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母亲有母亲的生活上葡京官方网站:,  汗青走了

十月 31st, 2019  |  小说散文

遭弃
  汗青走了。枉然我小小年纪背井离乡、抛弃父母,为他付出的一片痴心!总以为花容月貌是我的天生资本;总以为他曾对我一诺千金,将永葆我此生爱而无忧……总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谁料到不过两年,连我青春的姿色都尚未消失,他却毫不留恋地走了。
  汗青大大方方对我讲:“丹心,多谢你这些日子陪在我身边,但我现在想和小倩一起生活。我不能欺骗你,那才是最不道德的。你还年轻,以后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男人,你先回到父母身边去,以后好好恋爱、成家,但千万莫再找像我这样的艺术家……”他说得头头是道、情意绵绵,但任我在床上不吃不喝两天,汗青他理好了自己的物品,最后很绅士地一吻我的额头,轻道一声“丹心,我走了”,他就真的走了。
  
  前情
  不是我不振作,是我实在无力无能振作。我发觉自己是个没良心的女儿,这两年里,虽也偶有思念家乡父母,但都被我对汗青的热爱压下去了,我连电话都未打一个给他们。因为,父母最初就反对我爱汗青。想到父母的时候,我总是想当然,“想必没有我在身边,他俩依然过得很好吧?毕竟,夫妻才是要相伴过一生一世的人,儿女大了,都是要像鸟儿一样飞出去的,我只不过是飞早了一点而已……”其实,我心里还有一种隐情。我妒忌我母亲,妒忌她和我父亲的恩爱。
  我们曾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我觉出父亲比母亲更爱我,我也觉出,父亲爱母亲比爱我更多。小时候,我们总是一家开心出门游玩。母亲先给我换好泡泡纱连衣裙,用她的口红在我眉心中央点一点红,然后打扮自己。母亲坐在梳妆台前细细涂脂抹粉,父亲站在他身后,无论镜里镜外,他俩都那么含情脉脉。有时,父亲会拿起母亲的眉笔替她描眉。我从小就知道这是美极了的一幅画面,是任何女子无需教导就无师自通的渴望和追寻!小时候我看着父母这幅美好的画面,也觉得很幸福。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大概是十三岁或者十四岁,我就不喜欢看他们的恩爱了。我不大受得了。除了觉得自己是不够受父母重视的小孩之外,内心还涌动着口不能言的妒忌。
  为什么我母亲那么幸运,能遇到我父亲这样一生相守痴心不变的男人?为什么我一腔真心,到头来却遭遇离弃?我还要以这样的残败之势回到父母身边去吗?我正青春着,却已凋残了;我母亲应该到了比徐娘更大的年纪了,却依然被父亲捧在掌中娇嫩着!天呀天!罢罢罢!
  我前思后想,辗转反侧,最终投河自尽。我记得,河水没过头顶时,我感到了害怕。多么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可以接纳我,让我千娇百媚地活下去!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峰回
  当我醒来时,我发觉自己一丝不挂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他也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而且是个已不再年轻的中年男人。今夕何夕?此世何世?
  “你终于醒了。”他淡淡微笑对我说。
  他是谁啊?我不认得他,但我又觉得我是认识他的。意识仿佛还未清醒,就像消散的灵魂还未及时附体归位,但我已脱口而出对他呼唤:“煜郎……”
  他既不惊也不喜,依旧淡淡笑着应我,“嗯,你知道我叫煜郎?”
  我讲不出“我不知道”这句话。
  但我其实真的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唤了他煜郎。我的眼泪纷纷滚落下来,这成串的泪珠濡湿了我们赤裸搂抱的身体。眼泪的温度,让我终于清醒地明白,我还活着在这人世间。但眼泪越加下得纷纷。我还是不能说出我如此伤心的具体原因,因为这个我能唤出他名字的陌生男人,他和我赤身裸体搂抱着,却静若处子,毫无反应!我是一个对男人毫无吸引力的女人哪!汗青愿意为姿色平平的小倩抛弃我,想必也是觉得我不够味吧?
  他教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应该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煜郎又淡淡问我。
  我止了泪,摇头不知。
  “你的身体总算暖过来了,那么,起来吃点东西吧。”煜郎话说了一半,转了话题。他先起身,把一套干净的男士睡衣递给我,“可能有点大,随便将就穿吧,你的衣服还是湿的。”
  我吃了煜郎熬的白米粥。然后他告诉我,他是在殡仪馆工作的。我穿着他的睡衣的身体,忍不住摇了几摇。我再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人间。
  “你看你其实还是怕死的,连听说和死人打交道都怕。那为什么好好要去寻死呢?”煜郎问。我的眼泪又像珍珠一样滚落下来。
  “活在这世界上的人,人人都害怕被人家看笑话,但很少有人明白,给人家看的笑话,都是他自己自编自导自演的。”煜郎说。
  我不禁从泪眼朦胧中去打量他。煜郎比汗青老多了。他大概有四十岁吧,隔夜的胡子茬青青地下巴上微露峥嵘。
  我忽然想起我父亲,但煜郎显然和我父亲长得不像,也比我父亲要年轻一些。
  我对煜郎说了我与汗青的爱情故事。如他所说,世上的笑话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不如就让他痛快地嘲笑我一回吧!也许,世上的痊愈都是要从自揭创口开始的。但煜郎由始至终地平静淡然。他说,“如果你确定自己真的爱汗青,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汗青……他,他已经不爱我了啊,他爱上小倩了。”我伤心地说。
  “那和你爱他有什么关系?”煜郎继续淡然问道。
  我怔住了。煜郎是在殡仪馆工作的人,他真的是脑子和常人不一样吗?汗青都不要我了,我还怎么爱他啊?我都失去他的爱了呀!
  “你继续爱汗青,和汗青不再爱你爱上别的女人,是两回事。无论他爱不爱你,在不在你身边,你都一如既往地爱他,心怀欣喜和平静,这才是爱。”煜郎说。
  “不!”我痛苦地咆哮!他说得太轻巧了!
  
