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葡京官方网站

我爸妈知道你会抽烟,被泊来的现代主义思潮裹挟而去

十月 31st, 2019  |  小说散文

  亲爱的埃德加·张凯伦先生:
  见信好!时隔这么多年才收到我的一封信,你一定会倍感惊讶。离我上次给你写信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三年多,更准确地说来,应该有三年零四个月了吧。我记得那时候你们全家刚到旧金山定居不久,也许对大洋彼岸的风土人情和社会习俗都还没有适应过来,我的那封信只能说是对你出国定居的一种祝贺。而现在我给你写的这封信,却是要告诉你一件震撼人心的事情,我敢肯定地说这种事情即便是在推行资本主义的美国,也未必能碰得上。我在目睹这次奇遇的邂逅直到下决心把它推心置腹地告诉你这位老朋友的这段时间内,我的内心无不在受着关于人性与社会伦理道德的双重折磨。最终理智还是成功地说服了自己,让我静下心来给你写信,如果你能理解我当时矛盾的心态和故事中女主人公的不幸遭遇,那也许算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世界上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在偶然中进行的,我和她的邂逅可能也带着那样的偶然性,因为这一切在局外人或旁听者看来都显得那么的蹊跷和不可理解。为了叙述的方便,也为了你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件事,我决定从我们搬家的事情说起。你也知道,我的儿子即将小学毕业,家里的住房拥挤加上儿子求学路途遥远,这都逼迫着我们尽快买房搬家。妻子冯翠莲是银行职员,收入不错,福利待遇各方面也不比我这个乡村教师差,就凭我们自己也完全有能力买得起普通的住房。从结婚至今,我和她就龟缩在她的父母家里(其实也就是翠莲自己家里),她的父母有政府发放的退休金,说起话来颐指气使,发表言论比市领导的声音还响。不知道内情的亲戚朋友以为我生活得好幸福好美满,其实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地方说。对两位老人来说,我妻子是他们的女儿,我儿子又是他们的外孙,都是自己一家人,惟独我这个女婿才是外族人,所以不论做什么事他们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甚至一些涉及到他们个人隐私的事情还怕我去打听了不成。时间一长,连我自己也觉得是冯家的局外人了,不但重要的事情不敢出谋划策,即使连涉及到自身利益的问题也是退避三舍,说话做事都格外小心。在这样的屋檐下生活,我根本就不是男人;只有站在学校的讲台上(那短短的时间里)我才感觉自己找到了做男人的尊严。我的老同学,你如果站在我的角度上看问题,一定会理解我那时的心境吧。
  我和妻子买下市区南郊的商品住房,接着就进行布置室内装潢设计的工作。那时正值学校放暑假,而冯翠莲的银行工作是没有休息日的,所以室内装潢的统筹工作就落在我的肩上。在这个家庭,我还是第一次承担那么艰巨那么重要的任务,我想今后只要从她的父母家里挣脱出来了,我就决不会是过去那个受人管制受人约束的我了。在这里,我得向你提起一个人,他是负责我们新房室内设计工作的首席设计师毛大伟先生——我记得,过去我从未向任何朋友提到过这个人,因为他与我们职业圈里的人并没有很重要的联系。而我现在要在这封信里向你介绍这位优秀的设计师——请允许我使用“介绍”这个词,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词汇能代替它的了——不为别的,仅仅为了自然地引出我要叙说的这个故事。因为女主人公是在酒吧里出现的,而你知道我向来都不喜欢酒吧的环境,从上大学至今一直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特殊人物的引荐,我是决不会走进一间在我眼里看来是很灰暗很无聊的酒吧的,哪怕它就位于我的寓所附近也在所不惜。而毛大伟先生正是这样一座桥梁,他将固执的我与具有欧洲浪漫主义风格特色的酒吧文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将我原本无聊空闲的夏季时光安排得密密麻麻、井井有条。