希望他能让我上原来的班级,这么久没有见到我的学生,没有站到我渴望的讲台上,我的心里还是空空的,无论怎样的学习也没有在讲台上那样充实。
  校长肯定了我对工作的热情,但他说学生目前已经适应了这位老师的教学方法,我半路杀过去,学生还得花时间适应,劝诫我顾全大局,为了学校的长远发展考虑,也为了学生的心理考虑,更是为了学科的统考成绩考虑,希望我能够暂时忍忍,并且拍着胸脯保证明年一定好好的给我排课。
  然后我又开始了听课生涯。
  一学期马上就过去了。
  下学期如约而至。
  敲钟的叔叔生病,他也在等教育局对他提出的病休申请的批复。
  校长找到我,你年轻,精力充沛,暂时一边听课,一边执行敲钟的任务,课可以少听点,敲钟可不能出任何差错,不然是要扣钱的。
  我二话没说,觉得敲钟不过就是出点力气,我来自农村,有的是力气。
  第一天总是要随时记挂着敲钟的各种时间段,什么时候下课,什么时候上课,什么时候早餐,什么时候晚读,我的脑子里排满了各种时间点。
  早上的几节课顺利度过,吃午饭后,我和学校里的年轻小伙子们在球场打球,也许是出汗过多,也许是兴奋和劳累,我把晚读的时间记错,上下晚读的时间就被这样连续的弄错了两次,书记、政教主任在教学楼前拼命赶学生,让他们进教室,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才能休息,这次失误我自然又被扣了200元。
  敲钟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时间观念要非常强,早上天不亮就要起来敲学生跑早操的钟,然后是吃早点的钟,一天下来,脑子里只有时间,做梦都被没有准时敲钟吓醒,越是怕失误被扣钱,但无论怎么小心,被扣钱还是常事。
  看来,我以前的那些书算白读了,我连这个不需要多少文化的敲钟工作也不能做好,因为敲钟总是被扣钱,不仅严重了影响了我的睡眠,甚至影响了我的心理,我逐渐觉得自己读了大学也一无是处,我开始反思自己的选择了。
  敲了一个学期的钟,我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摧残。
  我抛弃了男子汉的自尊。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买了一些水果,带上妈妈让我带的家乡特产,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了大舅家。
  进了大门,见到大舅,我就跪在他面前,希望他一定帮我改行,诚恳地请他原谅我的年少无知。
  大舅终于被我的诚心所感动。
  第三年的新学期伊始,我终于彻底地告别了教师生涯,开始了我的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
  如今,我在政府部门混得不错,三年下来,当过科长、办公室主任,和领导的关系不错,总是力所能及的为领导排忧解难,领导很欣赏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我一直拒绝讲自己曾经当过教师的经历,我相信,没有任何人知道两年的教师生涯,只上过八节课,那该是什么滋味?我也从来没有和单位里的任何人提起过。好在,来到新单位之后,一切从头开始,谁也不会在意我那两年的教师生涯。
  但是,不管我现在的生活如何充满了欢声笑语,如何得心应手,我还是会经常梦到我站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学生们在开心地笑。

在电气工程学院有这样一群教师,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辛勤耕耘,在“迎评创优”中彰显师德风范。

朱建红,电气工程学院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教师,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电工电子》等两门课的任课老师,在教学评估中具体负责教学质量监控的材料收集和整理。4月9日晚,她和平常一样在学校加班,准备教学评估的有关材料,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丈夫的父亲因公负伤,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丈夫通知她立即准备一万块钱,连夜赴安徽奔丧。

朱老师有些犯难了:去安徽吧,眼下正处在学院第二轮评估的节骨眼儿上,第二天上午有两节《专业英语》课。自己的职称评定材料也没有来得及送到人事处。不去安徽吧,于情于理说不过去。考虑来考虑去,朱老师想:安徽那边人已经没了,自己就是去了也无法挽回。她让丈夫连夜打车去安徽奔丧,自己留了下来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去安徽。

第二天,朱建红老师强忍悲痛,在主校区给学生上完了两节课,坐校车赶到文峰校区,处理好有关事务,才跟陆国平院长说了家里的事情。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