  他情
  “我十八岁时,爱上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她是我师傅,我们都是戏剧团的演员。”煜郎开始平静诉说他的故事。
  “她是我们团里当红的头牌花旦,我只是一个跑龙套的。每一次,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台上咿咿呀呀唱戏,我心里都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和她唱一回?有一回,和她搭档的男主角临时缺了场子,全团找不到和她搭档的人。我自告奋勇和她演了一回《追鱼》。那时,我是刚长大的英俊少年,她的腰身已比往年粗了好几圈。但我仍幸福得感到晕眩……演完那场戏后,我不顾一切地向她表达爱。我知道她有夫有子,我不想破坏她,但我希望她知道,我虽然年纪小,但我以一颗男人的心爱她永远不变……”
  我感到酸楚。一个深深爱着别的女子的男人救了我,然后以自己的故事教化我什么叫爱?但我此时,除了最深刻的委屈和最原始的妒忌,仍旧只感到了无生趣。
  “煜郎……”我又唤他一声,我希望可以换一世,换人换事,换我与他从头再来。
  
  迷离
  “煜郎,你不是在殡仪馆工作吗?怎么又说在戏剧团?”虽然我的心还未暖过来,但终于揪着煜郎话里的破绽了。他可真会讲故事呀,差点我都被迷惑了。
  “我以前在戏剧团工作,但是,她出事之后,我就在殡仪馆工作了。”煜郎淡然看我一眼,淡然答道,他好像有点不屑我的怀疑。
  原来他心中挚爱已经死了。煜郎十八岁时,她已经三十四岁。就算她那一年死去,哇,已经死了二十年。也就是说,煜郎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他在殡仪馆工作二十年了。
  我忽然心头一颤,原来,我今年正是二十岁。我十八岁就离家出走、义无反顾地去爱汗青了。十八岁真是一个犯傻的年纪,我是,煜郎,又何尝不是?
  