在他口若悬河与热情洋溢的介绍中,我似乎觉得自己正在脱胎换骨,固执保守的思想已经排开,继而接受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和标新立异的社会意识形态的洗礼。他曾说酒吧是他一生中最向往与最值得享受生活的地方,是他作为艺术家(设计也属于艺术的范畴)灵感与创作的源泉。在那个炎热的夏季,我们光着胳膊坐在社区花园的林荫道上抽烟、喝酒,或者说一些有关家庭与婚姻生活的问题;晚上我们就去市区的酒吧喝酒,听那些喝得烂醉的女人疯狂地唱着歌,而一群半醉半醒的男人趁乱摸着她们的上身,直把体内无法排泄的性欲慢慢地排泄出去。
  现在让我们回到叙述的主题上来。我在前文已经说过,以我的性格,倘若没有朋友的引荐,我是绝对不会走进这种酒吧的:你看,屋顶的高脚吊灯漆黑一片,只有四周明灭着若干盏灰黄或橙色的小灯泡,映照着一座空间不算太大的酒桶一般的房子,墙上悬挂着几幅蹩脚艺术家绘制的风景油画,衬托出虚伪笼罩下的不真实的繁华,仿佛令人置身于中世纪资本主义萌芽初期欧洲贵族权势们的宫廷生活。喝酒或是聊天的客人已经各就各位了,男人和女人、领导和员工、老板和伙计、大学生和他们的情侣分别坐在这个灯红酒绿的酒吧各个不同的角落,分享着属于自己的快乐。我暂且不去管那些与我无关的酒客,只关心和毛大伟两人之间的小小空间。毛大伟用手捋一下长长的头发,摘下他那副象征着艺术家与知识分子双重身份的黑框眼镜,并把它别在腰间,接着解开衬衫的纽扣(他夏天喜欢穿衬衫),露出绯红的或是深黄色的皮肤。然后一屁股坐上酒吧前台的转椅,高声喊着让老板上两大杯啤酒。在他的带动下,我已很快融入了这种欧式的文化氛围中,昔日对酒精的适应与偏好让我的酒量猛增,几乎要超过了他的水准——虽然他一向自诩他的酒量很不错,但是在我面前依然称不了英雄。毛大伟甚是不服气,说他一个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怎么能这样输给一个乡村中学的老师呢,不行,太没面子了,一定要下到座位上去再猛灌几杯,就是喝醉了也不能认输。他还说我如果不答应奉陪到底的话,就要在我家新居的装潢工作上拖延工期。没办法,我只能答应他奉陪到底;继而他又愉快地笑了,那神情真像一个喜剧演员。于是我和他从前台的转椅上跳下来,在大厅里寻找空闲的双人桌。
  信写到这里,我要停下来休息会儿,喝杯茶水提提精神。就在那时候,一次奇遇的邂逅发生了:我们的女主人公在那个微妙的时刻出现了,出现在我和毛大伟所在的酒吧里。她胡乱地披散着长发,嘴里叼着雪茄烟,肩挎着一只看上去档次比较高的皮包,她摇摇晃晃地向我们刚刚离开的前台转椅走过去,接着像毛大伟一样蹬地坐了上去。不等她开口,服侍生已经把一杯溢满泡沫的啤酒端到她面前。看来是个老顾客了,否则别人怎么会这么了解她呢?我正在心里想着,忽然女子转过头来无意中朝我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你可别说,正是这不起眼的一个动作,让我惊讶地发现她似乎非常面熟,好象还曾经和我近距离地接触过。当时我真的忘记了毛大伟就坐在我的对面,我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放在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上面,如此修长的身材、如此漂亮的脸蛋、如此透明的眼神,该不会是我曾经的同事张彩彩吧?是她吗,真的会是她吗?所有能确定而又不能确定的疑问集中在我的脑海里,像等待发号命令的士兵们聚集在将军的部下一样。这时毛大伟高声喊了服侍生的名字——他常来这里喝酒,认识几个服侍生和他们的老板——系着红领结的服侍生过来了,送上来满满一大桶生啤酒,然后转身离去。忽然间,我情不自禁地喊住了他,“您好,请问我可以向您咨询一件事吗?如果您是知情者,请告诉我问题的答案。”“可以,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好了。”他说道。我无限激动地站了起来,当着众多酒客的面用手指了指坐在前台上的漂亮女人,问道:“您能告诉我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吗?”服侍生犹豫了一下,接着抛给我一个无奈的微笑。我知道我的问题已经超出了他的服务范围,他完全有能力拒绝回答。