  恍然
  原本只是听煜郎的故事,事不关己。因为“十八岁”,我忽然获得某种奇怪的感应,仿佛久别沉睡的他生灵魂,此刻归来附体了。
  “煜郎,你说给我听,你爱的女人,那个比你大很多的,她为什么死了?”
  “她不爱我。但她也并非安分守己相夫教子,她和我们戏剧团的某位领导私奔到国外,后来因为得病遭弃。”煜郎说得不紧不慢,波澜不兴。
  “那这样的女人,她有什么值得你爱?”我真是奇怪。
  “爱没有值得不值得。她在越南病到无法起身时,才联系了我,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她唤你去给她收尸呀!”我忽然气呼呼地站起身来,身上还穿着煜郎宽大的男式睡衣。
  “是呀!我多么荣幸。从她死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见下她?”煜郎的语气里有了淡淡的欢喜。
  我震惊得快要昏过去!
  那个女人死之后,尸体一直冻在太平间,至今未化掉。煜郎还告诉我,是他给她化妆穿衣,她依然是他心中最美的女人。
  浓烈的伤心和妒忌像怒火一样炙烤着我!眼前的煜郎是我的救命恩人,但现在我也对他产生了莫名恨意!
  “我不要去!我为什么要同你去见一具死了二十年的女僵尸?”
  “因为,你一见我,就开口唤我煜郎。”煜郎沉静地看着我的眼睛,沉静地说道。
  我的身躯晃了晃,如梦似幻。难道,我是煜郎挚爱女人的下一世吗?果然如此的话,人生一世,何其短暂和凄凉啊!
  
  前生
  我按下妒忌,怀着好奇,和煜郎去见了他心爱的女人。
  她依然是年华正好的少妇模样,三十几岁,天庭饱满,面如满月,她那安静躺着的身躯,如果立起来,应是微微丰腴的风韵。我看见她的发梢和眼睫毛上都挂着冰霜,还闻到一股清冽的药水味儿。
  原来煜郎到殡仪馆来工作就是为了与她相守?他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用来买一种昂贵的抗腐蚀药水,再利用工作之便,将她天长地久地冰冻在自己身边。她凭什么?她也配?我微微发抖。为什么死死生生,我都遇见被男人痴心爱慕的幸福女人,唯独我孤苦可怜?
  也许我轻生被救之后还是很虚弱,我终于撑不住自己内心的波浪汹涌,我的热泪滴在那永恒挚爱带着冰霜的脸上,我长恸一声,昏了过去。
  醒来后,我发觉自己又一次赤身裸体被煜郎搂在怀里。我奋力挣扎。我不需要分享属于一个女僵尸情感的残羹冷炙!
  “你莫要乱动,我发觉人的体温是最好的取暖办法。”煜郎一把搂紧了我,他仍旧淡然说话。
  “我不需要!你这样好心,去抱着冰柜里的人睡嘛,将她暖过来岂不更好?”我的语气怎地如此横生醋意。
  “我现在已经考虑好,要送她走了。”
  “烧掉吗?”我心里一动。
  “人家身后是什么路途,她便也是。你这小孩,讲这么直截了当!”煜郎竟然嗔我小孩!
  “你不是要永远和你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么?”我故意。
  “现在你不是和我在一起了吗?”煜郎一径天经地义地淡然着。
  我愣了片刻,忽地赤身坐起。我热泪滂沱,颤抖着双乳,用手指着煜郎,“如果你当我是那僵尸还魂,大可不必!不要以为我脱口叫对了你的名字,就随便一厢情愿意淫,我不要做女鬼僵尸的替身和影子……”我有一点歇斯底里了。
  “我知道,你叫丹心。如果你愿意留在我这里疗养一段时间,我会每天熬粥喂你,顺便抱着你取暖。”煜郎轻而易举将我按进被窝,他紧紧抱着我,话却依旧说得淡淡。
  
  逢春
  煜郎他知道我叫丹心,我和冰柜里那个女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就是,他救了我之后,发觉自己对那女人的爱渐散了。
  风水轮流转,这回我用不着妒忌别的女人了。
  我安心搂着煜郎睡了过去。想起汗青,也许他现在正抱着小倩销魂吧?淡淡黯然。再看一眼煜郎,他呼吸均匀,身体静若处子,眉宇间挂着一缕纯净沧桑。
  那女人已经去了她该去的地方。煜郎果然每天熬白米粥喂我。我盯着他的手看,他垂下眼皮,“觉得这双和死人打交道的手很吓人?”我“啪”地打一下他的手背,“嗤”一笑,脸却热了。
  “我想,你该需要喝些鸡汤和肉汤补补了。吃白米粥的日子要告一段落了。”煜郎那夜搂住我说。
  我温热的身子在他怀里有些不安分。
  以前,我偷偷试探过几次,煜郎抱着我睡,从来都不起念欲的。我还问过他为何如此?他反问我,“你觉得男人抱着女人有反应,就是爱她?”我彻底释然。然后,很长时间我都忘了我们是一对赤身裸体搂抱着睡觉的男女。
  “煜郎,我觉得……有点热。”我把一条胳膊伸出去环住他的脖子。
  “是吗?”煜郎轻轻吐气在我耳边,气息渐喘,他轻咬着我的耳垂,“我也有点热”,将我更紧地往他怀里带。我的小腹触到了一样东西,是煜郎身体长出的暗器。
  我本不是害羞的女子,这时却伸出另一只胳膊将煜郎的脖子揽住,我晃着身体闭着眼睛佯哭。
  “丹心,你总算活过来了,你让我好担心。”煜郎说,他的眼神和唇舌将我齐齐裹住。
  
  重生
  煜郎竟然是生涩的。他比我大十八岁,到头来,紧要关头竟然是我引领他!天!
  “你会否笑话我?”煜郎问。
  我想起他从年少到中年,为自己心中所爱,清心寡欲洁身自好,我心头的妒忌早已不知去了何地,只剩下感动。我搂紧他,深深吻他,“不会,煜郎,我怎会笑话你?”
  是煜郎教会了我,爱,便倾心倾情去爱,不爱,便释怀放手。
  “是桃花开的时候了……”事毕,煜郎梦呓般低语。
  半梦半醒间,我仿佛看见漫天桃花,片片纷飞,花树灿烂,花香馥郁。
  “丹心,我同你一起回家乡,去看看你的父母吧?”煜郎问我。
  “那你的家乡?你的父母呢?”我小心问道。
  “我让爹娘伤心了,他们都不在了。”煜郎竭力说得淡然。现在我发觉每当他说得特别淡然时,其实内心都特别心潮澎湃。
  我与煜郎双双返家。父母泣喜。倒是煜郎,在烟火人间反倒显得有些手脚局促了。
  “煜郎,我想生个孩子。”
  “好啊,快点生……”
  我们都是死而重生的人。煜郎。丹心。
  
  啼妃2015/2/1
  
  