可是我想知道,我太想知道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了,我太想知道曾经与我一起在讲台上奋斗过的青年女教师现在飘落到世界的哪个角落。不,不能让他走,决不能让这个服侍生走开。“请您做做好事行吗?告诉我这个女人的情况,了却我的一个心愿,我想您一定是知道的,您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我从裤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塞到他手里,作为对他的一种报酬。他果然开口说话了,他说:“我只知道她叫张彩彩,经常来我们酒吧光顾,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真的很抱歉!”说完他向我鞠了个躬就匆匆地离开了。
  张彩彩,难道那个女人真的就是与我一起工作过的张彩彩?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多年没见着面,不知今天的她沦落到什么地步了,或许她还能像个普通女人那样地生活,或许她连像个正常人那样的生活权利都被剥夺了。作为昔日的朋友,我当然希望她能够生活得快乐,有她爱的男人,也有爱她的男人,不过这一切对她来说是不是空中楼阁,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一九九二年的初秋,或是更早些的时候,我从省立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家乡的一所农村中学任教。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和我一起进学校的还有三个年轻人,他们是政治系的王利东、数学系的金永坤和英语系的张彩彩,其中我对张彩彩的印象最深,因为她是我们四人中唯一的女性。那所学校地处偏僻山区,远离县城,因此除了少数本地区的教师外,大部分人都只能像只寄生虫那样寄居在学校提供的简陋宿舍里。在一片愤愤不满的抵触情绪和唉声叹气的抱怨声中,我似乎也看到了许多曾经预想不到的乐观倾向,比如说教师与教师之间的接触大幅度增加,也许这是一个最明显的好处,不但对老教师和中年教师是一笔财富,对我们刚毕业的年轻人更是一种天然的利益。于是就凭借着这种好机会,我和我的同龄人王利东、金永坤、张彩彩极其密切地发展关系,尽最大可能地使彼此之间结交成好朋友,这不论对工作还是对生活方面,都有很大的帮助。当年的张彩彩还没有男朋友,所以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放得很开,该怎样玩就怎样玩,该怎样开玩笑就怎样开玩笑,丝毫没有什么涉及伦理道德方面的传统观念束缚她的手脚——这让我们三个大男人也异常兴奋。在我们多数人的眼中看来,张彩彩是个漂亮的女人,是个对男人极其有诱惑力的女人——这种观点我至今还保存着,时隔这么多年,当我在给你写信的时候我仍然敢这么肯定地说这句话。
  请你的思路顺着我的叙述转移过来,让我们剔除掉一些不重要的事件,直接把时间切换到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三年交界的那个冬天。在那个属于我职业教师生涯的第一个冬天里,我所在的学校沿袭传统举办了一次艺术节师生联欢大汇演,也许是上帝恩赐,也许是命中注定,张彩彩就在那次文艺汇演中脱颖而出,成为全校师生热烈追捧的对象。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张彩彩就是一个英语老师,就是一个能把我们中国人听不懂的外国话说得异常流利的高才生,却从不曾想到她还有一副天然的好嗓子,能唱出许多令音乐教师也自叹弗如的美妙歌声。她在我的意料之外、在金永坤等人的吹嘘鼓励下、在全校学生的鼓掌声中粉墨登场,用她那象夜莺或似百灵鸟般的动听声音感染了在座的上千个人的心灵,在场的师生无不欢呼着站起来并投以热情响亮的掌声。她成功了,她陶醉在成功所带来的虚荣与快乐中,陶醉在自我内心的满足感中,陶醉在这偏远山区带给她的荣耀与赞美中。晚上当我们回宿舍就寝的时候,一向自诩为“天之娇子、数学天才”的同济大学本科毕业生金永坤第一个走进了张彩彩的房间,用非常惭愧的话语说道:“张彩彩小姐,你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有你站在我面前,日后我金永坤再也不敢说一句傲慢的话了。”金永坤的学历比全校教师都要高,而且人也长得聪明伶俐,以往他常常凭借这一点在其他同事面前颐指气使,拿他的高学历到处炫耀——在那时候,我们大部分老师的学历只有专科水平,所以有一个本科生进来是很了不起的事。有一次,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金永坤由于一个疏忽没把事情做好,挨了校长一顿批评;校长要他写检查,并要他当着全校教师的面做检讨。你猜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你想都想不到。他说:“我堂堂一个大学本科生到你山区里来教书已经够理亏了,你还要刁难我?有本事你去拿一张同济大学的文凭出来,再到这里来教训我。”一句话说得校长面红耳赤,从此再不敢去批评他。如此一来,金永坤在学校里的人气直线飚升,从领导到普通老师再到临时工,没有一个在他面前说话不低下三分头的,学生更是怕他怕得要命,惟恐会被他杀掉似的。这种场面直到那次张彩彩粉墨登场事件发生以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傲慢与不足,才下决心改掉曾经有过的陋习,虚心接受别人的批评意见。如今的金永坤已经当上了学校的教务主任,回想起当年的冲动与卤莽,他还会感到惭愧不已。对他来说,张彩彩是他的救星,是他迷失道路上的领路人,张彩彩的行为和张彩彩事件就这样改变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前途。
  消息像只长了翅膀的鸟儿,越过崇山峻岭向外传递。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整个县城都知道了关于张彩彩能歌善舞的事情,附近的居民不要说听人讲起这事,就是亲眼目睹她的演唱也不止一次了。于是在那年的春天,县艺术团的领导来我们学校找到了张彩彩,说他们邀请她去参加一场由艺术团举办的文艺演出,如果演出成功,她不但能得到一笔高昂的报酬,而且县里还可以直接把她向省级艺术团推荐,这是个很有诱惑很令人羡慕的机会。我们的张彩彩当然没有错过这次对她人生和命运有着重要影响的机遇,她毫不犹豫地去参加了,并且取得了意料中的成功。相比上次在学校里的演出成就,这次县里的演出无疑更让她志得意满、信心百倍。一时间,大街小巷贴满了她的宣传广告,她的才华与艺术成就成为当地老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那时候,最兴奋的人除了张彩彩自己以外,还有我们几位和她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我和王利东、金永坤等人买来一只大蛋糕去向她表示祝贺,金永坤放下了作为大学本科生的架子,面带微笑地和张彩彩讲着笑话,并不自觉地讨好她说:“张小姐,以你的能力和相貌,留在这里当老师实在太委屈自己了,换做是我有那么好的条件,早就去考电影学院当明星了。”我发觉张彩彩当时愣了一下,似乎对金永坤的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你不会说笑话吧,会唱歌的人多得去了,要是都去做明星,那还了得?”接着我看到金永坤换了个站立的姿势,开导她说:“人的一生中机遇是很重要的,许多人有很好的才华与能力,可是最终却没有成功,留在世上平凡地走一遭,这绝对是他们没碰上机遇的缘故。而碰到机遇的人,他们做事得心应手,身边有人帮助他们,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成功。”金永坤用一番有哲学味道的语言向张彩彩传授人生的重大命题,张彩彩这个涉世不深的女人几乎听得着了迷,两只眼睛吧咋吧咋跳动着,如同从这个知识分子口中看到了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我当时全然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在张彩彩的宿舍里,金永坤的几句话竟会成了她日后步入那条肮脏、污浊且充满血腥味的道路的垫脚石。