“滚!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败家子,我儿子的房子,都被你败没了。你又跑我家这来住了,滚!你家没一个好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倩经常做这个可怕的梦。那是十多年前被前任婆婆赶出家门的情景。如今她快五十岁的人了又无家可归了。
  这得从头说起,小倩有两个弟弟,母亲在她十几岁时,就扔下他们三个孩子跟别的男人过日子去了,家务活都落在了她身上。父亲是个乡医院的医生。十七岁小倩就结婚了,丈夫是一个供销社的售货员,她后来也做了售货员。小倩身材婀娜,温柔贤惠,非常勤快,家里的活她都包了,丈夫疼她,婆婆也喜欢她,第二年女儿出生了,给家里又增添了许多欢乐,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但她不知道阴霾已经悄悄地向她袭来。
  小弟弟,从部队退伍分到了父亲的单位,在乡医院做了名保安,很快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姑娘,相处得很好,结婚的日子定下来了,父亲倾其所有的积蓄给弟弟买了房子,可是屋里空空。父亲找来小倩夫妇,让他们跟供销社领导说说先把弟弟家需要的东西买了,待结婚收了礼钱就付给供销社。一切都很顺利,弟弟结婚,另嫁他人的母亲也回来了,还热情地帮着忙活。婚礼结束第二天,小倩来到父亲家,父亲红着脸说,钱被你妈拿走了。为什么?父亲也没说明白。
  自此,小倩夫妻两个人的工资每月只能拿回一个人的,工资才几十块钱,可欠款是一万多,什么时候能还完啊!后来供销社年终结账追得紧,小倩夫妇卖掉房子还了钱,弟媳却不肯出一分钱,声称要还钱就和弟弟离婚。这样,小倩一家三口搬回婆婆家住,婆婆生气儿子因为岳父家的事情弄没了房子,天天骂小倩。丈夫也无言以对,也开始打骂她撒气。这样快乐的一家人恶言相向,往日的欢乐烟消云散了,除了争吵就是争吵。丈夫也开始酗酒,后来丈夫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好上了,闹着和她离了婚。她净身出户,供销社早黄了,为了生计便在同学家的饭店打工,吃住在饭店也算好过。
  自从小倩离婚后,有好多男人对她示好。她善良没有心计,往往让很多男人误会她对人家有意思。就这样她和很多男人好过,慢慢地名声不太好。在这期间她遇到了第二任丈吴名。吴名是个公司经理,家庭并不幸福,妻子是名教师,却没有一点教师的素质,开口就骂人,在家也不做家务。吴名工作单位离家20多公里,每个周末回家都有一洗衣机的衣服在等着他,儿子八岁在父母家,偶尔回来住几天,妻子很少给孩子做饭,不是给孩子泡面,就是让孩子啃方便面。有这样一个妻子,吴名很不快乐,他经常来小倩的饭店吃饭。慢慢地两个熟悉了,聊天很投缘,小倩体贴关心吴名,安慰他那颗冰冷的心,其实吴名只当她是好朋友。
  后来吴名的妻子调到了他公司附近的学校,不用两地生活了,本来是好事,可是妻子依旧像以前一样不通事理,经常干预他的公司工作,也不尊重他的下属,对他的员工呼来喝去,就像对待仆人,员工都很不满,对吴名影响很不好,有时当着员工的面就大骂吴名。员工背后都叫他妻子“母老虎”。妻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小倩的存在,去小倩的饭店谩骂,闹得满城风雨。不管吴名怎么解释妻子都不相信,就这样关系不断恶化,妻子竟然闹到了吴名上司那里,在公司影响很坏,他被妻子闹得没办法提出离婚。妻子当然不同意离婚了,他搬到公司住,有几次生病小倩就悄悄来照顾他。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温馨,他重新审视小倩,温柔善良体贴,有这些就足够了。这样僵持了半年多,这段不幸的婚姻终于结束了,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妻子,他带出来的只有儿子。
  平静了一段时间,他和小倩正式交往,很多人对他说小倩的风流史,可是他觉得小倩善良体贴,他坚信自己有能力让小倩永远爱他,他坚信小倩嫁给他就会改变。父母听说他和小倩交往坚决反对,这也没改变他的决定,他被爱情打败了,谁也阻止不了他和小倩在一起,这样僵持了一年多,父母疼儿子也就接受了小倩。小倩对他的父母孝顺,对他儿子疼爱。父母看儿子有了笑脸,孩子快乐就是父母的最大幸福。这样他们结婚了。吴名对小倩的父母兄弟也是非常好的。
  同事朋友也都认可了这一切,只是因为离婚时吴名前妻去单位闹很多次影响不好,耽误了吴名很多次的提干机会。即使这样吴名也不后悔,他觉得有一个幸福的家比什么都重要,他们这样快乐地过了十年。十年里吴名努力工作,工作也有了起色,房子、车子也都买了,儿子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很多人都羡慕小倩有福气,都羡慕她的幸福。
  可是这幸福却被她一手毁了,她丈夫经常出差,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去打麻将,有一次打麻将的人有一个竟是她以前的相好,她觉得很别扭,这场麻将打得乱七八糟的,很多天都没再去玩。可是这个男人竟然住在她家楼上,他发现小倩的丈夫经常固定时间出差,就开始创造机会找小倩聊天,小倩无聊竟然又跟他勾搭在一起了。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的事情还是被吴名发现了。小倩跪地发誓,求吴名原谅。吴名的心都碎了,他的爱情就这样的结局吗?他是爱小倩的,看着小倩满脸泪水,想起以前那么多甜蜜日子,吴名心软了,他警告小倩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原谅了小倩。此事算是过去了,可在他心里怎么也过不去,从此他再也没碰小倩。他开始爱发脾气,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他还是得经常出差,没想到小倩又犯错误,这次吴名不肯原谅她,决定跟她离婚。小倩死也不离,还喝了安眠药,抢救过来后,吴名把所有的事情说给了小倩的家人,他更气小倩的以死相威胁。他们分居了,他想自己平静一下,也是给小倩悔过自新的机会。谁想小倩死性不改,第三次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这次他们办了离婚手续。小倩去南方打工几个月后又回来了,她悔恨不已,还想重新回到吴名的身边,吴名已心如死灰,他不再相信婚姻,不再相信爱情。
  小倩住在弟弟家里,时常去看吴名的父母,吴名的父母看小倩可怜,也不忍心拒之门外,但是他们明白儿子是不会再要这个女人的。
  小倩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也毁了吴名的幸福,她打碎了吴名爱她的一片真心,她如一叶浮萍,一叶没长心的浮萍,一叶不知道珍惜港湾的浮萍……

上葡京官方网站 1

薄荷清欢  文

  在汝河上游,伏牛山与云蒙山之间,这里河流交织,是淮、汝河的发源地。小河静静的流淌,白鹤载歌载舞,在这里繁衍生息。
  这里一年四季分明,在每个季节都有让人欣慰的事可做,那四季分明的春夏秋冬,让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快乐的不知所以,春天那美女更是冬天的解脱,翘正的穿着小背心,满街的奔跑,夏天美女穿着盖屁股蛋的小裙子被风儿掀翻,让男人们大饱了眼福。秋天美女金黄的秀发把脸衬得细白,高高的胸部是那样的高隆有一番风韵。冬天修长的小棉袄,很是得体在男人的面前很有气质,男人们眼馋的说,:这是女人的世界!
  男人张树同今年都六十岁的人了,在他早年的时候,三十岁的他,还没有完婚,因为一身的不良嗜好,抽烟、喝酒、赌博、把赢来钱找女人玩花心。所以那些在四季潇洒的闺女门都望而兴叹,都和别人有了幽会。
  这年张树同是个幸运儿,在父母的臭骂声中他的姻缘透了,经人介绍,白云山脚下的一女孩李爱花相爱了。李爱花是一民办老师,在媒人的蛮缠中亲事成了。婚后她发现男人是个睹博的主儿,李爱花含情的脸儿又多了一份泪痕。在这个春夏秋冬,男人都是因赌博深更半夜往家摸,有时又和睹友们在镇上,又做狐疯狗当的事。李爱花很是气愤,有时又劝自己,男人是生就的骨头,长成的肉,对着老天唉声叹气,就这样过吧。李爱花在他婚后的日子里在塌天漏雨的小瓦房里,生了一男一女,李爱花是雨水伴着泪水过日子,转眼就是二十多个春秋。俩孩子在这家图四壁的环境里,儿子的婚姻又成大事。
  做父亲的张树同,在妻子李爱花的怒骂声中,把小瓦房整修一番,让他夫妻俩欣慰的是,第二年便娶了媳妇。
  媳妇叫王小芬,是个很有气质的女孩,在媒人的掺和下就嫁给了张树同的儿子张小军。
  在时间流逝的岁月里王小芬发现深爱的男人,和他的父亲一样,赌博喝酒玩女人,看来是张小军遗传了父亲的基因,王小芬面对这样的男人很是失望。想给男人王小军施加加点压力,王小军对妻子就出言不逊,就打王小芬死去活来。她暗自伤神,后悔自己草率的婚姻。面对男人很是无奈,王小芬知道男人的毛病改不了,看来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王小芬暗下决心,要逃离父子赌王的这一境地。当王小芬抱着七个月大小的小男孩,她的心就疯了,感到孩子的可怜,泪花在王小芬的脸颊滑落下来,苦涩而酸楚感觉到母爱无力!在一个晚上,王小芬撇下醉酒酣睡的男人,和嗷嗷待哺哭得很是可怜七个月的孩子,便远走他乡了!
  王小芬逃婚后,张小军单身的日子是有些时间了,亲戚朋友都在为张小军操心再婚的事,说来也巧,在媒人鼓动下远在百里一外,有一离婚女孩张倩,和张小军结婚了。张倩她有固定的工作,和前任丈夫因没有感情而离婚,而如今又嫁给“赌王”的儿子“小赌王”,他父子的这一德行她是一概不知的。
  张小军第二次再婚恶习不改,他不听母亲的良言相劝,不为第二次再婚的婚事负责,他仍和狐朋狗友勾搭在一块,一来二往和陈玉峰赌友的女人小荷好上了,开始是偷情,日子久了,张小军要娶小荷,小荷便和男人打骂生中离婚了,这一晚小荷的丈夫和一双儿女哭得很是可怜。
  小荷土生土长在汝河岸边,这里的环境宜人,水土养人,瓜子脸型,浓眉大眼含情,栗子色秀发披肩,在微风里飘荡起来,一身裹得很紧的小裙子,那屁股蛋翘正的很高。给人一性感十足的美,那奶子在胸罩的点缀下凸起的很是高大,被男人的回头率所折服,在男人的心境里小荷有一种天然雕凿之美,动感之爱,这些年来虽已生了两个孩子,当她行走在陌生人堆里,套用当今时尚的话,用时尚女孩夸奖她都不为过。然而这一多情的女人,却和张小军走在了一起!
  张小军要和小倩离婚,小倩舍不得三岁的男孩,和一岁的女儿,当男人提起离婚小倩就感觉头大的要爆炸,感觉就是世界的末日了,她仿佛看到后娘在打骂自己的孩子。她彻底崩溃了,她告介自己在这紧要的关口,我要冷静。让她早有先知的是,她和男人因离婚而论理。男人的条件是,要么离婚,你小倩远嫁他乡。要么我把小荷带回家咱就一块过?小倩在张小军的怒骂声中,她沉默无语一脸的泪痕似万剑穿心!
  小倩把买回来的毒药放在手里捏了捏,她发疯似的摔个纷碎!她看着一双儿女甜蜜的酣睡,他仿佛听到歌声里唱道:“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小倩的泪像是卸开的水闸,一发而不可收!在这个深夜她哭的很痛!
  这一晚张小军把小荷带回家,小倩没有说什么,小倩知道张小军会往死里整她……小倩为了孩子忍了又忍。
  深夜,小倩听见本来属于自己的男人,和小荷做爱甜蜜的呻吟之声,如尖刀刺入小倩的心房。