宋永平:那时候已经是人民教师了。

也许抽烟喝酒的女生有很多是好的,比如因为工作和生活压力大,在私人空间抽烟喝酒的。但我认为百分之九十都是不好的女生。网上说的好,纹身不一定是坏女孩,但抽烟喝酒的女生基本上都是坏女孩子。

我在想,是不是那次老板把徐城北打得知道错了,才让他脱胎换骨换了副模样。若真是那样的话,老板的拳头也真是够硬的!三年的部队不是白混的,老兵油子了!

我就跟姑妈说,老虎再凶也不会吃自己的小孩。我姑妈听了就开始撞墙,开始哭。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可是她必须要拜托女儿帮忙家里,然后一个男的竟然写信来指责她。最后所有女人都来抱着她劝,说我根本看不懂,是乱看的,骂我。

宋永红:19岁。

抽烟的女人最迷人,不接受反驳,我一天一包,乐此不疲,你们能奈我何!

毕业以后,我跟老板结完工钱,就回老家了。倒是在我辞职之前,没在酒吧见过徐城北,来喝酒的女生比前段时间渐渐多了起来。这么看来,徐城北真是令女生讨厌的。

3

张晓刚:打架不是我们的特长。

本人女,身边有四个抽烟的女朋友,一个抽烟喝酒打牌,日子十几年如一日没有起色,反正就是混日子呗,天天牌室里从早混到晚;一个从前家境是朋友中最好的,父母双事业单位,她一毕业就被安排到了事业单位,人也长得很漂亮,交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两人同居期间买的房车,后来受不了她大手大脚花钱加任性,分手了,但把房车都给她了,分手不到三年,房车被她变卖一空,钱也花没了,现在老老实实在单位上班拿工资;第三个,她和她老公经营餐饮行业,工作强度大,抽烟可能是因为缓解一下压力,反正她个性很好,对身边的朋友也很好,直爽开朗,现在她生活的不错,她老公知道她抽烟,并不反对;第四个,大概是二十来岁开始抽烟的,好像也是家庭压力还是工作压力抽上的,她老公相亲来的,一见面就拿一根烟,她老公并没有说什么,还拿打火机给她点上。她老公的要求是,抽烟没什么,但结婚后备孕、怀孕、哺乳期间要戒掉,再后来可以抽。她也说到做到,戒了三年多,后来孩子断奶交给老人带,她又开始抽,有人劝她戒,说以后她老公还是会嫌弃她,十几年了,她老公还没有嫌弃她,并且她抽的烟价格不低,都是她老公买的,她老公当着我们说过,她没别的爱好,不喝酒不打牌,不唱歌不跳舞,成天围着家里转,就这么点爱好,也没什么,就是要少抽点,抽好点的烟,不然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徐城北一到酒吧,所有喝啤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徐城北,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的小姐姐说,“来瓶Whisky,加两块冰。”便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抽出一张崭新的毛爷爷。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叫道:“你一定是骚扰人家姑娘被人家男朋友揍了!”徐城北瞪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摸了长发妹子的大腿,被人家赶来体育队的男朋友追着打。”徐城北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穿那么露不就是出来勾引男人嘛!我摸一下怎么了!骚扰?!女人的大腿不就是给男人摸的吗,算得上骚扰吗?!”接连便是更难懂的话,什么“青春荷尔蒙分泌机制”之类,什么“逛酒吧的女人都是婊子”云云,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连站在柜台里高冷的小姐姐也开口吃笑:酒吧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来源:笨鸟逻辑

费大为:80年代中期,我读的哲学的书比较多。

哈哈,一半一半的评论哈。

过了两三年,我旅游回到母校,跟大学同学一起吃了饭,之后去了大学城酒吧,发现小姐姐还是在那里站柜,她命里的白马王子还是没有开着宝马载她回家,跟他打听起徐城北的消息,小姐姐告诉我,自打那次老板打他一顿之后,再也没有来过。

他会帮全村写信,经常很多女人都在村口拿着信纸等她。大家都对他很恭敬。他帮人家写信,很好地坐下来,很注意形象,毛巾雪白的,头发亮亮的,拿出一支很旧的派克笔,然后问人家要写什么。

叶永青:从小就有的一个理想,85年是我特别迷恋绘画的时候。

抽烟的女人耿直,大方大气,特别是买东西很干脆,很少讨价还价,以前我做服装的,看到抽烟的女人在店店来买衣服,先就点一支烟,然后问了价,直接就成交了,所以看到抽烟的女人来买衣,心里很高兴,最喜欢抽烟的女人,豪爽。

徐城北是坐高凳而喝洋酒的唯一的人。他身高中等,有些偏胖,眼眶和鼻子常夹些伤痕;刮得发青的下巴。穿的很白的衬衫,有一丝干净清香的肥皂的味道,但总是被刺鼻的发胶味遮住。他很少跟同性说话,总是找陌生姑娘搭讪,开口总是:How
aer you
doing?因为他姓徐,又从未对外吐露自己真实姓名,又自认为打扮的还可以,便从《邹忌讽齐王纳谏》中取“吾与城北徐公孰美?”作自己称呼——徐城北。

我姑妈的女儿就是很辛苦的一生。有一次她带了个男人回来说要结婚,姑妈就劝她,希望你再忍耐几年,让弟弟妹妹都念完书,你再结婚好不好。她说好,就哭着去继续工作。

99:你当时的艺术家好朋友有谁?