说起“闺蜜”二字,自然想到那个与你情同手足,好到穿一条裤子,一个碗里抢饭吃、秘密隐私共享的那个人。

1、

但你想过吗?越是离你最近的那个人越可能是背叛你、伤害你最深的那个人?!

四年前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刚刚结婚。

小雅就遇上了!

母亲给我打电话:你爸病了。我说好的,我给你们打钱过去 。

小雅上大一后认识了一位同学,小倩。或许因为小倩看上去文静、乖巧,小雅对她产生了好感。现在的都市女孩都太过娇气,而小雅天性中有着男孩子的豪爽,不是太喜欢那样做作的女孩,而小倩正符合她的审美眼光,两人性格互补,随即成为形影不离的好闺蜜。她总是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是男的,就将小倩收了,看上去娇弱的小倩太让人有保护
的欲望了。

在此之前的人生前二十五年,我和父母的关系,前十六年是同居者的关系,后九年是还债的关系。

这样美好张扬的青春因为有了小倩,小雅的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小倩帮她写情书去追系里那个帅气的体委,虽然体委已经明草有主,但在小雅的字典里,他末婚我末嫁当然有公平竞争的机会。为了追到帅气的体委,小雅由一个大大咧咧的豪放大女人变成小鸟依人的林黛玉了,她跟小倩学说江南话,江南话好听,女人味足。她跟着小倩学穿长裙,留长发。据说,体委喜欢这款的。

同居者是指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各过各的生活。父亲有父亲的生活,母亲有母亲的生活。我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死了,我就一个人过。

闺蜜小倩更是不惜牺牲色相,去递条子约体委看电影。看着面前这位楚楚动人的南方佳人体委竞魂不守色上了套,准时赴约,当然小雅早在电影院侯着了。

十六岁,我没读书了,就离开家,出去打工。父母都没有拦我,只说,赚了钱,每月寄钱回来,前面我们养活你,这债,要还的。

初次约会成功!

从小,我就知道,我不是捡来的,但比捡来的,更不受父母的欢迎。

小雅对小倩感激涕零,发誓与小倩做一辈子最好的闺蜜!

一度,我不明白原因。以为是我长得不好看。奶奶叹着气说不是的。

谁想到生活比电视剧更精彩,更狗血!

十三岁,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父亲每天晚上总是出去,喝酒,打牌,见男人。没错,他在外在没有女人,但有男人。我亲眼见过他和一个叔叔很亲昵地搂在一起走路。他和我母亲在一起,即使是走路,也是一前一后。

大二的署假,小雅约小倩上北方自己的家乡玩。那天,做生意的父亲正好在家。父亲多年在生意场上打拼,为小雅及她母亲挣了一份诺大的家业。而五十出头的父亲,由于在生意场上的历练,看上去更是儒雅,风度翩翩。

母亲总骂他在外面有女人。其实不是的。我不知道我看到的一幕幕,对母亲来说,算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那一天,小雅的父亲看到小倩的那一刻,眼睛一亮!而这细节小雅却一无所知!

父亲在外面没有别的女人,但他也不爱任何一个女人,包括母亲在内。

好客的父母留下小倩在家玩了整整一个署假。她们去海边看海,在海边逐浪;
她们去爬山,在山上看日出; 一个署假,玩的好开心!

母亲在外面有别的男人,甚至她还把他带到家里来,让我叫伯伯。我叫了一声伯伯,母亲就把他带到里屋里,关上门。

等开学走时,小倩与小雅的父亲竞有了种难舍难分的情愫,那复杂的眼神神经大条的小雅是留心不到的。她甚至对小倩说,看你人缘多好,我爸妈都喜欢你,等明年放署假你再上我家来玩!

奶奶就哭,造业啊造业啊。奶奶从来不骂我母亲。也不和父亲说。只说我母亲也是可怜人。

大三一转眼就来到了,学业忙碌起来,小雅已经有一个学期没回家了。这天,小雅接到母亲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一进家门,还没放下行李,小雅就感觉到家里冰冷冷的。她不知怎么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十五岁,我忍不住告诉奶奶,我爸外面有别人,还是男的。奶奶说,她知道,她一直知道。是她逼着他结婚,这才有了我。可惜我是一个女孩子,再逼他们再生一个,他们俩就死活不肯。主要是我父亲不肯。

果不其然,母亲告诉她,你的父亲外面有人了!

有一次,我听到父亲对奶奶吼:你以为我愿意在外面混吗?你以为我不痛苦吗?我这一生,为什么要按你的意愿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什么?小雅不相信,父亲在她眼里一直是个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虽说这些年做生意,但从来没有那些花花事,怎么会呢?

奶奶四十岁就守寡。她生了五个女儿,才有了我父亲这一个儿子。

母亲说,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有段时间你父亲老是说外面有生意要出差,一走一二个月。我问了你王叔叔,他说最近生意萧条,基本没有什么外单。我多了个心眼,找了家私家侦探,然后拍了这些,母亲甩给了她一摞照片。

2、

”照片是父亲与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亲密照,或牵手,或揽腰,这女人怎么?哪!她不是小倩吗?我最好的闺蜜。

母亲说,你爸病了。

小倩,竞然是枪我爸的小三!

我就只想到打钱。第一念,连问什么病都没有想到。小时候家里是那样一个家庭。长大了,翅膀还没有硬,就想着要离开,赶紧离开。像逃亡一样地离开。

小雅脑子乱了,像被驴惕了一脚,整个人晕晕的,不能正常思考。

奶奶死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和我共守家里的秘密,共担家里的压抑。是的,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等冷静下来,小雅慢慢理情思路,她明白了,自从上次离开家后,小倩就像有心事瞒着我,时常神不守舍,很多时候到了周末说有事就一个周末都不见人影。尤其最近一个月,跟学校交了假条,说身体不舒服要做个手术,我与她在一起三年了,从来没听说她身体哪儿不好,敢情是与父亲约会编的谎话。

周围的朋友不理解,你有什么好压抑的,那么好的家庭,我们都羡慕。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