如果我是一个男人,绝不会娶一个抽烟的女人,觉得抽烟的女人不好,首先伤身体,再一就是觉得人品不佳,男人抽烟我都不能接受,我老公偶尔和朋友在一起抽一支,在家在我面前很自觉,我们这抽烟的男人,老是咳嗽,很多男人婚前抽,结婚后都介了,为了身体健康大多数都是老婆不喜欢,为了家庭的和睦,男人忍痛割了,很多时候听到这句活,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我觉得是借口

我从此便整天穿梭在这群年轻的酒客里,来来回回搬弄整箱的酒,清理好酒客的呕吐物,给酒客们加冰。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的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老板总是忙,一个月见不了几次,站柜台的小姐姐太高冷,总想着有朝一日被来喝酒的富二代看上当金丝雀圈养起来,年轻的酒客们整天划拳喝酒,张嘴闭嘴游戏球赛姑娘,教人好生无聊。只有徐城北来到店里,才可以笑几声,有不寻常的热闹,所以至今还记得。

有一天,我不晓得他是蓄意等我还是怎样,他把我叫到一棵树下,坐下来说,你没有看错,但是要知道,话可以这样讲,也可以那样讲。他的意思是,你姑姑的女儿会不会嫁给这个男的,谁也不知道;那个男的会不会等,谁也不知道,反正都不知道,就慢慢等嘛。就这样解释就好了啊,你干嘛要去讲那个“虎毒亦不食子”,让你姑姑去撞墙,万一死了不也是多死一个吗?

99:你当时做的最出格的事情是什么?


我认识的,抽烟的女生,很多都是出来混社会的。对待感情方面,比较看的开,今天和你好,明天就和谁好了,私生活比较乱。

徐城北喝过半杯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徐城北,你还是童子鸡吗?”徐城北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说,“我早在福海路找过了。”他们便接着说道,“你都不是童子鸡了,那你怎么还要求人家不是第一次呢。”徐城北刚要反驳,电视上的游戏比赛开始了,周围人便把目光转向屏幕,不再跟他说话。徐城北见没人跟他说话,自己闷闷地生气,拿起酒杯,仰头看着比赛。

这个人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在日文杂志上看到盘尼西林,就会跟人家讲这个消炎很好用。小孩子在夏天被蚊子咬,伤口烂了,晚上哇哇哭。他就去买了盘尼西林,跟大家说要交钱,又说这个不能直接用,要试验。

费大为:85年我本科毕业,由于系里面的事情,我决定放弃考研究生。

这样的问题,不要问别人,只要问自己的内心。还有你父母的意见。

在这些时候,我也是跟着那些酒客一起笑的,而且站柜台的小姐姐也是不冷不热地挖苦他。徐城北知道自己不能跟他们聊天,便只跟那些姑娘带新来喝酒的闺蜜搭讪。有一回他来早了店里没有几个客人,我在柜台里面擦拭酒杯,对我说道:“你有女朋友吗?”我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说“没有。”他说,“单身狗?恩,……我便考一考你。雅漾喷雾的成分跟农夫山泉的区别你知道嘛?”我想,喝假洋酒的单身狗也配考我么?我便低头擦拭我的酒杯,不再理会。徐城北等了许久,正经又得意地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雅漾喷雾里的成分跟矿泉水的成分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水!这些交智商税的护肤品应该记着。将来找女朋友时候,看她们买化妆品的时候盯着些。”我暗想我女朋友花钱买化妆品是她的事,又不花我的钱,况且我又不能限制她买这买那,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得答道:“谁要你教,女朋友买东西花的是她的钱,她开心就好了,关我什么事,怪不得你一直单身。”便拿起抹布走到柜台外面收拾桌子了。徐城北刚提起说话的兴头,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一天,他把我们小孩全部叫过来说,让我们写信。他认识每一个小孩,会说你写信给嘉义的伯父,请他中秋节来。你写信给宜兰的姑姑。叫每个小孩写,比考试还厉害。交给他也不知道干嘛。

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

首先,我是一名女子。其次,遇事崩溃的时候,我会抽一根烟暂时摆脱一下烦恼,当然,至今为止,我抽过的根数还没超过一只手的手指头数量。

——2017.4

那时候不觉得怎么样,长大了知道,那才是知识分子的典型。他不但知道如何奉献,还知道传承,还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把苦难转化。除了他之外,我所受的教育,包括老师、教授,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这样的道理。

费大为:夏小万、徐冰

因为我抽烟,就是烦躁的时候,或者打牌的时候抽,或者上厕所的时候抽烟。其他时间不抽。

(本文纯属虚构,转载请联系作者)

过了几天,他看到我,就说过来。我就过去。他说,有一天我会老,会死掉,就没有人帮邻居写信了,我给你们考试,发现你最会写,你要接替伯伯帮大家写信。

宋永红:印象最深的是《百年孤独》。

如果抽烟喝酒,还不是坏女生,那还有什么是坏的呢!一堆不良品里面有几个良品,良品找起来太麻烦,所以情愿错杀全部,都不要,不会娶一个抽烟的女生

大学城的酒吧的格局,是和市中心不同的:都是当街曲尺形半人高的大柜台,后面是酒架,陈列着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花绿绿的洋酒,经常来喝酒的人都知道那些是假的,用酒精兑了色素和添加剂,跟彩票属于一类的的——交智商税。柜台下面是码好的啤酒,新来的大学生不知道,便只好点洋酒;柜台对冲着吊着两个很大的液晶电视,隔着些距离,一个给那些来喝酒的男生看球赛跟游戏比赛,另一个是给那些来喝酒的女生看综艺节目;其他边角的地方是对放着的双人沙发,中间隔着一张方桌,也有单人沙发,只是少而已。念书的大学生,晚上下了课,每每三两成对,要几瓶啤酒,坐在高凳上玩着手机聊着天或者看球赛慢慢喝;倘肯多花点钱,那就能要个茶水座,再买一碟水果拼盘,或者点心,到沙发上坐着。但这些年轻酒客,大多是学生,精明到骨子里,舍不得买十几块的水果拼盘,能在外面买好几斤呢!酒吧又不让外带零食,只有异性一起来酒吧才出手阔绰一次,找个茶水座,要个水果拼盘或点心,坐在沙发上慢慢喝。

你知道村里的妈妈说话很粗鲁的,就说你跟我那个在台北的死小孩讲,他自己在台北逍遥没关系,全家都快饿死了。他弟弟妹妹学校要注册了,如果钱再不寄回来,全家上吊,我真的死给他看。

99:那时在床头读什么书?

哈哈开个玩笑,女人抽烟不意味着就是坏,有的女人抽烟是为了看起来凶一点,让人不敢招惹,就和我们小时候男孩子抽烟就想古惑仔,没人欺负一样。有的女人抽烟就是和男人一样,为了减压。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有一个非常经典的抽烟的片段,女主拿出烟,却忘了带火,结果一堆男人用各种各样的打火工具,为她点烟,帅极了,也象征着女人为了生存豁出去的转变!

徐城北是这样的使人嫌弃,很多女生向酒吧柜台小姐姐抱怨要赶徐城北出去,小姐姐也对徐城北说过,可是徐城北就辩解什么“顾客是上帝”,又说什么“没给酒吧造成经济损失”,还说这是“消费歧视”还张扬着打消协电话把酒吧举报云云,便不了了之,徐城北还是经常来,对应的那些经常来酒吧的女生们倒很少来了。

那天村里的男人们陪他在外面喝酒,女人们在厨房忙。姑妈跟女儿说,那个人很好,但是妈妈也求你,弟弟还小,再等两年。后来那男人就走了。

张培力:耿建翌、王强、上海的宋海东王广义太严肃了,我们主要一起讨论艺术问题。

嫁在沿海城市,婆婆抽,姑姑抽,我大嫂也抽。当然我也抽。哈哈😃都是老烟枪🚬老公昨天才给我屯了十条烟回来呢。抽烟的女人怎么了?!!什么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看人不能只用眼看吧👀抽不抽烟都好,了解这个人的本质才最重要!

听人家背地里议论,徐城北以前也有过女朋友,模样还不错,但后来分手了。好像是有次跟女朋友去外地旅游,晚上睡宾馆,徐城北硬要跟人家那个,女朋友不同意,说关系发展太快,要他再等几个月,徐城北就怀疑人家不是处女,说她不知廉耻,后来就吵起来,他女朋友行李也没收拾跑出酒店,在肯德基坐了一夜,第二天便坐车回学校了。

过了五六天,他寄来一封信,我还记得是公家的黄色信封,毛笔字非常漂亮。打开后是很长的国画宣纸,行书。我真的看不懂,前面讲被我们招待得很好,很感谢。好死不死我看到后面几个字非常清楚,叫“虎毒亦不食子”。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